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5章: 赌场对垒

《绝代剑魔》

第5章 赌场对垒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与文利傍晚走进了徐家镇,在街巷间漫步而行,敬文看到这徐家镇确实不一般,南北、东西官道交叉穿越镇中心。往南到杭州是南下的必经之路;往北是去往江宁及北方要道;往东的道路是通往苏州一带;往西通往安庆、湖北等地,实属交通枢纽。

“来运赌场”坐落在十字路口北处,坐北朝南,门楼雕梁画柱,古朴典雅,正中的上方一个硕大牌匾,朱漆底金字,却书写着“来运会馆”四个大字。其实此赌场叫“来运会馆”,人们叫白了,时间一长都叫“来运赌场”,反而正名到无人叫起。

这“来运会馆”实际上也是一个障眼法,自战国时期开始,历朝历代都对赌博为祸认识甚深。赌博致使很多人倾家荡产,从而引发社会风气败坏,导致社会秩序被破坏的弊端,故有禁赌的法律。秦始皇时期制定了严厉的禁赌法律,轻则“刺鲸纹脸”,重则“挞其股”。魏晋南北朝以后,法禁松弛,虽有禁法条文,却名存实亡。更有甚者,官吏、奸商同流合污,赌业兴旺,大发横财。地方官吏也乐得收入大增,不但不禁,反而鼓励。

在十字路两旁,围绕着“来运会馆”,各种服务行业店铺如星罗棋布,什么妓院、客栈、酒楼比比皆是。敬文看到身穿各种服饰的人都有,可谓是人头涌动,好不热闹。当下敬文和文利来到一家叫吉安客店门前,敬文说道:“文利,我们今天就住在这里吧。”文利说道:“大哥,我听你的。”敬文点了一下头,走进了客店,对着小二说道:“给我们一间上等的二人房间。”小二说道:“对不起公子,房间已全部住满,只剩一间上等套房,只是租金贵些,不知公子可否满意?”敬文说道:“好!就要这间。”店小二于是引领他们来到二楼一间套房,敬文进到房间,看到房间内,陈设华丽讲究,可能是专供身份特殊的人享用的套间,不过里间只有一张很大的床铺,心里想到,今晚只有和小兄弟睡在一张床了。忽然看到店小二并没有走,奇怪的问道:“小二你还有事吗?”这店小二看到敬文是一个书生,文利又是一个乞丐,心中打鼓起来,寻思这二位能否付起这店租,何不先要一些押金,不太自然的说道:“公子既然看好了房间,能否......。”敬文一听就明白了他的用意,笑着从怀里摸出一个金叶子交给店小二,说道:“此是否够租店银两?”店小二一愣,马上恭维的说道:“够、够,用不了,公子还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小人。”点头哈腰站在一旁。敬文想了一下,说道:“给我们准备一桌饭菜送到这里。”店小二立刻说道:“小的马上去办,二位公子可否需要酒和饭后沐浴?”敬文看了一下文利,文利马上慌张说道:“不要,不要,只要饭菜。”敬文心中奇怪,看他那般模样,应该沐浴,为何不要呢?既然不要,也不好强求,说道:“就按这位公子说的办,哦!剩下的银两都赏给你了。”店小二听到这里,眼睛一亮,感恩代谢,迅速去置办饭菜之事。不一会儿,店小二就把丰盛的饭菜端到了房间,两人用过餐,店小二拾的好后,走出了房间。

敬文笑着说道:“文利,今天我们可要在一个床上睡觉了,看来我们兄的真有缘。”文利脸通红的说道:“大哥不嫌弃小弟是乞丐?”敬文认真说道:“哪有哥哥嫌弃弟弟的,你不要心存芥蒂。”文利满脸兴奋之色望着敬文,忽然话题一转,说道:“难道大哥不想到“来运赌场”去看看?”敬文摇头说道:“我不懂赌术,去了也没用。”其实敬文在“剑魔老祖”留下的书籍中,看到一本叫“赌技探秘”的书,没有事的时候还专门研究了一番,只不过想自己去赌场,不想让他这位小兄弟涉险而已。没想到的是小兄弟先提出来去赌场,只好应付说不懂赌术。可是文利却说:“大哥不懂不要紧,你只要看就行了,小弟略知一二。”说完看到敬文略有难色,继续说道:“这个赌场到很公平,输净了还给你路费,供你吃喝,赢了赌场都会一文不少的照付给你,你只管走,不会找你麻烦。只要你不出老千就行,哦!就是作弊。要不哪有这么多人来这里赌博。”敬文听到这里,想起了“剑魔老祖”的话,天下没有赌场不骗人的,十赌九骗,只是手段高明而已。看来这个“来运赌场”很不一般,表面上做得很好,人来得越多他们就赚的越多。我真得去看看他们有什么把戏。于是说道:“好吧!我和你去看看。”文利听到敬文这么说,高兴说道:“大哥,我们这就走。”

两人走进了“来运会馆”高大的门楼,来到大厅只见灯火通明,赌客云集、人头晃动,人潮似海。有无数人希望到这里来碰碰运气,只听吆喝声时起时伏。在赌场里转了一圈,像这样的大厅有好几处,各种赌具样样具全,其中还设有贵宾间,供豪赌之人享用。

赌博很可能是人类生来就具有的一种潜意识,只是强弱程度不同罢了,尽管有人从来没有进过赌场、参加过正式赌博,但变相的赌一赌,也许你在不经意间已有过好多次了,只是以其它方式显露出来而已。

文利带敬文来到了大厅中人最多,场面很大的一个赌台前,慢慢地拨开众人挤了过去。敬文一看这是摇骰子的赌台,这纯是一揭两瞪眼,即快又刺激的赌博方法。这里有几种玩法,一是赌大小,这种玩法赔率一赔一,可能是机率大一些。还有赌单双,由于几率比较大,所以赔率也是一赔一。再就是赌点数,这可要求精度了,就是要猜出开出骰子的点数,一般人要想蒙上点数,可能几百把也碰不上一次,机率非常低,所以培率是一赔五。

摇骰子的宝官是一位年轻人,面对众多的赌客,显得异常兴奋,心想人越多,我的成绩就越大,嘿!嘿!先给你们一点甜头,一会儿我给你们来个通吃,到时看到这些赌徒的表情,那多开心。他开始吆喝起来,“买定离手!”在这一声催促之后,摇骰子年轻人拿起骰盅摇晃起来,骰子在骰盅里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文利因为敬文说不懂赌博,所以只好带敬文来到这个地方,心想这赌大小你肯定能看得懂。因此只让敬文用金叶子兑换了一百两银子。在大厅里赌博,并不是大手笔,如果大赌,一出手就是万两以上的有贵宾专用包间,在那里赌。在大厅里随便压上一万两的人还不多见,甚至说根本就看不到这样人的身影。

“开!”随着骰盅被揭开后,赌客有的欢呼,有的叹息。文利在前台挤出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敬文则站在他的背后。

文利思索了一下,拿出十两银子押向了大的一方,周围赌客纷纷下注,有的押“大”,有的押“小”。敬文内力精深,感应超群,耳音极精,纵有细微变化,自能分辨。竟已听出三枚骰子在骰盅落台后向上的是什么点数。要知到骰子共有六面,每面点数不同,落下之时的声音都有极微小差别。因此,敬文听得骰子在骰盅声响变化,断定文利这次押赢了。果然开盅之时,文利高兴的喊叫起来,这一次赢得十两银子。文利这一次又押上二十两银子,把赢来的银子全数押上。如此押法文利连赢五次,共得银三百二十两,去掉本钱十两,净赢三百一十两。这时有精明的赌客开始跟风了,文利思索了一下,这一次只押了一百两银子,摇骰子年轻人对文利并不在乎,看到文利和众赌客押的银两,嘴角已经泛出了一丝笑意,以他拿手的摇骰技术来说,对于控制让骰子大小,那简直比喝水还要容易。年轻人轻松的再次吆喝:“买定离手。”他那双灵巧的手,迅速地拿起了骰盅,清脆响声再次响起,他做着不同的漂亮的摇骰盅动作,完全像一个表演者,他相信这一次骰子的点数绝对是赢了。敬文听到响声后,眉头皱了一下,想到这年轻人开始玩控制骰子了,这次文利是输定了,我再看看他还要玩多久。文利这次输了一百两,他看看了年轻人,说道:“落定押银可否?”摇骰子年轻人说道:“这也是玩法的一种,但每次不能少于十两。”文利点了点头,说道:“好!就按规矩玩。”

年轻人又摇起了骰盅,敬文看到文利耳朵微动,心里想到,文利还有这一手,心里略宽了一些。他看到文利在“大”上押了一百两,点头暗道:“这次文利赢了。”果然文利又赢了一百两。年轻人微微一愣,知道遇上了赌术高手,暗中思索了一下,急速的摇动骰子,突然落定,尽管年轻人使出了不少招数,还是让文利连赢三把,年轻人不由得向文利看了看,眼睛一动,又摇起了骰盅,落定后,说道:“开押了,离手。”看到众人都押完后,大声说道:“开!”在开盅时暗中以极快的手法,用小指在盅边轻轻一点,盅边在骰子上一碰,一枚骰子瞬间翻转点数随变。然而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敬文的目光,不由得心中大怒,这作弊的手法竟然把文利等一干众人都给骗过,看来这里很少有赢家,除非是刻意安排,对外宣扬之用而已。这次文利把赢来的银子都输掉了,脸色大变,明明听得真切,如何开点时却变了?现在手头只剩本钱一百两了,回头看看敬文,敬文微笑说道:“继续玩,都输掉了也没有关系。”说完后又摇起了扇子,在悠闲的观看。

年轻人看着文利,嘴角露出了讥笑,心想赶紧打发你这个小要饭的滚蛋,骰盅落定后,看到文利把仅有的一百两银子都押上了,心中大喜,又玩起了上次的把戏,就在骰子翻转的同时,敬文摇扇子的右手小指贯穿真气,像丝一样细度的无形真气,击中翻转骰子,又把骰子翻到了原来的点数,开点以后,年轻人吃了一惊,竟然没有变动,暗中认为可能自己手法出错。又连续十几把均是如此,不由得额头汗水渗了出来。骰盅落定后,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请下注。”这时文利已赢得千两银子,索性都押上了,多次下来,文利已赢万两银子,这时围观的赌客越来越多,认为今天到出现了奇迹。

这时走过来一位五六十岁的老者接替了年轻人,抱拳对文利说道:“本来应该请客官到贵宾间去玩,不过在这里也行,我就来陪陪玩一玩。”说完拿起骰盅摇了两下就放了下来,微笑说道:“请下注!”这时下注的人只有文利一人了,别人都没有资格了。敬文看到这老者可不是一般人物,枯瘦身材,双眼深邃,一看就是内功高手,不敢大意,暗中加强戒备。

文利看到老者后,愣了一下,沉思一会儿,把一万两押上了“大”点,老者看到后,大声喊道:“好!开!”在揭开骰盅的同时,手掌贯穿真力竟然把三颗骰子都给变了点数,成了三点。敬文看到这里心中暗道:“却有两下子,可是你碰到我了。”在老者把骰盅刚揭开一个缝隙时,敬文真气通过摇扇右手的三指发出,三股细细的真气,让他控制得随心所欲,竟然把三颗骰子翻了过来,朝上竟是三个六点。老者揭开骰盅后,一看,立刻大吃一惊,心下狂颤,知道遇到了高手,疑惑的目扫围观众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连续多次较量后,竟然无法胜出,此时文利已赢得二十多万两。老者脸色铁青,青筋暴露,硬着头皮又使出浑身解数多次下来后,输得更惨。像文利这样翻番,五百万两银子到手了,文利一看差不多了,于是站了起来说道:“我今天就玩到这里,改日我们再玩,“来运赌场”不会付不起我们的银两吧?”老者脸上阴阴的强装笑脸说道:“好!英雄出少年。来人哪!把银镖拿来!”文利接过银镖后,笑道:“这来运赌场,就是财大气粗。做事公平,不怪名头响亮。”说完转身和敬文走出了“来运赌场”。敬文暗中凝聚真气,对四周进行了探测,一直到客店房间,竟然没发现有人跟踪,这使他大惑不解。根据“剑魔老祖”阴谋论上所说,一般情况下,赌场都会对赢钱方进行调查,探知对方来历,好采取应对措施。敬文心里清楚,这“来运赌场”被赢走这么多银两,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文利在房间里,沉思着,有点不安的说道:“大哥,我们要有所准备,今天很奇怪,看来我们又有高人相助了,要不然我们不可能赢这么多银两,也不可能走得这么痛快,很可能高人手法,把他们给吓住了,没敢玩邪的。”敬文听到文利的分析,感到有这个可能,又认为自己这点雕虫小技能把他们吓住?不可思议。

然而在“来运赌场”内部,却震动巨大,如临大敌。所有人员神情凝重,自从“来运赌场”开业以来,从来没有被人赢走五百万两银子,而且手法诡异,混杂在赌客中的众多高手都无从发现,这能不让他们胆战心惊吗?

在“来运赌场”一间密室里,老者正对着面前一个身穿黑袍,脸带面罩的人,说道:“启禀主人,属下无能,竟然识不得对方手法,使主人蒙受损失。”脸带面罩的人哈!哈!笑道:“如此说来,竟连“赌王”都识不破的手法,到很是值得我们的重视,此人真的像你说的是一个年轻人?”赌王沉思片刻,说道:“此年轻乞丐,恐怕无此功力,可能是有人暗中相助,此人功力非同小可,将是我们遇到的第一对手。”脸带面罩的人沉思一会儿,说道:“我们要全力找出此人,查清此人的来历,找出其弱点,击溃他,不要让他影响我们的大业,你负责这个事情,要对小乞丐秘密控制,他要来就让他赢多少,给他多少,不要坏了“来运赌场”的名称,我们对他的行动,一定要远离这里,并通过他找到幕后的人,你明白了吗?”赌王躬身答道:“属下明白!”

身穿黑袍,脸带面罩的人,厉声说道:“我们的计划决不能因为这件事而停止,继续执行我们的计划。”

……本章完结,下一章“ 深入密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