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06章:问个明白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06章问个明白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晨,欢欢很早就起来练习英语,回来一看,妈咪和乐乐都还在呼呼大睡哦!

他欢快的爬上床,小手捏住了妈咪的鼻子。

“嗯嗯…”

顾宝宝因缺氧而醒来,大眼睛里满是搞不清状况的惊慌。

“咯咯…”

欢欢大笑,放开她之后,又马上躲到乐乐身边去了。

顾宝宝不禁瞪眼,“欢欢,你这个小调皮!”

她抓过他的小胳膊,作势要打他的小屁股。

他赶紧反手捂住,一个劲求饶:“妈咪,你不能打哦,小屁股会疼的啦!”

说完,他一边眨着大眼睛,一边匍匐着身子张口去咬乐乐的小胳膊!

这可爱的模样让顾宝宝忍俊不禁,哪还舍得教训他!

倒是被他咬醒的乐乐,二话没说就拍了他一掌,然后又往妈咪身边躲。

这一次在被窝里动作可没那么快,欢欢一伸手,立即还了他一巴掌,打在了小胳膊上。

乐乐转头看了他一眼,小嘴儿一撇,就开始掉泪了。

“乐乐羞羞脸!”

欢欢冲他做鬼脸,“打不赢就哭,你是个女孩子吗?”

乐乐倔强的咬住小嘴儿,他才不是打不赢就哭,只是哥哥打的巴掌,好像特别疼!

“好了,乐乐不哭!”

顾宝宝心疼的搂过他,“哥哥跟你闹着玩的,乐乐不哭哦。”

乐乐窝进她怀里,又不舍的回头,伸手来牵哥哥。

欢欢不理他,他就抓着欢欢的小胳膊使劲的摇啊摇。

欢欢无奈,“好啦,服了你了啦!”

说完,他也窝进被子里,抱住了乐乐。

乐乐这才止住了眼泪,也伸出小胳膊抱住了哥哥。

看着两个宝贝相亲相爱的模样,顾宝宝心头暖暖的,又有点想哭,这里少了一个人。

少了他。

昨晚等到她睡着,他也没有来。

夜里醒了很多次,还是没有听到门有响声。

昨晚,他应该没有回来这里吧!

是没有时间不能来,还是知道她在这里才不过来?

她能不能相信是前者?!

有妈咪陪着,乐乐一早上都特别乖,就是喜欢粘着妈咪,连学校也不想去了。

“乐乐,你再不上车,我们就要迟到了!”

欢欢抓着车门大声说道。

乐乐撇着小嘴儿摇头,一个劲的往顾宝宝怀里钻。

“乖宝贝,”

顾宝宝在他的小脸上亲了又亲,“乖乖去上学好不好?妈咪会再来看你的。”

再来,是什么时候?

乐乐不听,只管搂着她的脖子不放。

欢欢皱起小眉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只见一辆车从不远处开过,挡风玻璃内的人...好熟!

“爹地!”

他忽然叫出声。

顾宝宝一愣,赶紧顺着欢欢的目光看去,却只见到了一个正好拐弯而去的车尾。

“爹地在哪里?”

她奇怪的转头看着欢欢。

“在那个车子里啊!”

欢欢指着那辆渐渐远去的车子说道。

她再看了看那辆车,可以那车子已经开出很远很远,看不清楚了。

“欢欢,”

她微微一笑,“那不是爹地的车,爹地昨晚应该没有过来。”

欢欢点头不再说话,却将妈咪眼底的伤心记在了心里。

“可能是我看错了吔!”

他咯咯一笑,拉过乐乐的小胳膊:“乐乐,你要不要去上学,如果你不去,哥哥就先上车了。”

说着,他真的先爬上了车。

乐乐一瞧,不情愿的撇着小嘴儿,只能也跟着爬上了车。

“要乖哦!”

她说着,为他们关上了车门。

车开远了,还看到乐乐将小脸贴在车窗往她这边看。

她心中一痛,她也希望每天能和他们在一起,可是...

她转头往刚才那辆陌生车子与远去的方向看。

其实她刚才瞥到了一眼,那车内,似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他吗?

如果是他,为什么看到了欢欢乐乐,也不过来?!

他是不是在躲着她?

————————————————————————————————————————————————————————

“顾宝宝,不去吃午餐?”

午休时间一到,大家都陆续往外走去。

她挤出一丝微笑,冲热心的同事摇摇头,目光转回,又落在早上刚送来的百合花上。

她随手扯过一朵怔怔着看得出神。

忽地她起身,似下定了某个决心,转身朝电梯快步走去。

员工电梯只到二十六楼便被锁住,如果想要见总裁,需要得到允许或邀请,才能继续往上。

不过顾宝宝一直知道密码,所以这个并不是阻碍。

但是这一次,当她输入密码后,显示屏出现的提示却是

--电梯已锁--。

当总裁召开秘密会议的时候,通往总裁办公室的电梯就会上锁。

她微微一叹,既然他们在开会,她还是不去打扰了。

带着失落回到办公室,一些同事正背对着门口聊天,谁也没有注意到她走了进来。

她静静的半趴在办公桌,也不想过去跟她们聊天。

“你们知道吗?我这儿可有个爆炸新闻!”

忽地,一个同事神秘的提高了嗓音,她不想听也得听了。

“什么呀?”

此人的爆炸新闻从来都非常具有爆炸效果,其余的同事当然非常感兴趣。

“今年是公司四十周年庆,非常的不同哦!”

“怎么个不同法?”

“我有可靠消息,今年的周年庆舞会,也是我们总裁的相亲舞会!”

“什么?”

“什么!”

此消息非同小可,顾宝宝也不由自主的直起了身子。

“前来相亲的每一个可都是名媛闺秀,”

爆料的同事继续说着,“说得好听一点儿是受邀来参加公司周年庆的舞会,其实个个都是放下身架,希望能被总裁看上呢!”

同事群里一片唏嘘,“我们总裁真是个宝贝吔!居然能吸引那么多优秀的女人来参加集体相亲!”

“对啊,这排着队让男人选的事情,一般女人可能都不会做吔!”

“那是没碰上我们总裁,别说她们了,像我们,连参加舞会,让总裁选的资格都没有哦!”

这也是道理,不知谁叹道:“我们都以为郑小姐稳坐了总裁夫人的宝座,看来她的身家似乎还是不够...”

“啪...”

忽地,重物落地的响声打断了她们的话。

众人赶紧转头,却见顾宝宝一脸讶然和痛苦的站在办公桌前,呆呆的看着她们。

她是不小心碰到了桌边一大堆的报表,然而她自己却浑然不觉,而是转身匆匆朝外走去。

“她...她怎么了?”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知道。

不,不会的!她不相信!

她比谁都知道,他从来不屑于做的事情,就是和名门闺秀相亲!

但是另一个声音却在反驳着,有什么不可能?

以前他不屑于做这些,是因为他心里有郑心悠。

现在郑心悠既然不愿意嫁给他,他当然需要挑选一个女人做他的未婚妻!

不,不,她一边往电梯跑,一边惶乱的对自己摇头。

不会的,不会的。

如果是这样,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算什么?

她到底算什么?

泪水从眼眶迸射而出,无比辛辣的浇刺着她的心。

她使劲的按下电梯门的关闭键,不要任何人看到她现在的模样。

她要去见他,一定要见到他,要问个明白!

输入密码,显示屏依旧提示

--电梯已锁--。

她咬唇按下提示键,立即听到秘书主任的声音:“请问是哪位要上来?”

他们没有在开会,他把电梯锁了,也是因为想要躲开她?!

她深吸一口气:“是我,顾宝宝!”

“顾小姐,你有什么事?”

“我要见牧总!”

“顾小姐,牧总现在不在!”

她摇头,她听出来了,秘书主任在说这句话之前,有明显的怔忪。

她在骗她,他在骗她!

“我...”

她从来没有如此坚定的说道:“我一定要见他!”

秘书主任没在说话。

片刻,电梯锁被解开,她来到了二十八层。

秘书主任已经在总裁办公室门口等她了,“顾小姐,”

见她来,便推开办公室的门,“总裁真的不在,你不相信我,可以进去看看。”

她说出这样的话,顾宝宝心里明白自己不能进去,否则就得罪了她。

但是今天是个例外,她抱歉的看了秘书主任一眼:“对不起,我不是要难为你!”

说完,她走进了办公室。

她的脚步很快,想要问的话已经到了喉咙。

她打算只要看到他,就马上说出这些话。

然而,偌大的办公室里,果然是悄无一人,他真的不在办公室!

她依旧不放弃,上前推开休息室的门去看,还是没人!

秘书主任没有骗她!

她走出来,又说了一声“对不起。”

秘书主任耸肩表示没关系,“你先下去吧,牧总回来后,我会告诉他你来过。”

“谢谢!”

顾宝宝低头,不想让人瞧见她的失望与心痛,匆匆往电梯门口走去。

秘书主任微微一叹,转身往秘书室走。

刚走到门口,她忽然开口,似在对办公室内的人说话:“看看牧总在华苑吃完饭没有?那个法国来的女人应该不会缠他太久吧!”

她说得很大声,似非常担心某人无法听到一样。

但顾宝宝已经听到了。

她感激的冲秘书主任一笑,快速的按下了电梯键。

————————————————————————————————————————————————————————

走进华苑这间高级餐厅,她以顾客的身份被安排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是了,这样的餐厅如此讲究,怎么会让她像一个查房的警察般乱跑!

可是,这么大一间餐厅,她要怎样才能找到他?

“小姐,请问需要点什么?”

服务生走上前,彬彬有礼的问道。

顾宝宝抬头看了他一眼,想要试着问问他牧思远有没有来,在哪间包厢,想想他可能不会说,所以迟迟开不了口。

“小姐?”

服务生微笑着提醒。

她点头,收回的目光的同时,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却划过了眼角了余光。

她一呆,立即抬头,果然看见了他正和一个女人往外走去。

“我…我不吃了,谢谢!”

她抱歉的将菜单塞给了服务生,急急起身跟着他们往外走。

走到门口,司机立即将车开了过来,牧思远体贴的为身边的女人打开车门,“请!”

女人冲他嫣然一笑,姿态优雅的坐上了车。

却见他并不上来,而是伸手要关上车门。

她一愣:“你不和我一起去酒店吗?”

牧思远耸肩,“实在抱歉,公司有事太忙,我让司机送你去。你好好休息,如果需要导游的话,给我的司机打个电话就行了。”

女人沉醉于他好看的笑容里,半晌才发觉他的话有些不对劲,但车子已经开动了!

他说什么?

给他的司机打电话?

难道这几天他都不陪她的吗?

她惊讶的转过头去,透过玻璃窗,正好看到他头也不回的坐上了另一台车!

这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提前被淘汰了?!

又打发掉一个!

牧思远面带笑容的坐上车,吩咐司机:“开车,回公司!”

司机点头,目光却不离后视镜,“牧总…”

刚说出两个字,牧思远的电话忽然响起了。

他低头一看号码,不由奇怪:“欢欢?”

司机撇嘴,原本他是想说有个女人在后面追车子,可能是想要找总裁。

但既然欢欢少爷打来电话,应该没什么事比这更要吧!

他便发动了车子,不再理会。

“爹地!”

欢欢的声音传来,带着些许不高兴。

他面露宠溺:“怎么了?”

“你昨晚都没有回来,我等你好久!”

欢欢瘪起小嘴儿,“老师给我布置好难的作业,家里除了爹地,没有一个人能教我。”

“是吗?”

牧思远笑,怎么听出这话里有拍马屁的成分?

“那你作业做了没有?”

欢欢点头,“我还是硬着头皮做完了。不过,你今晚可不可以回来帮我批改?”

儿子要求,他怎能拒绝?

“好!”

他也点头,“爹地今晚会早点过来。”

“吔!”

挂上电话,欢欢冲乐乐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现在只要再给妈咪打一个电话就可以了!”

乐乐欢快的拍拍小手,示意欢欢快一点给妈咪打电话!

——————————————————————————————————————————————————————

“思远…”

看着车子越走越远,顾宝宝气喘吁吁的停下,她实在跑不动了。

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响起,她拿出来看到了来电号码,也不由地一愣。“欢欢?”

“妈咪!”

欢欢可爱的声音传来,又在那边小声道:“乐乐,你别抢电话,让我跟妈咪说。”

顾宝宝会心一笑,“宝贝,有什么话要跟妈咪说?”

“妈咪!”

欢欢撒娇道:“今晚你又来好不好?我和乐乐都想要你来。”

他们真的很想要妈咪来哦,这样说应该不撒谎啦!

“好,妈咪一定来。欢欢,你看着乐乐,要他乖乖的哦。”

她本来也打算要去的,她还想要去等他。

虽然刚才没能追上他,但她的心里还是好高兴,有些自私的高兴。

因为刚才他没有跟那个女人上车,至少他又否定了一个不是吗?

这一点点的快乐,就能让她高兴很久!

“哦也,胜利!”

挂断电话,两小孩击掌以示庆祝之后,欢欢又捏了捏乐乐的小脸蛋:“乐乐,你刚才为什么跟哥哥抢电话,你知道吗?这样很容易让妈咪识破的!”

乐乐瘪起嘴儿,人家也想要跟妈咪说话嘛!

欢欢理解的拍拍他的小肩膀:“乐乐,你都去了好多次医生那儿了,你要什么时候才能说话,开口叫我一声哥哥啊?”

乐乐耷拉着小脑袋,不做任何反应。

欢欢一叹:“真希望你明天就能说话。乐乐,你能说话的对不对?上次哥哥不是教你说了两句吗?你都说出来了。”

说着,他在电话机旁边的长椅坐下。

乐乐也挨着他坐下,小手儿撑着脑袋,愁闷的皱起了小眉头。

上次他确实能开口说话。

可那是哥哥教了好多遍好多遍,而且又吓唬他,他不知不觉的就能把话说出来了!

每一次那个医生叔叔也教他说话,可他就是说不出来。

他也好想好想能快点说话。

从他懂事起,妈咪就常常在他面前伤心的掉眼泪,希望他能开口说话,开口叫妈咪!

在美国的时候,当妈咪发现他不能开口说话后,就再也没有把他一个人长时间的留在家里。

只要天气不冷,妈咪每天早上就会带着他去坐地铁。

她给那些小朋友上课的时候,他就坐在旁边。

下午妈咪还要去一个卖花的地方上班,那里有个老头儿好凶,妈妈只好把他藏在桌子底下。

晚上就最好了,妈咪会带他去吃热乎乎的巧克力,然后抱着他回家。

他经常在妈咪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

有时候醒来,却会发现妈咪拿着一张照片偷偷流泪。

他有悄悄看过那张照片上的人哦,后来他才知道那就是爹地!

所以,当哥哥跟他说,只要他能跑上天才宝宝的舞台,然后大声说--爹地,哥哥,我终于找到你啦--他和妈咪就能回到爹地的身边,他好像就能说话了。

可是现在,他瘪瘪小嘴儿,他好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吔!

虽然他很想很想叫一声妈咪,哥哥,还有那个…臭爹地!

===那个啥月票到80张了,又一个二十,所以某影还要加一更。期待亲们多多支持偶!\(o)/~====

……本章完结,下一章“让我任性一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