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叶宝妈咪 [目录] > 第117章: 把她送人

《叶宝妈咪》

第117章 把她送人

卜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虽然这次感觉没上次糟糕,但叶西还是很担心,用已经开始逐渐模糊的视线瞪着对面的纪司,艰难的问道:“你……你给我下药了?”

纪司看着她,心乱如麻,但脸上却未有什么表现,冷着一张俊颜,看着迷幻药的作用慢慢的发挥得更加透彻。

叶西已经看不太清楚纪司的脸了,只觉得他的视线很冷很静,被他盯着,有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叶西想要起身离开,虽然她想不通纪司为什么要对她下药,但她知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可是她刚从沙发上站起来,就觉得头晕得更加厉害,甚至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在起身的那一瞬间,她险些栽倒在地!

对面的纪司慌忙站起身来想要扶住叶西,却被叶西用已经软弱无力的手挡了回去,重新软软的坐回了沙发上,望着他的眼神格外的幽怨,喃喃道:“纪司……你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对我下药?为什么……”

说到最后,叶西的声音已经如蚊子般,纪司根本听不清楚,但却可以猜到她想要说些什么,移开了视线,似乎不敢与她对视。

而在纪司移开视线之前,他似乎在叶西的眼中看到了隐隐的泪光……

尖锐的刺痛感陡然产生,就好像被一根针突然扎进了心里了一般。

*

还不到一分钟后,叶西整个人就陷入了完完全全的迷茫状态,此刻的她,完全没有了思维能力,就像一具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般呆坐在沙发上,双目直视着前方,却显然没有焦距,一脸的迷惘。

看着叶西已经陷入这种境况,纪司缓缓直起身,凑到叶西眼前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看到她的眼珠子并没有随着他手的摇晃而跟着转动,又低声在她耳边叫了两句,依然没有反应。

纪司就近在叶西身边坐下,却是一脸的颓然。

照计划,现在就该给南风瑾打电话让他过来了,可是,为什么……

这手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动都无法动弹,更不用说去口袋里掏手机了。

纪司再次仰头喝光了一杯酒,看了看身边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叶西,一股冲动突然从他心底窜起,让他几乎要控制不住的吻上叶西的唇!

他想着,至少在失去她之前,再在她身上留下一点属于自己的痕迹。

可是,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他知道,现在的叶西虽然看起来是毫无知觉的,但药效过后,却能很清醒的回忆起之前的所有事情,这也是迷幻药和媚药的其中一个区别所在。

*

最终,他咬牙站起身,走出了包厢。

包厢外的走廊也是极为安静的,纪司踱步来到走廊深处,拿出南风冥所用的号码,拨通了南风瑾的电话。

纪司几乎可以想得到,南风瑾整晚不停地看着手机,然后看到自己终于打电话过去时的激动。

果然,南风瑾很快便接起了电话。

“皇朝夜总会,606号包厢。”

纪司直奔主题,语气冰冷。

“好,我马上到。”

南风瑾也同样干脆利落。

*

大约十五分钟后,南风瑾便在皇朝夜总会的606包厢门口看到了正在抽着烟的南风冥。

南风冥眉头深锁,狠狠的吸,缓缓地吐着烟圈,一副愁容不展的样子。

南风瑾心头掠过一丝疑虑,却未深想,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尽快见到叶西,想看看南风冥到底用了怎样的法子让叶西放下了心中的固执。

“哥。”

南风瑾上前,唤道。

南风冥抬头,隔着迷蒙的烟雾看着对面的南风瑾。

南风瑾一脸的焦灼毫无遮掩,让南风冥原本就很糟糕的心情变得更差了。

将烟蒂丢在地上,狠狠用脚踩灭,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来,看一眼身侧的606号房,直奔主题道:“她就在这里,而且已经吃了迷幻药……”

南风冥的话还未说完,南风瑾脸上的焦急已经变成了震惊,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什么?小西吃了迷幻药?!”

南风冥神情不悦的看着吃惊的南风瑾,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继续说道:“她现在没有思维能力,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等等!”

南风瑾再次打断南风冥的话,“哥,难道你之前所说的办法,就是给小西吃迷幻药?!”

南风冥看着他,眼神复杂得让南风瑾读不懂,片刻后,用略带不满的口吻反问道:“不然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南风瑾更加诧异,居然真的是这样!

他不是说不会伤害或者威胁小西的吗?

不过说起来……

这还的确是没有伤害,也没有威胁啊……

南风瑾苦笑着想。

“她是怎样一个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如果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她是不会让你为了她离婚的,但如果你和她已经发生了关系,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就像原本只是有着暧昧关系的一对男女在上了床之后,彼此对两人之间的关系的看法就会完全改变了。如果这个时候你再告诉她,你一定会为了她而离婚,会对她负责的话,她就会欣然接受现在的状况了,自古以来,小三的心理不都是这样的吗?”

南风冥头头是道的向南风瑾解释着,却难以让南风瑾的心情平复下来,反而觉得自己和叶西都被他设计了一般。

“她身上的药效大概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停顿片刻,南风冥抬手看了看表,说道。

“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接下来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了。”

南风冥最后说了一句,便直接往外走去。

“哥……”

南风瑾还想叫住南风冥,却发现他已经迅速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

幽静的走廊里只剩下南风瑾一人,眼前就是没有完全关上门的606包厢,南风瑾的心跳得极快,扑通扑通的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要不要进去呢?

现在的小西完全没有自己的思维能力,完全就是一具任人宰割的玩偶,自己如果真的在这个时候做些什么,那自己到底成什么人了?

而且,如果事后小西清醒过来,会不会怪,甚至于恨自己呢?

可是,如果不进去的话,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算是白给了南风冥,而且,南风冥所说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小西的确就是那样一个人,不到达“绝境”,是不会同意自己为了她而离婚的。

南风瑾就在这两种矛盾的思想中纠结着,一直烦躁的徘徊了起码有十分钟之后,最后,他终于还是推开了包厢的门走了进去……

他想,先去看看小西的情况再说吧!

但其实他心里很明白,如果今晚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基本上就相当于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白送给了南风冥,而自己的情况还不会得到任何一点改善。

*

推开门,叶西呆滞的脸就映入了南风瑾的眼里,看得南风瑾心头一阵抽痛。

叶西呆坐在沙发上,似乎因为身体有些僵硬而倒靠在沙发上,没有焦点的目光直视着前方,尽显茫然之意。

“小西……”

南风瑾在叶西身边坐了下来,低声唤道。

意料之中的毫无回应。

南风瑾又用手在叶西眼前晃了晃,叶西甚至都没有眨眼,依旧一动不动的。

南风瑾顿时紧张起来,看来,小西身上的药效已经发挥得很透彻了,根本一点意识都没有。

怎么办呢?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南风瑾坐在叶西身边,紧张得双手紧紧交叉握着,指间都有些泛白。

叶西身上若有似无的淡淡清香飘入南风瑾的鼻中,熟悉的味道让南风瑾心旌摇荡。

七年前,他曾那么紧的抱着身边的这具柔软躯体,甚至于有一次险些就完全占有了叶西,却在关键时刻被叶西阻止了。

而现在,时隔七年,再次与这个女人这个身体近距离的接触,而且如今还是这般的境况,让他怎么能忍住真的什么都不做?!

“小西……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而且,我知道你是爱着我的,醒来之后,相信你也不会太怪我吧?”

南风瑾望着叶西茫然的眼睛低语呢喃道,同时一把将叶西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朝里面的卧房走去……

*

南风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皇朝夜总会,他担心自己会反悔,会忍不住折回去告诉南风瑾他改变主意了,不想把叶西送给他了!

他心里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一般,极为的难受,可却依然被他压制住了,匆匆离开了那个喧闹的是非之地。

上一次,叶西因南风瑾被黎安露所害,清白险些“葬送”在三个陌生男人身下,而他拼命相救;而这一次,他亲手为她调制了混有迷幻药的饮料,将她和南风瑾一同送上了床……

多么的讽刺啊!

*

黑夜中,南风冥将车开得飞快,如一道影子般在霓虹灯下穿梭着。

可是,再快的速度也比不上他此刻的心跳,那么快,仿佛要跳出他的身体,那么的难受,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南风冥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该去哪里,似乎整个天地如此之大,却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这样的感觉是他这辈子都从未有过的,即使是在意大利时,他第一次亲手杀了人,也未曾有过如此糟糕的感觉,就像是有只手在他的身体里不断地撕扯着,几乎要将他的身体生生撕碎。

*

“秦牧,你在哪里?”

最后,南风冥将车随便停在了一处,掏出电话给秦牧打了个电话。

“冥哥,我在暗夜PUB。”

秦牧那边很吵,但南风冥还是听清了。

“好,等我。”

南风冥挂断电话,朝暗夜PUB的方向急速行驶而去。

南风冥现在急需一个人陪在他身边,陪他喝酒陪他抽烟,他想着,也许这样,自己的心就不会如此之乱了,也许,自己就不会再想着那个该死的女人了……

她明明从七年前开始就只是自己心中认定的一个棋子罢了,为什么如今自己却会因为她而如此烦乱?

这是不该出现的现象,自己必须改变这种境况,否则的话,自己忍辱负重策划多年的计划都将受到严重的影响。

这样的事自己绝对不允许发生!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南风冥就赶到了暗夜PUB。

其实秦牧到这里也没多久,因为之前他才帮南风冥搞到了迷幻药,之后从皇朝夜总会出来才到了这里。

秦牧是知道南风冥双重身份中极少数人的其中一个,他们虽然相识并不算很长时间,但南风冥却能看得出来,秦牧绝对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否则以他谨慎的性格也绝对不会随意将这样重要的秘密告诉他的。

“冥哥。”

秦牧在卡座内张望着,眼尖的在纷杂的人群中找到了南风冥。

南风冥循声而去,走近一点,秦牧就发现南风冥的脸色格外的难看,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南风冥在秦牧身边坐下,直接抓起眼前的酒瓶就猛灌起来,那阵势,还有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阵阵寒意把秦牧吓得不轻,心里不由得泛着嘀咕:到底是谁把冥哥气成这样的?

而且……

还是受气之后在这里独自喝闷酒,这种状况以前可从来没有出现过啊!

要知道,南风冥虽然一直隐忍着,但背后实力之强大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的,以前但凡触犯过他的人,通通都没有好下场。

就像那次企图侵犯叶西的三个男人,他们原本一定以为自己把该说的都说了,而且也没真正得手就不会有事,结果……

却是命丧黄泉……

所以,现在这情况怎么能叫秦牧不震撼?!

“冥哥,慢一点,喝太快伤身的。”

秦牧好心的劝阻着,他知道以南风冥的性格是不会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的,而且,南风冥刚坐下的时候他已经闻到了很浓的酒味,也就是说,在来之前,他已经喝了很多酒了。

南风冥却是充耳不闻,三两下就将眼前的几瓶啤酒喝了个精光,透凉的啤酒灌入身体内,却依旧无法将他心中的烦躁感觉压制住。

“还有酒呢?”

南风冥醉眼扫向身旁的秦牧,他真的已经有些醉意了,脑袋晕乎乎的,可偏偏心里已经不舒服!

“冥哥,别喝了……”

秦牧看出南风冥的醉意,心里更加诧异,跟着南风冥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见南风冥醉过,真的一次都没有!

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把冥哥弄成这样?

他秦牧真的很想见识见识。

“快点给我拿酒上来!”

南风冥不耐烦的低吼道,所幸这里本来就很吵,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冥哥……”

秦牧十分为难。

*

“哟!帅哥,心情不好吗?要不要我陪你喝一点?”

侧边突然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两人同时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人拿着酒扭到了南风冥的身边,满脸的媚笑。

南风冥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就将视线落在了她手里的酒瓶上,一伸手,就拉住了她的手腕,想将她的酒夺过来。

而那女人以为南风冥对她有意思,惊喜的顺水推舟,直接倒入了南风冥的怀中。

一瞬间,浓烈的香味扑鼻,让南风冥有些发晕的脑袋变得更加迷糊了。

南风冥抓起女人的手腕,直接将她的酒倒入自己的喉咙中,咕咚咕咚的喝了个见底,却还觉得不够,还想要酒。

坐在南风冥大腿上的女人微微侧身,面对着满脸醉意的南风冥,轻轻吹了口气,媚笑着说道:“帅哥,你好厉害哦!”

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的南风冥的视线总算落在了近在咫尺的女人的脸上。

女人特有的玲珑五官还有那身上稍显浓烈的香味和酒精一同刺激着南风冥的大脑,他看着她,突然缓缓抬起手来,抚摸着女人娇嫩的脸颊,眼神有些迷惘……

下一刻,南风冥猛地一低头,狠狠吻住了女人娇艳欲滴的红唇,惊得那女人和一旁的秦牧都愣住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是否已无法挽回?(求月票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