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24章:她的决定(求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24章她的决定(求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了,好了,都别哭了。”

顾妈在一旁抹着眼泪,“这不是挺高兴的事情吗!孩子爸,你说是不是?”

顾爸愣愣的点头,“对,应该高兴,高兴!”

“顾叔叔,顾阿姨,”这时,公孙烨微笑着转过头来,“我想跟宝宝说几句话,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你们慢慢说!”顾爸赶紧答应着,拉着顾妈下楼去了。

既然有话要说,可是顾爸顾妈下楼去好一会儿,却仍不见他开口,顾宝宝不禁有些奇怪:“阿烨…?”

公孙烨深吸一口气,才抬起头来,“宝宝!”

他抬起她的手,将戒指放入了她的手心,“你知道吗?这一刻是我认识你以来,就有的梦想!”

梦想!

顾宝宝心里有些发涩,但仍笑着:“阿烨,你别这样说了,你要把我捧上天吗?”

公孙烨却敛住了笑,神情忽然变得如此的认真,“宝宝,有些事情,其实我没有对你说。请你原谅我,我只是…只是太想让我的生命里,拥有刚才那一刻...”

他的严肃让顾宝宝也有些紧张起来了,“阿烨…你这是…什么意思?”

但见他紧皱眉头,像是需要很大的勇气,才能把话说出口。

终于,他再次抬头,目光真诚的看着她,“我要跟你说两件事!”

说着,他放开了她的手,“第一,那天在车上,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在牧氏吗?我告诉你,那天深夜三点多,是牧思远来找我,那时他浑身都湿透,好像是淋了...一整夜的雨...我们才知道你不见了。他很着急…”

他艰难的一笑,“不是朋友、熟人之间的那种担心,而是男人对女人,就像我对你那样的心急如焚,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他会因为你而有这样的反应,宝宝,你是不是也没有想到?”

不用回答,顾宝宝惊讶的眼神,已经说明了她此刻的心理。

一定是又惊又喜,不敢相信。

他的心一阵苦涩,犹若吞了黄连。

但他依旧继续:“第二,那天我无意中发现你砸烂窗户后,当我赶到通往那间小仓库的门,牧思远也同时赶到。他早料到了门可能被锁,还随身带了绳子。然后我跟着他来到一旁的阳台,这个阳台隔着小仓库的走廊,中间有两个悬空28层高的窗户,他毫不犹豫的就爬了上去…”

“别说了…”

这对顾宝宝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她显然被吓到了,“别说了,阿烨…”

她不断的往后缩,“你不要安慰我,我…”

他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她再往后退,“宝宝!我知道你感到奇怪,如果他毫不犹豫的爬上了窗户,为什么出现在小仓库的人却是我?”

她正没有怀疑,没有反驳的根据,一闻此言,她立即点头,点头,泪水却已不自觉的滚落。

公孙烨冲她挤出一丝笑,“那是因为,因为我让他先去报警,他熟悉那里的地形,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就可以让警察快一点赶到这里!后来,后来你带着乐乐先逃出去之后,他就赶到了,所以我才能…才能那么快的跑出来!”

“不,不,不可能的…”顾宝宝纷乱的摇头,“他不可能…这么对我…”

他不可能这么紧张她,关心她,不可能为了她,做出这些事情!

“宝宝!事实就是这样,他甚至嘱咐我不要告诉你,我们是爬窗户去小仓库的,他说怕你担心,他比我,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在乎你…我犹豫了很久,我一直不愿意告诉你,我…”

但他终究还是做不到。

他私念她能嫁给他,他很害怕她知道这一切之后,她会重新回到牧思远的身边。

但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用欺骗和隐瞒来得到这一切。

“宝宝,你听我说,”他温暖的大掌握住她的颤抖,“牧思远他,虽然他总是说,他想要的女人是郑心悠,但同样是一个男人,我知道他的心里并不是没有你…”

“阿烨,”顾宝宝哽咽,“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我已经答应嫁给你了,为什么你还要对我说这些?”

“我…”他淡笑,“我能亲耳听到你答应嫁给我,我就已经足够了,你实现了我一直以来的愿望,我真的很谢谢你。”

“他的心到底是怎么样,我不能猜透。但我知道的这些,我不能瞒你。宝宝…”

他将戒指从她的手心拿回来,难过的泪水已湿润了眼角,他终于还是忍住了,“我跟你这个…你答应我的,都可以不算的。如果你想去找他,你可以去,我…没关系的…”

“阿烨…”她的心有些痛了,因为他为她做出的所有。

“我真的没事,”他那样勉强的笑着,伤心却已压抑不住的写在了双眸,所以他起身,放开了她的手:“我真的没事,你…可以选!”

说完,他转身往楼下走去。

不愿让她看到他的伤痛,不愿他的伤痛成为她的牵绊。

“阿烨…”顾宝宝追下楼,他却更快的,已经走出了混沌店,消失在了巷口。

“宝宝,这是怎么啦?”顾妈着急的问。

顾宝宝回过神来,赶紧偷偷擦去了泪水,然后微笑着:“没事的,阿妈,我只是…只是有些激动。”

肯定是被阿烨感动了吧!

顾妈理解的一笑,“宝宝啊,”她拉着女儿坐下,高兴的说着,“你听阿妈说,女人最重要的是找个爱自己的男人,那样才不会老得快!”

显然的,顾妈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婿”,一直在旁边高兴的说个不停。

顾宝宝不时的答应一声,思绪,却早已乱成了一团麻。

她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他对她的,阿烨对她的,一切的一切,她好像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在床上躺了一下午,药水的效力袭来,她又有些昏昏欲睡了。

“妈咪,妈咪!”

忽地,欢快的童音从楼梯口渐渐传来,欢欢乐乐!

她精神一振,立即从床上爬起来了。

“妈咪!”刚走出卧室门口,两个可爱的小身影已映入眼帘,她高兴的上前抱住了他们:“宝贝儿!”

欢欢乐乐凑上小嘴儿,在她左右脸颊亲了一口,“妈咪,”欢欢问,“你的伤口好一点儿了吗?”

“妈咪好了,”她亲昵的笑着,“妈咪只要看到你们,就什么都好了。”

欢欢咯咯一笑,冲乐乐使了个眼色。

乐乐听命,赶紧把手里提着的小书包往桌上摆,欢欢则拉过她的手,“妈咪你来,乐乐画了好多画儿哦!”

“是吗?”她又惊又奇,只见乐乐从小书包里拿出好几张五颜六色的画,一股脑儿摆放在桌上。

欢欢皱起小眉头:“乐乐,你这样妈咪怎么看得懂,要按顺序!”

哦,按顺序就按顺序好了!

乐乐瘪着小嘴儿,先拿出了其中一张放到了妈咪面前。

“妈咪你看,”欢欢指着那张画,顾宝宝一看,只见纸上画着一道楼梯,楼梯尽头的右边有一个男人站着,高大的身材,脸上带着微笑。

他的旁边写着歪歪扭扭的三个字:臭爹地!

顾宝宝一愣,乐乐为什么把他画在这里?

欢欢赶紧在一旁解说:“妈咪,乐乐的意思是,那天他被公孙叔叔抱着逃出小仓库的时候,他也看到了爹地!”

小仓库!又是小仓库!

那天他真的有去那儿!

听欢欢说着,乐乐赶紧在旁边点头,又将另外一幅画放到了妈咪面前。

这一张看来应该是在小仓库里面,一个男人将另一个男人打倒在地,胜利的那个男人旁写着“臭爹地”三个字,而另被打倒的男人旁边,则写着“坏叔叔”。

欢欢立即解说:“妈咪,这一张是说爹地返回了小仓库,把这个坏叔叔打倒了!”

当然,这只是乐乐自己的想象,不过他确信一定是这样的,不然怎么会有第三张图呢?

只见第三张图上画了好多人,但在最中间的人却是“臭爹地”倒在了地上,“秘书阿姨”和“护士阿姨”、“警察叔叔”都在扶他!

顾宝宝愣愣的看着,忽然她注意到,这张画的右上角,还有一辆车!

“这是什么?”她不由问。

“这是救护车!”欢欢指着车上那个小小的红十字,“妈咪你看,这儿有个标志哦!”

她一怔,救护车!

就是当天她坐上的那辆救护车吗?

那天当她坐在车边,护士给她清理伤口的时候,她好像...

好像有看到他往这边走来。

但是他最后不是没有走过来吗?

难道是因为他...晕倒了?!

是的,对的,她想起来了,那天在医院,乐乐根本不是在玩“倒栽葱”他好几天都不来医院看她,是因为他不能来吗?

想起刚才在巷子里,他脸色异常的模样,她恍然明白。

“妈咪,”欢欢有些讶然的看着她:“你为什么哭?”

现在终于知道,爹地没有去医院看妈咪,是因为爹地也生病了,妈咪为什么还哭?

顾宝宝抹去了自己的眼泪,笑道:“妈咪没有哭,妈咪是...高兴,真的,是高兴!”

她将这几张画小心翼翼的折起来,转头看着乐乐:“乐乐,可以把这些都给妈咪吗?”

当然可以!乐乐点头。

“真乖!”她俯头亲了亲他,“妈咪谢谢乐乐,谢谢!”

泪水依旧滚落,是幸福,是心痛,是惋惜!

*************************************************

古信扬走进别墅,只见开门的居然是牧思远的秘书主任。

他看了她一眼,问道:“他好些了吗?”

秘书主任挑唇一笑:“能得到你的关心,真是出乎意料,他当然会好得更快!”

说着,她转身往楼上走,古信扬淡淡撇嘴,随即跟上。

走进房间,只见牧思远正靠在床头看着文件,见他进来,只淡淡挑眉,并没有停下手中的事。

古信扬走进:“听说你咳血了?”

“只是一时激动,还死不了。”

听他轻描淡写的说着,古信扬的脸上忽地露出笑容,“我现在不盼你死了,相反,我会有一份大礼送给你。”

“大礼?你?”牧思远不相信。

古信扬耸肩,并不辩解,反正这份礼也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让他收到,收到了他就明白了。

“我二个小时以后的飞机,来跟你说声再见。”

牧思远依旧不看他,只道:“快滚!”

但他并不立即滚,反而更加上前走到了床边。

忽地,他俯身,伸臂抱了牧思远一下,“表哥,再见!”

说完,他立即起身,走出了房间。

或许是第一次这样称呼牧思远,他还非常的...不习惯。

听着脚步声下楼,牧思远合上文件,“一份大礼?”

他疑惑的皱眉,脸上缓缓露出了笑容,这一次,他倒是很期待,看看这个表弟会送什么给他!

古信扬走出别墅大门,正要上车时,却见一辆的士开来,在大门口停住。

车门打开,走下来的人居然是顾宝宝!

顾宝宝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冲他打了个招呼。

“还跟我打招呼?”古信扬看着她,“不怕我再抓你走吗?”

她一愣,“这次我一个人,你威胁不到我。”

说完,她便准备走。

“顾宝宝!”他叫住了她,“我要走了,去南非。”

顾宝宝点头,却不明白他为什么对她说这个,却又听他道:“我的女人和儿子都在南非,我要去找他们了!”

“你...的儿子?”他不是说他的儿子已经...

他的脸上忽然露出开心的、她从未见过的笑容:“我的儿子比乐乐小一点,我真的很想他!顾宝宝,再见!”

说着,他并不马上走,其实他应该对她说声“谢谢”的,但性格冷漠的他,这一时间实在说不出这两个字。

于是,他用了别的方式代替:“顾宝宝,我准备了一份大礼给你,希望你能早点收到?”

大礼?给我?

顾宝宝疑惑,他却已经坐上车,离开了。

她回过神来,继续朝前走到了大门口,按下了门铃。

“牧总,”秘书主任赶紧上楼,“顾小姐来了!”

正在写字的笔崴了一下,他抬头,不信:“谁来了?”

秘书主任重复:“顾小姐来了!要不要让她进来?”

他一愣,才想起要回答:“当然,让她进来!”

等秘书主任下楼去开门,他马上将床头柜上的药收好,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生病了。

片刻,门被推开,随着秘书主任走进来的,果然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不见她,他想念,见了她,他又有些气恼:“你来做什么?”他冷声问。

秘书主任翻了翻白眼,赶紧圆场:“牧总,您和顾小姐说话,我把文件收拾一下。”

“不用!”他出声阻止,“我想顾小姐一定没有太多话要跟我说,不用收拾。”

话说着,顾宝宝已经走上前,看着他消瘦的面颊,恍若隔世。

“你...”她缓缓出声,“生病了?”

“谁说我生病了?”牧思远哼了一声,“你这不是看着我好好的吗?”

她没有理会他的话,再问:“好一点儿了吗?”

“不用你管!”

想起顾爸那天说过的话,他心里始终耿耿于怀,“你不是要跟公孙烨结婚了吗?你还到我这儿来做什么?别人不会说你的闲话吗?”

她走上前,在他身边的床沿坐下,半晌无语。

良久,才抬头看着他:“思远,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跟我说话,这...我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打扰你了。”

闻言,牧思远心口一痛,语气却愈发的冷硬:“什么最后一次?你不想来可以不来,我们之前任何的一次见面,都可以当做最后一次。”

顾宝宝忍不住掉下眼泪,“思远,我不知道你生病了,那天把我救出小仓库的,还有你对吗?”

牧思远不答,算是默认。

她微微一笑,“当我知道的时候,我很高兴,真的,思远,我很高兴。一直我以为你的心里,没有我存在的位置...我真的很高兴,也很满足了。”

虽然是感激的语调,她的声音听上去却那样的...决绝!

牧思远心口闷闷的,不由地有些燥怒:“你要说什么,你快说,别绕来绕去的!”

她点头,“思远,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有了这些,我就觉得我自己没有白白的过了这么多年,我的心里就没有以前那么痛苦了。不过思远,你放心吧,我答应过你不再打扰你,我就一定会做到的。也许,”

她淡淡一笑,“人就是这样,什么都没有得到就退出,总有些心里不甘;但现在我得到了,尽管只有一点点,我...也满足了。”

“顾小姐,不是这样的...”

秘书主任在一旁听得着急,不由地出声,却被牧思远狠狠打断:“没你说话的份,你出去!”

秘书主任一叹,只好出去了。

他的目光收回,落在顾宝宝的身上,“这么说,你今天来,是特地来跟我道别的?你已经决定,要嫁给公孙烨?”

===宝宝的决定就是继续履行承诺嫁给超级无敌的男二,当然,能不能嫁还得看咱们的男主啊~~~~~另:我是不是把思远哥哥虐得太厉害了?看到亲们生气,某影表示鸭梨很大~~~555555,某影惶恐中,希望可以看到亲们的留言===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无法离开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