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2章: 奇入剑道

《绝代剑魔》

第2章 奇入剑道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爬上岸后,惊魂未定,怔怔的呆在那里。当他回想起那蟒蛇的血盆大口时,不由得一阵惊颤,赶紧站起身来,扭头就跑,一用力腾的一下悬空起来,向前窜出十多丈远,“扑通”的一下摔在地上,心想,妈呀!这是怎么了?又爬了起来,这回小心翼翼的迈开小腿,试探性的往家跑去,顿时感到身轻如燕。他渐渐地在摸索控制着自己的收发力度,这回迈沟跨岗一抬腿就过去了,犹如御风踏步般的轻松,脸上的表情从惊讶转化到兴奋。他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隐隐约约地感到这与那颗蛇珠有关。

敬文赶回家中,义父文摘青已在等他,看着他浑身湿透,惊讶道:“敬儿,你这是怎么搞得?又跑哪儿去了?”

敬文毕竟小孩,可他有小孩的心眼,心想如果这事让义父知道了,不仅担心,还会责怪。这如何回答?于是说道:“我到水潭那儿去玩了。”

义父文摘青没有责怪他,他认为小孩玩耍是正常的,微笑着说道:“敬儿,适当的玩耍,我是不反对的,但你要记住,不要玩过了头,把正事都给耽误了。”停顿片刻,继续说道:“我教你的基本功,你练的怎么样?”文摘青要他从小打好根基。

敬文扬起小脸认真的说道:“义父,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义父所说去做,请义父放心。您教我的武功,我天天在练。”

文摘青一听高兴起来,说道:“好孩子!从今天起,你要开始学习运气的法门,哦!就是说,学武功一定要有气力才能把武功招式运用得好,你明白吗?”因为敬文还小,所以文摘青要跟他解释一番。他心里感到这义子,非常聪明将来必定不是一般人物,因此用上了十二分的气力来悉心调教。

敬文似乎听明白了义父所说,他点了一下头,说道:“孩儿明白。”

随后敬文换了一身衣服,文摘青开始教他简单的运气入门口诀,并逐条解释清楚,又让他演练几遍,看到敬文已熟练掌握后,点了一下头,放心的说道:“敬儿,要记住为父的话,早晚要勤加练习,基础打牢后,为父再往下教你。还有平时不要贪玩,要把功课学好。”文摘青不光教他武功,对文化学习也一刻不放松。

第二天清晨,他遵照义父的吩咐,来到了山坳一片茂密幽深的树林中,这里是他经常练功的地方。树林里四周非常的安静,几只被他惊醒的小鸟扑棱、扑棱的飞过他的头顶,枝叶上被小鸟碰落的露珠滴到他的嘴边,他用舌头舔了舔,是那么的清凉与甘甜。

林中有一巨石,大约几丈,高约五尺左右,上方是一平面,平时他爬到石顶躺下休息,仰望蓝天,看那飘浮游动的云朵。这次他来到石顶,面相太阳升起的方向,盘腿打坐。阳光透过树丛,形成无数道色彩斑斓的光柱,他深呼吸几次,树木花草夹杂着泥土的芳香扑鼻而来,他非常喜欢这种气息,这种气息给他清新的感觉。

他开始运用义父所教的运气法门,霎时感觉周身气流涌动,心中突如鹿撞,酸楚、顺畅,夹杂着眩晕似的飘浮,以及一种如梦般的虚幻。这是他瞬间激发了丹田中的“内丹”真气所致,很快他就用义父的运气方法,因势利导,乱势顿止,恢复了秩序。真气有条不紊地狂奔在各个经脉之中,循环不止。他顿时感到周身巨爽,耳目巨灵。过了一会儿他气沉丹田,结束了运气的修炼。他缓缓睁开眼睛,站了起来,飘飘的跳下巨石,他又练了一套拳,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气力,伸出小手,向一丈多远的一棵小树拍去,气随意动,丹田的真气竟然随着他的意念从掌中喷出,只见那棵小树,“咔嚓”一声被击成两段。看到此景,他大为惊异,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任何人,又把小手扬起到眼前看了一下,小头摇了一下,不置可否。

他那里知道,他得益于义父的运气法门,使“内丹”所聚的真气得于正确引导,瞬间练成了隔空打物的奇功。看来这蟒蛇内丹确实是神物,这可比牛黄、狗宝要珍贵得多了。

忽然他听到远处草丛之中,传来唰唰响动,视目远望,看到一支山鸡在二十丈开外处草丛中窜走,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就向山鸡撇去,石头似流星一般,奔向了山鸡处,打在山鸡两尺远附近,碰到地上的石头,立刻划起一串火光,可见力道之大前所未有,他又呆了一下,随后又出现了懊恼之意。他恼恨自己石头撇的太没有准头了,于是暗暗思定要练好撇石头准头,好打山鸡。

几个月下来,竟然让他把撇石头的功夫练的出神入化,不但能打地上跑的山鸡,还能打天上飞的。练着练着居然用石头打起了知了,可是怎么控制力道,每次还是把知了打烂。毕竟是石头知了也不大,他自己却是不甘心,继续找巧门,最后练到他打知了的石头,在碰到知了时,只能把知了震昏,谁也没想到竟让他练就了一手绝活。

家里由于他的一手撇石头的绝活,生活到好了起来,有吃不完的山珍,什么山鸡、野兔、飞鸟等等。母亲又在近处开了几处荒,种了些蔬菜,大豆、玉米等作物,生活到不愁。可是敬文毕竟是小孩,他并没有享受到其他人家小孩所接触的各种零食,他母亲只好把打下来的黄豆炒了,装在他的小兜里给他当零食。

平时敬文对吃黄豆还是很愿意的,小手掏一粒往嘴里一扔嚼起来。可是时间一长吃腻了。一天他走在树丛中,想起了黄豆,随手摸出了一粒黄豆,就想往嘴里放,突然看到一个知了落在树梢上,也没有多想,随手就把黄豆撇向了知了,没想到知了被黄豆打了个正着,整个的被打了下来。他看到这里眼睛一亮,心想这会算找到窍门了。于是黄豆不吃了,却练起了用黄豆打知了,又练起了用双手撇黄豆打知了,可怜他母亲这点黄豆眼看就要被他打光了。

一天他在看书学习时,一个苍蝇来回围绕他飞,俗话说,苍蝇不咬人却隔应人,赶走了又回来,不由得大怒起来,一个黄豆飞去,竟然把苍蝇打死了,最后连蚊子都逃不过他的黄豆,这黄豆神功算是练成了。看来干什么事情,只要持之以恒都能成功。

这一天学习完后,突然想起了水潭峭壁上的知了,那知了又多又大不由得心里痒痒起来。于是偷偷的又来到了无望潭边。可是峭壁上的知了却一个都没有了,原来知了也是被“内丹”的灵气所吸引而来,这内丹被他给吃了,哪还有什么知了。沮丧的他只能往回走了,忽然他想起峭壁上的溶洞,又起了好奇心,很想再上去看看,可一想到那两条大蟒蛇就心惊肉跳,他不由得犹豫起来,又一想凭自己现在的武功还是能对付,至少保命是可以的。一咬牙跳下水潭,又是“老母猪过河”式游了过去,这次上悬崖到快了许多。别看他气功练的有门,但对轻功方面还是不得要领。

颤颤嗦嗦的爬进了洞里,随时准备着开溜。又到了那个怪石前,一看缝隙已被蟒蛇尾巴扫中后被震落的碎石堵塞。他爬了上去,用小脚蹬踹缝隙处,没有踹动。一较劲一脚踹去,丹田真气随之奔出,就听“轰隆”一声,坍塌了一大块,吓的他赶紧往回跑,跑出洞口后细耳倾听,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于是胆子又大了起来,爬进洞中,悄手悄脚的来到了怪石缝隙旁,翘首往里望去,看到了两条蟒蛇的身影,一激灵就要往回跑,可是一想它们怎么不动了?又回身细细望去,这才发现这两条蟒蛇已死亡。原来那两条大蟒蛇失掉了内丹已枯竭死亡,因为洞中温度偏低恒定,所以蟒蛇的尸体保存得完好。

这下他可去掉了一块心病,高兴起来,迅速走了进去,这次他看清楚了,这里确实以前有人住过。观察了一阵儿没有发现什么,于是走到一个石桌旁,在石凳上坐下,四处了望,寻思着应该有点什么啊?无意间抬头向前方上面望去,突然他大叫一声,“鬼啊!”撒腿就跑。

跑到奇石前一想不对啊!鬼肯定比我跑得快。于是哆哆嗦嗦转过身去一看,没有鬼跟来。又提心吊胆地走到石桌旁向前上方望去,他看到正前方溶洞上方有一块小平台,台上坐着一个全身披着黑袍的人,眼睛的地方是两个大黑洞,他这才明白这是一具尸体。他从生长在山里,胆子到不小。他琢磨着怎么才能上到那个小平台呢?这时他才发现平台左面有一个暗暗的不容觉察的突出物组成的台阶。他奔了过去,由于个头太小只能爬上台阶,到了平台上,他看到这人非常恐怖,此人并没有腐烂,只是皮包骨头。

他小心翼翼地围着干尸转了一圈,忽然发现干尸腿下压着一个盒子,他想把这个盒子拿出看看,于是他绕到干尸背面用那小手抓住盒子,一点一点抽出,盒子抽出后,干尸的腿已悬空可还在那儿稳坐,他感到有些惊奇。

他爬下了石阶,来到了石桌旁,找到了一个尖石慢慢把盒子挑开,看到盒子里面装有书籍,并落有厚厚一层尘土,他拿出一本书抖了一下灰尘,这才看清这是一本剑谱,再看另一本叫无影身法,还有一本书是此人自传说明。他看了一遍那本自传说明,看了个大概。原来此人是古代有名的剑客,绰号“剑魔老祖”。又拿起剑谱一看“老祖剑法”。心想这老祖是怎么回事?

再看“无影身法”这本书是讲轻功练法,敬文仔细看了一遍明白了一些道理,讲述如何提气、换气法门,还有如何借助力量施展轻功的窍门。可是还有很多字不认识,这怎么办?

再看剑法讲的是用剑的灵巧与反应,剑招不多,共有九招。敬文看完以后和义父教他的武功一对照,大吃一惊,这招招刁钻,剑剑毙命。

他又拿起一本很薄的书,翻开看一看,里面都是人的图形,图形上有很多小点点,他不明白这是什么,于是把所有的书又放回了盒中。想了一下又把那本“说明”拿了出来,揣在怀中,从洞中出来,下到潭边,却犯起愁来,这书是不能湿了,于是叼在嘴中慢慢游过潭去,回到家中坐在学习桌旁,细细看了起来,遇到不认识的字,就问他母亲,用了一个半天时间总算把这说明看得懂了,应该说这孩子天生聪明,异于常人,又得到“内丹”相助,因此思维还是比其他同龄的孩童要成熟不少。

他了解到这个叫“剑魔老祖”的人,是被天山派暗算所伤,隐居在此,潜心武学,留有几本武学心得,如果谁碰上机缘巧合,找到这个洞府,谁就是他的弟子,否则他的灵魂会始终纠缠他。如果拜他为师,那么在他正前方三丈处一块石板上磕三个响头。成为弟子后,要为他做三件事,这三件事到时就会知道了。这让敬文孩童纳闷起来,这能是什么事哪?不会是不好的事吧?母亲和义父总教导我要走正道,不要做坏人。想到这儿心里说道:“只要不做坏事就行,要是坏事,那可就对不起了。”拿定主意后,继续做他的功课。

第二天,他早早做完功课后,溜了出来,直奔无望潭而来。进得洞中,按照“剑魔老祖”的说法,在他正面三丈处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块石板,那块石板有两尺长,一尺宽,已被灰尘覆盖,他在石板后跪了下来,对着干尸说道:“我拜你为师,了却你的心愿,但你不能让我做坏事。咱们可说好了。”说完对准石板上,连磕三个响头。突然间这块石板开始下沉,洞中右面的石壁开始响动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怪异承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