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12章:我来帮你忘记他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12章我来帮你忘记他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难道他就是顾爸心里那个随随便便的人?!

牧思远沉下脸,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馄饨店。

“你说什么呢!”

顾妈推了推顾爸,责备道:“你干嘛对他说这些?你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他对宝宝是那个意思吗?你乱说什么!”

顾爸粗声道:“他对宝宝没那个意思,就不能做刚才那些事儿,他把我们宝宝当什么了,嗯?”

说完,顾爸生气的上楼去了。

顾妈赶紧跟上,“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怎么不说他现在发现了宝宝的好,回心转意了呢?”

“回心转意我也不准!”

顾爸气愤之极,“他现在说回心转意了,他以前呢?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咱们宝宝可是...十多年啊,他早干嘛去了!”

话说间,两人已走到了房门口,话音嘎然而止。

只见顾宝宝已经醒来,正靠坐在床上。

顾妈愣了一愣,不知刚才的话她听到了多少,“宝...宝啊,你醒了...”

她走上前,对刚才他们说过的话多少有些歉疚,不由地又瞪了顾爸一眼。

顾爸倒不觉得什么,事情总是这样藏着掖着也不是个办法。

索性,他在床沿坐下,看着女儿问:“宝宝,你阿妈问你,你不肯说实话,现在阿爸问你,你愿不愿意说?”

“阿爸,阿妈,我跟他真的没什么,”顾宝宝冲他们挤出一丝笑意,“你们不要担心。”

“你还不肯跟阿爸说实话?”顾爸皱眉看着她,“你们如果没什么,他刚才…”

顾宝宝一愣,没想到刚才的事都被阿爸阿妈看到了!

她有些难堪的低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宝宝啊,”顾妈抓过她的手,“跟我们说句实话就那么难吗?”

她听着这个话难受,忍不住又哭了。

“别哭,别哭。”顾妈心疼的说,像小时候那样为她拭去了泪水,“你有什么委屈就跟阿妈说,阿妈为你做主。”

“阿妈…”

她看看顾妈,又看看顾爸,心里打定主意不让他们再为自己担心,便道:“我跟他以后都不会再有什么了,我是欢欢乐乐的妈咪,他是欢欢乐乐的爹地,我们的关系以后就只是这样。”

顾妈微微一叹,却听顾爸道:“既然如此,你的病假休完后就辞职吧。以后少跟他见面了。”

“你怎么能这样要求女儿,你…”

“阿爸,我会这样做的,”她打断了阿妈的话,“您和阿妈放心。”

她会忘记他的,彻彻底底的忘记,就像她自己答应过的那样,再也不会打扰他。

闻言,顾爸没再说什么,起身出去了。

“那你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了。”

顾妈拍拍她的手,也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客厅,却见公孙烨正站在楼梯口,微笑着说道:“我看楼下没人,就上来看看。”

顾爸在他肩上拍了一拍,什么也没说,下楼去了。

他转头看着顾妈:“宝宝好点了吗?

”顾妈点头,猜想刚才他们在房间里说的话,他应该都听到了。

她心里希望女儿能得到幸福,但她也知道,感情这种事不像买东西,想要的没有,还可以往别的牌子选。

“阿烨啊,”她放轻了声音,“宝宝若能跟你有缘分,是她的福气,但如果…我也希望你不要…”

“顾阿姨,”他微微一笑,他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您放心,宝宝幸福快乐才是最重的事,其余的,不算什么。”

“谢谢你。”

顾妈说着,眼角不由地湿润,匆匆走下楼去了。

他抿唇,轻轻走进了房间,却见她正斜靠在床头,背对着门口的双肩,正微微发颤。

她在哭?!在刚才对爸妈说了那些…谎话之后?

他有些心疼的走上前,柔声道:“宝宝,你这又是何苦?”

闻声,顾宝宝转头茫然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

他淡淡撇嘴,“刚才我…我在外面听到了你们说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原来是这样。

顾宝宝轻轻摇头,表示没有关系,凝在眉头的伤苦却让他痛心。

“宝宝啊,”他在她身边坐下,“你何必勉强自己?如果忘不了,就不要忘。”

然而她却摇头,“不,我会忘记的,一定会忘记的。”

说着,她冲他强颜一笑,“你不要对我说泄气的话,你要鼓励我才对啊!”

“鼓励你?”

公孙烨也冲她笑,“要不我还给你设立一个奖励金?我把奖金设立得丰厚一点,这样你就更有动力。”

“好啊。”

她答应着,傻乎乎的模样让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那你说话算话吗?”

五年前他送她离开的时候,她就说过这样的话,结果又是怎么样呢?

他知道她忘不了那个人的,有谁会忘记痴恋了十几年的人呢?

如果她真的这么容易就忘记,她也就不是他喜欢的、他爱的那个女人了。

顾宝宝垂下目光,“阿烨…”她对他说心里话,“我真的忘不了。但…我会学着把他放到心底...的最深处。”

他微微一笑,这些他都能了解,都能明白。

她不能将牧思远忘记,就像他不能将她忘记,一样。

“好了,慢慢来,别着急。”

他伸手轻拍两下她的脸颊,俊脸上浮现几丝调皮的笑容:“而且,我会帮你的!”

帮我?

她一愣,这个能怎么帮?

************************************

第二天醒来,她似乎有些明白这个问题了。

睁开眼,阳光已经大面积的照进来,示意时间已经很晚。

她揉着双眼爬起来,床头柜上一束红色的玫瑰陡然映入眼帘。

她一愣,又见花瓶下压着一张字条。

宝宝:我昨晚说会帮你的,我没有食言哦!

是公孙烨的字迹。

她惶然转睛,明明他也知道她只喜欢那一种花,为什么...他要送玫瑰?

他在暗示什么?

“宝宝。”这时,顾妈走进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下意识的想将纸条收起,却见阿妈一笑,“别藏了,早上阿烨来的时候你还在睡呢,他还是问我要了纸和笔写的条子。”

“阿妈...”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妈将早餐给她放到小桌上,“别扭捏了,快起来洗漱,然后吃东西,你昨天什么东西都没吃,伤口能好才怪!”

馄饨店正忙,她也不废话了,放下早餐后便往外走。

走到门口,似才想起什么,又转头看着顾宝宝:“阿烨让我告诉你,他给你送花是想让你心情好,身体快点康复。下班了他再过来!”

--下班了还来?--

顾宝宝皱起眉头,无语。

她知道他这是关心她,可是她现在需要的只是安静...

看着药水瓶里的液体缓慢的滴落,已经打了五瓶药水,时间也来到下午,她沉沉的叹气。

最不忍心伤害的人,就是阿烨!

可是她要怎么做才能不伤害到他?!

“妈咪,妈咪!”

忽地,但听楼下传来欢欢的声音。

她一阵惊喜,“欢欢,乐乐?是你们吗?”

她着急的想要去看看,那两个熟悉的小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宝贝!”她高兴的叫着,冲他们挥手:“快来,快到妈咪这里来。”

“妈咪!”欢欢叫着,两人快速跑进来,一下子就爬上了床,窝进了她的怀里。

“妈咪的宝贝!”她紧紧的抱着他们,心里高兴的想要落泪。

牧风铭跟着走进来,说道:“你们俩注意,别压到了妈咪手上的伤口和输液管。”

“牧叔叔!”顾宝宝赶紧把身子坐直,“您也来了。”

牧风铭一笑,“昨晚上听思远说你受伤了,他们就一直吵着要来找你,好容易等到今天放学,我就送他们来了。”

“妈咪,”欢欢从她怀里探出小脑袋,大眼睛看着她说道:“乐乐昨晚上一直不肯睡觉,爹地要抱他,他就咬爹地。”

闻言,乐乐也探出小脑袋,伸手打了欢欢一下,小脸满是不服气。

他就是不要那个臭爹地抱,怎么样吧!

臭爹地对妈咪不好,他当然要狠狠的教训一下!

欢欢懒得理他,转睛看着顾宝宝:“妈咪,你有没有好点儿?我很担心你。”

“妈咪没事,欢欢不要担心。”

顾宝宝低头亲亲他,又抬头看着牧风铭:“谢谢你送他们过来,牧叔叔。”

“没关系。”

他上前两步,看了看她手臂上的伤,跟思远说的一样,不是很严重,但需要安心静养。

“那你好好休息!欢欢乐乐今天就留在这里,”他微笑着:“明天早上我让司机来这里接他们去上学。”

顾宝宝正不知怎么开口留下欢欢乐乐,没想到他居然能想得这么周到,“谢谢你,牧叔叔,真的谢谢你。”

牧风铭笑着,不再多说什么,和欢欢乐乐再见后便离开了。

司机陪着他走出那条不能进车子的短巷,走到车边时却见不远处正停下一辆车。

片刻,车内走下来一个身材高大,气质澄宇的男人。

他坐进车内,一边问道:“你认识那个车牌吗?”

司机赶紧回答:“老爷,他是公孙家的唯一的继承人,有几次我送小少爷来这里,都看到他来找顾小姐。”

“哦?”他挑眉,忽地一笑,“好,好!”

好?

司机一愣,这公孙少爷要跟顾小姐成了,两个小少爷可也是要叫他爹地的!

这有什么好?

牧风铭看出了他的心思,“你说,少爷从小到大最缺的是什么?”

司机摇摇头,想不出像牧思远这样的人还会缺少什么。

“缺少挫折和对手!这会儿好了,也让他尝尝争取的滋味儿!”说着,牧风铭哈哈一笑,“开车!”

********************************

“妈咪,你的伤口会很疼吗?”

欢欢看着她的伤口,皱着小眉头问,“爹地说你的伤口缝了三十针,是真的吗?”

她无语,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小孩子说这些。

“是真的,不过伤口已经不疼了。”她笑道。

欢欢却不相信,“爹地说妈咪会疼的,让我来给妈咪吹吹!”

说完,他鼓起小腮帮子,拼命的往她的伤口吹气。

乐乐见了,当然不能甘落于人后,也鼓起小脸往她的伤口吹。

无奈伤口太小,两张小脸太大,欢欢突地哇哇一叫:“乐乐,你把口水吹到我脸上来了,好恶心!”

乐乐一呆,忽地,他将小脸鼓得更大,吹出来的气转了个方向,猛地朝欢欢喷去。

“乐乐你...!”欢欢抓狂了,也鼓起腮帮子使劲朝他吹。

公孙烨走进来,瞧见的就是这母子三人正在床上闹成一团,她欢快的笑声听来是那么悦耳。

好久,好久,他都没有听到她这样的笑声了。

心中一团柔软,眼里的画面转变了人物,变成他、她,和另一个孩子--一个他们的孩子...

“阿烨?”顾宝宝忽然看到了他,立即坐直了身子。

“什么事这么好玩?”

他笑着走上前,看着这两个孩子,“好久不见了,我都看不出谁是乐乐,,谁是欢欢了!”

讨厌的叔叔!乐乐撇嘴。

爹地的情敌!欢欢挑眉,嘴里还是叫着:“叔叔好!”

这下认出来了,他拍拍欢欢的脸颊:“真乖!”

然后伸出手臂:“乐乐,来,叔叔抱抱好吗?”

才不要你抱呢!乐乐冲他撇撇小嘴儿,躲到了妈咪的怀里。

“阿烨...”顾宝宝有些尴尬,“乐乐他...他可能是累了。”

“没关系!”他笑着,“你该去医院检查了,我是来接你的。”

检查?顾宝宝摇头:“我看不用了吧,我挺好的。”

“跟我说没用!”他在床头柜上拿过药棉和碘酒,一边帮她拨针头一边道:“你提前出院,按时去检查是应该的。不然,医院也会给你打电话的。”

她为难的看看他,又看看两个小宝贝,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她不想把他们丢在家里,自己跑去医院。

公孙烨看出她的想法,提议道:“不如把他们也带上?做完检查我们就在外面吃饭。”

他想了想,又道:“现在时间还早,吃过晚饭还可以去游乐场!”

闻言,欢欢和乐乐不由地眼前一亮,不过欢欢还是比较担心:“妈咪的手臂受伤了,她可以去游乐场吗?”

“可以的,”公孙烨喜爱的看了他一眼,“到时候你们去玩,我就在一旁看着妈咪,绝对不让她碰到伤口,你看可以吗?”

这个嘛,还是可以考虑的!

欢欢和乐乐对看了一眼,然后由欢欢点头,“好吧,那就谢谢叔叔了!”

************************

四人从停车场出来,还需要走五十米才能到餐厅,公孙烨一只手抱着一个,身边跟着顾宝宝,路过的人没有不把他们当一家人的。

“哇,好可爱的双胞胎!”

“真的吔,我也想要生一对!”

“得了吧,你能找到像那个男人那么帅的老公吗?”...

路人的议论传来,顾宝宝不禁哑然失笑,能不能生双胞胎跟男人帅不帅有什么关系?!

只不过,欢欢乐乐的爹地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英俊,帅气,这世界上的男人在她眼里,没有一个能比得上...

顾宝宝,你怎么又在想他,不能想他,不能想...

猛地,她浑身一怔,感觉手心传来一阵温暖,以为是公孙烨牵过了她的手。

心里一阵慌乱正不知所措,欢欢的声音响起:“妈咪,你在想什么?”

她一呆,才看清是欢欢弯下腰抓住了她的手。

是了,他抱着两个孩子,怎么还能牵她的手?

都是被那束玫瑰花闹的!

他才发出一点点模糊的信号,她就如此抗拒,“草木皆兵”了。

“欢欢好好的,这样会摔下来。”她赶紧扶正他的身子,又回答,“妈咪在想等会儿吃什么呢!”

话说间,他们已经来到了餐厅,在服务生为他们找的位置坐下后,欢欢便说想要去洗手间了。

他一跳下椅子,乐乐也跟着跳下来,顾宝宝只好起身追上前。

“妈咪,你不能进去!否则会羞羞脸的!”在男士洗手间门前,欢欢拦住了她。

顾宝宝皱眉:“妈咪带你们去女士洗手间好不好?”

“不好!”欢欢坚决摇头,“我从二岁开始,就不去女孩子的洗手间了。”

说完,也不等她再说话,他已牵起乐乐跑进了男士洗手间。

顾宝宝只好大声说:“欢欢,有事就叫妈咪!”

欢欢答应了一声,牵着乐乐在一扇关闭的门前停住。

乐乐看了看,立即伸手朝没关门的厕所隔间一指。

这个他可是明白的哦,门关着代表里面有人。

然而欢欢却摇头,上前抬起手臂,轻轻的往门上敲着。

===虽然第二更来得很晚,某影还是厚脸皮的求月票~~~===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们的距离,很遥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