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6章: 深入密出

《绝代剑魔》

第6章 深入密出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对着文利这个小乞丐兄弟,笑着说道:“为兄今天很佩服兄弟你的胆略和智慧,你的赌术很是高明,这一下“来运赌场”还不把你视为神仙了,恐怕以后你的名声会很快家喻户晓,嘿!嘿!出了个新的“赌神”,任何赌场都会把你当作上宾,但决不会再和你赌了,除非有人想和你挑战赌术。”

文利尴尬说道:“大哥,你不要拿我再涮了,我都和你说过,是有高人暗中相助,否则我们得输的净光。”

敬文一本正经说道:“兄弟,我们现在已有大钱了,哦,这钱吗?今后就归兄弟你负责了。既然这样兄弟你是不是应该收拾收拾一下,改改装束?”

文利听到敬文这么说,歉然一笑说道:“大哥,其实我并不缺钱,只是......只是我习惯了这种装束,无忧无虑,不受限制而已。”

敬文心里清楚文利可能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只是不愿对自己说明罢了,既然这样自己也不好再深问,只是说道:“你这身装束,实际上更能引起别人的注意,试想一下,一个乞丐会赢得五百万银两吗?因此我还是劝你改一改装束,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咳,你们江湖上到有很多奇怪的事。”

文利似乎感到敬文说的非常有道理,心中奇怪起来,这个敬文大哥,看似一个文弱、俊美书生,思维慎密,对江湖之事到懂得不少。于是点头说道:“大哥说的很对,我明天就换一下装,也和大哥一样书生装怎样?”说完扬起那脏兮兮的小脸看着敬文。

敬文笑着说道:“好!这回到听大哥的劝告了,再听一次怎样?”

文利好奇的瞪着大眼睛看着敬文,问道:“什么事呀?你说我听就是了。”

敬文指着里屋的床说道:“你上床睡觉。”

文利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悄声说道:“那大哥你......怎么睡?”

敬文看到他这样,奇怪说道:“你也不是女孩子,怎么这么别扭,我还得看一会书,你先睡吧,这一天也折腾够呛,累坏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说不定还有什么事发生,要有精力对付才行。”

文利听到后,脸色却越来越红,辩解道:“我是怕弄脏了床......。所以才、才这么说的。”

敬文一摆手,说道:“怕什么,我们花钱住在这里,还怕这些吗?大不了再多付些钱就是了,你大胆睡吧!”

文利只好乖乖走到里屋,上床和衣躺下睡了起来,敬文看到这里,只是摇了摇头,关上里屋的门,然后坐在桌旁,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敬文忽然感觉文利从床上悄悄下来,走到里屋门前,偷偷向敬文看来,然后又回到床上躺下。敬文微笑地思索一下,站了起来,走到里屋门前,打开门走进了里屋,看到文利在床上根本没有睡觉,只是装作睡觉的样子。敬文走到他的身边,刹那间轻轻地点了文利的睡穴,文利在不知觉中睡着了。

敬文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看了一下,走回外间,吹灭了烛火,脱掉外衣,露出了夜行装,戴上面罩,慢慢打开房间的窗户,暗聚内力对周围探测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于是施展“无影身法”借黑藏影,一闪直奔“来运赌场”而去。由于“来运赌场”的超常作为,到使敬文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决心对“来运赌场”探察一遍。敬文像鬼魅一样在房顶上穿行,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来运赌场”的主房顶上,隐身潜望,只见“来运赌场”院落非常之大,超出想象,各种楼台厅阁、楼房之间都有回廊相连,而且灯火通明,有众多武士把守,戒备森严。敬文看了一遍,发现此“来运赌场”院内的建筑,竟暗含八卦阵法,一般高手进入,都会迷失方向,被困于院中。

敬文细细观察一遍,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地方,正感到有些失望时,突然他疑惑的把目光停留在庭院最后面一个院中院里,细细看了一遍,渐渐发现了端倪。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院中院,但细细一看却很像一个堡垒,院中有楼房一座,却少有窗户,而且灯光稀少,高墙紧围,厚重的大门上镶刻着奇怪的符号,在暗淡的月光下却显的阴深而又恐怖。院落外四处似乎还有很多暗哨。

敬文真气凝聚,从东南角,像夜鹰一样瞬间窜到了院中楼顶,隐身静伏,然后看准时机从楼阁一个不大的透气窗中,闪进到楼内。看到楼内与一般楼房建筑完全两样,只有一个走廊,又窄又高,走廊上并无房门,阴深恐怖气氛浓重。敬文心想:“难到就没有房间吗?这不可能。”随即施展无影身法,来到了一楼,看到一楼居然有一个大厅,厅内有很多硕大的柱子在支撑着楼上的总量。

忽然楼门发出轻微响动,不久楼门开处,走进来一武师打扮的人,手提灯笼,直接往二楼走去。敬文思索片刻,立即施展无影身法中的“鬼魅附影”招数,在离来人身后一尺左右犹如影子一样跟定,随着来人晃动而晃动,来人走到二楼走廊一处墙上有虎头饰物地方停了下来,拉动虎头嘴里的铁环,顿时响起了一阵“咕隆”声,随后有一块墙面向上升起,出现了一道门。

墙门打开后,竟然是一个向下很深的楼梯走廊,走廊两边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一尺见方的凹处,凹处中有油灯发出一闪一闪暗淡的光芒,凹处的下方还挂有一个骷髅头,骷髅头眼窝黑洞,随着油灯一闪一闪而不断的被扩大和缩小,突现狰狞可怖,如果胆小的人来到这里,被这种诡异的气氛也得吓个半死。

武师进到门里后,又把墙门边上一个骷髅头嘴里铁环拉了一下,门又从上而下被关上。然后转身向下走去。

武师走着走着,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些异常,突然瞬间转过身来,向后望去,发现没有什么,不过脸上出现了疑惑的神色,又转过身继续往下走去。

武师的举动,到让敬文吃了一惊,心想这个功夫我练了多年,竟然让他感觉到了,看来还是欠火侯。诸不知在这狭窄的走廊里,空气又不畅通,此特殊环境下,人的神经系统还是能感应到的,只是看不到罢了,而且武师具有很高的内功修为,感应要比常人强烈了许多。

武师现在有点疑神疑鬼,不断地回头张望,虽然他感应到了有些异常,但敬文的附影功夫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就是看不到敬文的身影,如果真的被看到了,可能不被吓死也会被吓昏。武师下到尽头,来到一个门前,此门更是恐怖,中间画有一个巨大骷髅头,门两侧墙上,一边一个骷髅头,而且都被摘掉了天灵盖,里面放有一盏油灯,光亮从眼、鼻、嘴等各个窟窿里投射出来,一闪一晃,异常恐怖。武师走到门前按住门上暗钮后,门被打开了,敬文一看竟然是一个别致的院落,有各种房屋数座,其中一个最为精美,雕龙画柱,做工精细。武师来到此房门前,说道:“主人,我来了。”这时从里面传出一个声音说道:“霹雳手,你进来吧!”

敬文听到声音,不由一愣,心想这人内功精湛,绝不是一般人物,自己要小心点,不然准被发现,于是迅速隐藏起来,不过房间里的人到有所感应,问道:“霹雳手,是你一个人吗?”霹雳手答道:“是的主人。”赶的巧,这时远处传来了几声猫的叫声。这才分散了房间里人的注意力。霹雳手快速走进了房间,敬文凝神细听,这时传来了霹雳手的声音,说道:“我们按照主人的吩咐,对杭州丐帮进行了调查,似乎他们对我们有所了解,但不多,我们正按照计划铲除武林中有影响的外围势力,最后再铲除,少林、武当等主要势力。”这时主人说道:“你们从现在起,要收买他们的人为我所用,要想铲除他们是不易的,要收买他们到很容易,要用一切手段来达到收买他们的目的,对于收买不了的挡路人,要坚决铲除掉,不留后患。”

敬文听到这里,大吃一惊,难道武林中发生这么多怪事,都是他们所为?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们最终目的是什么?

这时又听到霹雳手说道:“属下和赌王对在我们赌场里赢钱的人进行了迅速的暗中调查,那个小乞丐和一个书生都住在“吉安客店”他们两似乎是才认识不久,乞丐很可能是丐帮里的一个重要人物,至于这个书生,到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听说是到杭州游玩的。”主人听到后,好象沉思了一会,说道:“他们背后的人,查到了没有?”霹雳手惊慌的说道:“我们对到赌场的人都排查了一遍,没有发现背后人的踪迹,正在展开深入调查。”主人说道:“哦!这个人竟如此神秘,看来是有些来头,这样吧,等左右护法回来后,让他们接手此事,你们还按照原计划行动,至于那个小乞丐.......。”霹雳手答道:“属下遵命!”

敬文听到这些,着实吃惊不小,这些人太可怕了,实际上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中,而且他们这阴毒计划一旦得逞,不知又要有多少人家破人亡。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怒火燃烧,好哇,你们要玩,老子就陪陪你们。

霹雳手退了出来,又从原道返回了那个院中院楼内,敬文又回到了楼顶,刚想撤走,忽然看到一个黑影,翻到院中院内,迅速向楼门摸去。敬文暗想不好,霹雳手正在楼内,这时看到黑影,忽的向右边一闪,隐蔽起来,霹雳手提着灯笼从楼门走了出来,然后转身把门关上。突然霹雳手把灯笼甩向了黑影的隐藏处,随即一个穿跃来到黑影隐蔽处,对准黑影就是一掌,并发出怒吼:“你找死!”这一掌带着一股劲风卷向了黑影,黑影急忙还了一掌,两人掌风一接触,就听“轰”的一声,黑影被震得倒退了十几步,霹雳手只是晃了一晃,这时护院武士听到响声,快速往这边赶来。

黑影强稳住身形,站在那里喘息不停,看来受伤不轻,在劫难逃,霹雳手狞笑着逼近黑影,又举起手掌准备向黑影拍去,这时霹雳手忽然听到暗器带着呼啸声音将至,心中大吃一惊,这决不是一般人发出的暗器,而是高手真气所致,想跺已来不及了,吓得他就地一滚,只见暗器打在地上,扬起了一股烟尘,眼前人影一晃。等到霹雳手缓过神来,任何人都不见了,他怔怔的呆在那里,还以为在这瞬间里碰到鬼了。

原来敬文一看不好,情急之下摘下一片瓦块,向霹雳手甩去,随后跟进,在瓦片砸在地上的瞬间,夹起黑影,刹那间脱离了险境。

敬文夹起黑影在房顶上,几个起落,就出了赌场范围,眼看就要到了客店附近,忽然感到黑影的胸部如此柔软,感到有些异样,伸出左手一摸,立刻大惊起来,马上意识到,这是女人。此时黑影已昏迷,敬文迅速把她带进了房间,立刻把她放坐桌旁,把起脉来,感到并无大碍,只是内脏被略微震伤,静养几日就可恢复。于是给她灌注了一些真气,看到她就要醒来,敬文急忙换上衣服,点上灯火,摘下姑娘的面罩,透过光亮敬文大吃一惊,原来她就是解救被输掉姑娘的那位十七八岁“公子”,实际上却是一位姑娘,这女扮男装到很有意思。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公子”渐觉血气畅通,慢慢睁开眼来,只觉得灯光耀眼,又即闭上,听得有人叫道:“你……你醒转来啦!”“公子”再度睁眼,见一张无比俊俏的脸映入眼帘,那双美目正凝视着自己,满脸都是庄重之色。大惊起来说道:“我这是在哪里?”一看周遭情景,见处身在一个房间之中,惊疑不以。

敬文故作不解的神态说道:“我在茅厕附近发现你已昏迷,把你扶到房间,不知“公子”遭遇何事?”

姑娘思索了一会儿,只觉得瞬间被一黑影所救,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居然跑到这里?大惑不解,于是说道:“我晚上行走,遭到歹人袭击所致。”说完忽然想起自身装束,这蒙人的话有谁信?不由低下了头,晕红双颊。敬文见她露出了姑娘的腼腆神态,灯光照在她脸上,暗叹世上竟有如此明艳不可方物。仍装作听懂的意思,点头关心的说道:“以后公子要多加小心。”姑娘听到敬文这么一说,怔了一下,暗中思绪道:“世上竟有如此朴实纯厚之人!”又看他眉目清秀,心地善良,心中产生了异样的感觉,说道:“多谢公子相救之恩,它日定当相报。”

敬文摇了一下头,说道:“区区举手之劳,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公子不必言谢。”姑娘见他神态恭谦之极,心中不由得暗自欣喜,思道:“此人如此高风亮节,将来成就不可小视。”忽然想起自身事情,不宜在此久留,站起身来抱拳说道:“公子这就谢过了,来日定能再会。”说完身形一闪,从窗户而出,不见了。

敬文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不由得摇了一下头,心中暗想:“此姑娘冒险夜探“来运赌场”定有蹊跷,那么她究竟又是何方神圣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莫测路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