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目录] > 第33章: 风,拂了尘埃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第33章 风,拂了尘埃

苏轻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常唯没有说话,径自扶着他的肩膀坐下,林哲也在旁边坐下来,一时间空气里只有风声,很是静默…

常唯盯着近两年不见的林哲,觉得他越来越深沉了,快乐在他身上已经死了,是的,他觉得即便眼前这个人会说会笑,可心是空的…

他们是在上海念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大学的生活很是丰富.常唯不能免俗的也是个上网族,除去课业其余的时间就是在网上晃荡。

一次,一个经常逛的论坛斑竹刚巧发了一张贴,内容关于即将举行的驴友活动报名,他怀着好奇兼无聊的心态报了名,大学的生活实在是空闲且无聊透顶的。

原本以为是一场无聊的活动并没有几个人会去,结果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发现人数还是在自己意料之外的。

面对着一张张陌生的脸,大家一致要求以匿称为名作自我介绍,他才发现原来有一个长得很是白净的男孩竟然是自己的校友,而且跟他同一年级同一个院系不同班级。

最后也发现斑竹不是自己一直认为的同性,相反还是一个眼睛里盛着透亮的女生,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那一池清亮就一晃一晃,水汪汪地晃进了他心里,他没发觉同样也晃进了林哲的心里。

她说:“嗨,我是紫斑竹,苏若雅。”

回到学校后常唯和林哲两个人就成为朋友,偶尔也会一起参加那个论坛的驴友活动,其实是为了苏若雅,只要有她的活动都会参加……他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她,也从没想过去表白。一直到若雅和林哲手拉手出现在他面前,他才想起还有一个人对活动也是逢场必到。

面对他们的时候心里微微一笑没有难过,只是遗憾不能再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眼睛了,那一汪随时会晃出来的水眸透亮是属于另一个人的。

一直到后来遇见那个人,他才确定那荒唐又荒唐的藏在心里的眼睛,并不是爱情。

若雅和林哲没有发觉什么,还是经常会来找他一起玩,对着他收罗的新鲜玩意儿大呼小叫,眼底的明亮随着按耐不住的欢喜雀跃着晃动着,她是对任何东西都会好奇的女生。

在一次他说起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时,她撒娇着对林哲说,等我们结婚的时候去常唯家乡看看吧。

他想不到,林哲想不到,或许若雅自己也不会想到,她从此住在这个城市回不去了。

常唯打破沉默,声音低沉:“我想起若雅了。”

林哲依然沉默着,风缠着他的衣角翩翩起舞,不知道是风纠缠了他抑或他纠缠了风。

然而,萧索。

常唯也不再说话,他明白提到若雅只会让林哲将旧伤翻开重新舔一遍,也许舌尖的钩钩角角会将新伤痕勾勒在旧伤痕上,自己何尝不是呢?他在心里轻轻一笑,苦涩从五脏六腑扶摇直上,泛烂了整个口腔。

小杜,我该拿你怎么办?我该拿我们怎么办?或许在你的心里早已不再存有我的位置,那么请你也将你的方法教给我,让我学会忘却。

两个男人坐在起风的山顶,看天边夕阳缓缓隐了半边脸庞。

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副沉醉旧时光,才会在不知不觉间涟滟了半璧忧伤?

……本章完结,下一章“ 故事,沉淀在酒的馥郁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