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45章: 截获魔船

《绝代剑魔》

第45章 截获魔船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见到吴霸脸上神情出现了剧烈的变化,知道这一番话对他起了作用,暗中思忖看来这个人内心中还有正义感。于是对吴霸应诺道:“此事完了后,我们给你一些银两,隐姓埋名去过悠闲生活吧。”

突然吴霸跪倒在地,诚然道:“我要追随公子,将功补过,请公子接受小人的请求!”

敬文看到吴霸确有诚意,善言提醒道:“你可知道,这是很危险的事,随时都会面临着死亡威胁!”

吴霸咦然不惧道:“以前我昏恶度日,助纣为虐,多亏公子及时点醒,今后追随公子多做一些有益事,万死不辞,请公子不要推辞。”

敬文感到他是发自肺腑,欣然道:“那好吧!你起来吧,今后可不能这样,你岁数比我大,江湖经验也比我多,以后我叫你吴大哥吧。”

吴霸闻听敬文感人肺腑的话,顿时感激涕零,急忙给敬文磕了三个头,这才站起身来,恭敬地说道:“有事请公子吩咐。”

敬文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吴大哥,不要这样,坐下我们一起来研究。

“公子,抬举小人了,有事请公子直接吩咐就行了。”吴霸诚惶诚恐说道,坐了下来。

敬文笑了笑,琢磨着说道:“吴大哥,一会儿进港后,你只管呆在船上,应付盐帮的人。我去救人,然后你和于氏兄弟暗中随时准备接应开船。”

“遵命”赵陀答道。

于玩水匆匆走进了船舱,禀报道:“公子,码头上传来灯光,不知何意?”

敬文和吴霸走出了船舱,见码头方向传来一闪一闪的灯光。

吴霸见到微微一怔,解释说道:“这是告诉我,前方有船让我去查询一下。”顿了顿,思索说道:“这很可能是魔教的神秘船只,平时都是这个时间来到这里。”

敬文闻听思索了一会儿,忽然双目精芒电射,沉声道:“好!我们迎上去,打掉这只魔教的船。”

顿了顿,转向对吴霸问道:“你们几个兄弟可靠吗?不过有两个人在船舱内被我兄弟失手打死了。”

吴霸琢磨道:“外面的兄弟都和我不错,也可靠,一会儿我去说服他们,估计问题不大。至于船舱里的两人,是分舵新近派来监视我们的人,打死了反到好一些,否则会更麻烦。”

敬文闻听这才放下心来,暗道不是你的兄弟、朋友就好办了。

吴霸不长时间就说服了那几个人,这些人迅速回到各自岗位上。

轻型战船向西南方向驶去。

不久,前方出现了一艘中型帆船,相互通过灯光进行了联络,吴霸转身对敬文道:“公子,这是一艘补给船。”

敬文思索片刻,果断地吩咐道:“我们靠上去!”

战船转过船头,向补给船靠了上去。补给船上,一个黑衣人快速走上船头,大声怒喝道:“大胆,竟敢靠近我们的船!”

敬文从文利那里弄来个人皮面具,戴上则变成一个黄面皮,络腮胡子的大汉,走出船舱对补给船上的黑衣人,大声喝道:“帮主有令,特别时期任何船只都要检查。你奶奶的,我看你像假冒的船。”

黑衣人闻听勃然大怒,一挥手呼啦一声,船舱中奔出五六个手拿弓箭的黑衣大汉,拉弓对准了敬文,此时距离只有几丈远。

敬文冷哼一声,突然腾空跃起,犹如幽灵快如流星地飘向了补给船,手中黄豆霎时弹出,顿时击中手拿弓箭的黑衣大汉。

“扑通、扑通”声传来,手拿弓箭的黑衣大汉全部载倒在甲板上。

刹那之间敬文飘落在黑衣人面前,倏地伸手向他抓去。

黑衣人迅速做出反应,抬手一掌向敬文击来。可他身手再快,也没快过敬文的无影身法那种高超虚幻的真气变化,可以捕捉到黑衣人的任何身体变化。黑衣人霎时敬文的强悍真气被罩住,真气瞬间扑向黑衣人,迫使他难以抵挡,顿时手脚不听使唤,眼睁睁被敬文一把抓到。

看似毫不起眼的一抓,敬文却把魔帝教中的高手、补给船老大,像抓死狗般地被他掐着脖颈提在手里。

一时之间,补给船上所有的人都被敬文高超诡异的身手镇住。吴霸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简直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在补给船上的人呆傻之际,孪生兄弟闪电般跃上了船,钻进了舱。文利则向后甲板掠去。转眼之间,黑衣人的补给船已完全被控制住。

敬文伸手点了黑衣人的穴道,冷冷地问道:“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黑衣人怒目而视,大怒道:“你们想干什么?我们和盐帮有协议,相互配合而不是攻击!”

敬文耸了耸肩,嘲讽道:“现在你还认为我们是盐帮的吗?”

黑衣人闻听浑身一震,呀然道:“你们是什么?”

敬文邪邪笑道:“嘿嘿!我们是专门找你们魔帝教麻烦的人。”忽然厉声喝道:“快说这无名岛上关押的都是些什么人?”

黑衣人愕然地瞪了他半晌,突然哈哈大笑道:“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情报,那真是白日做梦,妄想之极。”顿了顿,头一抬,傲然道:“我们所做之事问心无愧。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竟敢阻拦我们。哼!”

敬文闻言很奇怪地瞧着他一会儿,愤然道:“哦?你们所做之事问心无愧?那么绑架有德之人,屠杀无辜百姓,也是问心无愧吗?行事诡秘到处阴谋,煽风点火,收买一些见利忘义的小人,还问心无愧?还有不分青红皂白的到处屠杀,手段残忍,这也是问心无愧?不要认为做了一两件看似好事,可是过激的行为却带来了无穷的祸患。嘿嘿!你们连谁该死和不该死都弄不明白,还有什么资格说问心无愧!”

黑衣人被敬文这一阵铿锵数落,脸色瞬间剧变多次,心中大惑愕然,不由皱起眉头,细细回味敬文所说,忽然目露懈光,呀然道:“难道......?”

敬文双目闪耀着智慧的光芒,语调铿锵,字字有力,神态从容不迫地说道:“什么统一江湖,不再有仇杀恶斗等等,在这些富丽堂皇的口号下,掩盖的无非是某些人的野心罢了,哪个邪教开始都得有迎合一些人的想法,否则谁会买他们的帐,可是后来又怎么样了呢?你别做白日梦了,你只是邪教的一个工具而已。嘿嘿!估计连你们教主本身都不会相信他自己所说的那一套说教。汉末的张角怎样?如果你不怕死的话,有机会问问你们教主,看看他如何答复你。嘿嘿!”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飞壁潜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