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19章: 暗中疑虑

《绝代剑魔》

第19章 暗中疑虑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杭州是最早的天然港埠,自隋代以来一直是沟通我国南北大运河的起迄点。南方水乡,船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工具,靠它渔猎而食,运输代步。

有舟船必有停泊之处。舟楫来往频繁之处,水路通达,有自然良好的港湾以泊舟楫;陆上有开阔之地可以堆放物品。

海湾叫武林湾。海湾以西即今西湖群山,称为武林山。从武林山发源的大小溪流,统称武林水,东流注入湾内。这个武林湾以东是一片面对长江口的浅海。水上活动不仅限于内陆湖泊间的交通,而且是海运的重要港口。

杭州城现有十个城门,东北门也叫艮山门。

艮山门外一位留有胡须的教书先生和书童、丫鬟三人走进了城内,走过了坝子桥,机纾之声,比户相闻。这里是驰名中外的“杭纺”主要产地,个体丝织户与机纺作坊遍布。

三人化妆轻松的混进城内后,在杭州城里转悠一会儿。

敬文感到不妥,随即对孪生兄弟说道:“你们说哪有教书先生到处闲逛的。”

孪生兄弟眨了眨眼,点头说道:“是呀!这样很容易让那班坏人瞄上,可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敬文思索片刻,灵机一动说道:“有了,我们略微改变一下,扮作算命先生不就可以到处闲逛了。”

孪生兄弟闻言,拍手叫好地说道:“对呀,这样我们就可以好好玩玩了。”

三人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敬文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三人的装束,又在自己的脸上贴上了一撮带有毛的黑痣,又在附近弄来了竹竿和黄布,写上了两个大字“神算”,一琢磨,又在上面写了几个小字,“天下第一”,由老大童牧举着开始逛起了扬州城。

从钱塘门外多佛寺、楼台、出昭庆寺、看经楼到武林门的樯帆卸泊,百货登市。涌金门的繁华地段,各种类型的酒店,有专卖酒的直卖店,还有茶酒店、包子酒店、宅子酒店等。有北食店、南食店、川饭店,还有山东河北风味的“罗酒店”。

杭州的繁华程度,看得三人目瞪口呆。

三人正兴致勃勃逛得开心之时,忽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匆匆来到敬文面前,问道:“先生可否给算上一卦?”

童牧瞪着眼说道:“你没看见吗,我师父是天下第一的神算,一般是不给算的,我们的赏银也要得多,你去找别人吧。”

管家一听眼神一亮,喜出望外的说道:“我可找到先生了,不瞒先生,我找遍了杭州城,也没有找到真正的先生。”

敬文、孪生兄弟闻言愕然以对,暗道这还粘上了。

敬文察言观色的说道:“看来你是为府上寻找算命先生的。”

管家闻听一怔,欣然道:“先生说的极是,我确实是为了府上而请先生的。”

敬文询问道:“府上究竟出何事要寻求算命呢?难道你一个也没有寻到吗?”对他的情况感到了有些兴趣。

管家叹了一口气,说道:“寻是寻到了,可是一听说事由没有一个愿意去的。”

敬文好奇的问道:“到底何事如此为难呢?”

管家面色阴暗,黯然说道:“府上不幸连续发生两件大事,一件,就是我家小姐突然昏迷不醒,多方求医不得医治,更加奇诡的是,所有郎中都不知小姐因何原因而昏迷,脉相平稳,根本就是没有病的样子。我家老爷认为是中邪了,想找人算一算。第二件,就是我家夫人五代祖传的戒指忽然不见了,夫人现在茶饭不思,日渐消瘦,所以也想请先生给算一算这戒指到底流落何处。”

敬文思索了片刻,觉得有些可疑之处,问道:“你家老爷在杭州是做什么的?”

管家说道:“我家老爷经营祖传的汇源钱庄。”

敬文闻听微微一怔,暗自寻思这里肯定有名堂,难道与济家堡、魔帝教、来运赌场有关?济家堡财大气粗,纵横大江南北,可以暗自兼并;魔帝教暗中势力庞大需要银子支持;来运赌场则需要钱庄来周转?不管哪一方势力都能轻易的弄垮这个钱庄的。那么为什么不正面挤压呢?而是暗中捣鬼,很可能这汇源钱庄字号老,受到官府的青睐,不宜正面挤压,所以才采用如此下策暗中下手。

想到这里,更加感到可疑,沉思半晌,咳嗽一声,说道:“好吧!我可以去看看,不过可没有什么把握。”

孪生兄弟惊讶地看着敬文,暗道这不明摆着去露馅吗?

管家兴奋的说道:“太好了!先生我来带路。”说完转身走去。

敬文面色肃然对孪生兄弟使了眼色,摆了一下手,神秘兮兮地道:“我们走!”

孪生兄弟蒙蒙怔怔地跟着敬文走去。

管家把敬文他们带到了一座深宅大院门前停了下来,说道:“先生请,我们到了。”

敬文观察这个极大的深宅大院,围墙几乎赶上了城墙高,而且还有护院把守,一般小偷决难进入,心想这戒指肯定是内鬼所为,至于小姐到时看情况再说。

客厅内。

微胖四十多岁的孙老板坐在椅子上,见到敬文三人走了进来,用疑虑的眼神上下打量敬文,许久才说话:“你就是神算?”

敬文瞧了他半晌,感到此人谱太大,淡淡说道:“本人就是自称天下第一神算,“算得准”。”

孙老板眉毛扬扬,嘲弄说道:““算得准”先生,你算一算我女儿这到底是怎么了?”

敬文摇了摇头,冷然道:“本人算命必须要求当事人在场,才能算的准,如果没有当事人在场,那么在下只有告辞了。”

孙老板微微一愣,站了起来思考了一下,即刻吩咐道:“管家带算先生到小姐房间。”

管家爽快说道:“先生这边请!”

小姐闺房在大院后宅之内,而后宅却是个院中之院。在二楼小姐闺房内,夫人正坐在小姐床前,唉声叹气。忽然见管家引敬文他们来到,倏地站起,急切地说道:“请先生务必给我女儿看看到底是中了什么邪。”

敬文淡淡道:“夫人如果要看小姐中邪,应该找术士,看病应该找郎中,不应该找算命先生。”

夫人一愣,黯然道:“唉,先生不要误会,我们主要想算一算这孩子福寿如何,可有此难,应如何才能躲过这场劫难?”

敬文闻听默默地点了点头,走到小姐床前,见到小姐大约十五六左右,面无异色,像正常人睡觉一样,呼气均匀,根本就看不出有何异常。

敬文察看了半晌,随后装出算命的样子,闭上眼睛,掐上手指,嘴里嘟囔着,暗中从手指发出三股真气瞬间打入小姐不同的三个穴道内,顺着脉道交叉游走全身。

猛然间,敬文一惊,倏地睁开了眼睛,向小姐细细望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疑案迷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