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01章:他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01章他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牧氏总裁办公室内。

“伦敦那边怎么样了?”

牧思远问道,表情之中有难得一见的急躁。

秘书主任为难的皱眉,“我们的人已经进入了总部,但要达到您的要求,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他紧紧抿唇,不再追问。

的确,按他所想的,用更高的价钱或者别的什么方式对古信扬收买的人进行反收买,需要多一点的时间。

他,是太急躁了些。

“牧总,”

秘书主任继续说,“副总带来的那个项目,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可以成立项目组了。”

他点头,“你估计我们自己的人能安排多少进去?”

对此,秘书主任并不乐观,“能有百分之三十就不错了。”

“这么少?”

他蹙眉,这样不就等于把项目掌控权完全握在古信扬的手中!

秘书主任也很担心:“牧总,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

他摇摇头,“暂时没有。”

说完他起身,“不过也许明天就有了,今天很晚了,下班吧。”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

谁都没有发现没亮灯的茶水间里,一个人还悄悄的等在里面。

———————————————————————————————————————————————

大约晚上八点多,物业的清洁工出现在了这里。

她首先打扫了总裁的办公室,然后点上了檀香,接着她会去打扫秘书室。

因为牧思远不喜欢太浓的檀香味,所以她最后才会回到总裁办公室将檀香灭掉。

像往常一样,这期间总裁办公室的门是不会上锁的。

于是,茶水间里的人便趁机跑了进去。

进来之后,她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躲在了沙发后面。

清洁工每天燃烧檀香的时间长短都不同,所以这个人只能悄悄等待。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门被推开。

清洁工进来灭掉了檀香,便将门锁上离开了。

她大松了一口气,又等了一会儿,才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了遥控器,把门锁给打开了。

然后,她悄悄的走出了办公室,将门巧妙的虚掩起来,才转身离去。

———————————————————————————————————————————————

牧思远回到公寓,意外的发现老头子今天居然还没睡,从他走进门开始就一直看着他,想必是特意在等他。

“什么事?”

他问,一边走到儿童房门口。

轻轻推开一点儿,见两个小人儿已经睡熟,不由宠溺的一笑。

“今天法国那边来电话了。”

牧思远挑眉,“这次有什么吩咐?”

牧家的旁系支亲都在法国建有事业,与这边的牧氏公司也算是利益同盟。

牧风铭皱眉:“那边的董事会想与几家大企业联姻,目前你是家族中最适合的人选。”

闻言,牧思远在沙发坐下,觉得好笑:“我已经有两个孩子了,那个名门闺秀愿意来做后妈?”

“这个不是问题。”

牧风铭摇头一叹,“那边的意思是你婚后让孩子继续跟我一起生活,这样对你们的婚姻生活并不会造成多大影响。”

“荒谬!”

他毫不掩饰的骂了一声,问:“人定了没有?”

人定下来了,他才好想办法让对方自动打退堂鼓,到时候就怨不得他不肯娶了。

牧风铭怎看不出他的心思?

但他不说,反而却故意摇摇头,“有好几个人选。虽然我们只能算是本地的一个大公司,但牧家家族的势力很大,所以消息传出去后,有很多富商都表示了联姻的希望,家族最后只定了几个。他们希望你也能从商业角度挑选一下。”

“商业角度?!”

他挑眉,“可以,让他们把资料都一一送来吧。”

他会挑背景相比之下最差的那一个,这样使起手段来比较容易。

牧风铭点头,又道:“公司的周年庆不是快到了吗?到时候你把她们都请来观礼,也好见面了解一下,比看照片来得实际多了。”

相亲舞会吗?

牧思远厌恶的撇嘴,不过...

忽然,他心思一转,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这很好,你告诉法国那些老头子,我会把这件事情办好,决不丢了牧氏家族的面子。”

说完,他便起身要走。

牧风铭叫住他:“我不强迫你联什么姻,但你千万不能丢了我的脸!”

“你放心!”

———————————————————————————————————————————————

顾宝宝很早就来了公司,因为上次穿过的小礼服被撕烂了,她用了两天时间才找到一条相仿的。

可是这条跟以前那条的质量应该差很多吧!

秘书好心,让她不要声张,早点来把裙子挂进化妆间就好了!

以后她都会注意不再用这条裙子,这件事就算瞒过去了。

希望真的可以!

她将裙子挂好,又看看挂在旁边的裙子。

每一条都是那么名贵,她还真是不舍得赔呢!

轻声走出化妆间,这个角度正好对着秘书室,却见牧初寒忽然走出来,匆匆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她的第一反应是牧思远已经来了,初寒只是去找他有事,但当牧初寒走到门口,却紧张的四下看。

只是化妆间的角度有些偏,她无法看到顾宝宝。

确定没有旁人之后,她推开了早已被打开的门,快速闪身进去了。

一定有问题!

顾宝宝不假思索的上前,本来想推门跟进去,门却已经从里面被上了锁。

把门先锁上后,牧初寒才蹲下来开始找东西。

晚上有保安不间断的巡逻,她只能趁早上这点时间!

然而奇怪的,当她依照记忆拉开抽屉,却马上见到了想要找的那份合同!

她没有半点疑惑,而是高兴的认为上次哥哥并没有起疑,让她这么顺利的便找到了合同!

是的,她打算先毁了合同,然后再随便找个什么理由让顾宝宝这个与公司毫无关系的人滚离公司!

她兴匆匆的跑到碎纸机前,将文件放入入口,但碎纸机居然毫无反应!

她一愣,赶紧检查电源,是正常的没问题,可为什么无论她怎么往里面放合同,它就是毫无反应?!

难道是坏了?

她拍拍机身,应该是坏了!

她怎么能猜得出,自从上次发生合同被铡碎的事情后,牧思远就故意将这台碎纸机弄坏了。

既然不能碎,那就用撕的吧!

还好合同加起来十几页不难撕,正大块撕着,忽然听到门外有响声!

她被吓得一呆,这么早就有人来?

不管了,她加快了速度,然后撕碎的纸屑往口袋里揣好,匆匆跑到了门口。

侧耳细听,刚才的动静好像又消失了!

她赶紧拉开门走出来,正准备拉下锁扣。

“初寒!”

一个声音冷不防在身后响起。

她浑身一震,很快又冷静下来,转头一看是顾宝宝,顿时大怒:“你干什么?大清早的吓人?”

顾宝宝更确定她又有做什么坏事,便道:“我只是想问问你,牧总已经来了吗?”

牧初寒心下打鼓,这会儿说来了或没来,好像都显得自己有问题!

索性她语气一横,“我也不知道,刚才我进去找他没找着!”

说完,她便匆匆走开去了秘书室,总裁办公室的门有没有锁,也不记得了。

顾宝宝摇头一叹,上前推门走了进去。

四下环视,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桌子上也没有新文件,可见初寒刚才并不是来送文件的。

忽地,脚下一张小纸片让她目光一顿。

清洁工昨晚已经打扫,不可能在这里留下这样的小纸片,难道是刚才初寒落下的?

她将小纸片凑近,看到了上面这样几个字--订立时间--

是合同?

翻过来,这边也有字,不过是手写字,她立即就认出来,这是她自己签下的名字!

这是...她的合同?!

“你在干什么?”

这时,门口一个声音传来,她一愣,呆呆转身,看着牧思远走了进来。

“你怎么在这里?”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办公室的钥匙,他已经让秘书主任收回来了。

“我...我...”

顾宝宝吞吐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什么?”

话说间,他已一眼看到了她手中的小纸片,猛地伸手,他夺过来一看,脸色变得铁青。

紧接着,他转过身走到办公桌前,拉开了其中一个抽屉。

顾宝宝也跟着上去看,却迎上他恼怒的目光:“你把自己的合同给撕了?”

“我没有。”

她摇头,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合同放在哪里。然而他却无理的说:“不是你是谁?”

“真的不是我…”

说着,她微微愣住,刚才初寒悄悄进来,会不会…

“顾宝宝,你是不是不想在这儿待着了?”

他的问话打断她的思绪,她怔怔的抬头,目光望进他的眼眸:“你为什么说是我?你有证据吗?”

说着,她把自己大衣的口袋都翻出来,“你找找看,其余的纸屑在哪里?”

当然不在她口袋里,她又指着垃圾桶和碎纸机,“你去看呀,去看呀…”

他脚步不动,“谁知道你是不是已经把其余的纸屑给扔了?我来的时候,你是不是正在清理落下的碎片?”

没想到他居然这样说,顾宝宝涨红了脸,因为太过惊讶,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反驳。

“顾助理!”

他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不喜欢这份工作,还是没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鉴于你近段时间以来一直不太好的工作状态,我决定把你调岗!”

“你…”

她气极了,再也不想跟他多说一个字。

“牧思远,你混蛋!”

她使劲推了他一把,气冲冲的转身出去了。

牧思远无奈的低头,看着手里的纸屑,又是初寒在搞事!

那天碰到她在办公室鬼鬼祟祟后,他就故意将合同留在原处,没想到初寒果然记挂着这个。

她真是太天真,如果他真想留住一个人,一份合同又算什么?

不过,从现在的情势来看,她倒是为他推了一次顺水舟。

宝宝,对不起!

这段时间我身边太危险了,我只想让你安全的,生活在我的视线之中,就可以了!

顾宝宝回到办公室,抽出纸巾使劲的往眼角擦。

她不要哭,不要哭,不要为他掉眼泪!

他自私霸道、蛮横无礼、脾气暴躁,浑身上下没有一个优点!

她再也不要想着他。

嘴里对自己说着,心里却还是难过的发疼。

他不是说过相信她的吗?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他不问缘由的就下定论?

他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这样想着,她又觉得自己太会找借口。

他对她会有什么隐情?

他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让她不要再缠着他。

可是...

她又忍不住想,如果他是要撇开她,那前些日子他们又算什么?

那些让她沉醉的温柔,还有,还有…脖子上的项链…

她难过的趴在了桌子上,他是真的只是把她当成代替品吗?

或者空虚寂寞时的填充?

沉思半晌,她忽然抬头起身,不愿再继续想下去。

既然他说要给她调岗,她不如自己识相些,自动辞职!

——————————————————————————————————————————————————————————————————

“妈咪!”

刚走进公寓,两个小身影便欢快的扑了上来。

她伸臂将他们抱住,“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妈咪去学校没有接到你们。”

“妈咪笨笨!”

欢欢用小手捏着她的脸,“今天下午不上学哦,爷爷带我们去逛商场,买了好多好多玩具!”

他伸臂大大的张开,示意那么多玩具,他都抱不下!

顾宝宝笑着,“那爷爷在不在家?”

她今天来,也是因为想要见见牧风铭,当初是他请她去公司,现在她想要辞职,总得跟他说一声。

然而欢欢却摇头,“爷爷说法国有几个亲戚来了,他去招呼,说要晚点回来。”

闻言,顾宝宝不免失望,却听欢欢又问:“妈咪,爹地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爹地还在忙工作。”

她轻描淡写的解释。

她就是等他出去应酬了才过来的,不想跟他碰面。

她将两人牵到沙发上坐好,转头看着乐乐:“妈咪的小宝贝,在学校有没有乖乖听话?”

乐乐欢快的眨眨大眼睛,站起来搂住她的脖子亲亲她,表示他有非常乖乖听话哦。

欢欢也在一旁说:“妈咪,乐乐进步很快,爷爷还说,等乐乐会说话了,让他也去参加股东会议。”

顾宝宝有些伤感的笑笑,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她的害羞、固执、自闭的乐乐,也可以像欢欢那样,像一个小国王般坐在会议桌的中央,跟那些成年人平等对话?

相信假以时日,她的乐乐一定可以做到,只是,她以后不在公司了,可能很难看到。

“妈咪,”

欢欢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坏心情,赶紧问道:“你是不是不开心?”

说着,他也站到了沙发上,伸出小手去揉她的眉心,“妈咪,你不能皱眉哦,皱眉容易长皱纹,就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妈咪了!”

顾宝宝乐了,“你都在哪儿学到这些?嗯?你这个小人精!”

欢欢咯咯一笑,“妈咪,陪我们去玩玩具吧!”

在玩具房玩了一会儿,欢欢乐乐就该睡觉了。

乐乐从来都非常好眠,躺下被窝就睡着了,欢欢则抓着妈咪的手,迟迟不肯睡。

“快睡吧,”

顾宝宝揉着他的小脑袋,“明天要很早起床哦。”

“妈咪!”

欢欢微微偏过身来看着她:“还有三天我又会去公司参加会议哦,那天你不要去泡咖啡好吗?”

数天前的记忆还留在他的脑海,心有余悸。

“初寒姑姑好可怕!”

他又说。

顾宝宝心疼的抚过他的小脸,“欢欢,别这么说,初寒姑姑只是不喜欢妈咪,但她始终是你的姑姑,你以后当着她的面,千万不能这么说,知道吗?”

虽然还不能完全明白她的话,欢欢还是听话的点头。

“妈咪,”

片刻,他又笑起来,“爹地说以后我可以不喝咖啡,下次你给我冲果汁好吗?”

她点头,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欢欢她要辞职的事。

“欢欢,妈咪跟你说,妈咪想要辞职,以后你去开会呢,就不能在公司里看到妈咪了。”

“辞职?”

欢欢一愣,“为什么?”

聪明的他马上又想到了原因,“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

那也算是其中一个理由吧,但真正的原因,她怎么跟欢欢解释呢?

“欢欢,爹地和妈咪之间呢,有很多的问题,”

她柔声说着,尽量避免给他的心里造成阴影,“以后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

问题?欢欢沉默,他想起那天晚上爹地说过的话,不禁摇摇头,“妈咪,爹地上次跟我说,远离,疏远,冷漠,有时候也是一种保护,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一呆,“爹地真的跟你这么说?”

欢欢点头,又问:“妈咪,远离,疏远,冷漠是不是你和爹地之间的问题?”

欢欢的小脑袋转得太快,顾宝宝都有些跟不上,愣了一会儿才摇摇头。

心思如波浪起伏,他真的这样说?

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他要保护谁?

谁需要他的保护?

他忽冷忽热,忽明忽暗的态度,原因就在于此吗?

————————————————————————————————————————————————

今天更新晚了,对不起亲们,我要努力的恢复正常更新,亲们一定要继续支持我哦,代表欢欢和乐乐啵大家一个,吼吼\(o)/~===

顺便给大家隆重推荐好友的文,很好看哦:《霸道总裁,不许和我抢妈咪》http://novel.hongxiu.com/a/257376/

……本章完结,下一章“暗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