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17章:不知名的仓库(6000字第三更求荷包)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17章不知名的仓库(6000字第三更求荷包)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下午跟公孙烨出去了--

几个字像拳头重重的打在他的耳膜,他一呆,双手无力的一松,手中的戒指“铛”的跌落在了雨里。

她是真的没有去,她是真的关机不想被打扰。

这一次,她是真的决定离开。

他呆呆的低头,看着那折射着雨光的戒指,缓缓的蹲了下来,将钻戒握进了手心。

8月19日晴

我能感觉肚子里的宝宝越来越调皮了,他们经常踢我,一点都不乖。

也许他们俩是在里面打架呢!

今天去医院做检查,一个已经生下双胞胎的妈妈告诉我,孩子会为了谁当哥哥在肚子里打架!

说起她的孩子,她的笑容变得异常的美丽动人,浑身散发着的,像是一种圣母般的光辉。

虽然我也有两个双胞胎孩子,但我还是那样的羡慕她。

羡慕她生下他们的时候,有丈夫在身边陪伴,有家人在身边照顾。

而我,除了我自己,除了愿意帮我的阿烨,什么都没有。

更让我感到歉疚的是,我生下他们之后,就要将他们分离。

我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

但如果没有一个孩子陪在身边,以后的日子我要怎么活下去?

离开他,就像把心活生生的挖出来,如果再没有孩子,我一定,一定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所以,宝贝们,你们一定要原谅妈咪。

妈咪实在实在太痛了,妈咪需要你们其中的一个陪在身边,否则妈咪真的会熬不下去。

......

宝宝,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痛?那究竟有多痛?

是否犹如此刻,当我意识到我可能已经失去你的时候,心里无端涌上来的这种感觉?

这感觉,就像一把斧子,已经将我的心,劈成了两瓣...

看着他半跪在地上,顾妈实在忍受不了,挣开了顾爸,她急急的跑下楼来。

“思远少爷,思远少爷...”

她一手撑伞,一手推着他的肩,“思远少爷,你快起来,别这样,会生病的。”

闻声,牧思远转头来看了她一眼,那血红的双眼让她不由地往后退了些许。

“思远少爷,你...你怎么了?”

他怎么了?

他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痛意忽然从手掌传来,他疑惑的摊开来一看,鲜血顺着雨水,在他的掌心晕染开来。

顾妈惊呼,“思远少爷,你受伤了?快,快跟我进屋去。”

他不动,只呆呆的看着手心中的钻戒,他握得太紧了,所以被钻石的棱角划伤了。

但这并不算什么,比起心中那阵阵上涌的剧痛,这真的不算什么。

“不用了。”

他哑着声音回答,起身轻轻推开了顾妈的手,然后转身,一言不发的走入了雨雾。

*****************************************************************************************************

刚才在车里被蒙上了黑布,所以此刻,顾宝宝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微弱的光亮、高且狭小的窗户,让这地方看起来像是一间仓库。

而她听到的雨声只是不停的拍打的窗户和墙壁,却并没有打地的声音,所以她推测,自己在一个很高的楼层。

正思量间,在她怀中睡着的乐乐醒了过来,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他有些害怕的抓紧了妈咪的衣袖。

“别怕,乐乐。”

她打开古信扬刚才送来的水,喂他喝了一点儿,柔声道:“叔叔只是请我们来玩的,不要害怕。”

虽然不知道古信扬想要做什么,她只希望不要在乐乐的心里留下阴影。

喝了水,她又给乐乐喂了一点面包,然后哄他:“乐乐,现在很晚了,你睡觉了好不好?”

乐乐看了她一眼,妈咪好奇怪哦,人家不是刚刚睡醒吗?

他拒绝的摇摇头,想要从她怀里站起来。

顾宝宝慌忙抱紧他,“那不睡觉,但也不能乱跑。”

话说间,门被推开,古信扬走了进来。

坏叔叔!

乐乐瞪了他一眼,将小脸撇在妈咪怀里,再不看他。

古信扬微微一愣,不由地冷笑,“牧思远伪装的功夫一流,他的儿子果然也不赖!”

他不能不怀疑,之前乐乐对他的喜爱,是不是在牧思远和顾宝宝的教唆下,故意显露出来的。

“不要在孩子面前说这些。”顾宝宝皱眉道。

“顾宝宝,你别在这儿跟我装了!”

古信扬拉了一把椅子坐下,阴狠的目光紧盯着她:“本来我现在应该在收拾行李,乖乖的被牧思远分配到非洲去,真是老天有眼,让我没有这么窝囊的就走了。顾宝宝,你是不是感到很失望?”

说着,他嘴角上扬,得意却冰冷的一笑。

“去非洲?”她疑惑,“你为什么要去非洲?”

闻言,古信扬干笑了两声,“你还装?你装吧,尽情的装,反正这一次得不到我想要的,你们一个个都别想快活。”

顾宝宝仔细体味着他话中的意思,渐渐冷静下来,“你把我们带到这儿来,是想威胁牧思远吗?”

他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她心中苦涩一笑,如果乐乐没有被他一同抓来,她倒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因为她自知自己还没有那个分量,可以被人用来威胁到他。

但现在乐乐在身边,她必须要保证乐乐的安全。

于是,她抬眼,镇静的看着他:“你知道吗,刚才我在公园里,就是等着跟牧思远见面,他之后去没看到我,说不定现在已经起了疑心。”

其实这话她自己也不相信的,但她尽量把话说得有把握一点,这样才能多一点真实的成分。

“我知道!”

熟料他却说,“我知道你是在那儿等着牧思远,不然我怎么能那么准确的就找到你呢!不过我不着急,我得让他先着急一下!”

顾宝宝微微一愣,“你…你怎么会知道?”

他在心底冷笑,是了,这个女人可能还不知道牧思远叫她去公园,是想要跟她求婚!

这女人爱惨了牧思远,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吧!

不过,他怎么能让他们高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顾宝宝,”他突然问,“如果牧思远跟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她愕然,犹如听到天方夜谭般,觉得荒谬难信。

但如果她现在将自己和牧思远撇得那么干净,他就一定会把目标转向乐乐!

于是,她勉强自己露出微笑,“我当然会答应,你也知道,我一直都等待着这一天。”

“那对不起了,”他冷冷吐字,“我不得不让你的希望破灭,如果我提出的要求牧思远不答应,那我只好把你和乐乐一起带到非洲去,让他也尝一尝女人和孩子不在身边的滋味!”

让他—也—尝一尝?!

他这样说,是因为他还时常想念着他的女人和孩子吗?

这个想法让她的恐惧感渐渐褪去了些许,想起他在说起他的儿子时,那痛苦的表情;

想起他在股东会上输给思远后,一个人在酒吧买醉的寂寞,她实在无法讨厌他。

“你…又何必这样?”她抬头看着他,“怎么说,思远也是你的表哥,他…”

她的话似踩到了他的痛处,他的脸色忽然变得暴戾,“你住口!我没有这样的表哥,我也没有这样的舅舅!”

话说间,她却看见他的眼眸深处,闪现一丝刻骨的痛。

她一愣,才明白他和思远之间,或许真的存在着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

是什么呢?

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思远逼着他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儿子?

不,不会的,她绝对不相信。

“你…”她试着猜测到,“你和思远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他阴狠的瞪着她,“他对我赶尽杀绝,为了保住牧氏总裁的位置,逼着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他瞪大的双眼,因为怒气而发红成一片,让人看了可怖,“顾宝宝,你知道掐住自己儿子脖子的滋味是什么吗?你知道吗?”

他似有些发狂了,顾宝宝不由地搂紧了乐乐,悄悄的往后缩。

“可我却知道,我却清清楚楚的知道!”

还好他并不上前,只是用如刀的目光紧锁着她怀中的乐乐。

她被吓坏了,恨不得将乐乐缩小藏进自己的口袋里,但乐乐非但不配合她躲好自己,反而在她怀里使劲的挣扎着。

“乐乐,别闹,乐…”

话还没说完,乐乐居然从她的臂弯里滑出去,扑倒了古信扬的身边。

顾宝宝顿时呆住了,只见乐乐伸出小手臂抱住了他,小脸在他怀里蹭着,像是在…安慰着暴怒的他?!

难道乐乐也看出了他的伤心?

她心绪复杂的回过神来,孩子小不懂事,她却知道此刻的古信扬是极端愤怒不能惹的!

她赶紧跑上前,想要抱回乐乐,古信扬眼中冷光一闪,迅速起身后退,一把将乐乐抱在了怀里。

另一只手则将他推开了。

她大急,“你把孩子给我,你不能这样对孩子!”

“我怎么对他了?”他后退,退至门边。

顾宝宝害怕他带着乐乐出去,她不能让乐乐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你让他跟我一起,跟我一起…”她几乎是哀求着跑上前。

“站住!”

他却喝住了她,忽地,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先是指着她,然后缩回手,将刀刃贴近了乐乐的小脸。

她顿时失去了呼吸,呆呆的看着,“你…你住手!”

他冷笑,“我的儿子都已经死了,你们的儿子不过脸上多一条伤疤,是不是太划算了些?”

说着,他手起刀落,但听得顾宝宝一声惊喝,她猛地扑上了前。

这是一种保护幼崽的母性本能,在最危险的一刻爆发出最惊人的能量,她推开了他,并从他的手臂中抢回了乐乐。

只是,锋利的刀刃在撞推之间,毫不留情的割破了她的衣服,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好痛!

她伸手紧紧按住伤口,为什么这么巧?

划到的地方正是她之前在游轮受伤的伤口处!

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又裂开来,豆大的汗珠顿时从她额头滚落。

妈咪!

乐乐心痛极了,瞪着古信扬的小脸上满是愤怒!

忽地,他转身再次冲到古信扬面前,这一次不再是安慰,而是极度愤怒的拳打脚踢。

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拳头虽小,却也让人很痛。

“小鬼,滚开!”古信扬不由怒骂。

顾宝宝唯恐他再次伤害乐乐,忍痛将他拉过来,紧紧的搂在怀里,“古信扬,乐乐是个孩子,还是你的亲表侄,如果你伤害他,你就是禽.兽不如!”

古信扬没有说话,目光对上乐乐因为愤怒而通红的小脸,他看了一会儿,转身走出去了。

听着门落锁的声音,顾宝宝微微松了一口气,暂时他不会伤害乐乐了。

她缓缓坐下来,拿出随身带着的纸巾止血。

乐乐在一边瞧着,泪水一个劲的滚落,他伤心极了。

“傻孩子,”她一笑,“妈咪是大人,不怕疼的。”

乐乐摇摇头,他才不相信!

都是他不好,要是刚才他不去安慰那个坏叔叔就好了!

顾宝宝知道他自责,抬手为他擦去泪水,“乐乐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叔叔只是因为一时心里想不开才会这样的,等他想通了,他就会和以前一样对乐乐好了。乐乐明白吗?”

他不要坏叔叔对他好,他只要妈咪不流血!

泪水更加汹涌的滚落,他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妈咪的脖子。

“乐乐不哭,不哭,乖乖的好不好?”

她说着,自己却忍不住也掉下了眼泪。

古信扬到底是怎样的人,她也不知道,乐乐多在这里待一刻,就多一份危险,她该怎么办?

思远哥哥,我该怎么办?

你有没有发现我不见了?

你会不会找我?会不会担心我?

思远哥哥,我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你来带走乐乐,好不好?

好不好?

不久,乐乐哭累了,便趴在她怀里睡着了。

她将大衣脱下来裹住乐乐,让他睡在几个空纸箱上,自己则细细察看着这房间的地形。

虽然可能是一间仓库,但这里面除了几个纸箱,一把椅子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而窗户又那么高,一把椅子根本够不着她透过窗户看看外面的情形。

她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发现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椅子打烂窗户的玻璃对外求救。

可是外面是什么地方?

会不会有人收到她求救的信号?

而且现在可能已经到了深夜,外面有人的可能性太小了,她只能等待天亮。

“砰!”

忽地,门又被推开,古信扬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她:“怎么,在研究怎么逃出去?!”

她不语,不想让他有任何机会察觉到她刚才想到的办法。

“你放心,”他说着,一边走进来,“再过几个小时,我就给牧思远打电话,只要他答应我的条件,我马上放了你们。”

她在乐乐坐下,问道:“你这是绑架、勒索,难道不怕吗?”

“怕?”他倒笑一声,“我无牵无挂,没什么好怕的!”

说着,他将两份文件放在了椅子上,“不过,如果你想在牧思远救你们出去之前平平安安的话,就先把这两份文件签了。”

文件?

她疑惑,“为什么让我签?”

他要的无非就是牧氏的权利和财产,她签了字有什么用?

古信扬冷冷的勾起唇角:“当然是你签!用牧思远的字体签!”

她一愣,立即拒绝,“不可能的!你不但绑架勒索,还想偷走牧氏的财产吗?”

“不签?”

他的目光越过她,落到了乐乐身上,“当然了,你不签也可以,反正你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儿子,死一个应该也没关系!”

“你真能下手?”

“你说呢?”

看着他眼中嗜血的光芒,她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

是了,为了财产,他都可以那样对自己的儿子,乐乐跟他又是什么关系呢?

为了保护乐乐而签下文件,牧家应该不会责怪她的!

她缓缓起身,“文件我可以签,但我想要知道,你要这么多的钱做什么?”

“男人没钱还算是男人吗?”古信扬说着,却是敷衍的答案。

她走到椅子前,瞥了一眼上面的文件,几个大字赫然写着--股权优先让渡书--

她一愣,他怎么不直接要钱?

优先让渡书有什么用?

如果没人想要出卖股份,这就是废纸一张!

“快签!”他将笔塞入她的手指之间,催促道。

她只能伸手,翻到文件的最后一页,找到签名栏,学着牧思远的笔迹,写下了他的名字。

===亲们,今天还有更,有没有票票、评论、荷包神马的,亲们放心对我砸啊~~~\(o)/~===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不见了(第一更,撒荷包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