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叶宝妈咪 [目录] > 第128章: 好戏上场(求月票,求荷包)

《叶宝妈咪》

第128章 好戏上场(求月票,求荷包)

卜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但让南风冥疑惑的是,如果对方想要致他于死地的话,怎么会让他如此轻易的逃出来?如果不想,那刚才那一枪就根本没有开的必要!

因为南风冥本已经做好了杀出重围的准备,却没想到,后门居然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力,十分顺利的就将车开出了后门,接着又发觉后面有三辆没有挂牌的车追了上来,速度之快,显然是早就藏在了附近。

难道他们是故意让我从我后门离开?前面会不会有什么陷阱?虽有所顾虑,但前方只有这一条路,南风冥别无选择,只能加大油门往前冲。

南风冥根本没有时间处理伤口,只能忍着剧痛,眼睁睁的看着血不断的从手臂上流出来。

刚才那一枪击中了他的手臂前肢,以至于他握着方向盘都有些颤抖,由于刚才是在家待客,他脱去了外套,现在只穿着一件浅紫色的短袖衬衫,伤口就这样赤果果的展现出来,让南风冥不由得沉了脸色。

他居然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连续中了两次枪,而且都还是暗枪!

他暗自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查出到底谁是幕后黑手!

**********************************卜影分割线***********************************

从南风瑾所在的医院离开后,叶西就去了第三人民医院看妈妈,在路上又给叶宝打电话如实汇报了她所了解的情况。

本来昨天是妈妈的身体检查结果出来的日子,却因为那个突发事件而耽搁了。所以今天一到医院,叶西就先去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询问情况。

“医生,我妈妈的情况怎么样啊?”叶西满脸担忧的问道。

医生神色凝重的看着手中的检查结果,沉声道:“你妈妈的情况不大乐观,肾功能严重衰竭,这几天我们一直给你妈妈做透析,不过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我建议换肾。”

“啊……”叶西低声一叹,紧张的问道:“那换了肾我妈妈的身体就会康复吗?还有,手术会不会有危险?”

“现在换肾手术成功率普遍都比较高,至于换肾以后,如果不出现排异反应的话,那就没什么大碍了。”

“哦,这样啊!”听到医生这样说,叶西顿时放心不少,“那这个手术大概需要多少钱啊?”

“嗯……如果加上术后用药的话,大概需要十五六万的样子吧!”

“哦,那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做手术呢?”

叶西想着,十五六万,她的卡里应该还有这么多存款,不过自从钱包被叶毅抢走后她就一直借的季洁的钱,再加上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么多,她都没有去查过卡里具体还剩多少钱,不过大概的数目,她心里还是有数的。

“这个要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肾源,有找到匹配的,就可以立即手术。”

“那麻烦您了。”叶西恳切的说道。

“应该的。”

*

离开主治医生办公室,叶西的心情还算好,至少妈妈的病并非无药可医。

想到医生刚说的手术费问题,叶西决定先到外面的取款机去查查自己卡里有多少钱,除去还季洁的,也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

可当叶西看着取款机屏幕上所显示的数额时,叶西彻底呆住了。

怎么会只剩下六毛钱呢?!

叶西当即想,可能是自己记错卡了,毕竟这么久没有用过卡,自己的卡又不少,赶忙换过一张。

可是直到叶西看完了自己所有的卡,她卡里所有的资产也不过是几块钱!

叶西只觉得自己脑子有点发蒙,难道自己的记忆出现问题了?自己根本没有拿过那二十万,在国外打工的日子里也一毛钱没攒到过?!

这他妈的怎么可能?!如果是那样,那她的叶宝从何而来,他们母子俩又是怎么度过这么多年的?

那唯一一种可能性就是——被叶毅取走了!

可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密码呢?

叶西设置的银行卡密码都是叶宝的生日,想到这里,叶西顿时恍然大悟,因为她在钱包里放了一张叶宝刚出生的照片,而照片后,写了叶宝的出生年月日!

那肯定是被叶毅误打误撞的试到了密码!

叶西脑子混乱极了,也只能想到这唯一一种可能,她的钱包从拿回来后就从未离手,也没有副卡之类的东西,断不可能是被别人取走的。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钱没有了,拿什么给妈妈治病?亏得自己刚才在听到医生说那医疗费时还一点都不为所动!

“小姐,你到底取不取钱啊?”身后突然传来别人催促的声音,叶西回头,发现原来身后有人正等着取钱呢!

叶西慌乱的退出卡,离开了取款机,混乱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

去找叶毅要回来这是绝对不现实的,他没有再来问自己要就不错了。难怪自己还想他最近怎么这么安分,都不来找自己和妈妈的麻烦,原来……呵……

叶西苦笑,唯今之际只有继续借了。

季洁还没回国,更何况自己已经借了她很多钱了。

南风冥……

这其实是叶西第一时间想到的人选,他作为自己的未婚夫,也就是妈妈未来的女婿,借点钱给未来岳母看病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可是,他现在在哪里呢?消失了一整天,电话也打过好几次,一直都是关机。

叶西深吸一口气,很快冷静下来,她相信南风冥总不会消失一辈子的吧!

*

来到妈妈的病房,叶妈妈看到女儿自然很开心,只是还是难掩那有些苍白的脸色。

“小西,你应该也看到新闻了吗?那个养老院的事。”南风冥当初帮叶妈妈安排到高级病房,闲来无事自然就是看电视了。

叶西点点头道:“妈,你别担心,南风集团的实力强着呢,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的。”

叶西知道妈妈关心这事只是因为她未来的女婿是南风家的大少爷,所以对症下药的宽慰她。

叶妈妈听罢,果然宽心的笑了笑,又问:“不过冥肯定也忙得焦头烂额吧?”

这么亲切的称呼,妈妈是真的认定南风冥这个女婿了。

“嗯,是啊!”叶西自然不能告诉妈妈,自己一整天的联系不到她未来的女婿。

“对了,那个DNA鉴定报告你去拿了没有?!”叶妈妈突然想到这事,很是激动的问道。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去吧!”

“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个轻重缓急呢?明天赶紧给我拿了去!”叶妈妈故意板着脸说道。

“嗯。”叶西听话的点点头,心里却很是酸涩。

妈妈这么急切的希望得到结果,不就是想知道叶宝就是南风冥儿子的结果吗?可是……南风冥对她的态度却总是忽冷忽热的,完全无法捉摸。

而这样的态度,应该就表示他对她还不是很在意吧?

母女俩又谈了谈叶宝,叶宝很乖巧的没有吵着要回家,叶西明白,那个小鬼灵精是想给她和南风冥多一点单独相处的机会。

想到这里,心里的酸涩更甚。

她的家人都如此渴望她和南风冥能有好结局,可在她自己看来,那一天还是那么的遥远。

*

晚上7点10分左右,叶西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疑惑的接起,那头便传来一个让她觉得有些温暖的声音。

“丫头,你在哪呢?”

是法诺。

“我在医院陪妈妈呢!”叶西起身走到外面去接电话。

“这样啊!”法诺拖长了音,显然还有话要说。

“法诺,有事吗?”法诺是两次救过她的人,特别是昨晚那次,让她不仅感激,还很安心。

“心情有点糟,本来想叫你出来聊聊天的,不过既然你忙,那就算了吧!”法诺的声音里充满了失落。

法诺心情不好?

叶西心头顿时有些疑惑,脸上总是挂着那明媚笑容的法诺,居然也会不开心?

不知为何,经过这几次的接触,叶西总觉得法诺即使会不开心,也不是那种会向人诉说的人。

不过,既然他对自己这样说了,应该就表明他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朋友了吧?

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让叶西觉得很窝心,想了想,说道:“那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吧!”

人家帮了自己那么多次,自己总该回报一次的,更何况,不过是当倾听者而已。

“你不用陪妈妈吗?”听得出来,法诺是很欣喜的。

“没关系,我妈妈会理解的。”叶西轻笑。

“那你告诉我你在哪家医院,我开车去接你吧!”

叶西想了想,答道:“好。我在第一人民医院。”

法诺挂断电话,十五分钟内就赶到了医院……

叶西看着坐在兰博基尼内的法诺,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心想:这家伙难道是受了什么感情创伤,所以这么急切的来找自己?

可一想到这点,叶西的心陡然一沉。

虽然她从未问过证实过,但那天她是亲眼看到法诺准备进入伊蕾妮所在的酒店房间,而他们俩,总不可能是兄妹之类的关系吧?

那如果法诺真的是感情受挫,那没准就是知道了南风冥和伊蕾妮的关系……知道她未来的老公给他带了绿帽子……

叶西不敢再往下想了……

“嘿!丫头想什么呢?”法诺发现叶西看到自己后就开始傻笑,接着脸色突然就变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西猛然回过神来,讪讪的敷衍道:“没……没什么……”

“那上来吧!”法诺绅士的替叶西拉开车门,说道。

叶西坐上车,都有点不敢看法诺了,心里也堆满了愧疚,就好象给他戴绿帽子的人是她自己似的。

“喂!丫头,我可是让你来跟我聊天宽心的,现在怎么看起来好象你心情更糟糕一点?”

“啊……没有啦!我……我只是在想我妈妈的病……”

“这样啊!”法诺应着,不再追问,心里却有些好笑的想:这小妮子根本不会撒谎嘛!不过……她到底想到什么事了呢?应该跟南风冥有关吧?

一路上,法诺随意问了问叶妈妈的病情,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朝目的地而去。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也不知过了多久,叶西觉得好象已经开得挺远了,便随口问道。

“怎么?还担心我把你卖了不成?”法诺嬉笑道。

叶西也忍不住笑了,顺口答道:“就算真被你卖了也心甘啊!”

法诺登时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疑惑道:“为什么?”

叶西没有察觉法诺的异样,理所当然道:“你昨天才救了我的命,我的命就是你的了,被你卖掉也算是报答你啦!”

“哦……”法诺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一向冰冷的心竟首次出现了一丝失落的味道。

这种感觉很糟糕,法诺不喜欢,便很快将它从心头驱逐了。

***********************************卜影分割线**********************************

大约五分钟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叶西抬头一看,这竟然是个茶馆!

意大利人来中国茶馆喝茶?她还真是头一回见呢!

“是不是很惊讶?”法诺将车停在茶馆的地下停车场,笑问道。

“你喜欢喝茶?”叶西眼睛瞪得老大。

“呵呵!其实没怎么喝过,想尝尝。”法诺笑着答道,却让对面的叶西有些呆了。

叶西其实与法诺接触不多,但基本每次见到他,他漂亮得让人嫉妒的脸上似乎都挂着浅淡的笑容,让人觉得格外的舒适,如沐春风。但却很少象现在这样笑得这么灿烂这么纯粹,没有一丝杂质,让人忍不住的心醉。

“丫头?”法诺发觉叶西在发呆,疑惑的用手在她眼前摇晃着。

“啊……”叶西回过神来,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早已过了花痴的年纪了,可刚刚确实是被迷住了。

法诺的这种干净的俊美,比起南风冥的深刻硬朗更容易让人迷醉。

“丫头,你不会是真的看上我了吧?”法诺戏谑道。

叶西没好气的白他一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让你长了这么一张妖孽的脸!”

叶西说完,顿时觉得豁然开朗!

妖孽!没错!就是这个词!以后就称呼他妖孽好了!

法诺嘴角抽了抽,“妖……孽?!”

这辈子还真没人敢这样说他!叶西是开天辟地第一人!

“一个大男人长了张比女人还美的脸,不是妖孽是什么?”叶西瞪着他道。

哼哼!真是让人气愤!

法诺彻底败给叶西了,不再跟她争论,带着她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方向走去。

接下来,他还要带她看一场虽然简单,但绝对足以让她觉得惊心动魄的戏!

茶馆看戏,不正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喜好吗?这回让他也体验一下……

*

电梯直接上到茶馆的二楼,茶馆的装修很复古,完全就是造着以前茶馆的样子装修的,只是更加豪华一些,而且位置也更大,被分为了很多个包厢。

大厅里零星的坐着几个客人,法诺和叶西则被服务员领到了靠马路边上的一个包厢内。

包厢内放着悠扬的戏曲,两人点了一壶西湖龙井,静静坐着,氛围格外的和谐。

没多久,茶就上来了,服务员帮他们沏好茶便离开了。

淡淡的茶香飘荡在这间不算大的屋子里,听着轻浅的戏曲,让人觉得身心放松。

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似乎不忍破坏这种安静和美的气氛。

但是,如果有人打电话告诉你他心情不好,把你约出来喝茶,结果将近二十分钟都没开口说一句话,想必你也会觉得奇怪吧?

叶西现在就是这种状况,对面的法诺优雅的品着茶,一杯接一杯,却始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叶西终于有些受不了了,虽然这茶很好,环境也很好,可谁没事光来这里干坐着品茶啊?

叶西刚准备开口,就听到一声简单的音乐声响起,应该是短信声。

是法诺的。

法诺不紧不慢的拿出手机,看了短信,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深蓝色的眸底却闪过了难以察觉的淡淡笑意。

好戏就要开场了……

“喂!妖孽,你到底找我出来干吗的啊?”叶西看他看完了短信,开腔了。

对于妖孽这个称呼,法诺还是有些不适应,不过为了不让叶西这个笨丫头察觉出他叫她出来是别有用心,他还是说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说辞,“丫头,我想问问你,就是……你们女人如果不喜欢一个男人了,是不是就会对他很冷淡?”

法诺用手指轻轻摩挲着自己干净的下巴,慢慢的发问,就象是在思考该如何措辞似的。

叶西听到法诺的问话,之前的好心情顿时去了大半,他果然是感情受挫了!

不过,他的问题也太白痴了吧?人和人之间的相处,不管是男人对女人,还是女人对男人,如果不喜欢,自然会冷淡,反之则会亲昵啊!

“那个……”叶西脑子有点乱,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问直接问出伊蕾妮的名字,否则法诺肯定会发觉这其中有问题,“你妻子最近对你很冷淡吗?”

法诺点点头,将叶西的纠结尽收眼底,心情有些复杂。

这个傻丫头还以为别人也跟她一样傻,什么都不知道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血淋淋的真相(必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