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目录] > 第30章: 凉薄的思念,成灾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第30章 凉薄的思念,成灾

苏轻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指间的烟星火点点贪婪的呼吸着氧气,灼情燃烧,直到最后微弱的闪着余火将之燃尽。

他和她就像这烟一样燃尽了相爱的力气,剩了这烟蒂的纠葛,香烟爱上火柴注定是灰飞烟灭,她是那根火柴,而他就是这支烟。

只是抛不开,存心般要她痛,也要自己痛。

常唯将头稍微后仰靠着座椅一动不动,俊逸的脸依旧紧绷,疲惫肆意在脸上驰骋,头昏沉沉的胀痛,却偏偏脑子里都是她,时而寡淡时而明艳。

没有开空调的狭隘车厢里,空气似被抽了真空般叫人滞息,慌张。

眼睛紧紧闭着,伸出的手带着些许心烦意乱地胡乱摸索遥控开关将车窗缓缓摇下。

凉咝咝的空气迎面扑入这狭小空间,空气顿时流动起来。

风夹带着独有的冷冽一路横冲直撞进肺腔,脑子顿时清醒许多,随着筋脉起伏跳动的头痛也缓了下来,只还感到胀。

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窗外空旷的世界,树叶纷纷尽落,掩着枯黄的草堆埋进土里,只待明年春风抚触的时候吐新芽着新装。

自小不喜欢冬天,尤其是这两年的冬天带了太多悲凉,连空气里弥漫的都是凉薄心事。

皱了皱眉,这不像他。这季节,这天气,他漠不关心。

再度换上冷和硬的表情,这两年他都惊诧自己的蜕变,如果说他曾经是一杯清淡恬暖的茶水,现在看上去就是一个手感光滑冰凉的瓷器,其实某天碎裂的它最是伤人,谁触摸它都会受伤。

记得她说过喜欢他的眼睛,纯净而温良,她说她一定不要它受伤。

后来她却亲手毁了他,将他的一切都摒弃了。突然想知道,她还记不记得他初时模样,他忘了…她一定也不再记得。心底一点一点的疼,迅速蔓延成漫山漫野杜鹃花那血染的红,红的扎眼,红的刺心。

近似浮空的安静叫他逐渐平复了情绪,脸平静的如雕花瓷盘,丝毫不见凹凸层面。

拿起手机按下一串号码,他一边通话一边驱车离开。

烟蒂落在杂草里,孤伶伶的,很是寂凉。

公司门口。

李小杜看着车子远去的时候冲动的想要追过去,心底无边恐慌这一次是彻底的不再见,只是挪不动沉重钉在那个包围圈的两条腿,眼睁睁地看载着他的车子渐行渐远,心再一次干枯空洞。

车子携带起的灰尘在半空中凝结成一个个小气泡,漫天忧伤华丽飞舞着,接着又是碎裂落地的声音,她侧着耳朵去听,听不真切。

一旁的夏茹见她这般失魂落魄也不敢说什么,小心翼翼的陪她站着,今天的小杜姐叫她心底冒出一丝心疼来。

这时有同事经过笑着打招呼,夏茹应对着微睨身边的人,不想被别人看见她的异样。只见她已挂着如常恬淡笑容,面容平静,仔细看才能见着略带一抹苍白。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冬阳,扰人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