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19章:不是你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19章不是你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顾宝宝一呆,口中喃喃出声:“阿烨...”

他怎么会在这里?

古信扬也觉得奇怪,“怎么,不是牧思远来吗?”

说着,他大步上前,一手扯住了顾宝宝的头发,一手用匕首逼着她的太阳穴,冲公孙烨喝道:“滚开!”

公孙烨瞪着他,“你别挣扎了,警察已经来了,被你封锁的门,马上就要被打开,你无路可逃了!”

闻言,顾宝宝有些着急,“古信扬,你快跑吧,警察来了,就真的没办法了!”

“你住口!”

古信扬转头看着她,“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了你?”

话虽如此,他却看到了她眼底,那不可伪装的焦急。

“古信扬,你始终是乐乐的叔叔,”她说着,“乐乐现在什么都不懂,我可以哄他。但如果你因此而被抓了,乐乐长大了就会明白今天发生的一切,我不想他心里有阴影。你快走,发生的一切我都不会说的,你放心!”

她说的在情在理,或许差一点古信扬就会动摇了。

但心头如火的焦急让公孙烨显然不能理解她的用心,“宝宝,你别说了。”

他打断了她的话,“这样的人,你无论跟他说什么,他都不会心软的!”

他的声音犹如当头棒喝,将古信扬敲醒。

现在知道这一切的人不止顾宝宝一个,他怎么能相信她的话!

“该死的!”他咒骂了一声,刀尖顿时没入了她太阳穴的皮肤,顾宝宝吃痛的皱起眉头。

“滚开!”他冲公孙烨大叫,眼看着他的手腕用力,刀尖就要顺着顾宝宝的脸颊滑下,公孙烨直觉自己的心也要被这样切成两半。

所以,他几乎是抱着求死的心猛地往前一扑...

他的力道太大,且精准,居然扑开了古信扬,将他制伏在地。

但古信扬的刀尖也深深没入了他的肩头,鲜血顿时透过他的睡衣,染红了他浅色的大衣。

“阿烨...”顾宝宝慌了。

“快走!带乐乐走!”公孙烨大声催促,“警察就要来了,你快跑。”

顾宝宝看看他,看看乐乐,情感告诉她应该带着乐乐走,理智却让她的脚步顿住,她不能就这样抛下公孙烨呀!

公孙烨知道她的心思,着急的大喊,“乐乐,乐乐,快和妈咪走,快点!”

古信扬的挣扎很厉害,他肩头受了伤,力气不敌。

乐乐听懂了他的意思,赶紧抓过妈咪的手往外走。

顾宝宝走上前两步,还是无法就这样离去,转过身她拿起那把椅子,想要将古信扬敲晕。

然而这时,古信扬已经挣脱了拿刀的那一只手,猛地又在公孙烨另外一个肩膀划了一刀。

鲜血迸出,公孙烨吃痛,手臂便软了力气,古信扬用力将他推开,便来抓乐乐。

乐乐赶紧跑,顾宝宝在旁边用椅子砸他,却被他伸手抓住了一起,一个推搡,顾宝宝“砰”的摔倒了。

妈咪!

跑到门口的乐乐见状,又折回来。

她着急的大叫:“乐乐跑,乐乐跑,别回来...”

来不及了,古信扬正往乐乐跑去,她大急,心中已不能思考任何,只知道不能让乐乐被他抓住,绝不能让乐乐被他抓住!

这个信念给了她无限的勇气与力量,居然,她不可思议的冲在了古信扬的前面,紧紧的将乐乐护在了怀中。

而眼角的余光里,他的刀也正落下。

她无从挣扎的余地了,她只能闭上眼睛,只要不伤到乐乐,只要不伤到乐乐就好!

然后,她听到了刀刃刺破血管的声音,却没感觉到痛。

她惊讶的睁眼,愣住。

原来是阿烨,他挡了这一刀,胳膊被划出了一刀好长的口子...

“快走!快走!”

公孙烨大吼着,想要保护她的信念的也给予了他无限的力量,手上的双肩和胳膊能算是什么?

她的平安才是他惟愿所求。

于是,他受伤的手将古信扬死死的拖住,给她足够的时间逃走。

顾宝宝含泪看了他一眼,为了乐乐,她终于不忍的转身而去。

见她居然真的逃了,古信扬狠戾的举起刀,“别怪我!”

话落到起,却没办法再次落下,因为牧思远犹如从天而降,忽然地就来到他身边,扣住了他的手腕。

“你...!”

他骇然,他们两个一起,他已明白自己逃不掉了。

牧思远将他狠狠往后一推,低声冲公孙烨道:“警察马上就来,你去带她们走,我来收拾他!”

公孙烨点头,快速跑了出去。

此时顾宝宝正抱着乐乐跑到楼梯边,她手臂有伤,抱着乐乐不能跑快,急得满头大汗。

“宝宝!”

忽然,公孙烨的声音响起,她惊喜的转头,泪水马上就滚落出来:“阿烨,你...”

说着,她惊惶的往后看,却奇怪的没见古信扬追出来。

“没事了,”公孙烨抱过乐乐,拉着她继续走,“警察已经来了,我们先走,等会再说!”

乐乐趴在他的肩头,视线是往后的。

突地,他一呆,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走廊的拐角处。

是臭爹地!

他赶紧冲牧思远伸出小手,小嘴儿大张着,想要叫出声,想要告诉妈咪爹地也在这里!

但是他就是怎么也叫不出声!

他着急的小脸皱成一团,都快要哭了,却见爹地冲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爹地是在告诉他没关系吗?

公孙烨跑得很快,马上拐弯,他便看不到爹地了。

宝宝,乐乐,你们没事就好!

你们一定很害怕吧,原谅我不能第一时间跑到你们身边,因为我必须先解决这个后患!

他转身走回仓库,古信扬已经被他用外套绑在了椅子上。

见他进来,古信扬并不慌张,只是痛苦的冷笑:“真没想到,我每次都要输给你!”

牧思远没有出声,他又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牧思远淡淡一笑,往那扇被打烂的窗户一指:“刚才我在办公室看着这扇小窗户,我就听到了她的呼救声,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我就确定她在这里。你相信吗?”

“我不信!”

他干笑一声,“我就在外面的走廊上,都没有听到她的呼救声,我是听到了玻璃被打烂的声音才进来的...”

说着,不知道他忽然想了什么,沉默片刻,他又抬起头:“我相信,我相信。”

“你相信?”

他点头,“曾经有个女人,跟我相隔三百公里,我听到她叫我,她说她很痛苦,她要生了。我连夜驾车过去,她真的生了,给我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可是...”

他痛苦的皱起眉头,恨恨的看着牧思远:“可是你却逼着我杀死了他,你也逼走了我的女人,我恨你,牧思远,我恨你!”

牧思远依旧没有说话,他只是拿出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然后放到了古信扬的耳边。

电话响了几声,忽然被接通,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声音:“喂?”

古信扬愣住,说不出一个字。

那女人再“喂”了一声,又沉默,然后道:“信扬,是你吗?是你吗?”

古信扬嘴唇颤抖的发出一个音节,“...是...”

那女人笑了,“真的是你,好久不见了。思远说你会来南非,是今天晚上的机票对吗?”

他的目光渐黯,“...是...”

本来是的,但现在他可能去不了了。

那女人又笑,“那你快来啊,天扬也等着你哦。”

闻言,古信扬浑身一震,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个不像他的声音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天扬在等着你。他现在去学校了,”那女人继续说着,声音也有些梗咽:“等你来了,你就可以看到他了,他长得很像你呢!”

古信扬摇摇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牧思远却在这时将电话收了。

他抬起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明白吗?”

牧思远眉毛一挑,“你的儿子还活着,正好好的活着,和乐乐一样,今年五岁,跟他的妈咪生活在一起,正在南非读幼儿园!”

“不...”

他不敢相信,他记得,明明是自己掐住了儿子的脖子,然后...

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醒来后,孩子的妈咪已经离开了,牧思远告诉他,孩子的骨灰被她带走了!

牧思远一叹,“如果当时我没有把你打晕,或许你儿子就真的死了。”

“你...!”他陡然明白,“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不是还要报仇吗?你的仇没报完,告诉你这些做什么?”

“你...”他想说,如果你没有逼我害死我的儿子,我还会报仇吗?

但是,面对着牧思远炯然的目光,他说不出来,他真的是因为儿子才这样针对牧思远的吗?

不,不是,他只是因为不甘心而已。

他不甘心自己有着牧氏的血统,却得不到牧氏的一分钱!

“现在我把一切告诉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再伤害我的女人和孩子,”牧思远转过身,“至于牧氏的钱,你有本事的话,以后再来抢吧!”

说完,他大步走出去了。

大楼外,隐约的传来阵阵警笛声。

*********************************************

好多警察叔叔哦!

乐乐睁着大眼睛看,还有医生阿姨和护士姐姐!

他们都不但来抱他,还给公孙叔叔和妈咪包扎伤口。

可是,他的大眼睛不时的看着大楼的出口,爹地怎么还不下楼来?

他是在楼上对付那个坏叔叔吗?

他能不能打过那个坏叔叔啊!

他的小心儿一叹,有点为臭爹地担心哦!

转过头,他又去看妈咪,却见妈咪也看着这些走来走去的人,妈咪也在找谁吗?

是不是也在找爹地?

他有来吗?他有发现她跟乐乐不见了吗?

目光找寻了一大圈,失望的收回,他没有来。

就算接到消息,说牧氏发生了这么一件事,他也应该没那么快赶来吧!

“先生你忍着点,我要用酒精洗伤口,先给你紧急止血!”

护士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转头一看,公孙烨伤口处的衣服已经被剪烂,那些伤口却还在往外流血。

她看得心里发痛,感动又歉疚的流泪。

公孙烨冲她一笑,“别哭,不痛的...”

话没说完,酒精已经泼上,他咬牙,俊脸因为疼痛和忍耐扭成了一团。

还说不疼!

顾宝宝忍不住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她什么也不能为他,只能这样握住他的手,希望可以给他一点温暖。

牧思远走过来,看到就是这样一幕。

心头的焦急已褪去,又开始知道吃醋了,他沉下脸,将一旁的乐乐抱起来。

熟悉的气息涌来,她转头看着他,不由地起身。

他的双眼通红,脸上冒出好多胡茬,衣服不但皱巴巴的,手上居然有...血痕。

她一愣,“你...你怎么了?”

她终于看到他了吗?他还以为自己是透明的。

“不用你管!”他像个小孩子,没好气的说道。

却不知这话触到了她心底的疤,她浑身一颤。

是了,他根本不需要她,她也说过要忘记他,不再打扰他的。

“顾小姐,你也过来处理一下伤口吧。”

这时,护士正好来叫她,她便点点头,转身跟着护士走了。

乐乐伸手打了他一下,干嘛这么对妈咪!

臭爹地都不知道,昨天妈咪哭着的时候,都有叫他的名字吗?

牧思远一笑,亲亲他,“乐乐怕不怕?有没有很勇敢?”

乐乐点头,挥舞着小手臂,他有很勇敢哦!还拿了椅子打那个坏叔叔!

看着他可爱的模样,牧思远的眼角不由地湿润,是古信扬还好,他还能对付,如果是别人...

他不敢继续想,只道:“爹地好担心乐乐,乐乐亲亲爹地好不好?”

乐乐伸手抱住他的脖子,非常大方的亲了亲他。

然后他伸出小手指妈咪,示意爹地也去亲妈咪。

牧思远一笑,忽然一阵头晕,他赶紧稳住脚步,可能是昨晚淋雨吹风,有些感冒了。

“牧总,”这时,秘书主任走到他身边,“一切还顺利吧!”

他点点头,又感觉一阵眩晕,赶紧将乐乐让她抱着,自己则往顾宝宝看去。

是的,他得听乐乐的话,要去亲一亲他的小东西。

走了两步,却见护士让她上救护车,准备要关门了。

他有些着急,走快两步,眼前却更加的眩晕,他只好停下来稳住脚步再走。

透过来来往往的警察,她好像看到他正朝这边走来,她微微抬头,想要看得更清楚,有两个警察却走上了救护车。

“顾小姐,”其中一个警察对她说:“我们跟你去医院,了解一点情况。”

另一个警察接着说道:“昨晚上和你在一起的,应该还有你儿子啊?”

她赶紧看着他们摇摇头,“警官,我儿子他...他不会说话的,你们...你们问我就可以了。”

话说间,车门已经被关上,司机将车子发动了。

她想再看看牧思远,视线却已被遮挡。

“宝宝...”

他着急的追了两步,忽然眼前一黑,身体再也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牧总!”

随着秘书主任的尖叫,大家都蜂拥上前去扶他,可是救护车已经拐弯了,顾宝宝看不到这一切了。

救护车上,公孙烨和她的伤口已经做了临时处理,到了医院都得去缝针。

看了看旁边的警察,她往公孙烨靠了靠,小声问道:“阿烨,股份优先让渡书有什么用啊?”

公孙烨微愣,不明白她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告诉她:“没什么用。除非有人转让股份,他就可以优先购买,但价格上并没有变化。”

想了想,他又道:“如果这个人是股东的话,就不需要什么优先让渡书,也是可以优先获得股份的。”

顾宝宝点头,似有些明白古信扬为什么要她签字了。

或许他只不过想要让自己获得一些属于股东的权利吧,因为在牧氏,他之前虽然担任副总裁,却是唯一一个没有股权的副总裁。

他的儿子死了,儿子的妈咪应该也离开了他,他想要得到牧氏的股份,或许只是为了证明给牧叔叔看,他也能把事情做好?!

或许是她内心的同情心作怪,她竟觉得他其实也很可怜。

如果他在因为绑架和勒索被抓...

她沉沉一叹,她真的不想看到他这样!

“宝宝,”一旁的公孙烨看着她,“在想什么?”

她摇摇头,回过神来,“阿烨,你怎么会到牧氏来?还发现我在那间小仓库里?”

他一笑,“天意!我站在顶楼他一个小天台,居然正好碰上你砸窗户!我就跑过去了,没想到你真的在那儿!”

好巧!

她也感觉诧异,又问,“他说上楼的路给堵了,你怎么上来的?”

他一笑,“这个嘛,就不要告诉你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欠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