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欺爱:冷情教父的契约妻 [目录] > 第18章: 被监视

《欺爱:冷情教父的契约妻》

第18章 被监视

千百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营地打靶练习场内,瓦隆今天却是一身军服打扮,虽过五旬,却仍烁烁硬朗。眼神犀利深沉,脸部线条却显得平和沉稳。不深交,定认为他只是一位年过五旬,慈眉善目之人。但只有,和他深层接触、斗智斗勇的对手才清楚他的深不可测、老奸巨滑。

只见他单手稳稳抬起持枪之手,双眼微眯前方,连续扣动板机,不过数秒时间,数发子弹尽数穿过十米之远的靶心。收枪转身,边上的拉普立马上前接过。

“这两天什么情况?”瓦隆双手负后,语气平淡却透着隐隐地关切。

“少爷,这两日常呆在夫人的房里。不过……”拉普说到后面有些迟疑。

瓦隆,抬眼注视下他,眼神威严不可抗拒。拉普明白,接着报告,“少爷好像对耶拉带回来的那位中国女孩有兴趣。”

“怎么说?”

“不但派人专门照顾,晚上还在那呆了好会儿离开。”

瓦隆,沉默了,眼角滑过一片阴影,儿子对当年的事怀恨在心终让他心中耿刺。但森一向对女人冷漠无趣,这出唱的又是什么戏?瓦隆唇角勾笑,有些意味深长。

“对了,晚上塔差过来,给他安排些女人。”瓦隆淡淡地吩咐着,塔差的为人他太清楚了。有勇无谋又是好色之徒,当年,为了女色差点搞出事,他只是顺手替他解了围,没想到这个人情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

++++++++++

朵唯,不太清楚昨夜是何时睡着的。也许真的太累了,竟然一觉无梦至天亮。醒来时,有人送来了清粥素菜,她一口气吃了两碗。几天来,第一次感觉比较精神。三天没有洗过澡,受伤时也只是用水擦拭,全身黏糊很不舒服。但她不知道这儿哪里可以沐浴,何况也没有衣服可换。正困顿时,一件粉红的衣物朝她扔了过来。

朵唯谔然抬头,看到森双手交叠抱胸,正笔直地站在门口,嘴角带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瞅着她,“不知道自己很脏吗!呆会有人会带你去清洗。”说完话,竟头也不回地走了。朵唯,盯着他的背影,失神了一会,低头再看着手中的衣物,心理深处竟有一股浅浅的暧流滑过。

果然,没多久,一直照顾她的女子还带着干净的内衣领着她下了竹梯,步行了几分钟来到了一间石彻的小屋子。打开,原来是一间简单的洗浴室,封闭只在顶上开了个不大的窗子。里面,点了盏白炽灯。找不到电热水器设备。角落放着水缸,从外引着一根管子进来,有水源不断地绢绢流入。边上一个简单的石彻台子,上面早准备好了几个热水壶。还摆放着一个崭新的面盆,上面搭着一条全新的洁白毛巾。

这时候,朵唯早已不计较这样简陋没有现代设备的洗浴室,巴不得马上好好清洗自己。女子关门走后,朵唯调好温水,褪下身上的所有衣物,让如玉凝脂的肌肤悉数裸露在空气中,黑亮及腰的长发被披散开来,在光洁美丽的背部竟是如此娇媚妩人。这一切却被顶上角落泛着幽幽绿光的微型监视器所悉数捕获。

一间窗户均被厚厚窗帘遮挡的房间里,除了那张仿古化妆台上泛着黑白光影的笔记本外,四周暗黑一片。

森,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抱胸,目光深遂冷冽地直盯着前方荧屏内那个娇弱可惜的却美得不可方物的身子。

决定将朵唯带走的刹那,他曾感慨自己的冲动。当然,既然决定的事,他不会轻易改变。这一直是他的办事潜则!

只是,翼不是任何外人可以进去地方。他必须确保朵唯是不是对手找机会潜伏在自己身边的敌人,亦或是父亲派人在他身边安的眼线,她很巧合的出现,任何一种可能性都有!

为此,那晚在河边回来后,他已布好所有监视系统,等着朵唯曝露。但心底深处却有一种隐约的期翼,就是她与任何一种可能都没有关系。

~~~~~~~~~~~~~~~~~~~~~~~~~~~~~~~~

小姿的文,字里行间都隐藏伏笔,请亲们仔细阅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森的身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