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72章: 乾坤神偷

《绝代剑魔》

第72章 乾坤神偷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翌日,敬文打扮成文士装束,戴上了一张中年留有胡须的人皮面具,倒显得有些威严。一早就登上了去往洛阳的客船。

这艘客船结实宽大,船舱分上中下三层,敬文独占一个上层头等舱房。船上有不少旅客,很多人都在甲板上观赏运河的两岸风光。

敬文来到船头迎风卓立,欣赏沿岸美景。看得心旷神怡,深感不虚此行,更感到欧阳春雪这个提议很好,暗忖若有欧阳春雪在旁,谈谈笑笑,当会更是美妙无比。

大运河像是一位风姿润泽的母亲,又生发出无数小运河,连带交织成一张细细密密的水网,滋润着江淮膏腴的土地。

敬文暗想隋炀帝虽然竟不惜费举国之力开凿大运河,并沿河种柳设置行宫,引发了灭国的噩梦,但是他功不可沫,开凿大运河加强南北交通,促进经济交流,造福了后人。隋朝的科举制度为李世民的选用贤才创造了基础,隋朝建东都开发大运河可是贞观之治形成的重要原因。不由感叹,古人的功过只有后人来评说。

忽然敬文发现一个满脸的褶皱,瘦小枯干的老头,总是在船上四处转悠,但两只眼睛却时而闪出贼人般的目光。尽管他装得很像是一个观景的老人,眼神也故作痴呆,但他逃不过敬文锐利的目光。

瘦小老头自认为没有引起船上任何客人的注意,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却唯独一人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人就是敬文。

敬文瞄住了瘦小老头,不一会儿就发现他对头等舱的一个富商极感兴趣。暗想此老贼倒很有眼光,也很有胆量。这富商的家丁、武师到不少,围前卫后,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出手。嘿嘿,真他妈的有点意思。

不一会儿,富商从头舱走了出来,头舱两旁的护卫武师立即跟随走了出来。

敬文瞧见富商身体肥胖,一脸肥肉,走起路来脸上的肥肉乱颤。暗道将来我成为富商也会变得如此模样?那可不得了啦。

富商来到甲板上,伸腰打哈,然后围绕着船在甲板上逛了起来,边走边和随从兴致勃勃谈论着。

当富商经过瘦小老头身旁时,忽然旁边一个小孩,差点摔倒在富商身上,被瘦小老头出手扶住,孩子的大人见状大惊,急忙奔了过来,感谢瘦小老头扶住了孩子。

然而,敬文却看得清清楚楚,当富商经过瘦小老头身旁时,瘦小老头暗中出腿把玩耍的小孩绊了一下,使小孩扑向了富商,瘦小老头就在扶住小孩之时,眨眼之间就把富商腰间的一个玉坠偷走,简直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要不是敬文提神注意,也被他蒙了过去。

富商满脸笑容还在谈论着什么,根本没有发现丢失了什么东西。

敬文探测到瘦小老头把玉坠藏在了怀里,暗中笑了笑。

当瘦小老头得意地随着人流经过敬文身旁时,敬文暗中弹出一粒黄豆,力道捏那的极为准确不大不小,击中了离瘦小老头前方一尺远,刚刚迈起右腿一位夫人膝关节穴道,这位夫人腿一颤,猛然间向后撞在瘦小老头身上,把瘦小老头撞向了敬文的身边,敬文霎时出手从瘦小老头怀中把玉坠拿了出来。

过了不久,瘦小老头面现惊恐,在不断的扫视着甲板上每一位客人,当他扫到敬文时,敬文对他诡异的一笑,慢慢转过身去,悠闲的观赏起两岸风光。

轻微的足音传来,敬文从足音判断出这个瘦小老头可不是一般的武林高手。

瘦小老头靠近敬文沉吟道:“能从我乾坤手迟千盗身上拿东西的人,可不是一般人,请问阁下是谁?”

敬文没瞧也没理他,依然看着远方,只是淡淡道:“在下虚逸仙,你有什么事吗?”

乾坤手迟千盗,小贼眼眨了眨,转了两圈,思索了一会儿,根本想不出天下有这么厉害的一号高人,疑惑地瞧了敬文一眼,沉声道:“虚老弟可真是高人,我出道几十年以来还从没失过手,今天算是栽在老弟手里了,你想干什么?”

敬文心中暗笑,表面却毫无表情地淡淡道:“不想干什么,只是好奇的很。好吧,你跟我来吧!”说完,悠然而去。

迟千盗小眼滴溜转了几圈,略微迟疑片刻,跟着敬文来到了船舱。

船舱内,敬文瞧着迟千盗慢慢的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感到你很奇怪,为什么只偷这个玉坠呢?”说着拿出玉坠观看起来,只见上面刻有一张拉开的弓,箭矢却是一条蛇的图案。

迟千盗忽然之间变得神情肃穆,真气提气,杀机一闪即逝,却没有答话,双手却在暗暗的准备。

敬文嘴角逸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告诫道:“你不要枉费力气,我随时都可制你死地。”

迟千盗闻听大吃一惊,心中大为懔然,愕然道:“你是什么意思?想要得到什么?”

敬文更是感兴趣地微笑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只是好奇而已,什么也不想要,只是想弄明白你为什么要偷这个玉坠呢?它有什么用处,能否言明?”

迟千盗心下诧异,面色剧变,倏地眯起双眼,疑虑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敬文摇了摇头,笑道:“我只是一个教书先生,从来就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只是今天有点好奇而已。”

迟千盗盯着敬文许久,默然点头道:“果然是教书先生,那么虚先生我劝你最好不要知道这么多,尽管你的武功很高,还是对你不利。”迟千盗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经验老到,已经瞧出敬文确实只是好奇而已,这才放下心来。

敬文微微一怔,哑然失笑道“噢?听你这么一说,我更加感兴趣了。”晃了晃手中的玉坠。

迟千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这是你自己在找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然后把舱门关好,倾听片刻,这才找地方坐了下来,眉头皱了皱,沉声道:“我乾坤手专门偷盗富商大户的不义之财,但我也不是见谁都偷,事先都得调查一番。前一段我发现了一个富商,悄悄地跟上了他,可是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这位富商是专做杀人的买卖,他们做的生意很大,杀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每杀一次人的佣金竟高达几十万两,最多的可达百万两,有时还可高出这个数目。一般的人是雇不起他们,如果付不出佣金,那就更倒霉了,几乎全家会被杀光。而这个玉坠就是他们的联络信物,他们组织严密,认物不认人。所以我偷了这个信物,就想多了解他们一些。”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合作探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