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目录] > 第25章: 那一幕,经年岁月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第25章 那一幕,经年岁月

苏轻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数着电话里传出的声音,等待冰冷的女声传来便立即挂断电话。不过没有她预想的那样,里面传出妈妈的声音,熟悉中略带沙哑。她想起小时候这个声音也年轻过,生活的经历竟磨砺的一个女人不但容颜老去,连带着声音都改变了,对着一室昏暗心里禁不住悲凉了起来。

和妈妈实在并没有太多的话要说,每次都是妈妈在那一端嘱咐她在这边听,偶尔插进‘哎,恩’几声回应,更多的时间是沉默,总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至于生分。

有时也想关心一下独自远在家乡小城的母亲,却每每话到了嘴边又吞回去。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吞吞吐吐,心知她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莫名地竟希望她别说出来,不知为什么自己似乎不太想知道。

听筒里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小杜。”

她赶紧应着:“妈您说什么?”有点恼自己怎么和母亲电话都开始心不在焉了。

妈妈顿了一下,她以为又是千篇一律的关于父亲,说她那还不知在何处的男友,想到男友心有如锥刺般抽痛了一下。

声音忽远忽近,她只隐隐听到了爸爸回来了。

爸爸这个词真陌生,她对他的回忆仅仅停留在那一年之前。

电话那端的声音听在耳朵里变得艰难起来,听见她说:“医生打电话说你爸出车祸急需手术没人签字,等我赶到医院时他浑身是血奄奄一息,那个女人和他离婚了,于是我就……。”接下去的话没有说出来,她相信女儿能听懂。

当初对着志愿单的时候,她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和流露着看白眼狼的眼神,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一路南下来到这里,她以为那是唯一可以逃离的出路,至今没有后悔过。

而现在,却蓦然恨起了深埋在记忆深处的男人,到她松手看他离开家还满怀他爱自己的希望。

那么多年,她不曾恨过他,一直温暖的双手还抚在她的小脑袋上。

那么多年,她一直嫌恶着电话另一端的人,现在还能想起她歇斯底里的吼骂,每每在她打电话来说着父亲如何如何对不起她的时候心里是不存丝毫同情的漠然。

当初的一意孤行该是怎么伤了她的心,这么多年的冷然应对不知她心里是怎么过来的,自己是她唯一的女儿呵。

小杜摇头苦笑,原来那么多年她一直在等,作为女儿原该是最亲近的人,竟不懂她多年的苦。那时候只顾迫不及待地逃离这种相依为命,现在想起来却犹如芒针刺背。

这么多年以来,一直以为她恶毒的将痛苦烙印在自己的心上不够,还要逼着她一起背负这致命的枷锁。

原来,她才是最可怜的。

心里揪心揪肺般地疼,喉头涌上一股苦涩,原本反对的话梗在喉间说不出来,有个声音在心底狂叫,依着她吧依着她吧,只要她觉得好。

自己是最没有立场反对的。

努力的压下情绪:“妈,只要你们觉着好,我没意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 如此,便复了欢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