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欺爱:冷情教父的契约妻 [目录] > 第49章: 你是谁?

《欺爱:冷情教父的契约妻》

第49章 你是谁?

千百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熟稔的吻/技,渐渐让朵唯迷失,身体逐渐软骨无力,阵阵酥/麻。双手也不由地攀住了他的身体,生/涩着回应他。

他的手指在她娇嫩的花瓣来回轻柔摩挲,不禁让她阵阵颤栗,一股暧流在体内直窜,漫延全身,令她眩晕。这样的感觉,她从末经历过,因此有些无法承受般地发出呻/吟。

森凝视着身/下的女人,两颊脸色绯红如潮,身体在他刻意的挑/逗下,早已晕上一圈淡淡的红光,异常媚惑诱/人。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讥笑,唇覆在她柔软敏/感的耳垂后,尽数吐着温热暧/昧的气息。

“女人,睁开眼睛,看着我。”他低哑磁性的声音带着丝丝盅惑。

朵唯的羽睫轻轻颤动,缓缓睁开,目光迷离地看着眼前的俊脸,心口立刻翻涌着复杂的情绪。眼际边漫开了水波,顺着发际蜿蜒而下,滴在白色的床单上,立即晕开了一朵朵妖娆致极的水花。

凝视片刻,她嘴角轻轻扬起,向他扯开了淡淡的笑靥,眼际也眯成了一条漂亮的弧线,娇艳的双唇微微开启:“你是谁?”

森的眉间蹙然拧起,脸色异常难看,捏住她的下颚,手越缩越紧……

“女人,你说什么!”此刻,他浑身散着阴鸷般的寒冷,危险得犹如一只发怒的猛狮!

可恶!在他身下绽放美丽,却问他是谁?!她想死吗?!

朵唯吃痛地紧蹙黛眉,却依然倔强地扯着笑颜看着他。极像一种无声地挑衅!

森脸色铁青,眼里冒火,一只大手掐住了她纤细脖颈,倏然缩紧。

突然难受的窒息感,令朵唯害怕地挣扎起来,可是脖颈上的铁钳,怎么都掰不开!

就在她觉得自己灵魂快要出壳的时候,脖颈上的双手突然放开。

她双手捂着脖子,脸涨红着不停地咳嗽,瞪着惊怵的眸子看他。

她朝后不停地挪动身子,想离他越远越好!

“女人!别再试着挑衅我!明白吗?!”他欺上她,揪住她的长发往后用力扯去,然后凑近她的脸一字一句森冷的吐着话。

魔鬼!此时,朵唯满脑能想到只有这个!

看着此刻她恐惧、愤恨的目光,脑子浮现她与波尔敦时的温婉轻笑,森陡然地心烦意乱起来,突然松开了手,下了床。

朵唯急忙地拉过丝被盖住了自己赤/裸的身体,怵剔地看着他。

森快速地整理好衣服,才回过身来。

“给我好好呆在这儿!哪儿也不要去!”

+++++

森走到吧台,从洒架上取出一支红酒,沿着高脚杯壁向里面注满了炫丽彤红的液体,拾杯一饮而尽。从朵唯房里走出之后,眼前俱是她瞪着他愤恨的目光,他心里说不出的烦躁和郁闷!仿佛只有通过这样,才能将情绪平息下来。

“啧啧,君拉纳拉少爷,好酒可不是用来解气的。”波尔敦踩着优雅的步子走进大厅。

他欣长的身子侧倚在吧台边缘,单手曲肘撑在一边。

森为他注了一杯,递过去。

他接过,轻晃着杯内炫红剔透的液体,举起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放至眼前细细端睨起来。

“用spiegelau水晶杯盛fortifiedwine,果真是晶莹剔透。普通水晶杯只会浪费它无与伦比的光泽。”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

森却知道,他一向不多话,此话却像每句每字都在说给他听。什么意思?!

想到他与朵唯在海边一起听潮抚琴的画面,想到朵唯对他展着轻盈透亮的笑颜,他胸口就堵塞得难受。而现在波尔敦这席话——

他心底深处莫名滑过一丝恐慌,漆黑如墨的眸子瞬时染上一层暗哑的光泽。

收藏!收藏!千千泪求啊……亲们记得‘轻’抬贵手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司靳扬出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