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9章: 秘密拯救

《绝代剑魔》

第9章 秘密拯救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看到围攻文利的黑衣人已散去,扔掉手中的长剑,转换声音对文利和老者沉声说道:“两位行踪已暴露,此去要多加小心,规避言行,防止隔墙有耳。”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文利和老者被刚才几乎瞬间发生的事,惊得目瞪口呆,云山雾里,怔怔的呆立那里。听到敬文说话,如梦方醒,文利上前抱拳说道:“承蒙大侠相救,不胜感激。大侠是否赐教名号,我等来日定当回报?”

敬文听到文利巧言利齿,心中笑道,臭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怎么就不注意自己的行踪呢?忽然感觉到了什么,难道他是为了我而特意留有破绽,转移“神密组织”的注意力?没想到这小乞丐兄弟竟如此仁义。于是具有双关语的说道:“在下“剑魔”是你好兄弟敬文的好友,此次受敬文所托,前来告知与你,让你放心去办事,不必担心他的安危。”

文利听到敬文二个字,心中顿时充盈着幸福甜蜜之意,说道:“他在哪里?他还好吗?哦!谢谢你剑魔大侠,请转告为兄,我今后会注意行踪,让他不要忘记了赴约。”

敬文看到这里,心下说道,你怎么这一会儿就变得婆婆妈妈了,又想起那孪生兄弟已快到了这里,急忙说道:“你的话我会传达到,不过你们今后一定要多加小心。”说完施展“无影身法”刹那间无影无踪。

文利看到眼前人影一闪不见了,不由得大吃一惊,转而为敬文有这样的朋友而高兴起来,心中暗想,这一回我大可放心了。正在低头思语之间,那老者走上前来,疑惑地问道:“文儿,此人是谁?武功之高,实属罕见。”文利兴奋说道:“此人是我敬文哥的好友,叫“剑魔”,真不可思议,敬文哥居然结交如此高手的朋友。”老者摇了摇头,他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说道:“此人还是一位年轻人,刻意隐藏声形,不知为何?”文利听到老者如此之说,不止也诧异起来,是啊,这为什么呢?随后文利说道:“可能怕暴露身形,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老者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下不用担心你的敬文哥了,我们这回可要隐住身形了。”文利脸一红,说道:“好!”两人即刻展开轻功,隐蔽飞速潜去。

敬文换好装后,转到路上,慢慢的往前行走等待孪生兄弟的到来,不一会儿孪生兄弟就赶到了敬文身旁,担心的说道:“大哥,我们听到前方有呐喊之声,怕你遇到坏人。”敬文摇了一下头,说道:“只听到喊声,没见到人形,我们该加快脚步了。”于是三人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走出了山坳,眼前是一片开阔地带,远方出现了一座小镇的轮廓,在夜色中忽隐忽现。忽然远际天边,传来一道闪电,瞬间把大地照亮,小镇的轮廓突显出来。敬文抬头远望,只见远处天边,黑云低垂,沉甸甸地在翻腾着,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将大地照得雪白透亮,随后隐隐传来滚滚的雷声。

敬文感到狂风暴雨就要到来,三人的脚步越发加快了,小镇的轮廓由模糊逐渐清晰起来。忽然敬文一手抓起一个孪生兄弟,一个起落潜到了路旁林中隐蔽起来。孪生兄弟大惑不解,刚要询问,敬文示意不要说话,手指前方,让他们观察。

不久,前方百丈开外,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响声,只见有数条黑影从不同地方跃起,“嗖、嗖”地向发出响声的地方奔去,不一会儿聚集起来,稍后一个跟一个向小镇狂奔而去。

敬文站了起来,看到远去的黑影,对俩兄弟说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人,不知又要害什么人了,我要前去看看,你们迅速到镇里寻一家客店住下,躲避风雨,我会找到你们的。”说完不等孪生兄弟有所反应,向前跃起,尾随黑影而去,孪生兄弟遵命奔小镇走去。

敬文奔到一个隐蔽处,脱下外套,露出夜行装,戴上面套,把外套装在黑色包袱里,系在身上,施展起无影身法,不一会儿敬文已追上这一队黑衣人,在离最后一个黑衣人背后,不到一尺远的地方跟定。

敬文看到这些人共有十一个人,各个武功高强,步伐轻盈,行动迅速,看来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杀手级人物,思索了一下,伸手在前面的黑衣人头上拍了一下,黑衣人立马软了下来,敬文提起他,跃到路边放了下来,敬文像鬼魅一样瞬间往返点倒了十个黑衣人。

当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黑衣人发现后面脚步有异时,站了下来,转过身来一看,自己的人不见一个身影,只见一个蒙面的人站在离自己两丈多远,在揣手望着他,惊得毛骨悚然起来。霍然听到蒙面人说道:“你的人都被我解决了,留下你只是为了要了解情况,老实乖乖的把你们的目的说出来吧!”黑衣人听到敬文如此之说,刹那间,怒火中烧,他凌空飞起,踏风追步,闪电似的冲敬文呼的一掌拍来,敬文并没有躲闪,只是抬起右手一掌向黑衣人袭来的掌风拍去,只听“嘭!”一声,随后一声惨叫,黑衣人被敬文一掌震到了几丈开外,趴在地上不动了。敬文反而惊讶起来,寻思到,我也没怎么用力,他怎么就死了?赶到黑衣人身旁,用脚尖将他翻转过来,这才看到,黑衣人的右胳膊被震的骨头寸断,像面条一样,随意扭曲。人到没死,只是昏了过去。敬文点了他几处穴道,控制了他的伤势,等待他的醒来,黑衣人缓缓醒来,看到敬文站在他的身旁,两眼露出惶恐的目光,呆呆的望着敬文。

忽然敬文看到他嘴角渗出血迹,人颤抖了一下,眼仁翻白,不动了,上前一探,没气了。敬文对此大吃一惊,暗中寻思道,此人为了不透露出秘密,竟然自杀身亡,可见这个组织如此神秘。不由得懊恼起来,又提出一人,为了防止自杀,提前把这人口中一颗装有毒药的假牙拔掉,然后解开穴道,问道:“快说你们此行的目的。”此人并不说话,双眼通红直直望着敬文,随后脸上出现了扭曲的表情,一口血喷了出来,夹带着舌头,这人竟然咬舌自尽。敬文看到这等情况,不由得疑惑起来,此神秘组织用何方法,把这些人如此洗脑?看来肯定是用药物或什么邪的方法,控制了这些死士的神志,这真是恶毒之极。

敬文思索了一下,随即对剩下的黑衣人,按脉检查了一遍,发现八人脉象几乎一致,似乎神志被某种东西所控制,唯有一人脉象不同,似乎还没有达到这些人的程度。于是,解开此人的穴道,说道:“看你与其他人有所不同,还没有完全迷失心智,要想活命,就得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否则会变成行尸走肉。”那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大侠说的正是,我等也不愿意这样,无奈他们控制了我们所有的家人,如出纰漏,所有家人都会死于非命。受其胁迫每人都必须服用“醒脑丹”,宣誓效忠“魔帝教”,这“醒脑丹”实际上是一种控制人神智的毒药,凡是服用此药者,渐渐的会迷失本性,共其驱使,并无解药。”停顿片刻,脸色黯淡的继续说道:“我本是威远镖局一名镖师,姓武名源,被魔帝教击伤被俘,又被控制了一家老小,近期才服用了“醒脑丹”,所以大侠有所感觉,在我还没有完全丧失本性时,道出此秘密,我死而无憾。”敬文听到此时,忽然点了武源几处穴道,从背后击打一掌,只见武源一声惨叫,向前扑倒,口中猛然吐出一滩绿水,只见绿水荧荧发着绿光。武源从地上爬起突然向敬文“扑通”跪下磕起头来,颤声说道:“感谢大侠再造之恩,替小人解了这醒脑丹之毒,小人愿以毕生相报。”敬文问道:“你中毒不深,方可有救,你可知这次你们行动的目的?”武源说道:“具体情况不甚了解,只知道要到此镇上高员外府邸,很可能是洗劫此府邸,不过可能不止我们这些人。”敬文点头说道:“哦!我叫剑魔,你可以走了,隐姓埋名生活去吧!”武源听到剑魔二字后,浑身一震,双眼瞬间瞪得老大,这剑魔大名近来如雷贯耳,吓得不少人胆战心惊,甚至都不敢大声说起,生怕剑魔就在身边。兴奋之后,摇头说道:“我看剑魔大侠有心铲除此魔教,我定当出一部分力,何况全家老小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我可暗中替大侠打探此教内部消息,作个内应如何?”敬文听后大喜,说道:“这可是好,可是实在危险。”武源说道:“我解此毒无人知道,我自伪装中毒颇深,可以骗过他们。”敬文抱拳说道:“那就有劳为兄了。”武源听到敬文如此之说,脸色突现激动之色。当下两人确定了秘密联络暗号之后,敬文抱拳说道:“武兄此去一定要珍重,不可妄来,要三思而行。那些人几个时辰后,穴道自解,你可随他们而去。”武源感激的说道:“我一定按兄弟的旨意行事,请放宽心,到是兄弟要多珍重。”

两人分别后,敬文直奔小镇而来,这时狂风大作,黑云滚滚,狂风夹带着暴雨,猎猎扑面,电闪雷鸣,水花四射乱舞,前方视野都有些模糊了。

敬文快速躲进镇边一座破庙内躲避风雨,刚站稳脚跟,就感应到有不少人往这边奔来,丛身一跃,窜上房梁躲在一根支撑屋顶的巨大方木后,不久,唰唰闪进来十几个黑衣人,其中一人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们在此暂避一时,雨停后,马上行动。”众黑衣答道:“是!”

敬文看到这些后,马上意识到这是袭击高员外府邸的另一伙人,暗中寻思到,这高员外看来也不是一般的人,要不“魔帝教”也不会出动如此之多的帮众。好啊!我先暂掉你两伙人马,剩下的人马估计高员外可对付一阵了,想到这里,摸出一粒黄豆,借着闪电之光向一个黑衣人击去,这人被击中穴道,立刻不动,不一会儿这十几个人都被敬文击中穴道不动了。敬文还特别照顾那瓮声瓮气说话的人,给他两粒黄豆并加重了力道。敬文在房梁上悠闲了一会儿,寻思到光这样也不行,我得把他们武功都废了,让他们彻底失去战斗力,刚想窜了下来,忽然想到“剑魔老祖”那装神弄鬼的把戏,于是装扮了一番。从房梁上轻轻跳下,像鬼魅般的在这十几个黑衣人中穿来穿去,虽然黑衣人各个被封住穴道,但眼睛可以看得见,在这雷雨交加的夜晚,闪电忽闪忽暗,忽见一个恶鬼伸着长长的舌头在他们身边忽隐忽现,随后他们感到浑身一振,全被敬文点了散功穴,变成废人一般。这时,外面狂风暴雨随着乌云翻滚过去,雨风渐渐停止。

敬文从破庙中闪了出来,奔镇中而去,来到镇中后,纵身一跃上到了镇中一处房顶,几个起落奔到了最高的一座房顶隐蔽起来。举目四处了望,寻找高员外的府邸位置。忽然他发现有两伙人奔到一处深宅大院旁隐蔽起来,敬文断定这深宅大院就是高员外的府邸,往里望去,看到一片漆黑,只有几处亮着灯光,心中暗想可能高员外毫无准备,随即施展无影身法来到深宅大院的一座房顶之上,暗中仔细观察起来,发现确无防备,暗中想到我应提示他们一下,随手捻下一块不大的瓦片,击向对面亮着灯光的屋内,瓦片带着一种呼啸声穿透窗户击中灯芯,房屋内的灯光忽然熄灭,屋里人静默了一会儿,忽然房门大开从屋内迅速翻出一人,此人手拿长剑,拉好架式,站在院内警惕的四处巡视着。敬文立刻用“传音入密”神功对此人说道:“我是剑魔,此府邸危险将至,有两伙魔教之人已窜到你府邸外,另外两伙人已被我解决,望尔等速做防备。”这时,又从室内窜出一个手拿利剑之人,来到了第一个先出来人的身旁,第一个人听到敬文的话后一愣,环首向第二个后出来的人望去,发现第二个人并没听到说话之声,不由得大吃一惊。随即说道:“感谢前辈的指点与相助。”他的话音,反而把第二个人吓了一跳,疑惑的左顾右盼起来。

敬文又对那第一个人说道:“速速准备,严防内奸。”敬文因为看到那两伙人隐蔽在府邸外,就断定有内应。

就在第一个人要对第二个人解释时,第二个人,脸色一变,“刷”的一剑向第一个人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途中惩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