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目录] > 第35章: 伶人梦,不复存在

《指尖,开不出两生花》

第35章 伶人梦,不复存在

苏轻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在空荡的房间内,林哲嘴里咕哝着冒出几句含糊不清的话,翻个身继续睡去。

常唯伸出一只手胡乱的在床头摸到手机按了挂机键,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几分钟后铃声再次响起,尖锐的声音充斥房间每个角落,一遍一遍没有偃旗息鼓的意思,颇有点电话主人不接就势不罢休的气势。

林哲一下翻身坐起,顶着一头乱发瞪着眼睛看向同时坐起来的常唯。

因为醉酒的缘故,视线所及之处天旋地转。

林哲揉了下昏沉的脑袋,手指冲常唯指了下示意他接电话。

常唯苦笑一下接起。

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里透着勿容质疑的威严及强悍,像经过了一个又一个时光遂道,悠然悠然,听在耳朵里变成喧嚣的刺耳。无非是问他昨晚怎么没回家云云。

将听筒拉开一段距离静静听着并不回答,脸上有一丝极力克制的不耐。但见他眉头紧皱语气却十分平静,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错觉。

“我自己能做主。”

从头至尾就那么一句话,对方似乎还想说什么,这边常唯已经切断将电池卸下丢在一旁,

抓起烟盒抽出一根,示意林哲要不要来一根,见他摇头又将烟盒扔回原处,兀自将烟点上狠吸了一大口,吐出的烟圈蒙在脸上,疲惫尽显无疑。

林哲看好友的神色便猜到电话是他妈妈打的,但也不大好追问原因,一时找不到话说,于是靠在床头盯住某一处发呆。

良久,久到林哲躺回床上差点睡过去时他才开口。

“她太专制了,管着我爸管着我,在家里永远像个女王,听不得任何反驳,她想做的事情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择手段。现在竟想干预我的婚姻。”

常唯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心里对母亲的怨恨像是开了闸的洪水般波涛汹涌,是从骨子里排斥她的。

也有点错愕自己刚才竟然用了“不择手段”去形容自己的妈妈,原来自己对她的不满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悲哀的想。

眼底的孤独无限的扩大膨胀着房间的每一个死角,痛苦漫无边际。

林哲默然。看着好友的痛苦也不知该说什么。

房间里的气温骤然降低,空气拂着发丝都能听见的“咝咝”声,两个人各占据一张床相对沉默。

林哲半垂着头,酒精的作用往往由宿醉的麻木过渡到第二天思想在爆裂的头疼中伺机而动,晕眩简直让人无法静下心来思考。

门外响起“笃笃”的敲门声,很轻很轻,也许怕打扰里面的人休息。

常唯口气不耐烦地问:“谁?”

简促有力且不耐烦的声音让门外顿了一下,接着传进一个略带公式化神气的轻细声音:“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服务员,您的衣服洗好送过来了。”

常唯赤着脚过去开门,地面的冰凉自脚底心传上来,令俊逸的脸庞显得越发冰冷。

面前站着的女孩手里捧着折叠整齐的衣服,他接过来说了声“谢谢”便准备转身关门,甚至没有看一下她的脸,他从来不关注别人。

“是你?”声音从身后低低地传来,皱了一下眉回头看着她,神色间满是不耐,陌生且平凡无奇的一张脸,他狐疑挑眉并不认为自己见过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温暖究竟还在不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