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18章:她不见了(第一更,撒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18章她不见了(第一更,撒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欢欢从梦中悠悠转醒,大眼睛有一刻的怔忪。

刚才在梦里,他看见妈咪受伤了,还看到乐乐哭得好伤心!

乐乐!

他浑身打了个激灵。

起身开灯一看,床上真的只有他一个人!

他想起来了,今天放学回到家,爷爷告诉他说妈咪还没有送乐乐回来。

他一个人吃了晚饭,然后写作业、洗澡……

到睡觉的时候,乐乐都还没有回来。

他正准备拿小闹钟看看时间,房间门忽然被推开。

是爹地走进来了。

“爹地?你怎么了?”

爹地怎么浑身都湿透了?

“爹地,你淋雨了吗?会不会感冒?”

牧思远扯动了一下嘴角,,摇着头走上前来,表情却呆住:“乐乐呢?”

欢欢眨着大眼睛:“今天乐乐赖床不肯去上学,一整天都跟妈咪待在一起,现在还没回来。”

什么?

不对,他之前去馄饨店,并没有看到乐乐!

他是已经睡了,还是跟着她一起跟公孙烨出去了?

即便她出去了,顾叔知道乐乐明天要上学,也会送他过来的。

唯一的解释是,她带着乐乐一起出去了!

……

她居然带着他的儿子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愤怒瞬间将痛苦压下,“欢欢,好好睡觉,爹地去接乐乐回来!”

说完,他来不及换衣服,又走出了公寓。

时间是早上三点二十五分。

这个时间她应该跟乐乐在家里睡觉。

他没有去馄饨店,而是直奔公孙烨住的公寓。

他早就知道公孙烨的住处了,现在也该给他点警告了不是吗?!

“叮叮叮...”

公孙烨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从睡梦中惊醒。

什么时间?

什么人?

他打开第一道门,不由地一愣,“是你?”

牧思远沉声道:“开门,我有话对你说!”

他疑惑的打开门,还没来得及发问,脸上已经着了重重一拳,将毫无防备的他几乎打至地上趴下。

“你干什么?”

他扶住一旁的柜子,喝问道:“你疯了?”

“这是对你的警告!”

牧思远冲上前,揪过他的衣领,“你以后最好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

闻言,公孙烨也是一怒,手臂用力,便将他推开了。

他们身高体重差不多,牧思远这一下也被推出了老远。

“你来这儿发什么疯?”

公孙烨呵斥道,“你有这时间,为什么不多关心一下宝宝?如果你真的关心她,她怎么会在游轮上受伤?”

牧思远一呆。

正准备说些什么,放在沙发上的电话忽然响起来。

这时候会有谁打电话?

公孙烨疑惑的上前,却见打来电话的是顾爸!

他赶紧接起:“顾叔叔,什么事?”

闻声,牧思远也是一愣,赶紧走上前,恰好听到顾爸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阿烨啊,宝宝今天去找过你吗?”

他奇怪,顾叔为什么这么问?

他之前去馄饨店,顾叔不是说她跟公孙烨出来了吗?

疑惑间,却听公孙烨回答:“没有啊,顾叔,今天宝宝没来找我,电话也没有打啊!”

“这样啊,”

顾爸的声音陡然变得焦急,“那就奇怪了,我刚才起床发现卧室门是开着的,宝宝和乐乐没有在房间里啊!”

公孙烨一愣,还没彻底反应过来,牧思远已经抢过了电话,冲那边大声问道:“顾叔,到底是怎么回事?宝宝今天到底有没有出来?”

顾爸没想到牧思远居然跟阿烨在一起,一时语塞。

其实他也不知道宝宝今天出去是找谁。

他告诉牧思远她是去找公孙烨了,只不过是想要他死心,以后不要再来找宝宝了!

牧思远焦急的再问:“宝宝今天出来了对不对?她几点出来的?她是不是去公园找我?”

可能是听到了他的问话,顾妈在那边拿过电话,着急的说道:“宝宝今天下午快三点出去的,还带着乐乐一起,她没跟我说去哪儿呀!”

这样说来,她有去公园,她带着乐乐是去找他的!

牧思远心头一阵狂喜,但...

但狂喜过后,他忽然一阵后怕。

在公园里并没有看到她啊!

她去了哪里?

为什么一晚上都不回家?!

更加让人担心的是,她的电话一直都关机!

心头涌现种种可怕的预感,他皱眉放下了电话,转头看着公孙烨:“宝宝真的没来找你?”

看着他凝重的表情,公孙烨似预感到了什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

“不会有事的!”

他截断了他的话,赶紧拿出手机。

他可以确定的是,她跟乐乐不见了!

必须马上派人去找!

然而,号码还没拨出去,古信扬的电话却打进来了。

他心中一惊,赶紧接起来。

“这么快接电话?”

古信扬冷冷一笑,“是不是等急了?”

“你说什么?”

他立即猜到了,“宝宝和乐乐在你手里?!”

“宝宝?!哼,叫得多亲热,”

古信扬陡然一怒,“牧思远,你把我耍得团团转,我当然也要给你一点教训!”

“你想干什么!”

“我想要的很简单,我要跟你享有同等的继承权!”

“你...”

“我还没说完——”

他没有给牧思远说话的机会,“收到牧风铭的遗嘱我就马上放人,不准报警,否则...牧思远,你逼死了我的儿子,我正需要一个机会报仇呢!”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牧思远赶紧再打过去,他已经关机。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房间里很安静,古信扬说的话公孙烨也听见了。

牧思远没有回答,思虑片刻,他抬脚往外匆匆而去。

公孙烨赶紧抓过外套,追了出去。

车子开到牧氏公司,他跟着牧思远走入总裁办公室,只见他连续拨打了数个号码,吩咐人秘密去寻找本市所有的码头、仓库以及酒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趁他挂断电话再拨,公孙烨实在不能再等,上前抓过他的手腕:“如果需要人,我也有人!”

牧思远抬头看着他眉眼之间的焦急,不由地一怔。

他能看出来,公孙烨对她的关心,是如此的真切。

“对方是我的表弟...”

于是,他简短的说明了一切,然后继续打电话。

公孙烨也赶紧派出了自己所有的人,但是,这样做有用吗?

“没拿到股份,他不会做什么的。”

牧思远说道,“现在只能等,看能不能找到他们。”

“市区这么大,”

公孙烨不太赞同他的想法,“我们不可能找到。他平常跟你共事,你应该了解他,倒不如想想看,他可能把人放在哪里?”

牧思远一呆,他的话不无道理,可是……

如果按照古信扬的思维,会把人放在哪里呢?

他这样思考一下,才发现自己对这个表弟,其实一点儿也不了解。

他摇头,“只有等他再打电话来。”

“手机定位必须做,”

公孙烨说,“我马上叫人来。”

牧思远摇头,“我已经派人监控我的手机了,他打电话来,立即可以开始定位。”

“那你怎么还不去请示你爸?”

他要的可是牧风铭的遗嘱!

牧思远摇头,“这点小事,不用让他担心。”

“小事?”

闻言,公孙烨生气了,“宝宝和乐乐在你心里只是小事吗?”

牧思远皱眉,他的意思是说摆平古信扬只是小事一桩,并不是指宝宝和孩子在他心中的地位。

不过他觉得自己犯不着跟公孙烨解释,便没有说话。

公孙烨有些气闷,转身往外走去。

“你去哪儿?”

牧思远问。

“你放心,有消息会马上通知你!”

他说着,走出了办公室。

——————————————————————————————————————————————————————————————————

时间来到五点十分,天色微微开始亮起来。

估计着秘书主任应该起床,他拿出手机打了过去。“南非那边一切都好吗?”

秘书主任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起,“牧总,一切都很好的。发生了什么事?”

“他把她和乐乐抓了起来,想要换得牧氏的继承权。”

“什么?要不要报警?”

“不用。你只要确定一下南非那边一切都好就行。另外,你把这件事告诉她,让她准备接古信扬的电话。”

“好的,牧总。”

——————————————————————————————————————————————————————————————————

时间来到六点十分。

公孙烨走进来,“我的人已经把南边的码头和仓库都找过了,没有线索。”

牧思远也摇头,“北边也没有,我吩咐他们已经转了方向。”

“那他打电话来了没有?”

公孙烨焦急的问。

见牧思远摇头,他不由道:“报警吧!警察的力量肯定大过我们。”

牧思远皱眉,“如果他知道我们报警了,他肯定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话说间,他的电话突然响起。

低头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他赶紧接起。

那边,果然传来古信扬的声音,“准备好了吗?”

“还在准备!”

牧思远尽力想要拖延时间,“你等等,我告诉你一个号码...”

“我只要牧风铭更改后的遗嘱。我会再打过来!”

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没让牧思远把话说完。

显然的,他已经猜测到牧思远已经做了手机监控。

“怎么样?”

片刻,公孙烨问道。

牧思远放下另一个电话,眉头一松,却又摇头,“只监控到在附近二十公里内!”

二十公里内!

公孙烨奇怪,二十公里内并没有码头和废旧仓库,难道他是在酒店或者旅馆里?

牧思远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是在酒店里的话,事情反而更加难办。

这么多的酒店和旅馆,还有出租房,必定要一间间暗查。

如果正好遇上他已经买通的酒店或旅馆老板,岂不是打草惊蛇。

“只能报警!”

公孙烨打定了主意,“牧思远,你不同意的话,我来报警!”

“你...!”

牧思远知道他说到做到,无奈,“那你通知警方,只能暗查。”

六点三十分,警察已经出动调来了兰花公园的监控录像。

录像显示,昨天下午三点二十分,顾宝宝就带着乐乐走进了兰花公园。

十五分钟后,有一辆车子开了出去。

而顾宝宝和乐乐却一直没有再走出公园大门。

由此可见,古信扬就是开着那一辆车将顾宝宝和乐乐带走的。

现在只需要调来每个路口的监控录像,查一下这辆车都曾经过哪些路口,或许就能确定他的具体方位。

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他们只能又陷入了等待。

——————————————————————————————————————————————————————————————————

公孙烨心里焦急,在办公室里是坐不下去的。

他在走廊里踱着步,发现走廊尽头有一扇门,门后居然还是楼梯。

这楼可建造得真奇怪,电梯已经是最顶层,楼梯却还可以上去。

他走上楼梯,想看看可以通往哪里,却来到一个小天台。

牧氏大楼高28层,修造成了一个“Z”字形,所以这个小天台被旁边的错层包裹,只有一面是悬空的。

而天台的斜前方,还可以看到突出来的一角。

那似乎是一个小仓库,有一扇高而狭小的窗户。

——————————————————————————————————————————————————————————————————

从牧思远办公室的落地窗往斜前方看,也正好可以看到这一扇高而狭小的窗户。

那是一个空置的仓库,牧氏大楼有几百间房。

这样空置的地方太多了,他每每看到,却从不在意。

此刻,他的脑海里都是监控画面上,顾宝宝带着乐乐走入兰花公园的情景。

更加不会去在意那扇小窗户了。

他想着她嘴里说不要再见他,却从来不付诸实践,心里柔软又高兴……

之前找不到她的那种苦痛感觉,纷纷消失。

低头,他从口袋里拿出那个戒指,心里默默的说着:

宝宝,别害怕。

古信扬不算什么的,我一定会把你和乐乐平安的救出来。

似有一种直觉,或是他一晚没睡的幻觉?

他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

那声音在喊着:

救命,救命...有没有人,有没有人?

他疑惑,惊讶的摇摇头,更加凝神去听,真的有,真的有这样的声音:

救命啊,救命啊,外面有没有人?有没有人?

真的是她的声音!

他可以错听所有人的声音,却不会听错她的!

因为,这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已经“聒噪”了十多年。

即使是她消失去了美国的五年,也会在他的梦里响起。

“宝宝,宝宝!”

他惶然的四下张望,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怎么会有声音传到他的耳朵?

忽地,他的目光重新落到了斜前方那扇小窗户。

他使劲张大耳朵,使劲瞪大眼睛。

心里有一个声音,如冥冥中神的旨意在告诉他。

她们就在那里!她们就在那里!

没有犹豫,他快步往办公室外走去。

在他转身的刹那间,那扇窗户忽地一颤,玻璃顿时碎成了几块,发出“哗”的声音!

公孙烨转头惊讶的瞧着,谁会在那小仓库里?

无缘无故的还敲碎玻璃?

--只监测到在二十公里内--

--二十公里内--

--这里是牧氏大楼---

——古信扬一直在牧氏工作--

他浑身猛地打了个激灵,转身,他迅速朝那扇窗户所在的房间跑去。

————————————————————————————————————————————

“什么声音?!”

古信扬冲进来,瞪眼看着顾宝宝抱着乐乐躲在一边,仓库里唯一的硬物--椅子滚落在一边,窗户下,碎玻璃一地!

他一惊,“顾宝宝,你居然敢耍花样!”

他太大意,居然留了一把椅子在这里!

说着,他冲上前来,抓过她的胳膊便往外拖。

“你放开我!”

她使劲挣扎着。

他的反应告诉她,刚才她的举动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她要留在这里拖延时间,等人来救她们。

古信扬狠狠的瞪着她:“你不跟我合作,就别怪我翻脸!”

音落刀起,他看准她脖子上的动脉便要扎下去。

“啊...”

突地,一阵痛从腿上传来,他胳膊一抖,转头看去,居然是乐乐拖着那把椅子打了他一下。

他哪儿来的力气!

“小兔崽子!”

但见他的刀锋一转,顾宝宝赶紧抱住了乐乐,将他护在怀中,大喝道:“肯定有人听到我的叫声,看到我砸窗户了,你快跑吧,我可以答应你,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古信扬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有这么好心?”

他一步步逼近她们:“我已经把上来的门封死了,如果有人想上来,只能从窗户上爬,挨着二十八层楼高的窗户爬!你以为谁有那个胆子?”顾宝宝一愣,倒没想到她们居然在这么高的地方!

“他们不爬,”

但她还是没有放弃,“他们不爬,但他们可以报警。古信扬,你快跑吧,等会警察来了,你想跑也不行了!”

“哈哈!”

闻言,他忽然发出悲厥的笑声,“那咱们就同归于尽吧!杀了他心爱的女人和孩子,我值了!”

说着,他眼中寒冷一闪,举起了手中的匕首!

“住手!”

然而,一声猛喝,却在他身后突地响起。

——

更晚了更晚了,汗!今天还有更新~~~亲们猜猜,来的人是思远哥哥还是阿烨哦,\(o)/~======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是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