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20章:她欠他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20章她欠他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他赶到那儿,才发现通往小仓库的门被锁了,着急间,却见牧思远也跑了过来。

牧思远对地形比较熟悉,考虑得也比较周到,还带着绳子。

“跟我来!”

见门锁了,牧思远立即转身。

两人来到走廊尽头的阳台,爬过两个窗台,就可以到达小仓库外的走廊!

牧思远将绳子的一头递给他,“你帮我拉着,我爬过去。”

说着,他便拿绳子的另一头往自己身上系。

“我爬过去!”

他抢过绳子,“不知道他们有几个人,你对里比较熟,你赶快报警!”

牧思远略微思考,“那好!你先过去,我告诉警察后,马上爬过来!”

他将绳子捆好,才想到:“那你等会怎么过来?”

“你别管!”

牧思远推他,“你爬过去,如果宝宝问你,你千万别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那样她会担心!”

他一怔。

现在想想,也许牧思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在乎宝宝。

“为什么不说?”

顾宝宝的问话打断他的怔忪,他微微一笑,“那边还有一个楼梯,我们就从那儿上来的。”

说着,他伸手捂住伤口:“有点疼,我休息一会儿。”

她紧张的点头,便没有再问。

公孙烨微微闭眼,心头千思万绪,带着深深的歉疚。

他好像没有跟她说,他为什么会在牧氏;

这一晚他都不是一个人;

有一个人比他更加着急;

他没有说,因为这些问题的答案的都是那三个字:牧思远。

他可耻自己的自私,他痛恨自己的隐瞒,但他真的...

说不出口。

顾宝宝将头转至窗外,她又受伤了,他是不是没有看到?

不可能的,护士刚才还在车边帮她处理伤口,他不可能没有看见。

他是选择视而不见吗?

以前的他,都没有这么无情,他是不是在帮她,更快的把他忘记?!

她垂下目光,抬手捂住脸,像是很疲倦一般。

不,不是的,她只是偷偷擦去了眼泪。

公孙烨要缝的针比较多,顾宝宝先处理好,警察便开始询问她了。

“顾小姐,请你把发生过的事情跟我们说说好吗?”

顾宝宝点头,看看身边的帘子。

她知道公孙烨与她只有一帘之隔,她说的话他都能听见。

“警官,”

她想了想,才道:“古信扬现在...在哪儿呀?”

“他现在已经被我们抓了,”

警察语调柔和说,“你不用害怕,发生了什么事,你尽管跟我们说就是。”

然而,眼前这个女人居然露出满脸的惊讶,“你们把他抓了?”

警察一愣,一旁的公孙烨也是一愣,听她继续奇怪的问道:“警官,你们为什么抓他?”

警察也奇怪,“他抓了你和你的儿子进行勒索,所以我们才抓他的啊!”

“抓我的和我的儿子?”

顾宝宝使劲的摇头,“警官,你们可能搞错了,我只是跟古信扬在公司谈工作而已,没有什么勒索之类的事情。”

公孙烨一呆,她为什么要这么说?

为什么要为古信扬隐瞒?

他皱眉。

想起刚才她在仓库说的话,难道她是念着古信扬是乐乐的叔叔,不想让牧家亲人间反目成仇吗?

这时,又听她提高了声调说:“我是昨天下午到公司的,带着我儿子一起,后来天下大雨了,儿子有点害怕,我就在公司留下来了。”

“顾小姐,那你和公孙先生身上刀伤是怎么回事?”

“这都是个误会,都是误会。公孙先生也误会了,所以才起了点小冲突。”

她尽力为古信扬撇清,“你看,我给他们劝架,也挨了一刀。警官,其实古信扬是我儿子的亲叔叔,他怎么会伤害我儿子呢?这真的是个误会。”

公孙烨一笑,他知道等会警官询问他的时候自己该怎么说了。

只是,宝宝,你这样做真的可以吗?

等他的伤口处理好,警官便又来询问他了。

他明白顾宝宝的意思,说的话自然跟她相差无几,让警察带着疑问走了。

“宝宝,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等护士为他们安排病房去了,他问道。

顾宝宝抱歉的看着他,“阿烨,对不起,让你的伤这样白受了。”

“你跟乐乐没事,我的伤怎么是白受?”

他佯装瞪了她一眼,还是疑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耸肩,“我总觉得,他不像看上去那么无情,你想啊,他可以用乐乐威胁我仿造思远的笔迹签任何文件,签财产转让书都没问题,可是他没有。他只让我签了股权优先转让书。”

公孙烨没再说什么,只要她不受到伤害,她做什么他都支持,只是:“我希望他能体会到你的用心。”

“没事啦。”

她笑笑,“只要他以后不要再想着伤害欢欢乐乐就行了。我这样做,也算是为欢欢乐乐积福吧。”

看着她的笑容,他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真的,她的笑容对他来说,好像,好像...氧气!

“两位,请换衣服吧。”

这时,护士小姐走来,分别给两人一套衣服。

顾宝宝往他看,这才发现他里面穿着的,居然是睡衣!

“阿烨...你?”

她一呆。

公孙烨淡淡一笑,“顾叔叔给我打电话,我出来的急,就没换了。”

见她还呆呆看着,他故作邪恶的一笑,“我要换衣服了,你是不是想要欣赏一下我的身材?”

顾宝宝脸上一红,赶紧转开头去了。

护士笑着为他们拉上帘子,“快换吧!”

出来的急没换衣服!

是不是睡觉时被吵醒?

然后马上就出来了?

她对他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爱情是个什么东西呢?太虚幻了。你应该相信和把握的东西是亲情,阿烨对你,已经是一种亲情了--

阿爸说过的话浮现脑海。

在古信扬面前,他那样保护她跟乐乐,甚至不顾自己的性命...

她痛苦矛盾的摇摇头,她该怎么办?

“顾小姐,你最好睡一觉,”

护士陪她来到病房,“你的脸色很差,这样很影响伤口恢复的。”

“谢谢!”

她躺上床,等护士出去后,又坐起来。

她怎么能睡着?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想到公孙烨为她做的一切...

她能用什么去回报他?

真的像阿爸说的那样,用婚姻吗?

她可以吗?

就这样不知呆坐了多久。

直到门被推开,“宝宝!”

她听到声音,先是楞了一下,才转过身来。

即使声音是这样熟悉,她的心里还是期待的。

虽然转过身,看到来人之后,又经历了一次失望。

“阿爸!”

顾爸走上前,“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

“我没事,我...”

她正想编个什么理由不让爸妈担心。

顾爸打断了她的话:“还说没事!刚才我去看过了阿烨,他都告诉我了!”

他说着,一边叹气,“阿烨的家人都来了,受了那么重的伤,阿烨的妈妈心痛得直哭呢!”

顾宝宝惶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别担心!”

顾爸拍拍她的肩:“阿烨的爸妈都是明理的人,都没说什么。”

她点头,“我现在这样子不方便,出院了,我再去拜访他们,我真是...对不住伯父伯母。”

“别说这些了,你自己呢?怎么样?”

顾爸看着她重新包扎过的伤口,不免担心。

顾宝宝摇头,她的伤真的没什么。

顾爸又问:“乐乐呢?乐乐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他...思远把他抱走了。”

闻言,顾爸有些来气,“他就抱走了乐乐?他也不来看看你?”

昨晚上不死活还吵着要见宝宝吗?

这会儿倒不见人了。

顾宝宝听了这话有些难受,垂头不说话了。

“宝宝,顾叔叔!”

这时,只见公孙烨推门进来,后面跟着护士,提着一大篮的水果。

他让护士将水果放到桌上,一边笑道:“宝宝,我那边好多,都放不下了,你给我帮忙吧。”

顾宝宝看看水果,又抬头去看他,正好瞥见公孙烨冲顾爸使了个眼色。

她赶紧低头,心下有些慌乱。

紧接着顾爸便说话了,“宝宝,那我先回去看着馄饨店,等会你阿妈过来照顾你。”

她点头,起身要送,被公孙烨阻止了:“宝宝,你好好休息,我先回病房去了,正好送送顾叔。”

他们有事瞒着她?

还是他们有什么要说的话不能让她听见?

她实在抵不过心头的疑惑,悄悄的跟了出来。

这时候走廊上的人比较少。

快到楼梯拐角处,她清楚了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顾叔叔,经历了这样的事,宝宝心里一定还很难过,请您不要对她说什么别的。”

闻言,顾爸一叹,“阿烨,我什么也没说。你这样体谅她,我还能说什么?如果她总是倔着性子,我看你就不要把心思放到她身上了,别误了你。”

“顾叔叔,看你说的。”

他挤出一丝笑意,“我是个大男人,有什么误不误的。我可以等的,我不想吓着她,也不想用今天发生的事情来逼她。”

原来他叫阿爸出来,是想说这个?!

“阿烨啊,”

顾爸拍拍他的手,“你是个好孩子,是我们...我们宝宝没有福气。”

“顾叔叔,您别这样说,宝宝在我心里是最好的,永远都是。你看我都等了这么几年了,再等也等得了。”

泪水不自觉的从眼角滚落,堵塞了喉咙。

她赶紧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唯恐自己发出声音。

但顾爸还是感觉到了异常,转过身来,他和公孙烨同时一愣,“宝宝...!”

她摇头,摇头,“我...我什么都没听到,我...”

声音梗咽了,她不禁泪流满面,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她只能转身往回走。

“宝宝。”

公孙烨赶紧追上去,跟着她走进了病房。

“宝宝!”

他想给她擦眼泪,她扭过身子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的泪眼。

“宝宝!”

他有些无措,“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跟顾爸说这些,我...”

顾宝宝摇头,“你别说了,不是你不好...”

他走上前,疼惜的劝道:“你别哭了,我不是想让你哭的,我...”

他为难的皱眉,他真的没有想到她会跟出来。

“宝宝,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怕顾叔跟你说那些话,让你难受,我...”

“你别说了。”

顾宝宝抹着泪,“我都知道,都明白。”

说着,她在床沿坐下来,公孙烨也跟着坐到了她身边,“那你别哭了...”

说着,他又笑:“你知道我什么都不怕,最怕女人哭了,你这不是存心吓唬我吗?”

顾宝宝被他逗笑了,泪水还是忍不住往下掉。

这一次,是感动的泪水。

不,从来他让她流下的,都是感动的泪。

他从来都没有让她伤心过。

“宝宝!”

他敛起笑容,认真的说:“我最怕你因为今天发生的事,心里会有负担。现在我直接告诉你,你不要想太多了,不然我做的一切就没有意义了。”

他不要一个以身相许的女人,他宁愿她是想要被照顾,被爱而跟他在一起,也不要她因为感激而嫁给他。

“阿烨...”

顾宝宝不知自己能说些什么。

他越是这样,她欠他的其实就越多。

她能拿什么来偿还?

明明他要的,她从来就给不起。

“不要胡思乱想了,”

他微笑着,“等会护士会来给你打针的,我也要回去打针了,打完针我再来看你。”

药水里含有微量的安眠成分,加上昨晚没睡,她很快就睡着了。

梦里,她又一次来到了兰花公园。

好奇怪,这一次她没有带着乐乐,而是一个人来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来,只是在公园里走着。

她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因为贪玩而在小树林里迷路了。

“思远哥哥,思远哥哥...”

小人儿大声喊着,脸上挂着焦急的泪珠。

不是因为她找不到回家的路,而是因为她弄丢了心爱的思远哥哥。

“思远哥哥,思远哥哥...”

小人儿叫得那么伤心,让她忍不住想上前去安慰。

然而这时,高大熟悉的身影却出现了。

她好高兴,好高兴的说:“思远哥哥,我在这里,在这里!”

但是他没有理她,而是走到小时候的她面前,温柔的笑着,拿出一个戒指:“宝宝,你愿意的嫁给我吗?”

小人儿看着他:“你是谁?”

他回答:“我是思远哥哥啊!”

小人儿气愤的踢了他一脚,“你才不是我的思远哥哥,我要去找我的思远哥哥了!”

说着,小人儿转身跑了。

他就在后面追,而她就在他后面追。

但她就是追不上他,就是追不上他,只能看着他在自己的视线里消失...

“思远哥哥...”

她从梦中醒来,泪水已浸湿脸庞。

她走下床,打开门,走到空空的走廊。

思远哥哥,为什么你都不来看我?

为什么...

你让我去兰花公园,我去了,你为什么没有准时到?

你让我那儿做什么?

为什么你不来告诉我?

思远哥哥...

你做这一切是不是为了折磨我?

如果是的话...

已经够了,我已经到了承受的边缘。

但是...

我还想要等你,等你最后的一天。

希望你能来看我,能告诉我在兰花公园,你准备告诉我的话。

如果你不来,那我就要走了。

以前的我都是为了而活着,以后的我也愿意为你而活着。

但是,如果你不需要,我就要走了。

因为有个人,一直在等着我。

我让他等的好苦,就像我等你一样的苦。

我太清楚这种苦的滋味,痛入骨髓,又随着血液流淌,每一次心脏的跳动,都会带着血液里的痛苦而心痛一次。

太苦了,思远哥哥。

如果我可以让世界上少一个人这么痛苦,我为什么不去做?

————————————————————————————————————————————————————————

牧思远的别墅内。

牧风铭站在床边,看着刚为牧思远量过体温的医生,“多少?”他问。

医生摇头看着温度计:“四十一度!”

牧风铭愕然,“他做了什么怎么就四十一度?”

“受了很严重的风寒!”

医生详细的解释,“牧总身体平常虽然好,但昨晚上那种寒雨,身体再好的人淋了也会生病啊。”

牧风铭叹气,目光落在儿子脸上。

忽地,他愣住,上前伸手在儿子的眼角一抹,收回手来时,只见手指上多了一滴泪。

“快给他治呀!”

他惊讶又心痛的说,“都痛苦得掉眼泪了,哎!”

医生赶紧点头,马上为他配药水,打算先打退烧针。

然而,针头还没注入血管,却见他猛地睁开了双眼。

牧风铭一呆,“思远,你醒了。”

他怔怔的看了一眼天花板,嘴里虚弱的吐出两个字:“宝宝!”继而又闭上了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牧风铭奇怪的问。

医生赶紧解释:“牧老爷别急,牧总只是做梦,在说梦话而已。”

===求票票,求评论,求荷包神马的,亲们~~~~\(o)/~===

推荐【宝宝系列文】

落茶花:《契约:恶魔宝宝小妈咪》http://novel.hongxiu.com/a/244551/

卜影:《单身妈咪:1个宝宝2个爹》http://novel.hongxiu.com/a/253017/

玉馑:《邪魅宝宝:爹地,你老了》http://novel.hongxiu.com/a/253376/

不打瞌睡的虫:《霸道总裁,不许和我抢妈咪》http://novel.hongxiu.com/a/257376/

……本章完结,下一章“妈咪,你可以嫁给叔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