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16章:她真的没有来(6000字第二更求月票荷包)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16章她真的没有来(6000字第二更求月票荷包)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着乐乐点头,顾宝宝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舞,立即找出了一枚硬币放在手中。

“乐乐瞧着,第一次。”

她将硬币往空中一抛,硬币旋转着落入她的手中,她立即用另一只手盖住,有些不敢看。

“乐乐你说这是不是字?”

乐乐都听不懂吔,不过他觉得这掷硬币的游戏挺好玩的,小脸儿一直在笑。

顾宝宝咬牙拿开了盖住硬币的手,有字的一面赫然映入眼帘。

她一呆,却不能不承认心里涌荡着的,是高兴的情绪!

“乐乐,你说这一次是不是字?”

她有点不敢掷了,一双大眼睛矛盾的看着儿子。

乐乐嘟起小嘴儿,伸出手指往“字”上坚定的一点。

他真的什么都不懂哦,他不过是觉得有字的这一面比较好看罢了。

然而,他随便的一点却犹如赋予了硬币一种魔力,落到顾宝宝手心里,真的是“字”!

“还有最后一次!”

顾宝宝念叨着,完全的自欺欺人,“如果是花面我就不去了,如果是字...”

再一掷,她感觉金属的凉意落入了手心,便赶紧用另一直手盖住,还是不敢看。

可是乐乐要看,他使劲掰着妈咪的手,想要看看这次是不是那个他觉得比较好看的“字”!

顾宝宝深吸一口气,好吧,看就看吧!

她咬牙把手放开,又是一个“字”闯入了目光之中。

难道是天意?!

她吐了一口气,好吧,那她去!

起身换好衣服,她让阿爸阿妈带一下乐乐,打算快去快回。

然而刚走出馄饨店,这个小身影却跟了出来。

“乐乐,快回去,”她转身对他说:“和外公外婆待着,妈咪很快就回来。”

他不听,反而扑上来抱住她的腿,大眼睛里满是想要跟她一起去见爹地的渴望。

顾宝宝瞧着,实在不忍心拒绝,再一想,也许带着乐乐跟他见面,她的情绪可能更稳定些。

“那好吧,”她抱起他,“那就跟妈咪一起去。”

顾妈追出来,问道:“你要带乐乐去哪儿呀?”

当然不能说是去见牧思远,她吞吐了一下,“我们就去公园玩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去公园玩儿?难道是去约会?

顾妈将她眼中忽现的一丝闪烁捕捉,不禁兀自猜测,是跟阿烨吗?

如果是,那就最好了。

**************************

带着乐乐走进兰花公园,自从小时候的那一次,她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了。

原因当然是,他再没有如她期望的那样,带她来到这里。

这么多年,很多公园都被拆掉,这一个却保留了下来,并不断的翻新,变得更大了。

乐乐听到小鸟儿叫,高兴得直拍手,本来拉着她往树林里走的,忽然看见池塘里好多的金鱼在游泳,便又顿住脚步不肯走了。

她便带着他在池塘边的长椅坐下,告诉他认东西。

“乐乐,你看,这是柳树,那是拱桥,那边那个是亭子...”

目光忽然顿住,她奇怪的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牧思远,而是古信扬。

叔叔!

乐乐也瞧见了他,小脸顿时露出笑容,等叔叔走近,他便伸出了小手,示意让叔叔抱!

古信扬眸光一沉,伸臂将他抱了过来。

“副总,你怎么在这里?”

顾宝宝起身,疑惑的问道。这个时间,他不是应该在公司上班吗?

副总?!

他心中冷冷一笑,这女人装模作样的本事,一点也不输给牧思远呢!

“你是来见牧思远的?”他缓缓说着,“你跟我来!”

说完,他便转身抱着乐乐往前走。

“这...”他怎么知道她是来见思远的?

思远要见她,为什么跟他一起来?

她赶紧跟上前,本能的想把乐乐给抱回来:“乐乐,来,叔叔抱你这么久会累的,妈咪来抱!”

然而,当乐乐乖顺的冲她伸出小手,他却用身体一挡,语调异常的说:“我抱着他,等会你跟牧思远见面的时候,岂不是更方便?”

她一愣,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他已经带着她走入树林,只见林间的过道上,停着一辆车子。

她的心口,突地泛起阵阵可怖的预感。

“乐乐,来,跟妈咪走!”

她大步跨上前,想要从他怀里把孩子抢过来,肩头却被他狠狠一推,她的身子立即撞到了树上。

而古信扬则已最快的速度打开车门,将乐乐丢进了车内。

“乐乐!”

她惶然大叫,赶紧扑上前,古信扬冷冽的看了她一眼,大掌用力一推,正好将她也推入了车中。

他继而上前,双手探入了她外套的口袋,迅速的将她的手机拿走了。

“乐乐!”

她踉跄着扑进车内,顾不了手机了,只一把将乐乐抱住,确定他没有受伤,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再抬头,却见这后排座位跟前排之间用一张铁丝网隔开来,古信扬正坐上了驾驶位,将门落锁。

“你要干什么!”她大声问。

“我要干什么,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

他冷冷勾唇,将她的手机电板卸下,然后一脚使劲踩下油门,将车驶出了行人稀少的小树林。

******************************************************************************************

“东西怎么还没送来?”

眼看着只有十分钟就到三点半,牧思远焦急的问道。

一点半的时候打电话,珠宝行就说送货的人已经出来了,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就算路上堵车,也应该到了吧。

“牧总,”秘书主任挂断电话,奇怪的对他说:“珠宝行也在联系了送货员,说他的电话打不通!”

他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送货员还将那戒指吞了不成?

秘书主任撇撇嘴,她也想到这一点,示意他这并不是不可能哦!

他烦躁的摆手,拿出手机给顾宝宝打电话,奇怪,怎么她的电话也打不通?!

转念一想,或许她正在赶去公园的路上,或许她已经到了公园,电话打不通只是信号不太好而已!

“叮!”

这时,电梯门忽然打开,一个秘书带着一个男人匆匆走来,一边道:“牧总,珠宝行的人来了!”

他立即跑上前,几乎是用抢的从送货员手里拿过了盒子,一边打开来看一边问:“怎么这么晚!”

售货员低头,掩去了眼里的慌乱才回答:“我记错地址了,手机又没电,找了好半天,真是对不起了!希望先生您不要投诉我。”

牧思远没工夫理会他,看过戒指没问题便匆匆走进电梯离开了。

坐上车,他一边发动引擎,一边继续拨打顾宝宝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她到了公园吗?

公园的信号可能不太好!

将手机丢到一边,他快速的开动了车子,匆匆往公园赶去。

宝宝,你一定要等我!

我不是故意要迟到的,等会我一定给你解释。

只要你...等着我!

总算路上没塞车,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公园,时间是四点五十分。

公园不大,而这时又没多少人,他走到拱桥上,几乎就可以将公园里的每个角落看清楚了。

他看了看,看了又看,却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没有来吗?他不相信。

走下拱桥,他开始在公园里四处寻找着,每一个角落他都没有放过,但找了一遍,依旧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她真的没有来吗?他不相信,不相信。

每一次,当他想要找她,她都会在的。

他知道这一次,一定也不例外。

也许,她也正在公园里寻找着他?

他走到南边的时候,或许她却走到了北边?

一定是这样!

于是,他又沿着刚才找过的地方继续找,一边大声叫着:“宝宝,宝宝?”

没有人回答他。

除了渐晚的天色和鱼儿跃出水面的汩汩声。

他走累了,在长椅坐下,继续拨打她的电话。

依旧是...无法接通。

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着,这根本不是信号的问题,她根本就没有来,而且她关机了,就是不想让你找她。

他猛烈的摇摇头,他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

她一直都在那儿等着他的,她不会离去的,她不会舍得离去的!

绝对不会!

她一定会来的,他相信。

天色渐渐黑沉下来,是个将要下雨的傍晚,他依旧坐在这长椅上。

因为这长椅的角度,可以让进来公园的人第一个看到。

等她来了,他想让她第一眼就看到他,他想让她知道,今天是他在等着她。

渐渐的,来散步的人多了起来,公园热闹了一阵后,又回复安静,他还是坐在长椅上,等待着。

还从来没有这样,用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的耐心等待一个人,一个女人!

他将口袋里的小盒子拿出来,打开,钻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真的将他的眼睛刺痛。

她会喜欢吗?

他的眼角抹过一丝笑意,她会的。

她说过的,只要他送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她都会喜欢。

宝宝,你快来吧,我的手里有你最喜欢的东西!

他惊讶于自己心中的柔软,秘书跟他建议的是,用这个东西先将她绑到身边,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说。

为什么此刻,他希望的却是,用它将她的心,永远的留在他这里。

滴答...

滴答...

忽地,几滴冰冷的液体打落在他的手上,他赶紧将盒子放回口袋,抬头,原来是下雨了。

一滴比一滴更大,伴随着猛烈而寒冷的料峭春风,急急的扑打在他的脸上。

他起身,看到了不远处的电话亭,那里是公园里唯一可以躲雨的地方,位置却非常的隐蔽。

他的脚步有些犹豫,更加急促的雨滴已经将他的头发淋湿。

有点冷,他打了个寒颤,身形却顿住,缓缓的,他还是在长椅坐下了。

11月30日下了冻雨

思远哥哥请我吃饭的机会不多,我真的很开心,所以我选择了海边的露天餐厅。

但我现在才意识到这真的是个错误,因为他没有来。

我等了好久,终于忍不住给他打电话,他只简短的说,让我再等等,不要打电话来了。

我便真的一个人傻傻的坐在那儿等。

其实海风凉一点倒没什么,老天爷却像要故意惩罚我的愚蠢,居然下起了雨。

别桌的客人都走了,餐厅的服务生也建议我去里面,但我不想去,心被动麻木了,也就不知道疼了,所以淋点雨我会更好受一点。

我知道他不会来了,我知道他今晚上没有应酬,我知道...他大概是去郑心悠那儿了,但我为什么就是那么笨那么蠢那么无知的还想要去求证一下?

所以我去了郑心悠的家,当然了,我不可能敲门进去。

其实当我看到他的车就摆放在门口时,我就觉得我自己已经走不动了。

真是的,她家附近居然也没有躲雨的地方,我像个傻瓜一样被雨淋透了,还不知道离开。

我就那样呆呆的看着郑心悠房间的那扇窗户,散发着那样温暖的灯光,却不能分给我一点儿。

算了,我也不想要,其实我的心被冻着更好,就不会知道痛,不知道苦,也再没有伤心。

我希望这个冬天一直持续下去,不要让我的心苏醒过来,永远都不要。

......

心被冷冻起来?

牧思远不由地抬手,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体会到,所以才会将她这篇日记记得这么清楚,可是,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要怎样才会有那样的感觉呢?

他抬起头,让这冰冷的雨水更多的淋湿在他的身上,淋湿到他的心里。

他很想,很想要体会一下她当时的心情。

是否跟他此刻有一点相像?--茫然中带着浓烈的心痛?--

宝宝,你不来,是不是因为你真的已经决定放弃?

那么多次你都说要放弃,你真的离开我了吗?

这一次,我不信你可以真的离开我,我不信!

他将盒子丢掉,将钻戒拿了出来紧紧捏在手中,然后他起身大步朝外走去。

宝宝,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今天我一定要将戒指戴到你的手上。

也许我并不清楚自己是否爱你,但只要你在我身边,只要你属于我,我就够了!

将车子停在巷口,他走进了短巷。

雨越来越大,混和嘈杂的雨声,在天地间交织一副厚重的幕帘。

他每走一步,都要劈开这雨帘一次,当他终于来到馄饨店,他已是精疲力尽。

抬头,二楼一片漆黑,她已经睡了。

他不管,他要见她,他必须要见她。

晚一步,再晚一步,他害怕自己会真的失去!

“宝宝!宝宝!”他站在雨里大声喊着,用尽全身的力气。

“宝宝!宝宝!”他的声音穿透了他的心,却被重重雨雾遮挡,二楼没有任何反应。

“宝宝!宝宝!”

他继续叫着,声音在尾音时忽然撕裂,他的喉咙一阵刺痛,阵阵血腥味传来,好像是嘶哑了。

“宝...”

他再试一次,果然已经叫不出声了,只有瓢泼的雨水灌进了他的嘴里,冰冷又苦涩,痛苦又难堪。

****************************************

屋内,顾妈忽然睁开眼,在梦里好像听到有人叫着宝宝的名字。

她一愣,正觉得有些奇怪,“宝宝!宝宝!”的声音又响起了,她侧耳细听,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

“喂,他爸,他爸!”她赶紧推醒了顾爸,“外面好像有人在叫宝宝,快起来看看!”

“叫宝宝?”顾爸拿过外套起身,把灯打开了。

顾妈也赶紧跟着来到阳台,只见被路灯照得发白的雨雾里,果然有一个身影。

“顾婶,顾叔,”正疑惑间,却听那人用嘶哑的声音大声说着,“宝宝呢?”

她一呆,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思远少爷!”

她赶紧转身想要下楼,却被顾爸拉住了。

“思远少爷,你找宝宝有事吗?”顾爸看着雨中的他问道。

牧思远艰难的咽了一口雨水,扯着疼痛嘶哑的嗓子勉强出声:“我找她,有很重要的事情。”

顾爸摇头,“思远少爷,你跟宝宝会有什么重要事情?!雨这么大,你快回去吧。”

见他们似乎想要回房,牧思远赶紧大步两步,来到了阳台的正下方,逼着自己出声:“我要见她,请你们让我见她。”

嘶哑的声音听上去犹如玻璃划在刀片上,让人难受,顾妈用手肘推着顾爸,示意他不要再说什么了。

顾爸却不听,继续回答:“思远少爷,你想见也见不着啊,宝宝不在家,她下午跟公孙烨出去了,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亲们,评论给力啊~~~今天还有更,我滚去码字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知名的仓库(6000字第三更求荷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