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8章: 处之泰然

《绝代剑魔》

第18章 处之泰然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人刚想从树上跃下。

蓦然间,敬文一把抓住孪生兄弟示意有情况发生。三人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发现离他们百丈的距离外,有三个黑衣人悄然窜进了林中。

三个黑衣人窜进林中后,迅速在树林边缘寻到有利位置,对进往杭州城的人进行监视。

敬文看到这三人根本没有打算离去的意思,沉思片刻,对孪生兄弟两人沉吟道:“看来此三人是监视路人的暗探,我们要安全地离开这里,就必须解决掉这三人。”

孪生兄弟两人闻听,点了点头。

敬文即刻脱下外套,露出夜行装,带好面罩,对孪生兄弟摆了一下手,悄无声息地借助树梢树叶的掩护,脚点树叶,腾空漂移,像飘浮在空间的鬼魅,似有似无,刹那间向三个黑衣人处掠去。

敬文霎时飘潜到三个黑衣人十几丈远的树梢上,见三个黑衣人聚集在一棵一人多粗的大树下,正在聚精会神地查看过往的路人。

一阵微风吹来,刮得树叶哗啦、哗啦的直响,敬文屏息凝神脚点浮动的树叶,倏地纵身飘到离他们三丈远的一棵树上。

敬文思索片刻,迅速作出决定,手捏三粒黄豆,瞬间弹出,人刹那间像老鹰般,随着黄豆飞驰扑下。

三个黑衣人被急射而来带着劲气黄豆,刹那间击中昏穴。

同时闷哼了一声,慢慢的向地下倒去,就在他们还没有倒地的瞬间,敬文迅疾扑到,双手伸出,抓住两人,左脚悬空伸出挑起另一个黑衣人,霎时用手臂夹住,右脚轻蹬树干,一个回翻,倏然间纵上了树梢,几个腾越就回到了孪生兄弟身旁。

孪生兄弟俩始终在观察敬文的行动,见他犹如鬼魅般的身手,鹰式般突击,轻松的捕获,倏然地返回,顿时呆若木鸡。

这哥俩平时只是感觉敬文的武功高绝,可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这次见到敬文武功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两人心中都不由生出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异感觉。不由暗自惊异咋舌,愕然以对。

敬文把三个黑衣人固定好后,对哥俩说道:“你们俩检查一下他们的嘴里是否有毒牙,我再查看一下四周的情况。”

孪生兄弟哥俩闻听一愣,讶然地问道:“这些人平时都带有毒牙吗?”

敬文点头说道:“我以前碰到过,一旦他们恢复知觉就会自咬毒牙身亡,所以要检查一下,我还有话准备问他们。”

哥俩闻听吐了一下舌头,即刻行动起来。老大搬过一个,老二就把嘴扒开,看了半晌,才说道:“大哥毒牙是什么样的?”

敬文说道:“你们看哪颗活动的,那颗基本就是了。”

哥俩一琢磨,老二把嘴扒开,老大掰下一棵树枝,把黑衣人的牙挨个捅了一遍,捅的黑衣人满嘴流血,几乎所有的牙都松动。

老大惊异的说道:“大哥他们的牙我看都活动啊!”

敬文这才把目光从杭州路上的方向移了过来,一瞧,哑然失笑道:“你们这么找毒牙,还不如把他们的牙都弄下来算了。”

摆了一下手,说道:“看来我是多虑了,算了,他们没有毒牙,你们再弄我也就无法问了。”

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们俩给我躲到密树叶中,隐藏好不要出来,否则坏了大事。”

哥俩闻听,快速的隐蔽起来。

敬文对三个黑衣人逐个观察了一遍,见有一个黑衣人的嘴还没有被孪生兄弟捅坏,估计还没来得及捅。出手解开这个黑衣人的穴道,沉声说道:“我是剑魔,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要监视什么人。”

挂在树杈上的黑衣人醒来后,骇然发现身在空中来回摇晃,已经心惊胆寒,霍然闻听剑魔二字,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头一歪登时昏了过去。

敬文瞧见眉头皱了皱,摇了摇头,随后出手点了他两处穴道,黑衣人这才缓缓醒来,瞪着惊惧眼神喊道:“剑魔大侠饶命啊,小人上有老,下、、、、”

敬文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厉声说道:“好了!你据实禀报,我可饶你一命。”暗想,这魔门也有三六九等,不完全是死士,也有怕死的。另外这“上有老,下有小”的话是不是胆小怕死的武林人常练的口头禅呢?怎么这么多人会说这种话呢。

黑衣人闻听饶他一命,稳定了不少,哆嗦说道:“小人是盐帮杭州分舵柳启,奉舵主之命出来寻找消失的书生。”

敬文继续问道:“你们找书生干什么?他又不是江湖中人。”

柳启说道:“这个小人不知,不过小人私下曾听说过,要通过书生找到小乞丐和剑魔大侠你。我们找遍了杭州的客店和客栈都没有找到,估计可能还没有进到杭州城,所以就来到这里观察。”

敬文闻听微微一怔,暗道,他们竟然下了如此大的功夫,看来肯定有什么重大阴谋,那么这个阴谋很可能与文利丐帮有关,那么到底是什么阴谋呢?消灭丐帮?那是不可能的,那又是什么呢?不由向黑衣人瞥了一眼。

黑衣人见敬文撇来一眼,吓得激灵一抖。

敬文疑惑问道:“你们和丐帮有什么过节吗?”

柳启摇头道:“没有啊,我还有朋友是丐帮的呢。”

敬文对柳启说道:“一会儿,你和他们一起醒来,醒来后你什么也不要说,否则就是我不杀你,你们盐帮也不会饶了你,要保命就要学聪明点。你要记住,你以后要为我做事,到时我会去找你的,你明白吗?”

柳启闻听一震,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说道:“小人明白,小的醒来就装糊涂,何况小人上有老,下、、、、”

还没等他罗嗦完,就被敬文点了穴道昏了过去。

敬文提起三人又把他们送回了原处。

孪生兄弟从隐蔽处钻了出来,对刚回到这里的敬文问道:“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敬文思索了一下,说道:“还按照我们原来的设想进城,等到了城里再见机行事。”

顿了顿,笑道:“你们哥俩最容易让人识别,我要给你们装扮一下。老二你要装丫鬟,就是要装女孩子,而且脸上还要有一胎记。”

老二嘟囔道:“我装女孩子能像吗?不如让老大装吧。”

敬文笑着说道:“据我的观察,你们虽长得一模一样,但还是有细微的差别,你做事略微比老大要细一些,所以装女孩子只有你了。”

三人即刻行动起来,敬文打开随身携带的包裹,把里面的工具拿了出来,开始给孪生兄弟俩化起妆来。

敬文这化妆的手艺可是得“剑魔老祖”真传。平时他认为“剑魔老祖”装神弄鬼的把戏,实际上是“剑魔老祖”高超的易容术。他小时候却把它当作装神弄鬼的把戏觉得好玩才学的,没想到竟然学成一手高超的易容术,不过此时敬文还没有意思到这易容术的好处。

经过敬文的细心装扮,孪生兄弟两人完全变了样,一个变成了书童;另一个则变成了丫鬟,自己则装扮成一个教书先生。

三人演练一番,觉得没有什么破绽,这才大摇大摆地向杭州城走去。接近杭州城时见到了不少人在暗中盘查路人,其中还有几辆马车停在城门旁。

三人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格外注意,顺利地混进了杭州城。敬文暗想,看来这“剑魔老祖”装神弄鬼的把戏很好使,竟然能蒙蔽这么多人的眼睛。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中疑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