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48章: 奇妙传书

《绝代剑魔》

第48章 奇妙传书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说一些蒙唬黑衣人的话,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魔帝教老巢在哪儿。不过这些话可在魔帝教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造成了一定的慌乱。

两艘船向远方航去,黑衣人头目看着远去的船影,废然的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的目标永远不能实现了。此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呢?”武功高的出奇,难道是那几个武林宗师之一,武林宗师决不能像他那样藏头藏尾的,而做事又像顽童,实在难以猜测。

敬文坐在船舱内,见到另一艘载着被解救出来人的船在并排行驶中,想到魔帝教的阴谋算是让我弄得乱七八糟,不由暗暗地笑了起来。

文利从那艘载着被解救出来人船上返了回来,笑着对敬文说道:“我们猜得不错,少林慧聪大师,武当的无欲道人等都在之内,还有不少门派的重量级人物,他们都要求见你,要当面表达谢意。”

敬文笑着摇头道:“现在不宜和他们见面,你告诉他们说救他们的人已然消失。”

文利点头道:“我看这样最好,让他们了解的越少越好,这些人疑心最大。”

在文利的安排下,由吴霸负责载着那些被解救人的船改变了航向,向宜兴方向驶去。而敬文他们与画舫会合,继续向扬州驶去。

敬文终于有时间休息一下,躺在船舱里的床上眯了起来,文利轻轻的走了进来,而坐在床旁,欣赏着敬文睡觉的模样,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喜欢,愈看愈被被他奇异的气质所倾倒,芳心大悦。扑了上去,

敬文此时知道文利坐在了床边,但,没想到她能扑上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文利喘着粗气,粉腮红润,嘴堵上了敬文的嘴,狂吻了起来,敬文嗅吸着她发颈间透出沁人心脾的幽香,登时也来了兴头,觉得很舒服,迎合上狂吻起来。

突然,孪生兄弟推门闯了进来,见到这一幕,“啊”一声,马上把身转过去。

老大童牧慌张说道:“我可什么也没看见。”

老二童琴直摇头道:“我也没看见亲嘴。”

童牧瞪了他一眼道:“什么亲嘴,我们根本就没看见。”

敬文和文利尴尬的蹦下床,文利这时再也不能心不跳了,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俏脸通红,

敬文暗恨这兄弟俩,竟打扰我的好事,又看他们俩慌张的样子,哑然失笑道:“你们什么都没见到吧,那你们来此有什么事吗?”

兄弟俩这才缓过神来,尴尬道:“没事、没事。”撒腿就往舱外跑。

文利低头娇声说道:“这种事让人撞见,多不好意思。”

敬文奇怪地道:“咦?我可头一次见你不好意思。”

文利忽然嘻嘻道:“我才不怕呢。”说完,转头跑出了船舱。

画舫和战船在湖中停止了前进,目的是等候送那些人到宜兴的船返回。一天后,吴霸船返回与画舫回合。

敬文立命全体人员全部上到画舫,把两艘船抛弃在湖中。霍然间这些人都变成了游客,然后向扬州进发。

晚上,画舫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宴会,犒劳这些有功之人,酒桌上,吴霸尴尬说道:“公子我那‘尸脑丹’是不是该解了。”

大家闻听都哈哈大笑起来,把吴霸笑得莫名其妙。

敬文微笑道:“老哥,我们也不是魔教,哪有什么‘尸脑丹’,你吃得是糖豆。”

孪生兄弟笑着拿出一个糖豆,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吴霸也大笑起来道:“害得我这两天总怕发作。”

又引来一阵大笑声,敬文举起酒杯说道:“来,为我们在一起共患难的兄弟们干杯!”

大家举起酒杯,一起干杯,心情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

翌日,画舫从太湖进入运河。

敬文暗中吩咐吴霸、于玩水驾驶轻舟秘密提前潜往扬州,并交代了与艾府人的联络方法。

画舫则慢慢的向常州码头驶去。常州位于长江三角洲中心地带,北携长江,南衔太湖,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城,底蕴深厚。春秋时期,建邑立邦,始称延陵。

画舫行到毗陵驿地方,泊在一个清净去处,敬文和文利、孪生兄弟等人上岸,走进了花市街,这里就一直是豆米集散之地,商贾云集,帆樯如林,街市繁华,热闹非凡。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商贸中心。

敬文和文利孪生兄弟等一起逛起了花市街。只见小街店铺一家连一家,差不多家家都是梳篦店。

文利介绍道:“这里的梳篦天下闻名,御用贡品都出自这里。”

忽见,几个乞丐走了过来乞讨,文利悄悄的与他们谈了一些丐帮行话暗语,乞丐随后散去。

文利小声对敬文说道:“九袋长老葛羽已路过这里向扬州去了。”

敬文等享受着人挤人肩头摩擦踵击的花市繁华乐趣。见到四周闹哄哄的门市众多,盛况空前。

忽然,听见一阵小孩的嬉闹声从前方人群中传来,几人循声瞧去,见是一群七、八个十一、二岁许的小孩子,在热市中玩耍,从人群中左钻右穿,奔跑追逐,朝着他们的方向跑来。

敬文摇头道:“这些小孩这般在人堆中挤钻,估计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人们兜里的钱袋,希望这群天真活泼的小孩,勿要是我们丐帮的徒子徒孙。”

文利笑道:“你是否太杞人忧天了。”

话犹未已,小孩们窜到几人旁,东藏西躲,其中之一躲到敬文身后,发出小孩天真响亮的笑声。

童牧摇头道:“似乎看上我们的钱袋哩!”

其他小孩一拥而上,团团绕着两人你抓我逐,钻来钻去,情况混乱,更不断扯他们的衣衫。

在小孩们欢乐的渲染下,几人停下步来,童心大起相视而笑。就在此刻,有一个较大的孩子,忽然间塞给敬文一个纸团,然后带着小孩们向远方跑去。

敬文微微一怔,凭着自己的感应竟没有发现异常之人。暗忖看来此人是熟悉自己,又不愿露面让其他人发觉,才采用此如此之策。

敬文几人回到画舫,悄悄对文利说道:“我们的行踪至少被一伙人发现,刚才街上玩耍的孩子递过我一个纸条,你看看吧。”说完,把纸条递给了文利。

文利地看了一遍,疑惑道:“找你单独会面?不一定对我们的内情了解多少。”顿了顿,说道:“看来是你熟悉的人,可能是我们在街上被临时发现的。”

敬文点头思索道:“你真聪明,看来确是这样的,不过我认识的人很有限,能是谁呢?还是在这个地方,奇怪的很?”

文利娇嗔道:“肯定是哪个女孩子看上了你,才出此招数。”

敬文笑着挠头道:“不要胡乱猜测!”暗道这很可能,我认识的可都是女孩子呀。忽然心中一动,惊讶道:“这可能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月夜幽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