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09章:昏迷不醒(洒泪求荷包)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09章昏迷不醒(洒泪求荷包)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他狠狠的瞪着眼,几乎是咆哮着怒吼一声:“郑心悠,你该死!”

说完,他也纵身往下一跳,消失在了郑心悠的眼前。

“文皓!”她不禁尖声大叫。

这么冷的海水,还有螺旋桨在飞速旋转,如果被碰到...

她不敢再想下去,只能继续尖声大喊:“文皓,文皓...”

甲板那边的舞曲已停,牧思远正和“舞会皇后”一起点燃烟火。

忽地,他直起身来,朝甲板那头望去。

随着他的动作,大家都安静下来,郑心悠的尖叫声便清晰的传了过来。

众人一愣,牧思远率先往这边跑来。

“心悠,你怎么了?”他上前拉住她,将她从栏杆边拽开。

“走开!”她大声排斥,这才看清来人是牧思远。

“思远,思远...”她焦急的说道,“文皓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他一愣,赶紧凑上栏杆边一看,首先听到的,也是螺旋桨的声音。

如果是从这个位置掉下去,很有可能被螺旋桨打掉,那样...

他心里一阵惊讶,郑心悠却接着又说了一句让他心魂俱裂的话:“顾宝宝...顾宝宝也掉下去了...”

“你说什么!”

他愣愣的回头,不相信的看了她一眼。

忽地,他爬上栏杆,便要跳下去救人。

秘书主任赶紧拉住他,“牧总,你下去没用,我去请船上的救生员!”

她说的很大声,立即将他从失神中唤醒,“快去!”他大叫,“停船停船,关掉螺旋桨!把船上的灯都打开,打开!”

片刻,船上的灯统统大亮,在这无边的大海上,这微弱的灯光却更让人感觉恐慌。

救生员迅速放下救生艇,顺着绳子往下爬,牧思远也跟在他们后面想一起下去搜救,却被秘书主任拉住了胳膊。

“牧总,”她非常小声的提醒道:“伦敦那边,还没有传来谈判的消息!”

他摇头,“我等不了,我...”

一想到那个螺旋桨,他的声音忍不住梗咽。

转过头,他不顾一切的顺着绳子爬下去了。

五个救生员加他一共六人,分别坐在两艘救生艇上往来时的海面划,他们将手电筒打亮,一边高喊着顾宝宝和申文皓的名字。

但划了近一千米,却得不到半点回应。

“宝宝,宝宝!”牧思远焦急的大喊,一颗心疼痛难当。

“这样不行,”忽地,他脱去了外套,“我必须下海去找,你们跟着我!”

说完,他便跳下了海。

这时,有人却见不远处似有个人,他赶紧叫道:“你们快看那边!”

几人将手电筒齐齐往那边找去,果然,只见一个人正抱着一个人朝这边游来。

“一定是他们!”

牧思远趴在救生艇的边缘,催促道:“快,将救生艇划过去。”

说完,他自己则快速的朝申文皓游去。

几人将他们拖上岸,申文皓已是筋疲力尽,而顾宝宝却已经昏迷。

“宝宝,宝宝!”

牧思远焦急的大叫,使劲的给她压肺,她大吐了几口水出来,半晌却没有醒过来。

申文皓看着,艰难的开口:“她的胳膊...”

说完,他便因为体力不支晕过去了。

胳膊?

牧思远赶紧抓起她的两只胳膊一看,可能是碰到了她的伤口,她浑身猛烈一颤,而他的右手则沾满了鲜血。

她的胳膊受伤了!

“可能是被螺旋桨刮伤的!”其中一个救生员赶紧拿出准备好纱布给她包扎,一边道:“只是刮到胳膊,真是万幸!如果刮到脑袋...”

“住口!”

他喝了一声,他不要再听下去!

“通知游轮往回开,”他吩咐道,“叫救护车!”

到医院检查后,才发现顾宝宝胳膊上的伤口很大,足足缝了三十针,又因为在海水里浸得太久,所以有些发烧昏迷不醒。

至于申文皓倒没有受伤,注射了几支高浓度的葡萄糖,睡到明天早上应该就好了。

秘书主任悄声走进病房,“牧总,”她轻声道,“那边有消息了。”

他凝眉,“怎么样?”

秘书主任松了一口气,“谈判成功了,他们用我们给的钱双倍赔付了古信扬,把人都撤回去了。”

他叹气,“为什么不早一点?”

早一点谈判成功,他就可以不必放开她的手,她也不会掉进海里。

“有没有查到是怎么回事?”他继续问,“她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会掉进海里?”

这个...秘书主任有些为难,嘴唇微动,却不知道怎么说。

“照实说!”

她点头,“没办法查啊。看情形当时只有申副经理,顾小姐和郑小姐三人在那边,现在申副经理和顾小姐都昏迷,郑小姐那边我不知道...该怎么问。”

郑小姐是什么人?!她能随便像审犯人一样问的吗?

果然,牧思远闻言沉默了,半晌才道:“那就别问了。等他们醒过来再说!”

申文皓跳下海之后,她的情绪不是很好,他也不想在这时候去问她这些事情。

秘书主任点头,却依旧站在他身边不走。

“还有事?”他问。

她点头:“牧总,那边谈判成功了,还有很多事要你去处理啊。”

他微微一怔,摇头道:“我想等她醒过来。”

不然他不放心。

秘书主任皱眉,她知道他担心,但是:“牧总,事情实在不能拖,如果不趁热打铁,就怕再有什么变化啊!”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如果不彻底的把古信扬压制住,让他再起什么风浪,对顾小姐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啊!

这些道理牧思远都懂,但让他怎么放下还在昏迷中的她,就这么离去?!

“牧总...”秘书主任只能想办法,“我让人在这里守着,顾小姐如果醒来,就让人第一时间通知我,你再赶过来,你看行吗?”

只能这样了!

牧思远无奈的点头,心里的痛让他不自觉的拧紧了眉头。

他起身走到床沿,俯头在顾宝宝的额头印上一吻。

却不舍,再一吻,他的双臂紧紧的搂住她,贴紧了自己的胸膛。

“宝宝,”他亲着她的脸颊,一边呢喃着:“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他放下她,为她掖好了被角,又为她理顺了两鬓的乱发,才不舍的转身,走出了病房。

车子快速行驶在去往公司的路上。

“牧总,”秘书主任挂断电话,说道:“银行那边的人来电话,事情已经办好了。”

他点头,却并不感觉轻松。

在伦敦那边负责谈判的人按照他的吩咐,将一张以假乱真的支票给了对方,并引导对方用这张支票来支付对古信扬的赔偿。

当支票到达银行后,他安插在银行里的人便支票上的金额尽数归还到了他的户头,至于这张支票,便撕毁作废了。

他知道古信扬几乎是用了自己所有的钱来收买杀手,他这么做无异于让古信扬血本无归。

现在最让人担心的是,他会狗急跳墙。

“牧总,”秘书主任明白他的焦急,劝慰道:“等会你将开出那么丰厚的条件,我想古副总是不会拒绝的。”

希望如此!

话说间,车子已经在公司门口停下,他们走下车,直接往副总裁的办公室走去。

门口站了好几个他的人,都是他派在此控制古信扬的。

见他过来,立即报告道:“牧总,他在里面,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他点头,示意他们将门锁打开,走了进去。

果然,古信扬正将腿翘摆在办公桌上,大口大口的吸着雪茄,见他进来,也没有什么反应。

他在办公桌前站定,目光冷然的看着他:“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古信扬在烟雾中睁开眼,定定的对上他的目光:“成王败寇,有什么好说的?”

说着,他唇角裂开一条缝,似冷笑,似自嘲,“我两次都输给你,真是我技不如人?”

牧思远不想跟他说这些废话,“我来不是想要跟你讨论这个,而是请你离开!”

“离开?”他倒笑一声,“我为什么要离开?我可还是牧氏集团堂堂的副总!牧思远,不要以为这次你赢了,就可以高枕无忧,我还有的是机会对付你!”

“你没有机会了!”

牧思远斩钉截铁的说,“这一次我不但把你收买的人反收买了,而且我也拜托对方把你给封杀了,以后你永远也别想用这个办法了!”

闻言,古信扬一愣,双眼狠绝的眯起:“你真的做得这么彻底?”

他没说话,沉默已经代替了肯定的回答。

古信扬掐灭了雪茄,狠狠道:“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再无办法。”

“你还有什么办法?”

他冷笑,“你以为他们给了双倍赔付,你就有钱了吗?”

办公室里忽然静下来,犹如空气被冷冻。

忽然,古信扬的伸手在电脑键盘上连续敲打了数次,盯着屏幕的双眼陡然睁大。

他摇摇头,他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你...牧思远,你...”他怒吼了一声,“你敢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敢?”

牧思远看着他,“我就跟你说过,不要来这里挑事,你有没有听过我的?”

“我凭什么不能来?”古信扬恨恨的反问:“这是你爸爸的公司,也是我妈妈的公司,凭什么你一人独占?”

“你在做梦吗?”他冷笑,“难道你不知道你的爸爸早就把你.妈的股份卖了,拿去赌光了?!”

闻言,古信扬脸色陡然发白,他怎么不知道?他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而已!

看他这样,牧思远也不忍再逼他,“你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你离开牧氏,永远也不要回来;第二,牧氏在南非有个小矿,你过去管理!那儿已经初具规模,以后的盈亏,你就自己负责!”

“小矿?”

南非最多的就是金矿吧!

他会对他这么好?

古信扬不相信的撇嘴,“牧思远,你要耍什么花招,你就直说,不用把我骗到那地方去!”

牧思远没理他,只道:“信不信由你,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滚!”

古信扬缓缓的坐下来,心思百转之后,他心里有了主意,才忽然开口:“我去!”

牧思远点头,大步走了出去。

古信扬总算给解决了,他松了一口气,走到车边。

“牧总,是回医院吗?”

司机问道,他点头,却听到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

转过头,只见秘书主任追过来,焦急的说道:“牧总,郑先生打电话来,说郑小姐有些不对劲,想请你过去一趟。”

他一愣,“她怎么了?”

“说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们怎么叫也不开门,还听到房间里面有猛烈撞击的声音。”

“这...”他心中一急,赶紧问道:“医生有消息没有?”

秘书主任摇头:“顾小姐还没醒。”

“那先去心悠家里。”他吩咐司机,一边快速坐上了车。

车子刚开进郑家小别墅的花园,便见郑爸和郑妈从台阶上跑了下来。

“思远,思远!”

郑爸焦急的拉过他,“心悠这是怎么啦?从宴会上回来,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来,我们怎么叫都不开门。”

郑妈早已担心得泪流满面,说不出一句话,只管拉着他往里走。

走到郑心悠门口,果然听见里面传来“砰,砰”的声音。

他仔细一听,像是...人在用额头撞击墙壁...

“钥匙呢?”他赶紧问。

郑爸摇头,“就是没有备用钥匙啊!”

牧思远无语,都这么半天了,他们两个人加三个佣人,居然还没想到办法把门打开?!

他想了想,跑下楼梯在客厅里抓了一把实木椅子,狠狠的便朝门砸去。

“哗啦...”

椅子断了,门上也被砸出了一个洞,他将手臂伸进去摸到了锁,总算把门打开了。

三人冲进去,还没看到郑心悠在哪儿,一股强烈刺鼻的酒味便涌袭而来。

“悠儿?”

他叫了几声,又走到浴室和阳台查看,却都没发现她的身影。

郑爸郑妈也叫着,但郑心悠就是没有回应。

“悠儿,你在哪里啊?”郑妈哭着扶住床沿,她有点儿支撑不住了。

牧思远的目光落到她身上,顺着往下,他忽然上前蹲下,掀开了床单往床底下看。

立即对上一双恐惧的眸子。

“悠儿!”他惊讶,赶紧伸手将她拖出来。

“放开我,放开我...”

郑心悠拼命挣扎的,满嘴满身的酒味,很显然她已经喝醉了。

他赶紧松后,怕不小心弄伤她,却见她的额头满布鲜血,顺着鼻子淌落在脸颊。

“悠儿!你怎么了?”

他上前抓过她的手,冲门口的佣人叫道:“快去拿药箱来!”

“你放开我,我不要你管,不要你管!”

她尖叫着,拼命的挣开他,爬上床用被子将自己包裹起来,一边哭一边说着:“他不理我,不理我了...我该怎么办...”

他知道她说的人是申文皓,便道:“悠儿,他没有不理你,他现在在医院还没有醒过来。”

闻言,郑心悠得到了片刻的平静,她睁大无神的双眼看着他,“医院?”

看着他点头,她却又摇头:“你骗我,你骗我...他怎么可能在医院?”

“悠儿,”郑爸打断他们的话,问道:“你在说谁?谁不理你?”

“说谁?”

郑心悠皱起眉头,忽然紧紧咬牙,这时才感觉到了额头上伤口的疼痛,“好痛!”

她捂住耳朵,“你别说话了,我好痛,好痛...”

说着,她更紧的蜷缩在了被子里,双眼紧闭着,不一会儿便在酒精的麻醉下,昏睡了过去。

“郑叔叔,您先别问了。”牧思远接过佣人递来的药箱,“先给悠儿清理伤口要紧。”

说着,他打开药箱,先用酒精将额头上的血迹清洗了,才发现上面已经被她自己磕出了好大一个口子。

他不禁一叹,“悠儿,你怎么这么傻?”

说着,他起身看着郑爸郑妈,“伤口有点大,只能送医院去处理,不然会留疤的。”

“那就送医院吧。”

郑爸伤心的摇摇头,快步走出去打电话了。

在郑家附近,就有一个诊所,他当然不放心那儿的医疗条件。

再者他想把她送到顾宝宝在的那个医院,这样到了医院,让护士照顾她,他就可以去陪着宝宝了。

“伤口不是很深,”医生给郑心悠处理好伤口,一边道:“你们不要担心。”

郑爸郑妈点点头,都看着牧思远,“思远,这真是...麻烦你了。”

“郑叔叔你别这么说。”

因为心里想着顾宝宝,他很勉强的一笑,看着医生给她包扎着,纱布的一头垂下,弄得眼睛不舒服,在梦里频频皱眉。

这样会不会触及伤口?

他想着,上前为她拂开纱布,正想要把手收回,她却忽然抬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要开始虐思远哥哥了,亲们的支持大大的来啊,\(o)/~====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一定可以忘掉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