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05章:你无权叫我离开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05章你无权叫我离开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真的给她送花了。

原来他记得她最喜欢的东西。

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收到他送的花。

她觉得自己的心情,像是六年前的那一个晚上,她把自己交给他的那一个晚上。

忐忑、激动、茫然、不悔...

不,此刻她的心里,还多了一份甜蜜。

百合花的香味还停留在手上,像是他在电梯里那温暖的一吻,还顿在她的唇边。

他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才这样将她推开?

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他送花给她,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

可是...文皓也给她送了,却被郑心悠发现了!

收花人最后被改掉,一定是她做的吧!

她一定很生气,不然不至于暗地里偷偷把这个给改掉!

顾宝宝坐在花店外的长椅上,烦恼的抓了抓头发,她是有尽量躲避文皓的对吧?

事情怎么好像反而越来越乱?

“你很得意吧!”

忽地,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抬头,意外的看到了郑心悠正站在长椅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郑小姐?”

顾宝宝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郑心悠是来给昨天订购的鲜花结账,她也没想到能碰上顾宝宝。

后来又听到她跟收银台小妹的对话,她本来是要离开的,却还是忍不住折回。

“看到我很意外吗?”

郑心悠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还是你准备把文皓原本要送给你的花要回去?”

长椅边就是店门,人来人往的说话不方便。

话说间,她便往马路旁边的护栏走去。

“郑小姐,你误会了。”

顾宝宝跟着她往前走,一边道:“我跟文皓,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么样?”

郑心悠转头,冷光顿在她的脸上,“你是要解释吗?我倒想要听听。”

顾宝宝皱眉,解释倒谈不上,而且她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她只是想要说清楚而已。“郑小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有敌意,但如果是因为文皓,你大可不必如此。”

她在郑心悠面前站定,“我跟文皓什么都没有,这一点是事实。”

但郑心悠显然不相信,“什么都没有?”

她挑唇,“如果你没有给他希望或者暗示,他会这样殷勤的讨好你?”她的话好难听!

“郑小姐,”

顾宝宝不禁要说,“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文皓没有对我殷勤,也没有讨好我。你这样子说他,对他太不公平了。”

“我该怎样对他,我自己知道,”

郑心悠抢断她的话,“不需要你操心!”

说着,她的语调之中渐渐积聚了怒气,“顾宝宝,你该注意的是你自己!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不要和男人闹出笑话来!”

顾宝宝一愣,这话听在耳朵里多么熟悉,好像...初寒也曾经说过!

她不可思议的看了郑心悠一眼,难以相信她的嘴里会说出和初寒一样的话来。

在她心里,郑心悠一直是个知书达理,温柔善良的女孩,很难和娇纵蛮横的初寒划等号。

“郑小姐!”

她沉下语气,“如果你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一时的生气,我可以原谅你。如果不是,我请你跟我道歉。”

“一时的生气?”

郑心悠的唇角撇出一抹冰冷,“顾宝宝,我对你可不是一时的生气。”

顾宝宝气结:“那请你跟我道歉!”

“我刚才的话有说错吗?我为什么要跟你道歉?”

郑心悠转过身,步步逼近她,“在思远、文皓,和另一个叫公孙烨的男人之间,你到底选好了吗?如果你并不打算跟文皓在一起,我就请你马上立刻消失在文皓的视线范围之内!不要再给他希望,不要再折磨他!”

顾宝宝被逼得步步后退,最终撞上了一棵大树。

“郑小姐...”

她伸臂,挡住郑心悠不让她再逼近,“我想你搞错了,你根本没有资格来问我这些话!”

说完,她侧身稍稍躲开,“我不跟你说了,再见!”

“你站住!”

郑心悠喝住想走的她,“今天你必须回答我,你要不要离开文皓?”

胡搅蛮缠!

她无奈,反问:“你要我怎么离开?”

“离开公司,离开这里,像这五年一样消失!”

她的要求让顾宝宝觉得好笑,“郑小姐,我的家在这里,我的孩子也在这里,我不可能离开。另外,我也不可能离开公司。”

“你闭嘴!别说的你好像有多么不舍!”

她逼问,“我看是因为你比较享受有两个男人围着转的滋味吧!”

顾宝宝不想跟她继续说下去,就是害怕自己会生气,会忍不住跟她吵起来。

但她现在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她觉得自己也不能忍了。

“那你呢?”

她反逼上前一步,双眸直视郑心悠的眼睛,“你这样逼我,又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你以为只要我不在这里了,文皓就会选择你?”

“当然!当然!”

她相信,没有顾宝宝,她将会是文皓最好的选择。

“郑小姐,”

顾宝宝难以理解又无比同情的摇头,“我以为你很聪明,原来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

“你说什么!”

“我说你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都不懂吗?如果爱的人可以代替,你为什么非文皓不要?为什么不能让思远代替他?为什么不能?衣服你和别人买同一件,文皓的心只有一颗!”

“顾宝宝,你!”

她气得面色发白,紧捏的拳头,关节都已发白!“顾宝宝,我要是...”

心中极端的愤怒已经让她口不择言,“要是把思远抢过来,世界上最痛苦的人,就是你,一定是你!”

顾宝宝微微一笑,将心底的颤抖掩埋,“如果是那样,我无话可说!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会祝他幸福的!”

说完,她伸臂将郑心悠推开了些许,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了几步,似还听到她在身后说着:“顾宝宝,你知道我可以,可以做到的!你知道!”

这算是威胁吗?

如果是的话,那真的有威胁到她了!

换做是几年前的顾宝宝,一定会转身恳求她,甚至更加荒唐的与她合作,坚信这样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男人。

现在的她却一定不会这样做了。

因为她心里已完全的不确定,这一辈子思远哥哥会非她莫属。

她可以等待,却已经不坚信了。

如果有一天,他再一次对她说:离我远一点,我不想再看到你。

她会很伤心很痛苦,会感觉不能活下去;

如果有一天,他决定跟别的女人共度一生。

她会痛彻心扉,会觉得此生再也没有可以寄托的信念与希望;

但她还是会继续生活下去,在他的世界之外,在他的幸福之外,一个人孤独的生活下去。

她已经为自己想好退路了不是吗?

所以这一次,她决定再努力一次。

最后一次!

——————————————————————————————————————————————————————————————

“哇,这次又是九十九朵,太幸福了!”

“羡慕人家吗?你也去找个金主啊!”

“我也想啊,你看看我,脸蛋和身材有比宝宝差吗?”

“没有,你比她还好呢!放心,金主明天就有了!”

一阵笑声远远而去,申文皓从古信扬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疑惑的紧皱眉头。

怎么是九十九朵?

他明明是让花店送五十九朵的呀!

忽地,他似想了什么,大步朝前走去。

来到顾宝宝的办公桌,果然是又一束新鲜的百合插放在桌子一角的花瓶中。

这束花太大,像昨天一样,花瓶都摆不下,所以只能放在桌角,让它可以有一边靠着窗台才能站稳。

这么大一束,怎么看也是九十九朵,昨天他怎么会以为是五十九朵?!

“文皓?”

顾宝宝正从别的同事桌边回来,疑惑的看着他,“找我有事吗?”

申文皓回过神来,冲她微微一笑,“没有,你这束花太大了,我从这儿走过,目光不自觉的就被吸引了!”

顾宝宝不想跟他说郑心悠在花店擅自改掉收花人的事,便有些敷衍的笑笑,又故意找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跟他讨论,希望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之后他是带着笑意离去的,她猜想他应该没有起疑吧!

然而,当他走出大办公室,他便转身往公司外走,去了花店!

从花店出来,他怒气冲冲的上车,直接往郑心悠的早教中心开去。

他本来是想当面质问她的,没想到将车子停在楼下之后,他连上楼去的想法都没有了!

想想那张外表较弱,内心却奸邪的脸,他简直想吐!

认识好几年,他从来从来没想到她会做这样的事!

拿出电话,他拨下了她的号码,片刻她便接通了。

“喂?文皓吗?”

她的声音怎还可如此平静?!

申文皓一时无语,只道:“百合花还漂亮吗?”

郑心悠一愣,他知道了!这么快!

她已经在脑海里想过很多遍他知道后的情景,所以这时倒不那么紧张了。

“顾宝宝告诉你的?她的嘴还真快!”

“郑心悠!”

怒气顿时被唤醒,他冷声道:“不要把别人想得跟你一样无耻!”

她浑身一抖,紧紧的握住了手边的文件,“文皓,一束花而已,你至于吗?”

“确实只是一束花而已!”

他接过她的话,“却让我看清楚了你到底有多恶心!”

恶心到他不想再跟她多说一句话!

说完,他立即挂断,开车离去。

郑心悠一呆,立即打过去,铃声响过无数遍,他不关机,却也不接!

她有些慌了,改用座机打,依旧不接!

再用同事的电话打,还是不接!

豆大的泪水从眼眶滚落,她焦急的抓散了长发,看上去像一个疯子!

“心悠,你没事吧?”

同事被吓了一跳,她却没说话,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将门反锁!

“顾宝宝,顾宝宝...!”

她恨声念着这三个字,拿起电话翻找了一遍,拨下了牧初寒的号码。

奇怪,没人接!

再打,还是没人接!

再打,依旧没人接!

她疑惑又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怎么连初寒都不接她的电话?

不,不行!

她还需要初寒,需要初寒帮她彻底的将顾宝宝赶走!

再一次拨打,这次终于有了回应。

“喂?心悠啊!”

牧初寒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像是非常谨慎!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声道:“初寒,你的事到底进行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才能把顾宝宝赶走?”

“你小声点儿,小声点儿!”

牧初寒连声说着。

声音压得更低:“还说什么顾宝宝,我现在自己都被关在别墅,几天没有出门了!”

“你说什么?”

郑心悠大惊,“为什么会这样?”

牧初寒跺脚,“还不就是上次我被我哥摆了一道,不但没帮到文皓让他生气,现在还被我爸关起来了。他说过两天就送我去英国的教会学校。”

说道这里,她忍不住哭诉:“心悠,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不想去什么教会学校!”

她希望郑心悠能对她哥哥吹吹耳边风,让哥哥在老爸面前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但郑心悠现在哪有空管她?

“初寒!”

她还骂道,“你真是没用,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什么,说她没用?

牧初寒正准备反驳,电话那头却传来嘟嘟的忙音。

她把电话给挂断了。

心悠她这是吃了什么火药啦?

牧初寒跺脚,这下可怎么办,教会学校她难道去定了?!

郑心悠随手把手机扔到了桌上。

她焦急的在办公室里踱步,初寒要被送走了!

初寒要被送走了!

她满脑子都是这一个念头。

那么以后,在公司里就没人能赶走顾宝宝了!

初寒为什么会被送走?

之前她不是才被提拔为总裁特助吗?

怎么这么快就犯错被调走?

难道...

她陡然明白了,这是思远设下的局!

之前牧寒暗地里针对顾宝宝做的事,他其实都知道!

所以才设下这个局让初寒自己钻!

这样一来,就可以借用牧叔叔的手,把初寒送出国外去,让她再也不能够伤害顾宝宝!

她浑身一软,瘫坐在了椅子上。

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开始?

思远对顾宝宝的用心,居然这么深了?!

她对这一切,却还一无所知!

顾宝宝!

看你每天装出一副柔弱委屈的样子,其实你的手段比谁都要高明,才能让思远为你这样做!

但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这一次,她要亲自出马!

你的手段再也不管用了!

——————————————————————————————————————————————————————————————

夜已经很深了。

一辆陌生的车子才从马路转弯,驶入了公寓楼下的停车场。

车窗内,牧思远抬头往上看,公寓还没有熄灯?!

他疑惑的拿起电话,想了想,没有拨打公寓里的,而是拨通了一个佣人的号码。

“怎么还没熄灯?老爷还没回来?”

“不是的,少爷。”

佣人回答,“是顾小姐还在这里,她说想要等你回来。”

他微微一叹:“别说我打过电话来。”

她在等他?

是想要继续电梯里没有得打答案的问题吗?

他将座椅放平,今晚看来只能在车里凑合一晚了。

顾宝宝有些焦急的起身,再次来到窗前往楼下的停车场看去。

没有。依旧没有他的车。

他会不会回来这里?

他什么时候才回来?

“妈咪!”

欢欢从睡梦中转醒,好高兴看到妈咪还在身边,“你还在等爹地吗?”

他一说话,乐乐也醒了,赶紧爬起来。

“快睡,别起来。”

顾宝宝赶紧在床沿坐下,“对不起,妈咪吵到你们了。”

欢欢摇头,乐乐也跟着摇头,然后一起钻到了她的怀中。

“妈咪,”

欢欢扯着她的衣服玩儿,一边说:“你想要找爹地,就打电话给他呀,为什么在这里一直等?”

他好心疼妈咪这么晚都不能睡觉!

顾宝宝苦笑,如果她一个电话就能见到他,她真的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妈咪没事的。”

她冲欢欢乐乐挤出微笑,“爹地工作很忙,妈咪不能经常打电话打扰他呀,所以就在家里等一等。”

说着,她拍拍两人的小脸,“你们不能再说话了,快点睡觉。”

“妈咪呀...”

欢欢才不要睡觉,反而伸出小手臂抱住她:“那你跟我们一起睡吧。”

乐乐立即明白了欢欢的意思,赶紧伸出下手,开始给妈咪解衣扣。

“乐乐,你在干嘛?”

顾宝宝惊讶的说着,赶紧去拍他的小手。

欢欢不让她有机会“反抗”,也伸出小手,加入了解衣扣的行列。

顾宝宝哭笑不得,赶紧伸手去挠两个小鬼头的痒痒。

“咯咯...咯咯...”

欢欢受不了痒痒了,立即捧着小肚子滚到一边大笑起来。

乐乐才不要,他猛个一扑,顾宝宝便被他扑到在了床上。

“你这个小乐乐!”

她不由大叫!

房间里顿时响起大人孩子欢快的笑声。

笑声回荡在黑夜之中,牧思远忽然起身,抬头往楼上瞧去,唇边漾出一丝宠溺又甜蜜的微笑。

推荐【宝宝系列文】

落茶花:《契约:恶魔宝宝小妈咪》http://novel.hongxiu.com/a/244551/

卜影:《单身妈咪:1个宝宝2个爹》http://novel.hongxiu.com/a/253017/

玉馑:《邪魅宝宝:爹地,你老了》http://novel.hongxiu.com/a/253376/

不打瞌睡的虫:《霸道总裁,不许和我抢妈咪》http://novel.hongxiu.com/a/257376/

……本章完结,下一章“问个明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