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代剑魔 [目录] > 第95章: 二进赌场

《绝代剑魔》

第95章 二进赌场

雨田强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敬文瞪眼瞧了他好一会儿,忽笑道:“老东西,你就是再学十年,也未必能达到我这种程度。嘿嘿。”

迟千盗心里清楚,这与功力有关,无奈地两手一摊,沮丧道:“完了,我还想把这乾坤手,变成乾坤赌神,看来是没有希望了。”

两人对望着哈哈大笑起来。

晚上戌时左右,敬文思索片刻,对迟千盗说道:“我们此刻另行改装再去赌场。”

迟千盗眼中一亮,不住地点头叫好,他现在赌虫骚动,实在闹心不已。

两人即刻换了两张人皮面具,这次敬文戴上一张满脸扎鬃胡子的人皮面具,显得粗犷威武;迟千盗却戴上了只有下巴上有一撮小胡子的人皮面具,活像一个江湖上混的算命先生,最奇怪的是两人都穿上了锦衣绸缎的富商衣服。

两人相互瞧了一下,感觉不错,迅速向“九福赌馆”走去。

敬文吩咐道:“这次你离远一点看着,另外施展一下你的神技,探查一下他们的情况,你还可以逗逗妞,但绝对不能上桌,不要耽误正事。”

迟千盗遗憾道:“唉,不玩两手难忍啊。”

敬文瞪眼喝道:“绝对不行!到时我要和他们打起来,你就赶紧溜,如果没有打起来,嘿嘿,你就来数钱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左侧的贵宾最高圣堂“富堂”,在堂内转了一圈又出来了。因为这里都是贵客之间的赌,是一位商贾约了几个好友来这里相互之间豪赌,两人根本插不上手。

两人又转悠到了“贵堂”,这里比白天还热闹,有不少白天有事之人,晚上偷闲都跑来过一把赌瘾。

“贵堂”大厅,灯火通明,气氛格外热烈,喧闹异常。

敬文兑换了二十两银子的筹码,挤到一个桌旁,瞧了一会儿,好像不经意间在小的摊门上押上了二十两,揭盅后赢了二十两。

接着又小心翼翼地把本钱二十两揣了起来,给人的感觉好像很小气。琢磨了一下,押在了赌三个骰子点数的摊门上。

揭盅后居然押中,一赔三,赢了六十两,再加上刚才赢得二十两,共计八十两。

敬文这次把八十两,全押在了一赔二上,即押中两个骰子的点数。又见晚上的荷官要比白天的岁数大一些,估计有四十左右岁,嘴上有两撇胡,小眼不大,但内敛精光。暗忖此人内功不错,居然当起了荷官。

此时,敬文还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因为在这一桌上参赌的人,都要比敬文银子多得多。

荷官把骰盅拿起,慢慢的划上一圈,倏地左右上下,快速晃动起来,把骰子摇得,“哗啦,哗啦”直响,轻轻一扣,嘴中喊道:““有宝押宝,无宝离桌。”见到众人纷纷开始下注,忽然大喊一声,开了。疾速把骰盅揭开,见到点数,立刻喊道:“三、五、六。押三五中。”

敬文慢慢地收回赢得银两筹码,这次加上前期赢得,共计二百四十两。

接着几手下来,敬文面前赌资达到了二千九百两。

迟千盗不知在哪儿钩到一位青楼姑娘,两人站在桌旁看热闹,边看边互相摸了起来。

敬文几乎都押在一赔三上,几手下来,面前赌资达到了三万八千多两。这时开始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有人开始跟风。

敬文每次好像漫不经心地把赢的银子全部押上,这可不得了,如押上三万,一赔三,那就是九万,再加上原来的三万,共押上十二万,如此翻下去,将是天文数字。

敬文面前的赌资达到了二十四万两,这还是押在不同赔率上的结果。

荷官开始冒汗了,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滚落下来。

围观的赌徒越来越多,轰然然起哄,有人兴奋高喊过瘾。

荷官抹了一把汗,拿起骰盅上下抖了两下,旋即“哗啦”饶了一圈,放在桌上。

敬文毫无顾忌地把二十四万两推到了一赔三的摊门上。

节盅后,四周轰然欢呼声炸起,人人脸色都出现了惊奇的神色。

敬文赢了这一手,面前赌资骤然达到了九十六万两,这时不引起注意恐怕都不行了,赌场其他赌桌几乎都停止了赌博,人群开始往这边靠拢。

庄官面色苍白,胡子颤抖,左顾右盼起来。

敬文心生警兆,感觉到那几个高手已来到身后。不屑地微微一笑,说道:“荷官,怎么不敢摇了,可换人来摇吗。”

话音刚落,忽然间人阵裂开缺口,一个面色阴鹭,脸肤泛青的中年男人走到了荷官位置,一摆手,荷官犹如卸下重担一般,急忙躬身退下。

中年人说道:“请教这位朋友高兴大名?”

敬文淡淡说道:“王老九”。

中年人闻听略微琢磨片刻,随后笑道:“王兄今天看来手气不错。”

敬文微笑道:“似乎不错,往日都输,就是今日赢,所以我就想多赢点,把我往日输的赢回来。”

中年人闻听,点头笑道:“应该、应该。不过我得提醒王兄一下,要遵守赌场的规矩呀。”暗中警告敬文不要耍鬼出老千。

敬文闻听哈哈大笑道:“这个自然,我就是凭运气碰。”

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我说是谁呀?原来是赌王李先鹤执盅啊,真是少见,小女也来凑凑热闹。”

围观众人愕然瞧去,见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不知何时挤到最前列坐在了敬文旁边座位,小声对敬文含笑晏晏的道:“奴家也来凑凑热闹。”

敬文心中微微一怔,表面好整以暇,很有礼貌对她含笑点了点头。

赌王李先鹤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没想到,赌神的千斤也大驾光临,好,我们就玩一个痛快,哈哈,痛快!”

迟千盗瞧见两人面色剧变,急得抓耳挠腮,有话想对敬文讲,可又不会传音入密神功。

敬文眼中余光扫到他那种模样,传音入密把声音送到他的耳中说道:“什么事如此急躁,像耍猴似的。你嘴动,我就可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迟千盗闻言大喜,嘴中自我嘟囔道:“此女是赌神尚狐奇的女儿叫尚俪梅。此女得到其父的真传,赌遍天下无敌手。那个称作赌王李先鹤自出道以来,还没有输过,你要小心为妙。”

敬文暗中点头,忽对他问道:“他奶奶的,这天下被称作赌王的究竟有多少个?”

……本章完结,下一章“ 瞬间较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