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08章:你放开了我的手(加更6000字求荷包)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08章你放开了我的手(加更6000字求荷包)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天,她很早就去做了头发,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裙子。

以前她就很会打扮自己,所以想要让自己光鲜亮丽的出现在舞台上,对她而言并不是难事。

瞧吧,她只是才在游轮上站了一小会,就有很多陌生的男宾来邀请她跳舞了。

但她都微笑着一一拒绝了。

今晚,她只等他一个人。

“宝宝!”

这时,身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她转头,只见文皓正微笑着朝她走来。

她也冲他一笑,听他说:“今天你很漂亮。”

“谢谢!”

她以为他也会邀请她跳舞,正想着什么理由拒绝,他却说:“外面风大,就待在船舱里别出去。”

她微愣,随即点点头。

申文皓浅笑,眉心却是微皱着的,“那我先过去了,还有点事。”

他在找古信扬!

因为他不赞同用暴力和威胁解决问题,所以之前古信扬好几次秘密与伦敦那边的人做了接触,一次都没有告诉他,他担心他们是想要今晚上动手!

他们的目标是谁?

刚才他在游轮上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欢欢乐乐,他们采取的方法是不是声东击西?!

忽地,走到栏杆处的他脚步一顿,敏锐的目光突然捕捉到一个可疑的身影,正往厨房的位置而去。

他赶紧提起脚步想去看个究竟,郑心悠的声音竟在他身后响起:“文皓!”

没想到她也来了!

他转身看了她一眼,便想要继续往前走。

“文皓!”她又叫住了他,走上前来在他身边站定,“今晚你可以做我的舞伴吗?”

“我没空!”他简短干脆的回答,想走,她却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文皓!”她有点气愤,又有点伤心,“你非要跟我这样吗?就为了顾宝宝?”

她居高临下的语调让他觉得可笑,她这样说,是因为她在内心深处看不起宝宝吗?

“我想你搞错了,”

他大力的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拿开,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你这句话应该反着说!为了宝宝,我可以跟任何人对立,包括你!”

她的脸色瞬时白了,“文皓,你...你别这样,我...”

“收起你那些可笑的话,”他觉得恶心,“郑心悠,是不是从来没有人跟你说过这些话?但事实上,你确实是一个虚伪、无聊又自私的女人!以后请不要再来烦我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郑心悠赶紧往前追了几步,但他很快就没入了正在跳舞的宾客之中,消失了踪影。

他赶到厨房一看,只见里面只有几个厨师在忙碌,并没有什么异常。

有厨师认得他,冲他打了个招呼:“申经理。”

他点头,走上前悄声问:“刚才有什么陌生面孔来过吗?”

厨师一笑,“申经理别说笑,今天晚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对我来说,都是陌生面孔。”

笑完,他似又想起了什么,“不过,刚才我确实看到一个男人在门口张望了一下,我以为他是找人,找错了地方。”

申文皓心中一紧,“他往哪儿去了?”

顺着厨师说的方向,他继续悄悄寻找着。

忽的,他又看到一个可疑的身影从跳舞的宾客里走过,很快又不见了踪影。

他心里有些慌,看来信扬真的叫了人来!

他想怎么样?

目标又是谁?

会不会伤级到今天来参加舞会的其他人?

虽然有这样的担心,但他自问自己还没有那么伟大,出卖古信扬而把这个消息告诉牧思远。

何况一切都还只是他的猜测,如果是错误的猜测,岂不是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他只要...游轮上这么多人,他只想要保护好宝宝,就可以了!

于是他转身往回走,他想要去找到顾宝宝,趁着现在游轮还没往海岛出发,他想要劝她下船!

****************************************************************

秘书主任走进游轮一侧的一个小房间,牧思远正坐在沙发上发呆,手里的红酒几乎斜泼出来。

她走上前,轻声问:“牧总,你可以出去了吗?请来的那些女士们等很久了。”

牧思远摇摇头,却问:“她来了?”

知道他说的是谁,秘书主任点点头。

他闷声一叹,“伦敦那边怎么样了?”

“谈判正在进行,还没有结果。另外...”

她顿了一顿,“有消息说,古信扬请来的人已经在游轮上了,如果我们的谈判破裂,他们就会动手。”

他们已经加强了游轮的戒备,但那些人从来都是来去自如,防不胜防。

牧思远低头,痛苦的皱眉,身形却坚定的站起,“告诉他们,一定要把欢欢乐乐保护好!”

说完,他将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放,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他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今天的主角出现,舞会现场自然欢声一片,宽阔的甲板上,立即亮起了无数彩灯,将夜空和海面也照得五彩斑斓。

公关部的美女部长赶紧走上前,挽起了牧思远的手,一边将耳麦拉到耳边说道:“现在我们请牧总为燃放烟花。”

说着,她将打火机递给了牧思远,两人在众宾客的陪伴下,来到了船沿摆放烟花的地方。

“咔...”

随着打火机的火苗闪现数次,震耳欲聋的响声惊醒了平静的海,而璀璨绝美的烟花则在夜幕下绽放最美丽的丰姿。

顾宝宝静静的站在甲板的一角抬头看,忽然,夜空里开出了一朵小狮子,就像狮子星座的样子,闪亮在夜空。

真的好巧!

她就是狮子座的,她就是一只小狮子!

她的眼角不由地湿润了,当她还是少女的时候,经常梦想着有一天,思远哥哥能为她一人燃放烟花。

虽然这个梦从来没有实现,她却永远记得做梦时那美丽的感觉。

或许,她可以把此刻当做是梦已经实现。

当做游轮上只有他们两人。

当做这一只勇敢的小狮子,是他为她一个人燃放。

就这样自欺欺人。

燃放完左边这一排,他又往右边那一排走,美女部长马上小声提醒道:“牧总,那一排是等会儿需要您和舞会皇后一起燃放的。”

他一顿,随即点头把打火机递还给美女部长,目光下意识的往宾客群里看去。

她在哪里?

有没有看到这些烟花?

他记得,她最喜欢这些小女儿家的玩意。

上次秘书主任让他挑选烟花花样的时候,他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叫狮子座的花样。

他毫不犹豫的就选中了这个,他知道她是狮子座的女生。

那时候她最喜欢在他面前的说的话就是:我是一只勇敢的小狮子,思远哥哥,我会勇敢的爱着你,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要一直一直爱着你。

真是太奇怪又太直率的表白,当时他已经十八岁,却真的被十五岁的她吓到了。

那么刚才在天空里燃放的小狮子,她有没有看到?

她能不能猜到,这是他特地送给她的?

“牧总,牧总?”

美女部长的叫声将他的回忆打断,他侧头:“什么?”

美女部长差点翻白眼,“该跳圆圈舞了。”

圆圈舞?!

就是公关部特意想出来的,让世界各地飞来的名媛每人和他跳一段舞,如果他觉得哪一个最合意,就牵着对方的手将整只舞曲跳完。

和他跳完整只舞曲的人,就是今晚的舞会皇后。

他点头,“开始吧!”

刚才他已在小房间里等待太久,再拖延下去,担心会露出破绽。

美女部长走上前,笑道:“现在牧总想跟今晚的女宾们共跳一支舞,有兴趣的女宾们可以过来哦。”

话虽如此,大家都心领神会,所以走上前的只有那些已经被安排好的名媛。

当然,顾宝宝除外,听了这句话,她也往前走。

但这时,申文皓才总算找到了她,却见她走上前想去跳舞,不由奇怪的拉住她:“宝宝?你去哪儿?”

顾宝宝转头一笑,“我去跳舞。”

他一愣,“不,你别去,这个舞是...”

他以为她不知道,但她却点头,目光里透着坚定:“我要去。正因为这样,我才要去!”

说完,她挣开了他的手,翩然上前,像是一只...扑火的飞蝶!

“宝宝...!”

申文皓痛苦的摇头,像是已知必定会有痛苦的结局。

远远的,牧思远看着她走上前,穿着一袭黑色露肩小礼服的她是那么漂亮,漂亮到他看不到别的女人,也漂亮到让他心痛。

因为今晚,他不能...牵着她的手,跳完这一支曲。

“来,大家来!”

美女部长虽然疑惑顾宝宝的出现,但什么也没说,继续工作:“请各位美女围成一个圆圈好吗?牧总会挨个跟各位美女共舞,我们牧总真的感到非常荣幸!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是她们应该觉得荣幸才对吧!

各位美女面上一笑,心里却卯足了劲,都希望自己能成为跟他跳完这一曲的女人。

片刻,舞曲响起,只是最简单的快三慢四,所以在这个小圆圈外,其余的宾客也慢慢的在旁边跳着。

一个,一个...又一个,牧思远跟每个美女最多跳八个节拍,便将手放开,微笑着邀请下一位。

虽然他自己没感觉到,虽然别人也没感觉到,但他确实是在默数着数字,看还有几个人,可以轮到她。

明知道对她减少伤害的最好办法是,不要轮到她,在她之前选出那个什么舞会皇后。

但他的心...

却不可抑制的让他的脚步继续往前,只为等到可以跟她共舞的时间。

一个,一个...又一个,终于,他松开又一个女人的手,看着她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他走上前,伸手,拉过她的手,急切的几乎是将她搂入怀中...

仅剩的些许理智让他顿住。

她抬头,冲他嫣然一笑,“思远哥哥,”她说,“我以为你不会让我跳。你能给我这个机会,我好高兴。”

真是个傻瓜!

他心头一软,搂着她腰的手往上,抚住了她的脸颊,“还记得你为我学的伦巴吗?”

她一呆,他已冲美女部长示意。

片刻,那熟悉的兰巴达旋律在耳边响起。

怔忪间,他已拉过她的手,却将她的身子推开,她听到那声音在唱:曾经我哭泣,他流着泪离开...

往日的记忆纷涌心头,像是一种本能,像是一种召唤,她的步子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舞动起来。

这是他最喜欢跳的一支舞,所以她为他曾苦练过很久很久,虽然时间已相隔甚远,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舞姿和动作。

他的爱好,也是她的爱好,铭刻在最深层的记忆。

半曲舞毕,甲板上忽然响起了阵阵掌声。

宾客们都停下来看着他们跳,名媛们都面面相觑,疑惑不堪,难道今晚这个女人将会是舞会皇后。

顾宝宝却已不能去思索这些,这歌曲的节奏是如此之快,那嘶哑的女声唱着的内容,却又是如此忧伤。

满面泪痕的我想起那曾经的爱,

拥有时却未能珍惜。

往昔的回忆将伴随着他,

往昔的回忆也将跟随着我。

太阳大海将永远相伴起舞,失去的爱却无法寻回...

跳到这里,是一个他放开她的手让她旋转的动作,于是他放开了她的手。

她旋转,再回头,她却没能抓住他的手。

因为,他已经牵住了下一个舞伴。

这一个舞伴居然将舞步踏得这么好,虽然是突然被他拉过来,这一刻,却已能如此完美的跟住了他的步伐!

掌声再次响起,几乎淹没了这音乐,也将她淹没。

她泪眼模糊的转头,才发现她已经站到了甲板的最边缘。

那远处的欢乐不属于她,那个“舞会皇后”的名称也不属于她。

那嘶哑的女声还在唱着:

欢乐的歌声混合着苦恋的旋律,停留在那一刻...

她的爱,也停留在了那一刻...

她缓缓的走到了甲板的另一头,与那一边不同,这里是冷寂和孤独的,只有寒冷的海风相伴。

她扯下颈间厚重装饰项链,想让自己深深呼吸一口这冰冷的空气,或许这样,她就会更加清醒些许!

但马上她发现这根本没用,心若已经自动关闭,就已不需要氧气。

--如果你愿意让我走进你的生活,就请给我多一点点的空间和勇气,如果你不愿意,我也绝不会再打扰你--

这是她说过的话,他的答案是--不愿意--。

强忍的泪水终于决堤而出,浸湿了为他而美丽的脸庞。

“顾宝宝,滋味怎么样?”

忽地,郑心悠走到她身旁,笑问道。

她没有理会。

她却继续说着:“要我说了,你刚才根本就不应该自不量力,什么叫搬去石头砸自己的脚,你现在明白了吗?其实你早该明白了,那样这之后的事情就都不会有了。”

顾宝宝依旧没说话,转身想走。

“你去哪儿?”

郑心悠冷声问,“除了这里,你没地方可待了,刚才大家都以为你会是今天的舞会皇后,没想到一个转身就被人代替了,你现在去丢自己的脸吗?”

顾宝宝顿住脚步,虽然满脸泪水,却还是转头看着她:“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好丢脸的。选择权在他,他选择谁是他的自由。”

“别说的这么大方!”郑心悠脸色一变,“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不用装成圣母。同样是女人,我不相信你不嫉妒,不恨!”

顾宝宝摇头,觉得自己真的跟她没有共同语言,转身还是要走。

“你站住!”

她狠狠的喝了一声,冲走上前,她走到顾宝宝面前将她往栏杆处推了一把:“顾宝宝,你说吧,你承认吧,你嫉妒得发狂,你恨得要命!”

她这一推力道太大,顾宝宝很艰难的扶住栏杆才不至于跌倒,“你疯了!”

她冲郑心悠大声道,目光往下一看,就是翻滚的海水。

那是游轮在前进时,螺旋桨飞速转动搅起来的浪花。

“我疯了?”郑心悠冷笑,“我觉得我是疯了,因为你我疯了,是你把我逼疯的!你要付出代价!”

“我付出什么...”

她疑惑着话还没有说完,却见郑心悠狠狠的朝她扑来。

她本能的闪躲,却引来郑心悠更凶烈的抓扑。

她只能扶着栏杆步步躲避,一边出声想要喝止,“郑心悠,你别...”

话说间,只见她追来时高跟鞋一滑,身子居然朝栏杆外倒去。

“喂!”顾宝宝大惊,赶紧伸手去拉她。

郑心悠拒绝她的好意,双手胡乱将她一推,却不知自己的力道是往外,只一瞬间,眼前的顾宝宝忽然不见了。

“噗咚!”

一声巨响,她惶然转头,巨大的水花在她眼里溅起。

“宝宝!”

申文皓肝胆俱裂的扑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

夜空忽然寂静下来,他只听到螺旋桨那吃人般的声音传来。

===亲们表担心,宝宝当然没事。但是思远哥哥和宝宝就有事了...千万别拍我...我很可爱的哦~~~====

注:文中歌词来自《兰巴达》,百度。

……本章完结,下一章“昏迷不醒(洒泪求荷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