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00章:我希望那个人是你(加更)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00章我希望那个人是你(加更)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房间门被关上,服务生离开了。

佩佩火热的贴上牧思远,小手经验老道的便往他某一处摸去。

“你叫...”

牧思远忽然出声,转头看着她,眼露疑惑。

佩佩微微一愣,“牧总...?”

她娇嗔着笑道:“这么快就忘记了我的名字?”

他在沙发坐下,黑眸看着她,让她浑身有些不自在。

“牧总,你这是怎么了?”

她想上前,却见他的目光一冷,是明显的拒绝。

“他给你多少钱?”

他终于再次出声,却是如此直接的问题。

“这个嘛,牧总你就不要管了,只要我能让你...”

说着,她又往他身上贴,牧思远起身避开,“我给你双倍。”

佩佩一愣,疑惑的站起身,“牧总,你...?”

“我给你双倍的价钱,”

他继续说,“只要你帮我做件事。”

“真的?”

佩佩扬眉,有这么好的事情她怎么能错过?

“牧总,你尽管吩咐吧。”

他淡淡一笑,“今晚你就在这里,明天上午我会来找你,我们一起出去。”

“哦,”

她不信,“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但是,如果你没做好的话,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她一笑,“这个就请牧总你放心吧。”

——————————————————————————————————————————————————

重金属音乐一浪高过一浪,充斥在这拥挤的空间;

迷离闪烁的灯光,洒在无数热情男女的身上,除了正趴在吧台上喝酒的顾宝宝。

其实她没喝多少,都是因为刚才她对调酒师说,要一杯喝了就会醉的酒。

调酒师想了想,就给她调了一大杯蓝色的东西。

果然,她才喝了几口,脑袋便开始发晕了。

“怎么样?”

调酒师大声问道。

她半睁着眼睨着调酒师,伸出大拇指,又猛喝了一口。

辣、刺鼻、嘴巴像火烧、酒精却已穿肠过肚,让人眩晕。

“真是...好酒啊!”

她大赞一声,从随身包里掏出几张大钞往吧台上一放,“再给我来个男人!”

调酒师挑眉,收下了大钞:“你等着!”

说着,他便要走出吧台往楼上去,一个男人忽然走上前挡住了他。

“你?”

他一愣,却听这男人问道:“她醉了?”

调剂师一脸得意,“当然,喝下我调的酒,没有不会醉的。”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刚才钱你已经收下了,就乖乖闭嘴。”

说完,只见男人走到那女人身边,伸臂抱住了她的腰。

男人这么快就来了?

顾宝宝从迷醉中抬起头来,她的眼已经有些看不清了,只能模糊的感觉是个男人抱住了自己。

真奇怪!

这怀抱怎么这么...熟悉?

“你...你是谁?”

她使劲的想要把这个似曾相识的怀抱看清楚。

他好听的声音却在她耳边低喃:“我是你今夜的情.人!”

情.人?

顾宝宝心痛的一笑,将杯中酒凑到了他的唇边,“那...那你跟我一起喝酒。”

男人听话的低头喝了一口,听她笑问道:“好喝吗?”

男人却不答,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温热的唇吻住她的,刺鼻的液体便源源不断的灌入了她的嘴里。

“咳咳...”

好辣!

她被呛住了,不自觉的张开小嘴儿,他的舌便趁势滑入,搅动着她的小舌,分享着这辛辣的液体。

她愣住了,迷蒙中似得到了一丝清醒,美眸用力睁开,熟悉的眉眼映入了她的眼。

抓着他的十指收紧,她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她更用力的睁眼,想要看得更清楚,酒劲却阵阵上涌,让她头晕目眩。

她只能问等他放开她的唇,才问:“思远...哥哥?”

他将她整个人的抱入怀中,熟悉的气息吹拂在她耳畔:“别问!”

别问?

泪水从眼角滚落,她也伸臂紧紧的抱住了这个男人。

就当,就当他是,就当他是!

“那...那你陪我...”

她在他怀中扬起小脸,“陪我喝酒。”

他低头,温柔的亲亲她的小嘴儿,“好。”

说完,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却不咽下,又低头吻住她。

如此几次,顾宝宝呛得不得了,大声抗议,“这...不行,都是我...你不喝...”

他低声笑,大手抚着她的脸颊,“你是真醉了,还是假醉?”

她倔强的摇头,“我当然...当然没醉,我...”

她抬手抓着他的胳膊,“我付钱了,你...你带我去海边...”

“去海边做什么?”

他好笑的问,“这么晚了,很冷。”

她不管,她使劲的摇头,“我就是要去,要去...明天有日出...可以看。”

他伸手掌住她的脑袋,不让她继续摇下去,宠溺的说:“好,我带你去。”

说着,他抓过她的双手绕上自己的脖子,将她整个儿的裹入自己的大衣,然后抱起来,走出了酒吧。

顾宝宝只觉头晕,只觉得温暖,她只管使劲的贴在这温暖之中,完全不知自己已经从酒吧到了海边。

“宝宝,宝宝?”

忽然,她听到有人叫她。

这声音好熟悉,这语气,这音调,都是她魂牵梦绕的模样。

她疑惑的摇头,却只看到满眼的黑暗。

她自我嘲笑的摇头,趴进这温暖继续睡,她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她总是总是,出现关于他的幻觉。

他现在...

现在在酒店,在另一个女人的...

她痛苦的抬手蒙住耳朵,她不要再想,不要再想了。

“宝宝,宝宝?”

然而,那声音又响起来,搅得她不能好好睡觉。

“干嘛呀?”

她不耐的答应。

感觉一双温暖的大手抚上她的脸,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说:“我们已经到海边了。”

海边?

她一愣,果然听到了阵阵海浪翻滚的声音。

“原来已经到了...”

她抓抓头发,一边直起身来,模糊的感觉自己好像是在车内。

于是,她大力的去推车门,没想到车门居然已是被松开的,她这一个用力,立即从车中滚落到了海滩上。

“宝宝,宝宝!”

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没有摔到?”

“没有啦!”

她推开身边的男人,爬起来摇晃着朝着海浪声走去。

海风凛冽,几乎吹倒脚步不稳的她。

“宝宝,你别乱跑。”

那个男人跑上前抱住了她,她摇头使劲挣扎,“别碰我,你别碰我!”

“宝宝,别闹!”

他的双臂使劲的抱着她,让她无从挣扎,“跟我回车上去。”

“我不要,我不要...”

酒精将心中的伤痛发酵,她忽地便哭了,“我不要...我不要...”

他抱得越紧,她的挣扎便越厉害,几乎弄伤了她。

男人只好放开,跟着她往前走,大声问道:“宝宝,你要去哪儿?”

顾宝宝又哭又笑,“我...我要回去,我要去...美国...”

她想要自己不曾回来过,想要自己不曾再跟他有交集。

她愿意在异地他乡孤独终老,只要这一颗心可以不再想他,不再念着他。

冰冷的海水涌上,浸湿了她的脚,她笑着,泪水滚落得更加汹涌,“我可以回去了...回去了,去美国...”

她看到了,看到了黑夜里的海岸线,看到了星空下的海水。

是的,是的,她可以离开这里去美国了。

当初她就是带着乐乐坐船走的,这样他就不会知道她去了哪里;

不过,就算他知道了又怎么样?

他不会去找她,她也不会让他找到。

“宝宝!”

男人的声音越发着急,他使劲的将她往回扯,“你别闹了,快回来。”

“你走开!”

她大力的将他推开,然后转身拼命的往海水里跑。

很快,她便感觉海水的冰凉已经触到了大.腿。

“宝宝!”

男人心惊胆颤的大叫着,赶紧大步跑上前,抓住了她的肩膀使劲往回拖。

顾宝宝终究敌不过他的力气,被拖上了岸。

“你为什么不让我走?”

她冲男人哭喊着,“你看,船都开走了,开走了...我不能回去了。”

就像她的心丢失了,也再找不回来了。

男人上前抱住她,紧紧的抱住她,“那就不要走了。永远都不要走了。”

说着,他温热的唇吻上她冰冷的脸颊,再往下,贴住了她的唇。

两人都在颤抖着,顾宝宝是因为冷,而他是因为害怕。

刚才她挣开他跑入冰冷的海水时,当她的身影渐渐似隐没在海水的黑暗之中,他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原来,原来会失去她的感觉,是这样的痛彻心扉!

她的身子在他的拥抱和亲吻中渐渐温暖起来,只是泪水还是无法停止。

他知道她为什么伤心,心疼的为她吻去泪水,柔声劝哄:“小东西,别哭了。”

她一怔,猛然有了一丝清醒,“你...你在干什么?”

她疾速的往后退,心里阵阵惶然。

她刚才,刚才是被一个陌生男人搂在怀中亲吻吗?

天啊,酒精在胃里阵阵翻滚,她不禁一阵恶心。

“宝宝,你...”

他奇怪,她却又退后了几步,抬手阻拦他再次靠近,“你别过来,我...我不认识你,你走开...”

他这才明白她为什么逃开,开心的笑意忍不住爬上眉梢,“宝宝!”

他走上前,大手掌住她的脸对着自己:“看看,我是谁?”

闻言,她奇怪的抬头,借着这不多的清醒朝他看去。

车灯旁,星光下,他的模样愈发清晰,变成一张不可思议的熟悉的脸。

“你...”

她不敢相信的睁大双眼,“你...怎么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应该在酒店的房间里吗?

他不答,一颗心为她而柔软,伸臂搂住了她,俯头继续着刚才未完的亲吻。

思念,愧疚,心痛混杂在一起,他忍不住想要得更多,大掌绕回,从她的纤腰探入,温柔的握住了她的柔软。

“宝宝...”

他满足的喟叹,炙热的吻一路滑下,另一只手准确的找到了小礼服左侧的拉链。

却来不及拉开,顾宝宝猛地将他推开,随着“啪”“啪”两声,两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了他的脸上。

她愤怒又伤心的瞪着他,“你...你把我当什么?”

说完她挣扎着爬起来,虽然脚步打着踉跄,却快速的往前走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她已经醉了,不太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然不会出手扇他。

“宝宝!”

牧思远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赶紧追上她,“你别乱跑。”

“你放开我!”

她怒喝,“你滚开!”

他不放,更加用力的抱紧她,“别乱跑!”

“不要你管!”

她接着酒劲疯一般的挣扎。

她不要他碰她,这一次他是想要把她当成郑心悠,还是刚才那个佩佩?

“你走开,我不要你管,不要你管,不要你管!”

她一连说了几个,有些上气不接下气,陡然“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小礼服的前襟脏了一片。

牧思远皱眉,“别闹了!”

他一只手便将她提了起来,像拎小鸡仔一般把她拎到了车上。

双手一分,小礼服便被扯开了。

“你滚开!”

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抬手“啪”的一声又给了他一耳光。

牧思远一愣,不由气结,手臂更加粗鲁的,一次就将裙子撕烂,远远的丢开了。

冰冷顿时袭来,她似知道自己无力抗拒了,开始痛哭起来。

“你哭什么?”

他佯怒着喝道,手臂伸手开始脱外套。

顾宝宝一呆,哭声更大,开始用脚踢他。

他却将她推进车内,强壮有力的身子随之跟上,压坐在了她的双腿上,让她再也无处挣扎。

然后他开始解开衬衫的纽扣。

“你...你...”

她惶然的摇头,示意她不要,不要。

可是他已经把衬衫脱下,露出精壮的胸膛。

看着他的手朝自己伸来,她紧紧咬住了嘴唇,彻底没有了主意。

然而,奇怪的,他并没有来解开她的内衣的扣子,而是抱起她,将衬衫套在了她的身上。

“伸手!”

他命令。

她处于惊愕之中,不由自主的乖乖伸手。

他将衬衫给她穿好,又一颗一颗把扣子系住,俊脸凑上她呆呆的面容猛呵一口气,“小东西,我还不至于强迫你!”

说完,他将她抱入怀中,用自己的大衣将两人包裹,薄唇又在她耳边补充一句:“虽然,我很想要你。”

她的脸霎的绯红,尴尬的低下头,又转头:“你怎么...在这里?”

他浅笑,将她搂得更紧却不答话。

车窗外传来海浪的拍打声,风声,似将这个世界都渐渐冷却,温暖,只存在这相拥的两人之间。

“宝宝?”

半晌沉默,他忍不住轻叫了她一声,她的回应却是微微的鼾声。

被酒精和愤怒煎熬了一个晚上的她,终于睡着了。

他微微一笑,俯头在她颈间亲吻,“睡吧,小东西。”

——————————————————————————————————————————————

头好痛,好痛!

顾宝宝努力的睁开眼,还来不及辨别自己是在什么地方,首先便因为这眼前的景象怔住了。

湛蓝色平静的海面上,几缕温和的晨光洒落,海鸥展开白色的翅膀从中飞过,羽毛像是染上了一层轻纱,如梦似幻。

随着微风拂过,瑰丽的云彩缓缓散去,透出那一轮喷薄的红日,从海岸线上冉冉升起。

好美!

她不由地看呆了,半晌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男人的怀中。

她一愣,赶紧转头一看,更大的惊讶袭涌心头。

他...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自己为什么会穿着他的衬衫?

她努力回想昨晚发生事,脑袋却空白一片,且愈发的疼痛。

此刻她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趁着现在他还没有醒来,她必须马上离开!

轻轻掰开他圈在腰间的手,她悄声推开车门,做完这一切,他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她疑惑,难道昨晚他也喝醉了吗?

应该是的,否则她想不到什么理由,可以使得他跟她一起出现在这里。

这一次,他是不是把她当成了昨晚的那个美女佩佩?

她凄冷一笑,双脚已踩上了沙滩。

关上门,她往前走了几步,终究还是停下,折回。

轻轻打开车门,他还是熟睡。

她在他身边坐下,手指眷恋的抚上他俊挺的脸部轮廓。

“思远哥哥,”

她开口,声音嘶哑疼痛,“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可是都没有机会。”

他醒着的时候,她说不出口,她也不会说。

这些话,她只是想要倾诉,没想过要得到答案。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那天在办公室,你没有相信我说的话,我的心好痛...好痛...,可是我不怪你。”

她的脸抹出一丝凄美的笑意,“从小到大,你对我做的任何一件让我伤心的事,我都没有怪过你,我知道,你这样做,是希望我不再缠着你。其实...我也想要忘掉你,最好忘得一干二净,彻彻底底的忘掉。小草儿只有被拔去了根,才不会再生长,我对你,也是这个道理。”

“可是...”

泪水忍不住从眼眶滚落,“谁来做这个拨根的人?如果是别的什么人,我不要,我情愿那个是你...”

话到此处,她的手指从他脸上缩回,缓缓起身,她关上车门。

这一次的离开,她没有再回头。

那个单薄的身影在视线中越走越远,越走越远,牧思远的手紧紧的抓在车窗,冰冷的泪带着心痛,在眼角悄悄滑落。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