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7章: 莫测路途

《绝代剑魔》

第7章 莫测路途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看到姑娘走后,在桌旁坐了下来,暗暗调用运气法门,瞬间真气涌动,循环畅游在全身经脉中,神功展开,感知已进入到了那种玄妙的境界中,玄关窍开,真元落地,向外扩散,迅速探知周围是否存在潜在的危险。他现在连风吹草动,落叶飘飞,甚至虫蚁爬动的声音也没能逃过他的耳朵,感到客店周边并没有异动,心想:“看来这个神秘组织确实是不想在此地弄出事端,这样也好,我这个小兄弟,只要没有离开这里,暂时就不会出现危险。”于是继续修炼起来。

文利被敬文暗中点了“睡穴”后,昏昏沉沉睡了起来,几个时辰后,穴道自解,由于劳累和紧张,一觉睡到第二天已时,醒来后,跳下床直奔外间,看到敬文坐在桌旁静静的看书,大惊喊道:“敬文哥,这是什么时辰?”敬文放下书后,抬起头来看着他,微笑的说道:“估计辰时已过,是已时吧。”文利直拍脑袋说道:“你看看我,怎么睡到这时,耽误为兄的事了吧?”

敬文站了起来,询问道:“文利,我只是去杭州游玩,没有什么正事,到是你有什么正事可不要耽误了,你可不必和我同行,我们如果有缘可在杭州相见。”文利想了想,确实有重任在身,此去路途险恶,我这位仁兄还不会武功,决不能把他牵扯到这等是非中,于是说道:“好吧!敬文哥,我在杭州绿翠山庄等你,你一定要来。”说完眼圈竟然红了起来。敬文看到这里,心里感慨,走到文利身旁,扶住他的肩膀说道:“你放心,为兄一定去找你。”文利高兴的蹦了起来,说道:“一言为定,我速速办完事后,就赶回山庄。哦!这赢来的银票,你都拿着。”说完把一沓银票交给了敬文,这银票,有的是几万两一张,有的是十几万两一张,数目不等。敬文想了想,说道:“也好,我先替你保存好,等到了杭州我再给你,这样也断了为了财打你主意的人,你放心去办事吧。”

文利恋恋不舍的走了,敬文看到文利也是去往杭州方向。这里离杭州还有两百来里路程,敬文随后也动身前往杭州,不过却暗中瞄住文利的踪迹,始终与他保持在能探测到的距离内。

午时时分,敬文看到前方有一个不大村庄,正准备进村打站歇脚,忽然看到村外路边,蹲着两个人,两头相对,低头瞧着什么一动不动。再看两人打扮怪异,竟然两人穿戴服饰一模一样。顿感兴趣,走上前去想看个究竟,这时,蹲着的两人感觉有人前来,同时一个伸出左手,一个伸出右手,头不抬摆动着手,同时说道:“不要过来打扰我们。”敬文看到,这两人同时摆手,同时说话,话音相同,动作齐整,感到惊奇,好奇心打起,继续往前走来。两人感到来人并没有停住脚步,继续走来,同时转过头来,用疑惑的目光瞧着敬文。敬文看到他们转过头来,不由大吃一惊,两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头扎高鬃,长得一模一样,竟然是一对双胞胎。

双胞胎兄弟用疑惑眼神看着敬文,忽然两人眼中突放精光,高兴的蹦了起来,同时说道:“大哥哥,你来的正好,帮我们解决这个难题。”

敬文看到这对兄弟在看地上一个碗,碗里有一个馒头,心想他们看这个馒头干什么?同时感觉到这兄弟两武功不弱。此时其中一个男孩说道:“大哥哥,是这么回事,我们俩的钱却只能买一个馒头,可是我娘说了,任何时候都不能把吃的东西劈两半来吃,你说这一个馒头,我们怎么吃?”敬文听他这么说,心想:“这双胞胎可够愚呀,不过到挺好玩的。”于是说道:“让我来评判,好!”上前一脚把碗和馒头踢得无影无踪。这双胞胎兄弟大惊起来,继而又大怒起来,喊道:“你不帮助解决难题,反而把馒头踢飞,这是何意?”敬文连头都不回,直接往村子里走去,说道:“要答案就跟我来!”双胞胎兄弟两人,互相望了一下,心意相通,随后就快速跟随敬文往村子里走去。

敬文走到一家客栈门前,看了一下,然后走了进去。敬文走到一个桌旁坐了下来,孪生兄弟则站在他的对面,敬文并不理他们,对前来的小二说道:“上六盘菜,其中要有牛肉,全部每样两盘,馒头十个。”不一会儿,菜和馒头都上齐了。敬文这时对孪生兄弟说道:“你们坐下!”孪生兄弟说道:“不!我娘说了,不许随便吃别人的东西。”敬文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还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你们坐吧,我给你们答案。”孪生兄弟迟疑了一下,终于坐了下来,双眼望着敬文,脸上出现了渴望的神色。敬文对着他俩说道:“自古以来,损坏东西要赔偿,是不是?”孪生兄弟俩人点头认同。敬文说:“所以哪,我损坏了你们的馒头,就要赔偿,要赔偿吗,就要加倍,你们说对不对?”孪生兄弟俩的头点的像拨了鼓似的。敬文继续说道:“我赔偿你们每人四个馒头,两盘菜,这就是答案。”两兄弟眼睛瞪得老大,忽然明白了敬文所说的答案。心中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巧妙答案,这位大哥可真是,即有智慧,又有善心之人,娘说了,碰到这样人,就让我们跟着他,不会受到欺负,反而能学到很多本领。”两人转头又对望了一下,竟然心中想得一样,对着敬文扑通跪下,说道:“大哥,我们找你找了很久,今天总算找到了,从今天起,我们就跟着你,请授小弟一拜。”说完也不等敬文反应,就拜了起来,随后起来,坐在敬文对面,大吃起来。敬文看到这对兄弟的古怪表现,感到好笑,也没有吱声,吃完饭后,敬文结完帐走出了客栈。这对兄弟紧随敬文走了出来,跟在敬文后面一刻不离,敬文站住回身向他们望去,只见一对眉目清秀,一模一样的娃娃脸,一脸淳厚之色,在呆呆的望着他,心中产生爱惜之意,摆了一下手,说道:“你们过来吧,你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两兄弟走了上来,把自己的情况介绍了一遍。

原来这对孪生兄弟,家住河南商丘附近童家庄,家父是庄主,老大叫童牧,老二叫童琴从小在家母教导下悉文学武,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只是他们母亲渐渐发现,由于多年的封闭训练,孩子对人情事故反应愚钝,请来算命先生算了一卦,卦上说,这对孩子在十六岁时必须远离家乡一段时间,才能好转,否则会越来越重。今年这对孩子正好十六岁,母亲为儿子寻得一段安全的出行路线,让儿子到杭州去一段时间。由于卦上说,只有他们自己出行才能见效,母亲只好下决心让两个儿子单独出行。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于是费劲心机为儿子设了一道难题,吩咐到,每到一个地方都要设此难题,如果有能解这难题,而且还能让你们吃饱饭的人,你们就跟着他。他们的母亲可是一个极其聪慧的女人,如果能解此题之人,一定聪明,还能让他们吃饱饭之人,肯定是心地善良之辈。因此就让儿子跟着这样的人,好对儿子有一定的照应,不能误入歧途,没有想到,这事竟让敬文碰到了。敬文心里暗叹,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又想到,嘿!嘿!这下无形中,却又担上了母亲之责!有意思。于是说道:“你们跟着我到行,可是有两条你们必须遵守,一是,必须听话;二是,不许做坏事。”哥俩立刻说道:“遵命!”不过其中一人说道:“大哥,那什么是属于坏事呢?”敬文和他们边走边解释什么是属于坏事,如偷、盗、抢,无故杀人,欺老挟幼等等,讲了很多,重要的一条,众人不喜欢的事不要去做。听得兄弟俩直点头,心想:“娘就是这么告诫我们,这位大哥怎么和我娘一样懂得这么多?”越加对敬文像对待他们娘一样尊崇起来。

傍晚三人来到离杭州不到百里的一座靠山的小镇中,在客栈住下后,吃过晚饭,敬文吩咐这对哥俩,“好好休息,不要出房间,我出去逛一逛。”此时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敬文转到山脚处,随即施展无影身法,隐住身形,凝聚真气,探测起来,发现小乞丐已落脚在一座深宅大院内,而周围杀气渐浓。敬文断定,至少有十几个人在窥视这座大院。敬文脱下外套露出黑色夜行装,戴好头套,向大院接近中,在离大院不远处,隐蔽观察起来,看到前后左右都有黑衣人在埋伏,敬文还看到在右前方的一棵大树上,还有一个人在向院内观察,思索了一下,潜到离这棵大树几丈远的地方,向树上的黑衣人,弹出一粒黄豆,击中树上人的穴道,树上人一震,挂在树杈上,不动了。立即施展无影身法,像鬼魅一样,左闪右进,把埋伏的人一一点了穴道,然后提起一个人,闪到院后的林中,解开穴道,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此有何目的?”黑衣人被敬文吓得魂不附体,连连说道:“大侠饶命,小人是前方胡家庄的人,奉庄主胡大之命,来抢夺五百万银两。”敬文听到这里,感到有些意外,这难道不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人?问道:“你们怎知这里有五百万银两?”黑衣人哆嗦说道:“庄主闻听有人在“来运赌场”赢了五百万银两,而且是一个小乞丐,飞鸽传书,派人一路跟踪下来,发现小乞丐落脚在这座大院内,于是我们就准备抢夺银镖。”敬文听到这里,明白了这是要劫财杀人,这个胡大到是可恨。又点了黑衣人穴道,往大院奔来,边走边想,这个胡家庄也不简单,居然能跟住小乞丐兄弟,看来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土匪窝,到时再想办法捣毁他,目前还得对付神秘组织,危险还在后头。

敬文来到大院后身,从一棵探到院内的大树上,一跃上了屋顶,聚集真气,闪电般的穿越。忽然他看得,很远处有一间房子透露出光亮,还看到窗外伏有一黑衣人在偷听,刚想前去解决这个人,突然这个黑衣人,迅速跃起,一跳一跃,出来大院,往北处奔去。敬文想不能让这人走掉,施展无影身法,瞬间追了上去。不一会赶到黑衣人背后半尺左右,黑衣人正在狂奔,忽然感到有人在背后向自己的脖子吹风,吓得他猛然站住回手向后拍出一掌,定神一看并无人影,心想可能自己感觉有误,放下心来,此时脖后吹风再起,急忙转头还是无人,吓得他大喊起来“鬼啊!”撒腿就要跑,可是被敬文提起,两腿在空中乱瞪。敬文装出厉声鬼的声音说道:“我是厉鬼,你据实讲来,来此目的。”说完点了黑衣人散功穴道,废了他的武功,黑衣人凄厉一叫,趴在地上,有气无力说道:“大仙饶命,我是奉主人之命来监视小乞丐,发现小乞丐入住大院内,所以要回去报告。”敬文听到,这位把鬼叫做大仙了,到挺能奉承的,站在他的背后,问道:“主人是什么人,叫何名字,老实报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剑魔初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