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目录] > 第34章: 故事,沉淀在酒的馥郁里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第34章 故事,沉淀在酒的馥郁里

苏轻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欢yu的酒吧里,两个消沉的男人坐在吧台。面前的玻璃杯里盛装着暗色液体,小小的冰块悬浮在上面若隐若现,很没安全感的碰撞着透明杯沿又迅速退了开去,永远没有靠岸的胜算。

两只杯子用力的撞在一起,发出肢体相撞的一声脆响,一仰脖酒已经灌进肚里,冰块互相撞击“咯咯”作响,肚子里是浓郁的烧灼与痛快。

这已经不知道是今晚的第几杯了,两人眼里明显起了醉意。

其中不乏或风尘或寂寞的女子过来搭讪,最后也是表情各异地走开。

人越来越多,幽暗的空间里烟味酒味以及脂粉味缠绕在一起,变成一股穿梭在空气里无孔不入的奢糜气息。头顶上的霓虹灯天昏地暗的旋转着,彩色灯光打在疯魔乱舞扭曲到极点的男男女女脸上,明明暗暗色彩斑斓,以及不知疲倦地诡异。

这真是个放纵买醉的好地方。

林哲趴在吧台头痛欲裂,难受的肩膀一耸一耸却看不清脸,常唯借着几分醉意拍他的背,林哲抬起的脸满布泪迹。

常唯拍他的手虚落在半。

“阿唯,我想她。”

“她说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她怎么能出尔反尔丢下我?”

“阿唯……”

彼时已过了纵情的年纪,脱下一切陈旧伪装在昔日好友面前泣不成声,又该是如何沉重的思念与至痛才叫一个男人放下铮铮傲骨摊呈一份鲜血淋漓的脆弱和无助?

语无伦次的泣不成声在醉意渐次上来时慢慢低将下去,直至变成嘴里只字片语的呢喃。

常唯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安慰的话,他说不出来。即使用尽了所有语言,对林哲来说仍然太过苍白。

林哲的醉态刺激得常唯脑子越发清醒,震耳欲聋的音乐冲击着太阳穴突突猛跳,头又开始疼了。

他一杯接一杯的灌酒,似乎想把携带了节奏感的涨疼驱赶出去。

吧台服务员伸手想拿下他手里的杯子,他手一推挡了回去,本就本着职业道德的服务员也不再劝阻任他去。

渐渐,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旋转起来,舞池里疯狂扭动的身体以及一张张极度汗湿扭曲的面孔都渐渐远去。

这一切被一个人看在眼里。

文予是被几个朋友拉来玩的,玩到中途起身去洗手间补妆,经过吧台一眼便看到了醉趴的常唯以及一个陌生的男人。

文予本想甩手不管,但看看好像他已经醉了,而且旁边还卧着一个醉鬼,于是走到吧台问了服务生几句。

轻轻拍了下常唯,见他没一点反应文予直叹自己倒霉,出来玩遭遇醉鬼不说还一摊摊俩,这年头,连醉鬼都随着股市稳中上涨。

朋友见她很久没回去就过来找她,他们已经准备散场。

她只好拜托朋友帮忙把俩人搬上车,去了一家酒店。

大家挤眉弄眼的说她艳福不浅,她拍着脑袋连声哀叹,咋咋乎乎地喊买一送一,结果那帮人直接作鸟兽散。

看着床上的俩人,都是面容很出类的男人,原来醉鬼是美男也不吃香的呢。

文予笑了笑,把门带上离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伶人梦,不复存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