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02章:暗斗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02章暗斗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欢欢,爹地什么时候跟你说的这个话?”

“就是上次我去公司开会,初寒姑姑做错事又赖皮的那一天啊。”

想着欢欢的话,她拿过放在桌边的辞职信,凝眉再瞧了一遍,抬手将它撕成了碎片。

昨晚上她彻夜未眠,一直在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一切,他突然的温柔,和突然的冷漠,都像是一个谜。

他一定有事!

是什么?

等到天亮时,她终于有了决定。

她想弄清楚这一切,她心底…不放心他。

虽然还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弄清这一切,她还是决定先继续留在公司,无论他要给她一个什么样的职位。

到中午,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

中午当她来到员工餐厅,便发现员工们正在对新发布的人事命令议论纷纷,说是人事安排有了很大的变动。

她顾不得上吃午饭了,赶紧来到一楼一瞧。

果然,她已经从总裁特别助理被调岗至了新成立的项目组,职务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记录员!

这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让她感到异常吃惊的是,新上任的总裁特别助理,居然是

—初寒--!

她不禁紧蹙眉头,更加确定牧思远有事!

她呆呆的走回办公室,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这时牧初寒已经过来了,身后跟着一个拿东西的小秘书。

“哎哟,”牧初寒冷睨着她,“你收拾东西的动作还真慢!要不要派只乌龟给你?”

说着,她不耐的将随身包往办公桌上一扔,冲劲的力道将顾宝宝刚收拾好的文件又给冲散了。

顾宝宝不语,又继续整理了一遍。

“快点!烦死人了!”

牧初寒大声叱喝着,想起刚才那个电话,她心里就非常不爽!

刚才她看到最新的人事命令之后,不由地高兴又得意,赶紧给心悠打电话。

孰料心悠听了并无半分高兴,只是问:“初寒,你不是说你能把顾宝宝赶出公司吗?她怎么还留在公司?”

言语中满是嘲讽!

有没有搞错!她都让哥哥给了一个总裁特别助理的职位给她,她的“成绩”应该算是A+++了吧!

心悠居然还不满意?!

都怪这个该死的顾宝宝,从总裁助理降到最普通的职员,居然还死皮赖脸的不肯走!

“初寒,我收拾好了。”

顾宝宝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横眉冷对,“我跟你很熟吗?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吗?以后要叫我牧特助!”

顿了顿,她冷笑,“当然了,以后你在三楼,我在二十八楼,我永远也不会也不想见到你!快滚!”

她手臂一扬,让小秘书立即将自己的东西摆上桌。

顾宝宝无语,抱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牧总,这样对顾小姐...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助理室就在隔壁,秘书主任和牧思远在总裁办公室里悄悄看到了这一切。

牧思远抿唇,带了点心酸的笑意:“没事的,她很...坚强的。我知道。”

既然他这么说,秘书主任便闭嘴不再言语。

看着她的身影走入了电梯,久久的,他才再次开口:“伦敦那边怎么样了?”

“重要的关节都打通了,只等跟他们的老大见面。”

说着,秘书主任担忧的一叹,“能不能成功也就看这一次见面了。”

“什么时候见面?”

“十二天后。”

十二天后?!牧思远一愣,“公司周年庆的那天?”

秘书主任点头,“只要见面谈判成功,我们就可以对古副总采取行动了。”

牧思远冷冷一笑,“好!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

这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摆放了十多张办公桌,因为是新成立的项目组,分配来的同事都还没有来,所以显得有些脏乱。

顾宝宝将自己的东西搬到一个靠窗的办公桌,从清洁间里拿来工具开始打扫卫生。

“宝宝?”

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她抬头,只见申文皓正站在办公室中央,用目光搜寻着她的身影。

“我在这里!”她答了一句,继续擦着办公椅。

申文皓微笑着走上前来,“宝宝,我猜你已经来了,所以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顾宝宝也冲他微微一笑,“我这儿没什么事需要帮忙,倒是你,项目组的副经理,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做吧。”

语气虽然温和,说出来的话却是拒人千里。

申文皓撇撇嘴,“是啊,还真有点忙。不过以后我们在一个项目组,记得要多多关照我哦!”

她不禁莞尔:“是你要多多关照我才对!”

话说间,陆续有同事进来了,见到申文皓,都立即冲他打招呼:“申经理。”

他冲他们点头,又暗中冲顾宝宝眨眨眼,才走出了办公室。

转回头,顾宝宝深吐了一口气,对自己说不要把别人的好意想歪。

上次她已经跟文皓说清楚了,他们只是最普通的朋友关系和同事关系!

申文皓走进与大办公室只用一面玻璃墙隔开的办公室,却见古信扬正坐在办公椅上。

见他进来,古信扬挑眉:“怎么,还想着那个?看不出你还真长情。”

他淡笑:“既然成了我的下属,我去看看不行?”

却见古信扬目光冷然的说道:“牧思远把她安排到我们这儿来,难道不是别有用意。”

他们俩对这个问题已经讨论过多次,古信扬始终认为牧思远在用障眼法,他却不这么认为:“你不明白,她对牧思远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他走到窗前,一边道:“说实在的,我还没见过牧思远那样心狠的男人。”

虽然只是跟顾宝宝同学一年半,他对她和牧思远之间的事情,却非常了解。

不是因为他太八卦,而是周围的同学每天都有关于他们的新鲜事在讨论,这些事无非就是说顾宝宝又怎么怎么样,而牧思远却一点儿也不甩她等等。

“何况,”他继续说,“上次我们的人无意中听到一个消息,说顾宝宝进入公司做总裁助理,完全都是牧风铭的主意。”

“至于牧思远,当然是从头反对到尾。所以我认为,之前在二十八楼发生的那些事,可能是牧思远故意安排,想要赶走顾宝宝的。”

古信扬陷入沉默。

文皓说的并非没有道理,而这几天他也得到消息,说是牧思远并没有固定的女人。

至于顾宝宝,两人在私底下更加未曾见面。

那么,能够威胁到牧思远的人,只能是他的亲人了。

是牧风铭还是欢欢…乐乐…想起乐乐那张可爱的脸,他有些迟疑…

“信扬!”

申文皓打断了他的思绪,“眼前最重要的是五天后的股东表决会!”

表决会上将由股东代表选出建筑商,而这也是控制整个项目的关键!

古信扬点头,“我们的方案已经做好,但如果得不到牧思远准备的资料,我们的胜算还是不大。”

说着,他忽然一顿,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微笑。

“文皓!”他抬起头来:“新的总裁特助不正好是那个蠢女人吗?”

申文皓点头,又摇头:“上次的事情不大,牧思远完全有可能借着它来赶走顾宝宝,才让那初寒捡了个便宜,这一次你认为还会有那么凑巧。”

古信扬摇头:“她现在是总裁特助,牧思远做的每一件事她都会知道。要偷个方案书,偷看一下底价,又有什么难的?更何况…”

他的唇边挑起一抹邪笑,“只要你一句话,她还不赴汤蹈火都要给你拿来?这可省去了我们好大的功夫!”

“信扬,”申文皓摇头,“不能这么做!”

上次牧初寒那样兴冲冲的跑来,告诉了他那个数字,他就觉得非常奇怪。

本来他根本不打算采用,但转念一想,这有可能是牧思远在设计赶走宝宝!

他的心动摇了,他私念宝宝能够离开牧思远,所以他将这个数字告诉了古信扬,让牧思远知道自己的底价被泄露。

但这一次,要利用牧初寒去得到对方的底价,让他们兄妹反目成仇,他终究是于心不忍。

“真的,不能这么做!”坚定的看了古信扬一眼,他便转身出去了。

不能?!

古信扬冷冷挑唇,在他的观念里,没有什么是—不能--!

***************************************************************************************************

距离股东表决大会只有一天时间。

整整一个上午,牧初寒都在焦急中煎熬,如果今天还不能看到哥哥的计划书,事情就办不成了!

--我亲爱的表妹,我告诉你,男人都喜欢对自己事业有帮助的女人,文皓当然也不例外--

想起三天前古信扬对她说过的话,她急得直挠耳朵,她现在连那份计划书在哪儿都不知道,又从何偷起?

“叮!”

这时,公司内邮件传来消息,请她马上去总裁办公室开会,有重要事情商量!

她心中一动,赶紧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来到总裁办公室,只见参加这个紧急会议的人只有她、秘书主任和公司项目部的总经理。

他们正站在办公桌前,低头听牧思远说话。

这严肃的气氛让她也有些紧张,赶紧上前在他们身边站好。

“这份计划书我已经让本市顶级的策划师看过,他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你们也看看。”

说着,牧思远将一份蓝色封皮的文件递给了项目部的总经理。

只可惜他站在秘书主任的右边,而她却站在秘书主任的右边,让她想瞟一眼都不行!

算了,反正等会也要轮到她看不是吗?

片刻,项目经理看完了,什么话也没说,只把文件又递给了秘书主任。

秘书主任并不看,而是将文件重新放回了牧思远手中,“牧总,这是公司的最高机密,我不能看。”

牧初寒暗中跺脚,你不看,你不看怎么轮到我?

牧思远勾唇一笑,像是非常赞赏秘书主任的觉悟。

牧初寒一呆,搞什么?现在她想看也不能主动去拿了啊!

“你有什么意见?”牧思远转头问项目部经理。

他想了想,“牧总,每种材料都选用外国的,是不是太浪费了点?有的东西其实国内产的质量也挺好。”

牧思远一笑,“股东里有百分之八十都常年在国外生活,他们对国外的东西自然有亲切感。我要的不是省钱,而是让股东们投我一票!”

“是!”项目经理不再说话。

牧思远的目光转至秘书主任,“明天的会议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秘书主任点头,“这个请您放心!”

他点头,又看着牧初寒,“你通知下去,这个项目组的人明天都要参加会议。”

说完,他摆摆手,“你们去忙吧。”

牧初寒走出来,心里更加焦急,这么好的机会她都没有看到计划书,她还能找到什么机会!

--这一次我们能不能成功,就看建筑材料能不能把握在我们手里,牧小姐,文皓以后的事业是跌是起,就看你啦--

她紧紧的抓住鼠标,就看我?怎么看我!

这一次,要怎样才能偷看到计划书?!

久思无计,她只能先将牧思远刚才交代的事情做好,点开公司邮箱,打了两个字后,她还是起身决定亲自去项目组。

这样还可以借机见见文皓呢!

来到文皓的办公室,奇怪,文皓不再,反而是古信扬坐在办公椅上。

“文皓在那儿!”

古信扬冲玻璃墙外扬眉,她转身拉开窗帘的一角,只见文皓正站在一张办公桌前,跟顾宝宝说着什么!

“又是顾宝宝!”她大怒,便要冲出去。

“慢!”古信扬喝住了她。

她转头怒瞪他:“你敢管我?”

他不以为然的耸肩:“我只是觉得你把计划书的内容告诉我们,比现在出去大吵大闹要来得有用!”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牧初寒的小姐脾气上来了,没好气的说:“不行了,我弄不到!这一次哥哥很小心,刚才我又错过了一次机会,估计这次是不行了。”

古信扬眼眸一暗,“小心是应该的...”

他琢磨着她的话,忽然问:“刚才又错过了一次机会?你刚才做了什么?”

她白了他一眼,“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话说间,门被推开,申文皓走进来,“初寒?”他有点意外她的出现。

古信扬嘿嘿一笑,继续对牧初寒说道:“你当然没必要告诉我,不过文皓可是也想知道呢!”

闻言,牧初寒一愣,走到申文皓身边抓起了他的胳膊,娇声道:“文皓,我真是没用,这次的事情我办不好了!”

申文皓奇怪的抬头往古信扬看:“信扬,你们在说什么?”

古信扬并不回答他,而是冲牧初寒又道:“能不能帮上忙还说不好,你先把你刚才做的事说出来,或许有用!”

“真的吗?”

她惊喜的看着申文皓,飞快的将刚才在总裁办公室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申文皓听着,惊讶的瞪了古信扬一眼,没想到他居然暗地里找了初寒!

看着申文皓的脸色渐变,她以为他是在生气,赶紧道:“文皓,你别生气,还有一下午的时间,我可以...可以再想想办法!”

“不用了!”申文皓推开她,严肃的说:“你不用再想办法了,我并不想知道这些。你是总裁的特助,工作应该很忙,你快上去吧。”

“你...”牧初寒知道他真的生气了,心里不由地难过,“我现在,现在就上去,你放心,我一定再想办法!”

说完,她便匆匆走了出去。

申文皓赶紧将门关好,才走过来问:“信扬,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我不能利用她吗?”

“是不能,还是不忍?”古信扬不以为然的撇嘴,“算了吧文皓,反正我们又没有强迫她。”

申文皓沉着脸不语。

古信扬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你别这样啦,既然她没能看到计划书那就算了,反正牧思远这次太小心了,她也拿不到。但这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他的思路!”

“你说什么?”申文皓惊讶的问。

但见他的双眸闪过一丝得意与残忍,“虽然并不知道低价,但从刚才那蠢女人的话来看,他百分之八十的东西,应该都采用了国外生产的,这样他的价格就没办法跟我们比了。”

“可是...在支持率方面...”申文皓还是不放心。

“支持率?”古信扬冷冷撇嘴,“如果他想依靠这个话,这一次他注定就赢不了我!”

申文皓点点头,他知道,股东代表里有一个风向标似的人物,百分之九十的人投票都会跟随他的意见,而那个人,已经被他们收买了。

===亲们,求评论,求票票~~~某影含泪飘过====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为什么不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