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3章: 怪异承诺

《绝代剑魔》

第3章 怪异承诺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对准石板上,连磕三个响头。突然间这块石板开始下沉,洞中右面的石壁开始响动起来。随着响动,慢慢的开启了一道门,突然扫出一道炽白的流光,洞中陡亮。随着门的开启,光芒如漫天闪电交相呼应,照得敬文睁不开眼来。敬文眯起眼睛,凝神扫探,门里竟如白昼一般,心中被一种近乎窒息眩晕的疑虑、喜悦紧紧包拢,一颗心却似乎随着这突然变化而急速跳动。心里想到,这奇怪了,这洞里怎么有这么多的怪事。

他站起身来,缓缓走向那开启的门中,抬头往上看去,这也是一个山洞,不过洞顶有一块巨石探出,巨石上方透射进阳光,尽数反射到洞中。他又向洞中扫去,暗吃一惊,这里竟如住家寝室一般,样样俱全,床、桌子、箱子等等,只不过年代久远,落满尘土,显得凄凉。

敬文看到桌子上有一本薄书,他走上前来拿起这本薄书,抖落尘土,端详起来。看到书面上写道,弟子亲启四个大字,心中不觉好笑,这“剑魔老祖”到神神密密的。这可能就有要我帮他做的三件事吧?想到这儿,赶紧翻开书看了下去,越看越感到惊奇,最后不由得“啊”了一声,把书扔到桌上。嘟嘟囔囔的说道:“这也太奇怪了吧!”

敬文又一想,自己既然答应了“剑魔老祖”的要求,只要不做坏事,就要信守承诺。不过这事到挺有意思。

原来“剑魔老祖”让敬文做的三件事是:第一件事是,看到此书的人,既是我关门弟子。必须以善道为本,行侠义。需在有生之年苦修本门武功,冠以“剑魔”称号,光大本师荣誉,否则不得善终。

第二件事答案在杭州......。第三件事答案在苏州......。

如此玄妙,甚是荒诞无比,谁答应了这三件事,谁就让“剑魔老祖”给绑上了。看来不愧是“剑魔老祖”,行事怪僻,如似魔术一般。

对敬文来说,这三件事都不可思议,难以理解,为什么要“剑魔”这个名字呢?”这个名字不好听。他哪里知道,这“剑魔老祖”为了满足虚荣心,就是死了也要“剑魔”这二字。

“那两件事还得去寻找,不可思议,到挺好玩的。”想到这里又拿起了那本薄书往下看去,这回可不觉好玩了,到觉得可怕起来。看来这“剑魔老祖”在世的时候让人暗算怕了,处处设防,机关算尽。原来外面盒里的书籍都是“剑魔老祖”特意伪造,暗含玄机,任何人照书上学武,到时都会走火入魔而丧命。幸巧敬文是孩童,对武功并不痴迷,否则这后果是可怕的。

按照书上所说,抬头看到靠洞边有两个长方形大箱子,走到箱子跟前,打开一个箱子看到这个箱子里装得都是金银财宝,不过对敬文来说,还不太认识,他从来没有花过钱。他关上这个箱子,又打开了另一个箱子,眼睛一亮,看到了一把宝剑,剑鞘精致,拿出来抽出宝剑一看,寒光逼人,足有他一般高,心中认为这是一把好剑。把剑插入鞘中,又放回箱中。箱中还有一个小箱,把小箱拿出来后,放到桌上,端详了一会儿,打开了小箱,里面都是书籍,他拿出一本翻开看了一下,这回高兴起来,这书里不但有文字,还有图解,对每一招式都有详细的注释,看来这“剑魔老祖”耗费了他的毕生精力,来完成这几本巨作。这里有“无影身法”,讲的都是轻功的练法,这其中还有装神弄鬼的把戏,可能是便于掩护所用。“老祖剑法”更是精妙绝伦,研究得相当透彻,共有九式,最后一式叫“无剑式”那可是最高的剑道修为,讲究的是无招胜有招,这可不是瞎比划的无招,而是掌握了剑道精髓后的无招式。这就好比创新一样,你不精通原理,谈何创新。还有点穴手法,这可是武学精髓;最奇妙的是,传音入密神功,是一种极其难练的奇学,“剑魔老祖”说,没有几十年的功力是不能学这个功夫的,否则无法施为,将自食恶果。拳谱、掌法,样样都有,最不可思议的是“玄空掌”玄幻无比。还有一本“阴谋论”。

看完这些后,敬文又在这个寝室洞内转了几圈,来到一处特别的地方,用力推动,这时打开了一道对外的门,走出后,四处观察了一会儿,感到这是山坳之外,如果回家还得绕道五六里路。于是他又从来的原路返回了家中。从此他就按照“剑魔老祖”的武功偷偷的练了下去,义父的武功他也不耽误。

时光如水,生命如歌,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晃13年过去了,敬文已18岁了,迈入青年的门槛。他出落得潇洒诱人,学识渊博;性格开朗,但不失沉稳。身材修长,长相俊美却不时地透露出一股威严。

他得益于蟒蛇内丹,修炼起“剑魔老祖”的武功毫不费力,几年下来居然都给学完了,而且精益求精,如果“剑魔老祖”在世也会瞠目结舌。他又把自创的黄豆神功与点穴手法结合起来,创造出了“黄豆打穴神功”这可是独家武学。他现在武功之高,恐怕当今之上,没有几人能与他相比。

这一天,义父来到了茅草屋,敬文对义父说:“义父我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施夫人听到这话,叹了口气说:“孩子长这么大还没有出过山。”

义父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好吧!他应该出去见见世面,这样罢,你们娘俩都到我的庄园去,我派个管家领着敬文出去转几天,夫人就在庄园住上一阵,怎样?

施夫人道:“好吧,这到打扰你了。”施夫人也不忍心让敬文就这样在大山里再呆下去,也想让他出去见识、见识。

于是,把家里收拾一下,娘俩跟随义父来到庄园。到了庄园后,义父把管家文武找来,吩咐道:“给敬少爷做几套衣服。”

敬文一听给我做衣服他就私自找到文武,告诉文武:“给我做二套书生装。”

文武应道:“少爷怎么要书生装呢?”

敬文说笑着说道:“书生肯定能受到人们的尊重,最好要有书生帽。”这是他从各种书籍中看到的。他现在的社会经验几乎全是来自书中。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知道钱的作用,这次从山洞中,拿了一小袋金叶子,每个金叶子足有半两重,暗中留用。

文武一核计这少爷是老爷的干儿子,他要啥我给啥,准没错,于是说道:“好!”

敬文又独自到庄外做了一套黑色夜行装,暗中放起,当付钱时,他给了店家一个金叶子,店家又给他找回了很多银子,这让他知道了金子的妙用。

义父文摘青把他叫到了大堂上,吩咐道:“出门在外要牢记,不要惹事,得让且让,不可莽撞。”

敬文施礼道:“孩儿谨遵义父的教导。”

文摘青考虑了一会儿,说道:“江湖险恶,不要涉足,但危及生命时,要坚决反击不能犹豫。武器不宜携带,义父就把这把软剑交给你留作护身所用。”说完把围在腰间的软剑解下来交给他。

敬文一看忙施礼说道:“义父请收回成命,孩儿不会有事的,也不会惹事,这把剑还是留给您用吧。”

文摘青看到他执意不要,也只好收回,又嘱咐道:“一定要少说话多看,世上的事有很多并不在于表面,很多事情你无法想象,特别是对女人要退避三舍。”

敬文恭敬的答道:“孩儿知道了。”其实他在“剑魔老祖”那儿已学到了很多知识,这“剑魔老祖”一生上当受骗无数,最后隐居著有“阴谋论”把他的经验都写在这本书里,敬文平时觉得这本书很有意思,就象看故事书一样来看,无形中学到了常人无法学到的经验,只是没有实践罢了,不过实践起来可能又是一码事。

文摘青最后问道:“这次你要到哪里?”

敬文说道:“孩儿要到杭州走一趟,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顺便找找“剑魔老祖”托付事的答案,这事已困扰他十几年了,不时的想起。

文摘青点头说道:“这杭州到是个好地方,好吧!你是骑马还是坐车?”

敬文说道:“孩儿想走着去,观看一下沿途的风光。文武大叔就不要去了,他岁数也大了,不忍心他旅途劳累。”

文摘青很了解敬文,这小子心地善良,让文武去了反而给他增加负担,他都这么大了,该独立闯荡一下了,于是说道:“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敬文又像小孩一样,上前拉住文摘青的手,说道:“谢谢义父。”

文摘青喜欢的不得了,还像对待小孩一样,摸着他的头说道:“要听话!”

敬文走在去杭州的路上,他身穿书生服,戴着书生帽,摇着扇子,迈着方步。却引来不少路人的称奇,这文弱书生,好生俊美。一路下来,他是无比的兴奋,看看这儿,又看看那儿,不时的用好奇的眼光审视着周围。到杭州还有几百里路程,象他这样走法那得时日了,不过他也没有什么事,只是游玩而已,所以没有时间限制。

忽然他感到后面有很多马在狂奔而来,他不由的走向路边,在路边慢慢的行走,过了一会儿,十几个武士打扮的人,骑着马从他身边急驶而过。荡起了一阵阵的尘烟,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脚下加快步伐,只见他嗖的一下向前窜去,瞬间无影无踪。他使出了“无影身法”的轻功把那些骑马的人远远甩在后面。

午时将近,敬文来到了前方的一个小镇,走进了一家客栈,在一个桌旁坐了下来,东张西望,他没有真正的来过客栈、酒馆等,不知如何点菜点饭。小二上前说道:“客官你要点什么?”他用手向邻近的几个桌一指说道:“按照他们的饭菜给我上来。”小二一愣,转头向他指的方向看去,随后说道:“请稍等。”

不一会儿,饭菜都上来了,敬文却有点发傻了,这一桌子菜和饭,叫他如何吃得了,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吃,不过实在让他感到可惜,他是穷人家的孩子,从来还没有这么浪费过,想起“粒粒皆辛苦”,上火了。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小乞丐,身材瘦弱,衣衫不整,鬅头垢面,两只大眼睛却滴溜乱转,决不放过每一个角落,忽然他瞄向了敬文,微微一怔,随后眼睛一亮,向敬文桌旁走来。他的一切都没有逃过敬文的目光,当他走到桌前时,还没等说话,敬文却先说话了,“小兄弟,到这儿来吃饭吧。”敬文这时正愁这桌饭菜怎么办,看到小乞丐的来到大喜起来。不过这小乞丐却愣了一下,坐了下来,说道:“谁希罕你这饭菜?”这到让敬文怔了片刻,随即笑着说道:“小兄弟,我可是真心的请你吃饭。”小乞丐听到敬文这么说高兴起来,说道:“既然仁兄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就吃了起来。敬文觉得这乞丐到很要面子,心里称奇。他突然发现这小乞丐牙齿长得非常整齐,洁白如玉,好奇起来,双眼直盯他的嘴上。小乞丐发现他有异,问道:“仁兄如何这般看我?”敬文羡慕的说道:“我看小兄弟的牙齿长得如此整洁,真好!”小乞丐一怔,随即用左手捂住了嘴,脸上、眼睛出现了复杂的表情。敬文看到他这般模样,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自己有点唐突,不由的尴尬起来,即刻喊道:“小二,结帐!”,小二过来,敬文付了银两,然后站了起来,说道:“小兄弟,你继续吃吧。”说完转身就走。小乞丐又愣了一下,想要说话,可看到敬文已走出了客栈,眼睛转了转,狡黠一笑,又继续吃了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潜流暗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