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26章:挣扎()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26章挣扎()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再也顾不得那许多,用了最大的力气挣扎开了一些。

然后张口,毫不客气的往他的手上咬。

她已经很用力,甚至尝到了血腥味,他手上的力道却丝毫不松。

她再用力,牙齿深深嵌入了他手上的虎口,视线里,一道鲜血滚落,他却依旧没有松开。

“你还真咬得下去!”

他淡淡说着,手臂一用力,便将她推上了车。

束缚陡然被解开,她立即放声大叫:“救命,救命…”

声音再次消失,是他用领带勒住了她的嘴,继而,他又抽出两根领带,捆住了她的手脚。

看着她恼恨的双眸,他微微一笑,“顾宝宝,我说过你离不开我的!”

说完,他坐上了驾驶位,飞快的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儿,也猜不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手机在衣服口袋里响了无数遍,一定是阿烨打来的。

飞机已经起飞了,他却在机场焦急的寻找着她。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闭上眼,任泪水滚落。

“哭什么?”他从后视镜里瞪了她一眼,“你就算哭死我也不会放你走的!”

闻声,她被泪水噎了一下,将头撇开去,不愿让他看到自己的泪水。

渐渐的她平静下来,发现途径的路都非常陌生,不禁有些懊恼。

她怎么没记下来时的路?

等会就算能逃出来,却又迷路了该怎么办?!

于是,她更加留意起窗外的景物来,然而这时,车子却忽然停下。

他没有打开车门锁,而是直接从驾驶位转身抓过了她,另一只手则拿着一个眼罩给她戴上。

他发现了她的心思?!

她拼命的摇头反抗,唯一能动的身子使劲的挣扎着,就是不要被戴上眼罩!

只是,她的手脚不被束缚的时候,力气尚不到他的一半,何况是现在?

片刻,她只觉眼前一黑,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车子继续往前行驶,她看不到东西,也不能感知时间,只能依靠身体感到疲惫的感觉判断,大概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还可以感觉到,车外愈发的安静。

到最后,车子好像进入一个寂静的山林,隐约的,她还听到了虫子的鸣叫声。

终于,车停了。

她听到他开门下车,片刻,他的手掌住了她的脸。

眼罩脱下,他的手并不立即放开,而是蒙住了她的眼睛一小会儿,才缓缓松开来。

是灯光,却已经没那么刺眼。

她睁大眼睛看去,只见不远处像是一大面镜子的,竟然是一个小湖。

湖面的一边架着又长又宽的木板栈道,被高细的路灯点亮,而栈道的这边,有一座度假用的小木屋。

这是一个度假山庄吗?

她下意识的四下打量,希望可以准确自己的位置。

见状,他露出一丝冷笑,“看什么,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这是哪里!除非我告诉你!”

说着,他解开了束缚在她身上的领带,一边将她拉下车,“顾宝宝,现在你可以叫救命了,但是,我想你就算把嗓子叫哑了,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顾宝宝一愣,他说的这么有把握,难道这里是...原生态的山林?

没有游客,也没有居民!

“我不需要人来救!”她定定的看着他,“我可以自己走!”

说完,她便转身朝与他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勾唇:“顾宝宝,那边没有路!”

她不信,走出了一百来米,才发现一个围栏。

借着围栏的灯光,她看到下面居然是高大的斜坡,隐约的,斜坡下居然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她被吓了一跳,下面是河!

难道真的没有路?

她不相信,换个方向再走,他又道:“顾宝宝,那儿也没有路!”

她没有理会,恨恨的往前走了一百来米,果然又是一样的围栏!

她不管了,一咬牙,她爬上了围栏,就算下面是河,她也要离开这里!

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她知道是他追来了,更加着急的往上爬。

可是这围栏看上去不高,却是光秃秃的没有落脚的地方,她努力往上窜,却没有地方使力!

“你给我过来!”

他已经到了身后,双手合围抱住了她的腰,大力的将她拖下来,使劲的往前拉。

“牧思远,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努力挣扎,手腕在拉扯间几乎红肿,却仍被他拖回了原地。

“顾宝宝,”他甩开她的手,指着停车的地方说道:“我告诉你,想要出去只有一条路,在那儿!”

她看了一眼,难过的垂下了头,他能告诉她出去的方向,是已经料定不可能让她跑掉!

“牧思远,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什么?”她问,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他随着蹲下来,并不答话,先是伸手从她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用力一甩,手机便飞入了湖中,激起一片银白色的水花。

她一愣,还来不及反应,他又抓过了她的右手,将她中指上的戒指褪了下来。

“顾宝宝!”

他将这戒指举到她眼前,衬着他冷然霸妄的笑意:“以后你再敢戴其他男人送来的戒指试试!”

说完,她只见一道金光闪过眼前,湖面又起了一个小水花,戒指也被他扔入了湖中。

“你...!”

顾宝宝着急的皱眉,爬起来便往湖边跑。

那是阿烨给她的求婚戒指,她怎么能弄丢?

“顾宝宝,你敢去捡!”

他大喝一声,却见她毫无反应,真的脱下了鞋子和外套,准备跳下湖去。

他不由气急,上前一把抓过她,“顾宝宝,看来你真想跟他结婚?你就那么想嫁给他?今天我做的事情都是白费?”

“白费?”

闻言,她转头来瞪着他:“难道你觉得今天你做的这一切都是对的?还是你以为我希望你这么做?”

“你不希望吗?”

他反问,“这么多年,你不是都希望我能这么做?现在我这样做了,你还在这儿装什么不在乎?”

“你混蛋!”

她伤心,又气极,扬手“啪”的甩了一巴掌.

也不知道这一巴掌甩在了哪儿,反正他似丝毫没有感觉,手上的力道一点儿也没有松懈。

“你滚开,放开我...”

她忍不住大骂,手脚并用的往他身上打去。

但听得“砰砰砰...”的声声闷响,一定是有打到他,却不知道为何他似一点儿也不怕疼。

终于,她打累了,眼泪也流不出来了,他才出声问:“够了吗?”

她撇开眼没有理会。

他这才放开她的脸,转而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往度假屋里拖。

度假屋门口有一个台阶,两旁竖着两根柱子支撑着挡雨的屋檐。

顾宝宝见了,赶紧伸手勾住了柱子,说什么也不跟他进屋去。

“放开!”他沉下脸,喝令道。

她倔强的把头扭在一边,不看他。

“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

他却发出笑声。

“你...”

她一呆。

然而,阵阵苦涩忽然在唇间弥漫,他一愣,稍稍放开她,却见到她满面泪水的脸。

他有些生气,又有些心疼,闷声问:“哭什么?”

心因为她的泪水而变得柔软,“有什么好哭的?”

说着,他抬手想为她拭泪。

她撇开脸不让他碰,梗咽道:“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到底明不明白,我要跟阿烨结婚了,我是自愿嫁给他的,这不是玩游戏,也不是办家家酒,你明白吗?”

牧思远不语,听她继续说:“这个时间,我应该在去伦敦的飞机上,而不是在这里,你明白吗?你把我带到这儿来,阿烨和我爸妈会有多着急,你知道吗...”

“你别说了!”

他打断她的话,“今天你就是跟我说一千遍一万遍,我也不会让你走,我不可能让你嫁给别的男人,你又明不明白?”

顾宝宝一愣,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说的意思!”

他天生不是喜欢解释的人,双手拉过她,一脚踢开了度假屋的门。

一楼好像是客厅,她没来得及仔细看清,已经被他拉着走上了楼梯。她挣扎不过他,被他带到了二楼的卧室。

度假屋多设计得阳光明媚,光线充足,这间也不例外。

从关掩的窗帘来看,除了大床旁边的阳台,其余三面墙应该都是玻璃的。

阳台!

她默默记下了那个方位,然后问道:“你什么时候才放我走?”

“放你走?”

他的视线随着她的在阳台那边停了几秒,“前几天我把公司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就算我三个月不在公司,也不会有问题!”

她心中一惊,却压抑着没有表露出来,只是默然不语。

牧思远挑唇一笑,放开她走到门边,只见门上不但外面有锁,里面居然也装了一把锁。

而他拿出钥匙,将里面的这把锁锁住了。

然后他来到阳台,将推拉门关上也锁住。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走到一旁的一扇小窗户,手腕朝外一扬,空中抛过一道金属光的弧线。

“你住手!”

她忍不住叫着,扑到窗前一看,那闪着银白色光泽的钥匙,已经安稳的躺在了一楼的草地里!

“牧思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她转头瞪着他。

他却悠闲的在沙发坐下,翘起二郎腿,“顾宝宝,你不是一直想要和我在一起吗?现在机会来了,你可以跟我在一起待...三个月!”

“你这个疯子!”

她大骂着,冲到门边,使劲的想要去拉门,她大概也疯了,被他逼疯了。

居然以为自己可以把这坚固的门拉开!

结果当然是...纹丝不动。

她贴着门,情绪有些崩溃的滑坐在地上,不想再求他,脑子里更是毫无办法!

“顾宝宝,你起来!”他走上前拉起她,又将她扶到了床上。

她奇怪的没有再挣扎。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

时间也已经很晚了,他为她脱去鞋子和外套,一边说:“别闹了,快睡觉吧!”

她没有理会,将脸埋在了枕头里。

他为她盖上被子,也跟着躺在了她身边。

熟悉的气息立即纷涌而来,带着她独特的馨香,他满足的一笑,伸臂抱住了她。

“顾宝宝,你还记得那个早晨吗?”

那时候他八岁,她才五岁,居然趁他忘记把房间上锁的机会,偷偷睡在了他的身边。

“那时候你就有这么香!”

“我告诉你,那天早上我醒来后,其实没有马上把你推下床,而是像这样,把你闻够了,才推你的!”

感受他带来的冰凉,顾宝宝垂下眼眸,让泪水滚落。

突地,他出声:“顾宝宝,就算我现在要了你,就算这三个月我每天都要你,你也别想走!”

说完,他起身,自己则走到一边去。

她难堪的闭上眼,身子缓缓蜷缩成一团。

想哭,找不到泪水。

夜,更深。

他在落地窗前伫立良久,再走回床沿,她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也不忘难过,小脸还不时的微微抽dong,像是在梦里哭。

他沉声一叹,大掌抚住她的脸,“傻瓜,我已经让人告诉他们了,他们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只会生气,不会以为你不见了而着急和担心的!”

不知道是否在梦里听到了他的话,抽dong的唇角忽然平静了下来。

他忍不住笑了。

关上灯,月光透过薄纱般的窗帘透进来,轻柔的洒在她的脸。

“你呀,”他将她的脸贴在自己的心脏位置,“不能再说自己在我心里没有位置了,至少,最容易让我生气动怒的人就是你!”

说着,他似想到了什么,伸手在外衣口里一掏,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打开来,是一枚钻戒。

那天没有机会在兰花公园送给她的钻戒。

他托起她的手,将戒指套入了她的无名指!大小居然刚刚好!

他的脸上露出孩子般开心的微笑,他就知道这会适合她,看到它的第一眼,他就知道!

“嗯...”

可能是这样的姿势让她睡得不舒服,她嘟囔了一声,似要醒来。

他一惊,赶紧将戒指褪下来藏好,他不要在暗地里做这样的事,他会光明正大的将戒指送给她!

然而,她只是翻了个身,并没有醒来。

虚惊一场!

他摇头笑了笑自己,将戒指放回了盒子里。

然后他也翻身搂住了她,轻轻在她耳边道了一句:“晚安,宝宝!”

***********************************************************************************

不知道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顾宝宝猛地睁开眼,不由地懊恼,她怎么睡着了!

即刻,她感觉到自己正被搂在一个怀抱之中,她浑身一僵,唯恐他已发现自己已经醒来。

于是,她稍稍等了片刻,却听到他细密沉稳的呼吸声。

原来他睡着了!

顾宝宝暗自松了一口气,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推开他的手,轻轻的滑下了床。

借着明朗的月光,她找到了自己的鞋子,轻轻的穿好,她又拿过自己的外套披上。

接着,她起身,踏着细碎的脚步走到了那扇窗户边。

刚才没有看清楚,这时她却惊喜的发现,这扇窗户是有窗台的!

她又仔细的往窗户外看了看,发现窗台与旁边的阳台不过几步之遥,如果慢慢的爬,是可以爬到阳台上去的。

而爬到阳台后,她就可以顺着阳台边的柱子再往一楼爬。

当然,这样做是很危险的。这里毕竟是二楼,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可能会摔断骨头。

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牧思远不可能给她钥匙,别说在这里待三个月,哪怕是三天,爸妈会着急成什么样子?

她不敢想!

=======哈吃哈赤,这一节写得累,喘口气,汗~~~思远不会让宝宝涉险的啦,亲们放心哈~~~==========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真的会开枪(求荷包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