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21章:妈咪,你可以嫁给叔叔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21章妈咪,你可以嫁给叔叔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梦里醒了又睡,昏睡了又醒,总以为门被推开了,她睁开眼,依旧只有一室的安静。

没有人来,他还没有来。

她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他还会来吗?

“宝宝!”

她沉沉答应了一声,是阿妈来了。

顾妈将饭盒端到床前的小桌子,“来,快吃饭吧。你阿爸给你熬了骨头汤。”

她点头,起身在桌前坐好,才看到阿妈还拿着一个饭盒。

“你慢吃,”顾妈冲她扬了扬手中另一只饭盒:“这个我给阿烨送过去。”

原来是给阿烨准备的,她点头,“你去吧。”

待阿妈出去,她便放下了勺子,她实在...吃不下。

她重新趴上床,不由自主的把手机拿出来反复看,确定他...

也没有给她打电话,发短信。

心中黯然,她用枕头压住了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不要去想,偏偏却想得更加厉害。

“妈咪!”

忽地,稚嫩的童音从门口传来,她一愣,赶紧拿开枕头,把自己的乱发顺了顺,才转过头来。

“妈咪!”果然,是那两个熟悉的小身影朝她跑来。

“宝贝!”

她高兴的下床,一只手臂将两人搂住了,又问:“谁带你们来的?”

话说着,目光忍不住朝门口看,是不是,是不是他来了?

然而,出现在门口的只是牧家的司机而已。

欢欢也在耳边说着:“我让司机叔叔带我们来的。”

她点头,冲司机微微一笑:“麻烦你了。”

司机摇头,“顾小姐,老爷和少爷都不知去哪儿了,欢欢说要过来看你,我就自作主张带他们来了。”

“嗯,要不你先去吃饭吧,”她对司机说,“吃过饭再来接他们。”

她不想让他们在医院多待。

司机离开后,顾宝宝打开饭盒,拿出骨头汤给他们喝。

阿爸熬的骨头汤天下无敌,两个小宝贝喝得直砸吧小嘴儿,把顾宝宝逗乐得不行。

“乐乐慢点!”她摸着他的小脑袋,他看上去情绪很不错,昨天古信扬的事应该没有吓到他。这样她总算放心了。

“妈咪,你好点了吗?”

两人吃完了饭盒里的食物,便爬上床跟妈咪窝在一起。

顾宝宝和欢欢说了一会儿话,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欢欢,昨天和今天你都没有见到爹地吗?”

欢欢点头,“昨天晚上爷爷也没有回来,爹地也没有来,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闻言,本来想要睡觉的乐乐忽然睁开大眼睛,小手扯了扯顾宝宝的衣服,一边站起身来。

“乐乐,”她和欢欢疑惑,“怎么啦?”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乐乐翻了一个白眼,“砰”的就倒在了床上。

顾宝宝被吓住了,焦急的大喊:“乐乐,乐乐?”

欢欢也着急了,差点儿就要按护士呼叫铃了,却见乐乐睁开眼坐起来,面露笑容的看着她们。

“乐乐?”顾宝宝不解。

欢欢也不明白:“乐乐,你这是在玩什么新游戏?”

乐乐皱起小眉头,人家哪儿有在玩游戏?

妈咪不是问爹地去哪儿了吗?

他是告诉他们,爹地昏倒了呀,就像这样!

他又站起身来,大眼睛翻了个白眼,小身子便随即倒在了床上!

顾宝宝知道他在玩儿了,不由地一笑:“你这个小调皮,别玩了,不小心的话,会碰伤小脑袋的哦!”

他真的不是在玩儿呀!

她们要怎么样才相信?

是不是他模仿得不像?那他再来一次好了!

他又伸手扯了扯妈咪的衣服,将这个动作重复了一遍。

“哟,这是在做什么呀?”顾妈走进来正好看到,奇怪的问。

“外婆,”欢欢咯咯一笑,“乐乐这是在玩倒栽葱呢!这可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游戏,乐乐很聪明哦!”

顾妈哭笑不得的走上前抱住乐乐:“我的乖宝贝,玩什么不好玩这个,小心磕到头。”

乐乐瘪起小嘴儿,看来是没人明白他在做什么了。

那他就不做了,他躺下来闭上眼,还是继续睡他的呼呼大觉比较好。

“欢欢乐乐也来了。”

顾妈走进来不久,公孙烨也跟着进来了。

欢欢叫了声叔叔好,便盯着他身上穿的病服瞧。

公孙烨笑着答应了他一声,又去逗乐乐,“乐乐,你也来了。”

这一次乐乐似乎没那么讨厌他了,还坐直了小身子,伸手去捏他胳膊上的伤口。

“乐乐别这样,”顾宝宝叫住他,“这样叔叔会疼的。”

“没事!”

乐乐难得对他表示亲近,他真的很高兴,抓过他的小手搭在了自己的胳膊上:“来,乐乐捏一捏,看有伤口的手臂和没有伤口的手臂有什么区别?”

然而,乐乐的小手只是轻轻的在他的伤口上触了一下,紧接着就放开了,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流露出关心的神色。

他陡然明白,原来乐乐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在询问,他的伤口有没有好一点?

“谢谢乐乐!”他忍不住在乐乐的小脸蛋上亲了亲,“叔叔的伤口好多了,一点儿都不疼了。”

闻言,乐乐果然笑了,也凑上小嘴儿亲了亲他。

小孩子虽然懂的事情不多,但谁对他好,他终究是能感觉到的。

昨天在小仓库里,他就感觉这个叔叔不是想象中那么讨厌哦!

相反,他挡住坏叔叔的刀子,保护了妈咪和乐乐,应该是个好叔叔!

五年来的第一次,乐乐居然会亲他!

公孙烨真是受宠若惊,笑道:“看来这次的伤真是没白受,乐乐能亲我,我再多挨两刀也愿意。”

顾宝宝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妈已在一旁笑道:“阿烨,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咱们乐乐亲叔叔,是应该的对不对?”

只有顾宝宝能听懂阿妈话里藏着的意思,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她垂下了目光不再说话。

但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欢欢忽然抬头,看着公孙烨问:“叔叔,昨天是你把妈咪和乐乐救出来的对吗?”

他伸出小手指着公孙烨身上的伤:“你还为妈咪和乐乐挡了刀子?”

“欢欢?”顾宝宝奇怪,“你怎么知道这些?”谁跟他说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吗?

欢欢摇头,“昨天晚上我问乐乐,乐乐给我画了一张图,上面有一个受伤的叔叔,就是这个叔叔对吗?”

公孙烨一笑,“欢欢,当时情况紧急,只要是个男子汉都会保护女人和孩子的,你别把叔叔说的那么神勇哦!”

闻言,顾宝宝有些感动,他从来就是这样的,无论为她做了什么,都不会拿出来说。

她常常都不敢相信,自己身边真的有一个这么好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却又日复一日没有改变的等着她。

她这个人,真的值得吗?

欢欢冲他点点头,便没有再说话了。

公孙烨只是来看看顾宝宝的状况,坐了一会儿便离开回自己病房了。

顾妈也要回馄饨店帮忙,没多久也离开了。

欢欢这时候才道,“妈咪,这个叔叔是不是很喜欢你?”

顾宝宝一愣,“欢欢,你怎么这么问?”

欢欢抬头看看她,又低头,“这个叔叔拼命救了妈咪和乐乐,妈咪住院,叔叔也来看你,这些爹地都没有做到,我对爹地好失望。”

顾宝宝语塞,是否天才儿童的心性都这么早熟?

听他说出这样的话,她真的不确定他是天才儿童这件事,是好还是坏了。

“欢欢!”她不愿意牧思远的爹地形象在他心中有所受损,“你误会爹地了,其实爹地有打电话给妈咪的,他是有事在忙不能来。还有哦,昨天爹地也有在的,他并不是不管妈咪和乐乐!”

听着这个话,一旁的乐乐也赶紧点头。

爹地真的有在的!

虽然他先被叔叔抱出来了没看到,但他就是知道,爹地一定把那个坏叔叔打得落花流水!

否则怎么会力气都用完了,后来就晕倒了呢?

顾宝宝心中失笑,乐乐倒还是挺会配合的。

只是,她这番话似乎没多大作用,欢欢他自有一套自己的思维,不轻易被人扰乱。

“妈咪,”他又抬起头,眼神里带了愧疚,“如果叔叔对妈咪好,妈咪嫁给他就会幸福对不对?”

顿了顿,他又自责的说道:“上次我让妈咪不要嫁给叔叔,我太自私了。”

顾宝宝呆住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五岁的孩子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她除了心痛,还是心痛,“欢欢!”

她抱住他,“欢欢不要这么说,自私的人是妈咪,不是欢欢,知道吗?欢欢没有任何错,记住了吗?”

欢欢忍住眼底的泪,心里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妈咪,如果你嫁给叔叔,我不会反对的。”

“欢欢...?!”

“妈咪,如果以后你又有了宝宝,只要你记得回来看我和乐乐就可以了。”

说完,他低头,抬手倔强的抹去了眼角的泪。

然后他起身牵过乐乐的手,“乐乐,走,我们上学去了。”

“欢欢...”顾宝宝心如刀绞,她惶然的抓住他,“欢欢,你不理妈咪了吗?”

欢欢摇头,凑上前亲亲妈咪,“妈咪,我怎么可能不理你呢?我只是...只是被那个叔叔感动了,你放心吧,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他拉着乐乐走出了病房。

走了好远好远,他才让眼泪掉下来。

他走得这么着急,只是不想让妈咪看到他哭,他一哭,妈咪就会放弃自己的幸福了。

乐乐难过的撇着嘴儿,伸手为哥哥擦眼泪,他觉得哥哥跟他好像越来越像了,哎!

“乐乐!”欢欢擦干眼泪,问道,“为什么我们的爹地和妈咪不能相亲相爱呢?”

乐乐耸肩,为什么爹地和妈咪要相亲相爱?

他都不懂吔!

但是,他又摇摇头,说到昨天的事情,爹地真的有来哦!

可是他怎么才能告诉哥哥呢?

想了想,对了,他的书包里有画笔,他给哥哥画画就好了!

走!去学校!他拉过哥哥的手,快速朝他们停车的地方跑去。

**********************************************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探病的时间马上就要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出现。

--宝宝,阿烨对你已经是一种亲情了--

--妈咪,如果你嫁给叔叔,我不会反对的--

这些话反复在她脑海出现,折磨、煎熬着她。

她可以吗?抛下过去的一切?

不,她不行。

她恨自己,经历了那么多次痛苦和失望,却还不能忘记!

她恨自己,此时此刻,居然还是那么的想要见他,多少悲伤和绝望之后,她希冀的,居然还是他的一个拥抱。

思远哥哥,都说人的心是可以死的,为什么,我的这一颗,却依旧如此鲜活?

时间在煎熬中来到九点,她再也等不下去了。

穿上外套,她走出了病房。

她先给他的办公室打电话,没有人接,应该是下班了。

她又给公寓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佣人,说老爷和少爷都没在。

最后一个地方,最后一个她还能找到的地方,只有他的别墅。

到达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一楼的大灯已经关闭,只有微弱的路灯照着,而二楼他的卧室,却亮着灯。

他在家里!近在咫尺!

她反而不敢上前了,只能先拿出电话,拨通了他的号码。

她想要见他,却不确定他是不是要见她。

这么多年,她的勇气好像已经用完了,再也无法厚脸皮的,就那样出人意料的出现在有他的地方。

电话通了,她不由握紧了拳头,有些微微的紧张。

她想了无数句开场白,是问可不可以见一面,还是说我在你家门外,还是说...

什么都不用说了,因为他没有接电话。

他会不会是在洗澡没有听到,于是她又等了十分钟,再打,然而一样的,还是没有人接。

她有些缺氧的感觉,正准备继续拨,远处正往这儿开来的车灯忽地扫过她的眼。

她一愣,下意识的躲到了旁边的一颗树后。

车子开来,因为要按喇叭让里面的人开门,正好停在了较那颗树稍后的位置。

顾宝宝一呆,清楚的看见车里的人是郑心悠。

她来了,那他一定在家。

为什么,他连她的电话都不接?

大门缓缓打开,她呆呆的看着车子进去,大门又被关上。

然后有佣人出来帮她打开了别墅了门。

这么晚了,他还让郑心悠来...

她的脑海里浮现太多猜测,交杂着绞痛着她的心。

一个声音对她说,顾宝宝,走吧,还有什么可见的,还有什么可说的?

一切早就结束了,你又何必自寻烦恼。

另一个声音对她说,不,不,我要进去,我要亲眼看到,那样的话,她就不必再苟延残喘了...

“叮叮...”残存的一点勇气促使她抬头,按下了门铃。

“是谁?”佣人的声音传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扩音器:“是我,顾宝宝!”

声音传至客厅的扩音器,正走上楼的郑心悠转头,她还真的敲门进来了!

刚才在车上,她就看到了,但她没有搭理。

看着佣人按下了开门键,她冷冷一笑,转身走下了楼梯。

“你去忙吧。”她对佣人说,“我跟顾小姐认识,如果她是来看少爷话,我会带她上楼。”

闻言,佣人点点头,少爷生病了,她还真有很多事情要忙,“那就谢谢郑小姐了。”

说完,她转身离去。

郑心悠在沙发上坐下,看着顾宝宝走了进来。“你是来找思远的?”

没等她站稳,郑心悠已出声问道。

顾宝宝一愣,环视四周,奇怪并没有看到一个佣人。

“别看了,”郑心悠冷冷看着她,“如果你是来找思远的,你可以回去了。”

“为什么?”

顾宝宝将目光定在她脸上,看着她挑眉一笑,“因为思远现在不方便见你。”

说着,她的眼角也泛起笑意,不过那是冰冷的嘲讽的笑:“顾宝宝,我教你一个乖,以后如果找男人,千万不要晚上来。你这样,很讨人厌的!”

看着她的脸色成功的转至苍白,郑心悠不再废话,丢下一句:“出去时关门。”

然后转身,走上了楼梯。

“砰...”片刻,楼上传来了关门声,暧.昧的关门声,碎了她勉强支撑着完整形状的那一颗心。

不可能的,郑心悠不是...文皓...他们怎么会...

但事实...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别墅的,来到花园里,她好像碰到了佣人,她还听到佣人问她:“顾小姐,怎么这么快走?”

她记得她笑了,可能比哭还难看:“我留在这里干嘛?打扰他吗?”

佣人还点点头,“是啊,少爷现在最需要的是安静休息...”

然后佣人居然也转过身,往一旁的佣人房去了,还说着:“我看我还是等会再送进去好了。”

多么聪明的佣人,世界上最笨的人,只是她而已!

……本章完结,下一章“伤了你,痛的是我(亲们撒荷包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