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04章:谁是送花人(加更6000字求月票)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04章谁是送花人(加更6000字求月票)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郑妈没有回答,只问:“悠儿,你和思远两人到底…”

她摇头,将郑妈的想法生生截断,“我跟他是不可能的。我对他没有感觉,我不可能嫁给他。”

闻言,郑妈非常不理解,“悠儿,思远身世好,做事也有担当,更重要的是他心里有你,你为什么…”

她摇头,“妈,我心里喜欢的,我想嫁的,是另外一个。”

另外一个?!

郑妈大吃一惊,怎么从来都没有听她说过?!

“悠儿,你不是跟妈妈开玩笑吧!”

她认真的摇头,“妈,他是我在法国留学时的同学,我们是在华人聚会上认识的。”

提起往事,她布满愁思的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意,“他学识渊博,又非常英俊幽默,学校里有很多女生都追逐着他,但他却从来不以此为傲。相反,他在学校里做出了很多成绩,毕业的时候市长还亲自给他颁发了一枚荣誉勋章。”

郑妈呆呆的看着女儿那一脸的幸福表情,哑口无言。

她也是女人,只听女儿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就已知道她恋那个男人有多深。

可笑的是,她和丈夫居然一直都不知道,还想要将女儿和思远配成一对。

“悠儿,”她着急的问,“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他是谁?”

她的问话将郑心悠从美好的回忆中拉了出来,她呆呆的看了郑妈一眼,忽然又凄悲的一笑。

“妈,你别问了。我也不会说。”

她起身往房间里走,“你只要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就行了,不要再把我往思远身边推了。”

郑妈也起身,跟着她往里面走,脑子里却一团乱。

如果是这样,她和丈夫的依靠思远来解决公司困境的想法,岂不是没有一点可能。

“悠儿呀,”她拉住女儿的手,“那张支票…”

郑心悠伤心的趴上床,“妈,明天我会去还支票,但思远会不会帮忙,我就不能保证了。”

郑妈一呆,那也就只能先这么办了,可是,“悠儿,你还好吗?”

看她脸色苍白的样子,像是生病了。

“妈,我没事,”她摇头,“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郑妈无奈,只能先出去了。

看着门被关上,泪水也从她的眼眶滚落,她伤心的闭上了双眼。

为什么文皓就是不放弃顾宝宝?

就像她无法忘记他一样!

************************************************************************************************

顾宝宝一手提着随身包,一手提着一大包早餐走入了公司一楼。

这一大包就是办公室里十来个人的早餐没错啦!

都怪阿爸的葱花饼太香,上次她不过是因为忙把葱花饼放在桌子上来不及吃,就引起了办公室全体人员的“抗议”!

自从他们分吃了这一块葱花饼之后,他们的早餐就都由顾宝宝负责了。

“宝宝!”

申文皓从后赶上来,拿过她手里的早餐,“我来帮你提吧!”

他不由分说的抢过来,拿出自己那一份咬一口,接着大叹:“顾叔叔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

顾宝宝莞尔,问道:“昨天副总…没事吧?”

申文皓摇头,“喝了个大醉,自个儿是谁都不认识了。还好你告诉我去接他,否则他昨晚一定醉宿街头。”

她低头皱眉,“他一定是…太难过了。”

他总是说自己是无情的人,无情的人又怎么会难过至此?

“申助理好胃口!”

正胡思乱想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自前面传来,她抬头,他的身影立即将她笼罩。

“牧总早!”

申文皓虽然恭称他,嘴上却还不停的嚼着香喷喷的葱花大饼,一脸的轻蔑。

“牧…牧总早。”

顾宝宝也跟着叫了一声,却没想到大清早的,能在这里碰上他。

牧思远扫了一眼申文皓手里的东西,“顾宝宝,难道你在公司上班的同时,也兼职帮家里兜售混沌吗?”

“我…”

她赶紧摇头想要解释,申文皓已开口道:“牧总,请你别搞错了,这些早餐是我刚才买来的,跟宝宝毫无关系!”

宝宝!

居然叫得这么亲热,牧思远忍不住暗中捏紧了拳头,真想像上次在酒吧那样狠狠的给他一拳!

“顾宝宝!”这时,门口的保安却冲这边叫了一声。

三人抬头去看,只见一个送花小妹捧着一大束的金边百合走过来,“请问你是顾宝宝顾小姐吗?”

顾宝宝诧异的点点头,卖花小妹居然将那样一大束的花递给了她,还说:“这是一位先生送给您的,麻烦您签收一下。”

送给她?!

顾宝宝赶紧问:“请问那位先生叫什么名字?”

送花小妹却摇头,“我只负责送花,这个就不知道了吔。也许你可以打到我们店里去问一下。”

哦。

顾宝宝点头,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低头再看看怀中这么大一捧金边百合,是阿烨吗?

好像不会,他前一阵子去美国了,还没有回来。

是…她心中砰砰狂跳,眼角的余光忍不住往牧思远看,却听身边的两个男人忽然异口同声的问道:“宝宝,喜欢吗?”

她一呆,惊讶的看看两人。

申文皓有些不好意思:“我看有人送这么大一束花给你,一定是想要追你啦!所以问问你喜不喜欢?”

牧思远冷声一哼,“她喜不喜欢,跟你有什么关系?”

申文皓不甘示弱的反问:“请问牧总,那这又跟你有关吗?”

两人像是斗气的孩子,谁也不服输。

“跟我有没有关系,你管得着吗?”

“我爱管不管,你又管得着吗?”

顾宝宝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忽然,郑心悠走到了他们面前,疑惑的问道。

刚才的气氛顿时散去,她听到牧思远说:“悠儿,你来了,没什么,我在这里等你呢!”

说完,他拉过郑心悠的胳膊,头也不回的往电梯走去。

原来,他是在这里等她。

顾宝宝黯然的低头,也转身往楼梯走去。

“宝宝!”申文皓有些心疼的追上前,跟她一起走进了楼梯间。

随着电梯门慢慢关闭,这一切都落入了电梯内两人的眼中。

牧思远心里生气她跟申文皓走得那么近,但想到她收到花时脸上泛起的红晕,心里又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还不知道那就是甜蜜,只知道这感觉让他心情大好,他想她一定会猜到送花的人是谁吧!

郑心悠想的,也正是那束花,但她的心里却是惊讶万分。

明明昨天她已更改了送花的地址,为什么今天顾宝宝还是收到了?

她不信文皓已经发现了这件事,也不信花店店员没有按照更改后的地址送花。

唯一的解释只有--这花是别人送的--。

心绪稍稍平静,她才意识到电梯里的安静。

电梯已经升到了二十五层,她和思远居然谁都没说一句话!

她奇怪的抬眼,却瞥见他已然出神的目光和唇角那一抹带蜜的微笑。

她惶然低头,心中已经明白,刚才那一束花是他送的!

“叮!”

电梯门开,牧思远回过神来,但他似乎没意识到刚才电梯里的安静有什么不对,而是非常自然的走出电梯,一边问:“悠儿,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两人走进总裁办公室,郑心悠才拿出了支票,“这是我爸让我给你的,不好意思,只能先还一部分。”

他将支票接过来,看了半晌,忽然说:“悠儿,你有什么话,就跟我直说吧。”

他知道郑爸公司的情况,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还出一千万。

闻言,郑心悠的面色不禁有些难堪,“不,不...”

她摇头,“我没什么话要说,支票给你了,我就先走了。”

“悠儿!”

他上前掌住她的双肩,黑眸泛起柔光,“难道请我帮忙对你来说,就这么困难吗?”

虽然知道她爱的人不是他,但看着她家里的公司陷入困境,看着她发愁,他还是不能袖手旁观。

郑心悠依旧摇头,“不是这样的,你知道的...那根本就是个无底洞!”

他帮忙了,有起色还好,如果没有呢?她岂不是欠下他更大的人情?!

牧思远沉默不语,她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如果想要真正的帮助到郑家,仅仅用现金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

“悠儿,”他微微一笑,“你不用着急,我会想一个周到的办法。”

见她轻轻蹙眉,他又道:“我只是想帮郑叔叔,你不用想太多,好吗?”

原来她的心思他都猜到。

郑心悠微窘的低头,重重的咬住嘴唇,还是决定把话说下去:“思远,我很谢谢你。至于我们的事,我真的非常...抱歉。”

看着紧张局促、脸色泛红的她,娇弱得令人疼惜。

他觉得自己应该上前抱抱她,以前每当她难过的时候,他不都是这样做的吗?

但此刻,他却没有这个想法。

或许是因为他已知道,自己不是她想要的那个人,所以不敢唐突?

或许也是因为别的...心中那莫名其妙的抗拒感。

他只能说:“悠儿,没什么抱歉的。何况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见她眼露疑惑,他着重了一句:“真的!”

郑心悠呆呆的摇头,她不是疑惑这个,她...

她马上又点点头,心中懊恼的一叹。

她到底在干什么?

她是在质疑什么?

她是觉得这一切不太正常吗?

她觉得至少他应该表现一点点悲伤对吗?但他的脸上却找不出一丝一毫!

所以她奇怪,她疑惑,她好像还有点儿...失落!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儿疯了?!

“思远,那我就先走了。”她赶紧说,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牧思远点头,将刚才那一张支票递回给她,“这个你拿回去,你告诉郑叔,一旦有什么好办法,我马上跟他联系。你让他别着急,这种事急不来的。”

她慌忙点头,抓着支票匆匆走出了办公室。

***************************************************************************************************

“...九十八、九十九...”顾宝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么大一束,花了她一个中午的时间,总算数清楚了。

真的是九十九朵!

“顾宝宝,收到了花也不至于开心成这样吧!”邻近的同事笑她,“连午饭都不吃了?”

她面色微窘,“哪有?我正好在减肥嘛!”

同事凑上来,用含着一万个不相信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手指摸上百合的金边,“名贵品种吔,很贵哦。顾宝宝,你是不是找了一个金主?”

另一个同事也凑上来摇头,“我看不像。追女人不是要用玫瑰花的吗?送百合是什么意思?”

顾宝宝但笑不语,她最喜欢的花就是百合了,这说明给她送花的人很了解她!

会不会是他?!

她的心跳得好厉害,小脸不禁通红。

“哟哟哟...”

同事指着她笑:“脸红了脸红了!一定有内幕,”她用胳膊撞顾宝宝,“快说快说,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顾宝宝赶紧摇头,“我真的也不知道啊,是匿名的!”

怕她们不相信,她还抽出卡片给她们看。

同事将卡片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才点头:“果然没有留名,哎,敢送花又不敢留名,还真是个胆小鬼!”

“我们可以查呀!”另一个同事则指着卡片上的花店名字,“顾宝宝,快打电话去问。”

“真的要打呀?”

虽然很想知道,但说到真的打电话,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要打!”同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就冲他这么有钱,你也不能放过喽!”

顾宝宝莞尔,只能任由她拿过桌上的电话机,拨下了花店的号码。

然而问了半天,那边总是说什么不能透露之类的,然后就以现在店内很忙把电话给挂断了。

“什么嘛!”同事气呼呼的挂断电话,想了一想,又道:“咱不打电话了!顾宝宝,今天下班后你直接去花店里问!”

“这...”

同事打断她的为难,“这花店就在我们公司不远的地方,你记得一定要去问,明天来我们等你的答案哦!”

说完,她们便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开始上班了。

顾宝宝撇嘴坐下来,看着这张名片,真的,要去问吗?

她心里犹豫着,脚步却不听使唤的来到了这家花店门口。

里面还真的挺多人,她站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勇气进去打听这个。

还是走好了!

“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吗?”这时,却有一个花店小妹热情的上前来问道。

她一愣,吞吐道:“我...我收到你们送来的花,我可以问问是谁送给我的吗?”

花店小妹点头,“你可以去收银台问问,如果客人没有特别交代不能透露身份,我们就可以帮你查一下。”

真的?闻言,她双眼一亮,抱着一丝希望走了进去。

“不好意思啊顾小姐,”花店小妹帮她查了之后,抱歉的说道:“两位客人都特别交代,不能透露他们的身份。”

顾宝宝一愣:“你说什么?两位?”

她点头,“有两位先生曾经到我们这儿给您订了花,而且都是金边的香水百合。”

顾宝宝疑惑的摇头,“你可能搞错了,今天我只收到了一束花。”

这回轮到花店小妹发愣了,难道是她们店里漏送了一束?

她赶紧低头继续去查,这次才找到了那张更改过的卡片。

“对不起,顾小姐,”她赶紧道歉,“是我搞错了。之前有一位先生让我们给您送花,但后来他又改掉了收花人的姓名和地址。真是不好意思!”

她这样说顾宝宝就更加奇怪了,谁本来打算给她送花又改掉?

是不是他?

是不是他在中途又改变了主意?

他为什么要改变主意?

“麻烦你了,”心中的焦急让她忍不住用了哀求的语气,“我真的很想知道给我送花的人是谁!”

花店小妹真的很为难,顾宝宝只能继续恳求:“这对我真的,真的很重要。我想要知道是不是我以为的那一个,这关系到...关系到我...”

她说不出话来了,眼角不自觉的湿润。

花店小妹不忍心看她这样,只好偷偷的看了记录一眼,然后悄声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绝不能说出去哦。”

顾宝宝赶紧点头,听她小声道:“给你送花是一位牧先生,还有一位申先生,但他之后又把收花人改成了一位郑小姐!”

--郑心悠吗?--顾宝宝一呆!

===天好冷,手好冰~~~亲们,某影洒泪求评论、咖啡、花花、票票,还有荷包神马的\(o)/~=====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无权叫我离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