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03章:你为什么不说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03章你为什么不说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家注意了!”

一大早,顾宝宝才来到办公桌前,便听主管大声说着:“九点半有个股东表决大会在大会议室举行,项目组的人都要去参加,大家记得要准时!”

一定是很重要的事吧,才会让项目组二十多个人都去参加。

顾宝宝坐下来,心跳不由地加快了节奏,好多天没有看到他了。

上班时看不到,去公寓看欢欢乐乐时也没有碰到过,今天才可以远远的…看着他。

但她不能灰心,也不能气馁,她一定要弄明白,他是不是在做什么,会不会有危险。

未到九点半,主管就带着他们先去了会议室,股东代表们陆续走进来。

接着是古信扬和申文皓,那个属于他的位置却迟迟还是空的。

顾宝宝看看时间,只有一分钟了,迟到并不是他的作风,他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问题?

正担心着,却见几个股东代表站了起来,往门口迎去。

“牧总。”

“牧总。”

看着他们热络的招呼着牧思远,古信扬的唇角勾起一丝冷冽。

熟悉高大的身影落入她的眼帘,不知怎么的,她的心好酸。

大眼睛要使劲的撑开,才能不让泪花滚落。

他瘦了一圈,也憔悴了好多。

似感觉到她的目光,牧思远眼眸一转,在她脸上淡淡扫过,像是看到了她,又像是没有看到,反正很快就转开了。

然后他说:“我们开始吧。”

秘书主任接过他的话,非常礼貌的看着古信扬:“古副总,请您先开始吧。”

古信扬点头,申文皓便起身上前,打开了演示幻灯片。

他一一介绍了计划书中的产品和价格,他们选择的建筑商虽然是本土企业,但水平和质量却是第一流的。

不但如此,他们得出的价格也是一个新低,让股东们纷纷一愣。

“这个价格能做出来吗?”

其中一个股东问道,看表情却是非常有兴趣。

能用最低价做出最好的东西,谁能不动心?

“当然可以。”申文皓回答,“这是我们反复核算过的。”

昨天得知牧思远的思路之后,他们又连夜将价格一压在压,终于得到这个不可思议的数字。

“谢谢申助理。”秘书主任微笑着起身,“我们这里也有一份计划书,请大家看一下。”

她并不用幻灯片,而是将纸质的计划书发给了各位股东,当然,古信扬也得到了一份。

听着秘书主任的介绍,古信扬不以为然的翻着这份计划书。

里面的内容跟昨天牧初寒说的一个意思,不但建筑商是国外的,采用的很多材料也都是进口的,所以整个价格算下来,几乎高出了他们的一倍多。

“牧总呀,”那个“德高望重”的大股东摇摇头,“你这个钱花得太多了。”

大股东一摇头,其余的股东自然也跟着一片叹声。

“各位,”秘书主任尽力解释,“虽然钱是多了点,但这家公司和选择的用料都是顶级水平,这样造出来的大楼才能更加稳固。”

“主任啊,”大股东直摇头,“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难道别的公司用了本土的建筑商和建筑材料,那些楼都塌了吗?”

秘书主任一时语塞。

古信扬将手中的计划书往桌上一扔,“牧总,你做出这样的计划书,不是在烧股东们的钱吗?”

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顾宝宝焦急的看着他,心里却不相信。

她不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东西来!

果然,他的脸上忽然抹出一丝笑,“大家不满意?没关系,我这里还有一份计划书!”

说着,他点头冲秘书主任示意,让她将另外一份计划书发给了各位股东。

古信扬面色一沉,赶紧翻开计划书,看到价格合计后,他紧张的面色才稍稍得以缓解。

因为这一份计划书的价格总计,还是比他的要高。

半晌,大股东说话了:“牧总,你这份计划书不错,但是从价格方面来说,还是高于古副总刚才的那一份啊。”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牧思远一笑,“也怪我,事情进行得太匆忙,我还来不及在股东大会上宣布,借今天这个机会,就一起宣布了吧。”

秘书主任点头,又拿出了几份文件递给股东们传阅,一边说道:“近两个月牧总做了几个公司的收购案,都非常的顺利。”

“第二份计划书的建筑商也已经被我们收购,换句话说,现在牧氏已经有了自己的建筑公司,不但可以对外承包项目,也可以给自己造楼。所以我们保守估计,这栋楼的真正造价,将会比计划书上少百分之二十!”

百分之二十!

股东们不由地面面相觑,还有什么比自己给自己做项目更加省钱?

建筑商的利润这一块完全给切掉,还有什么计划书会比这更省钱?!

“好,好,”大股东高兴的说,“牧总,还是你这个办法好!”

闻言,古信扬转头瞪着大股东,“你说什么?!”

却听牧思远在一旁凉凉的说道:“下次想要收买人,记得钱出多一点,别让人觉得小气!”

他的脸顿时气得发白,猛地站起,走出了会议室。

申文皓也赶紧起身跟着上前。

“文皓!”牧初寒焦急起身,她知道自己的事情搞砸了,文皓一定非常生气!

“哥!”她恼恨的推了一下牧思远,“你怎么能这样?你昨天在会议室说那些话,是故意骗我的对不对!”

牧思远头也没抬,声音冰冷:“这些话你回去跟老头子说,我是管不了你了!”

说完,他也起身往外走去。

顾宝宝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不明白初寒为什么那么问?

散会往外走的同事挤着她往外走,走到楼梯口处,她猛然回过神来,转身朝总裁专用电梯跑去。

当她赶到,他正好走入了电梯。

“等等!”

她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飞快朝那快要关闭的电梯门跑去。

还没跑到门口,忽然一股拉力扯住了她的衣服,将她猛地拉了进去,害她差点碰到电梯厢的铁壁。

直起身,她对上他带有一丝笑意的黑眸,是他把她拉进来的。

“你…”她是追来发问的,被他这样凝视,她有一时间的恍神。

看着她绯红的面颊,像一颗熟透的樱桃,粉嫩的唇,如同花瓣般美好,他真想上前咬一口。

“你…”她好歹回过神来,想起了自己的问题,“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她猜到了什么吗?那就更不能让她知道了!

“有什么好瞒着你的?”他挑眉冷问。

“你…”她深吸一口气,“你让初寒做助理是为了什么?为了今天能这样赢过古信扬吗?”

他不答,她继续说,“你是不是在做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所以你才…嗯…?”

话音被他吞没,他的唇忽地覆上她的,轻细柔软的,他吻着她的嘴,却没有伸舌进入。

这是一个不带情.欲的吻,这只是一个传递温暖,让她心安的吻。

“什么也没有。”

她听到他低声说着,然后电梯门开,她又被推了出去。

“喂!”她大叫,但电梯门已经关闭,他上楼去了。

她焦急的扑上前,使劲拍打着这铁门,“牧思远,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事?”

指示灯显示28楼已到,他根本无法听到她的问题。

她痛苦的咬住唇瓣,他肯定有什么事!她笃定!

到底是什么事?他会不会有危险?欢欢和乐乐又会不会有危险?

去问他他肯定不会说,她要怎样才能知道?

愁思了一下午,身边的同事陆续起身,嘴里说着:“下班了,下班了…”

她也收起手中的笔,一下午什么都没做,看看记录纸上,居然被她胡乱涂抹了一朵百合花。

她叹气,随手将记录纸往旁边一收,也下班了。

快要走到混沌店门口,阿爸打电话来让她去市场批发花椒粉。

市场不太远,她步行去又步行回,天已经慢慢黑下来。

街边一些酒吧开始亮起五彩的招牌,闪烁的灯光惹她忍不住去瞧,却见玻璃墙正对着的吧台上,好像坐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一愣,凑近一看,果然是古信扬!

他怎么会跑到这种街边酒店来喝酒?而且还是一个人!

大概是因为今天没能赢了思远,心情很郁闷吧。

她情不自禁的走进去打了个招呼:“副总。”

古信扬抬头看了她一眼,怒道:“滚开!”

吼完,他又灌下了一大口酒。

她不免担心:“副总,你一个人来的吗?要不要我叫文皓过来?”

“你敢!”他骂了一句,又道:“你快点滚开!我什么人也不想见。”

这样的痛苦与失意他早已习惯,不需要任何人来同情。

她捕捉到了他眼里那一丝受伤,心里也不太是滋味。

或许现在,他只是想要一个人待着。

“那好吧,副总,我先走了。你一个人别喝太多了。”说完,她便转身走出了酒吧。

走出了好长一段路,她还是拨通了申文皓电话,把事情告诉了他。

*****************************************************************************************************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宝宝。”申文皓有些不舍的挂断电话,目光顿在顾宝宝的办公桌。

微风吹来,吹散了她放在桌角的几张记录纸,其中一张上面,画着一朵美丽的百合花。

她最喜欢的花。

他的唇角噙出一丝微笑,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距离公司不远的地方,就有本市最大的花行,这里可以买到镶着金边的玫瑰和百合,这都是非常稀有的品种。

郑心悠下班后也到了这里,明天早教中心的一部分孩子将举办一个集体生日派对,所以她来这里订了一些花。

此刻她正准备离开,却忽然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远远的走来。

她的心跳似漏了半拍,本来想迎上去的脚步忽然顿住,她反而往旁边闪了几步。

他也是来买花的吗?准备送给谁?

种种疑问让她没有露面,而是装作选花的人,混在了其他客人之中。

“先生你好,请问需要点什么?”果然,他走进花店里来了。

她听到他说:“我要有金边的香水百合,请问还有吗?”

香水百合!她的心一痛,那不是她喜欢的花。

“还有。请问您需要多少?”他略微思考一下,“五十九朵吧。”

“请问现在包起来吗?”

“不,明天早上送到这个地址。”

他唰唰在纸上写下地址和收花人的名字,又递上自己的名片,“每天一束,支票直接给我就行了。”

“好的,谢谢!您慢走!”

看着他的背影离去,郑心悠在路口呆在了很久。

直到冷风吹得人受不了,她才缓缓回过神,走入了花店。

“你好,”她来到柜台前,“刚才是不是一位申先生来订花?”

“你是…?”

“我是申文皓先生的秘书。”她索性将他名片上的资料都说了一遍,这样才能让人信以为真。

“哦,对,刚才郑先生是有来订花,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他送花的对象写错了,让我改一下。”

“哦,那请您在这上面改一下吧。”

接过刚才他写下的卡片,只见上面赫然写着顾宝宝三个字!

她不由怒从心起,唰唰几笔用力将这地址和名字划掉,重新写下了一个地址!

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凭的是心里陡然升起的一股怒气,但是走出花店,她便有些后悔了。

如果文皓知道,会怎么看她?会不会再也不理她?

转过身想要回头,去将那名字重新改回来,却发现自己已再没有了勇气!

回到家,爸妈意外的都在家里,他们平常忙着生意,很少有这么早回家的时候。

“悠儿,”郑爸叫住她,“你过来。”

她走近,只见爸爸将一张支票放入了她手中,“这是一千万的支票,明天你给思远先送去。”

她疑惑,“之前不是借了三千万吗?”

再者,这样的事为什么不让秘书去做?

郑妈在一旁叹气,“悠儿,现在生意不好做,这一千万还是你爸卖了公司的一个商标权得来的,我们打算陆续把另外几个商标权也卖掉。”

闻言,她将支票放回爸爸的手中,“那就有了三千万再还吧!”

“你这孩子!”郑爸拉住转身要走的她,“我们打算加大主营商标的投资,钱够不够还不知道,这一千万必须先还给思远。”

她对爸妈的经营策略不感兴趣,“爸,你还一千万也是欠,不还一样是欠,何况…”

说到这里,她似陡然明白了什么,面色一僵:“爸,你这不是想要抛砖引玉吧!你还钱是假,想要再借钱才是真的?”

只能有这一个原因,来解释爸妈为什么让她拿着这支票去找思远。

郑妈皱眉,“悠儿,你怎能这样跟爸爸说话?家里公司有困难,你难道不应该帮忙吗?”

“我怎么帮忙?”

郑心悠也生气了,“当初公司上市的时候,我就劝过你们不要上市,守着固定的资产和业务,就足够让家里的生活很好了。你们有没有听我的呢?现在资金出现了困难,你们倒不如把我标个价,看谁出钱高就给卖了!”

“你…!”郑爸气极,一巴掌“啪”的刮在了她脸上。

“他爸!”郑妈心中一惊,郑心悠已恨恨的瞪了他们一眼,跑上楼去了。

“他爸呀,你干嘛打孩子啊!”郑妈拉住他的胳膊,痛心的说。

郑爸一脸悔色,“我…悠儿不找思远帮忙,公司怎么办啊?”

郑妈摇头:“如果实在不行,就算了吧。也许悠儿说得对,公司不扩大规模,我们也能生活得很好,只要你和悠儿都健康平安,我也别无所求了。”

“那怎么行?哪个做生意的不想生意做大做广?固步自封,迟早也会让别的公司挤垮!”

郑爸不同意她的说法,“我再去跟悠儿说说。”

“你别去了,”郑妈赶紧拉住他,“我去,我去!”

郑妈走上楼,只见女儿的房间并没有锁,推门进去,她正坐在阳台上的靠椅上发呆。

“悠儿!”她走近。

郑心悠转头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微扯动,“妈。”

她在女儿旁边坐下,伸手轻抚着女儿的脸颊:“疼吗?”

郑心悠摇头,眼神却那样的倔强。

郑妈阵阵心痛,不由道:“悠儿,别怪你爸爸,别怪妈妈。”

见她沉默着不置可否,郑妈沉沉叹气,“妈妈对你说实话,在你舅舅卷款逃走之前,公司已经出现了问题,你舅舅不过是…把问题一下子就摆在我们面前。我和你爸…”

个中辛苦真是难以言说。

明白的会体谅他们,不明白的还会说他们是自作自受!

郑心悠转头,陡然瞧见了她头上的几根白发,心里不禁一阵愧疚。

“妈,你们想让我帮忙,我怎么帮?”

===亲们,今天还有一更,欧也!\(o)/~======

……本章完结,下一章“谁是送花人(加更6000字求月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