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27章:我真的会开枪(求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27章我真的会开枪(求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能再犹豫!

如果等他醒了,她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于是,她轻轻拉开窗户,双手趴上窗台,正准备“跳”...

“想出去,很容易!”

突地,他的声音响起。

她一震,几乎崴到脚。

转头一看,只见他不知什么时候站起身来,双臂环抱胸前,面色悠然的看着她。

见她转头,他手臂一扬,但听得“咣”的金属响,一个东西落在了她的脚边。

她低头看去,是钥匙!

“这里有钥匙,你可以从房门出去!”

他说。

她将钥匙捡在手中,不相信的问道:“真的是房门钥匙?”

他耸肩,示意她可以试一下。

她当然要试!

快步走到房门边,她找到了锁孔,将钥匙伸入。

“喀...”

门果然开了。

他没骗她!

她疑惑,他怎么突然又把钥匙给她?

“牧思远,你什么意思?”

她转头看着他,“这里是不是靠走路不能出去?”

他挑唇:“你往停车的方向走,大约走二个小时,就可以到高速路,至于能不能拦到车,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只有...二个小时?!

她依旧不信:“你真的放我走?”

这么简单?!

他不语,她理解为默认。

不管他在想什么,有机会走,她怎么能放过呢?

于是,她没再犹豫,毅然转身往外走去。

“顾宝宝!”

忽地,随着他的声音传来,房间的灯陡然亮起,她听到他说:“你真的要走吗?”

她不想回头,却总是觉得他的声音怪怪的,便忍不住回头去看。

这一回头,她的视线里突然多了一个黑乎乎的小洞。

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枪!

“你...”

她并不害怕,只是不敢相信,他会用枪来威胁她!

他再问:“你真的要走吗?”

如果她点头,他是不是要开枪打她?!

她冷笑,却点头:“就算你要开枪,我还是要走!”

“真的要走?”

他又问了一次,枪口却转了方向,对准了他自己的心脏:“如果你要走,我就马上开枪!”

她一愣,不禁好气又好笑,“你拿你自己威胁我?”

他不否认,“让我拿欢欢乐乐威胁你,我做不到,让我用枪指着你,我也做不到,我只能用我自己!”

她摇头,“你这是分明就是在威胁我!你威胁我,看我能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伤害自己!”

她对他的爱,居然也能被他利用和威胁。

失望之余,她真的很生气,很愤怒!

“牧思远,你真的有威胁到我了!”

她的语气有些发颤,“但你尽管开枪吧!我现在,就走!”

说着,她真的转身离去,不留一点眷恋。

他一愣,心像是被什么重击了一下,一瞬间,失落、痛苦、惊讶、愤恨、惶然齐齐涌来,搅得他心乱如麻。

顾宝宝!

你是料定我不会开枪,对不对?!

听着她远去的脚步声,他将枪下移,对准了自己的胳膊。

“砰!”

一声巨响,惊碎了她的脚步声。

走到客厅大门的顾宝宝陡然愣住,耳边纷然而其的,是丛林里的虫子因为这可怖的响声匆匆逃窜的声音。

只听这一声巨响过后,屋子里显得特别的安静,特别的静谧...

她猛然回过神,飞快的朝楼上跑去。

推开房门,只见那个人正倒坐在地上,冰冷的枪丢在一旁,他用手捂住了自己另一只胳膊。

鲜血不但染红了他的衣袖,更顺着指缝不住的往外而流。

“思远...!”

她尖叫着跑上前,手足无措的看着他.

他痛得额头冷汗直冒,脸上苍白成一片,唇角却带着笑:“你...你不舍得走对吧,我就知道...”

“啪!”

“啪!”

两个耳光甩在了他脸上。

他一呆,只见她冲他怒吼:“你这是在干什么?干什么?很好玩吗?很好玩是不是?”

吼着,她的眼泪却在脸上肆意滚落,她的心是那么的痛。

看着他受伤,她比自己受伤还要痛。

她哭着,一边大声问:“电话,电话在哪里?你的电话在哪里?”

看着她这模样,他真的很开心。

虽然伤口有点痛,但能把她换回来,他好高兴。

“要电话干什么?”

他问。

“叫救护车!”

她大声回答,一边流着泪,一边拿过纸巾,为他擦拭着外流的鲜血。

“不用救护车啦!”

他不忍她这样哭下去了,忍痛笑道:“你忘记我学过射击的吗?子弹只是擦过我的手臂,没有打进去!”

她愣住,不相信的看着他。

他挑眉,冲床头柜示意一下。

她转头,目光在床头柜上搜索着。

果然,她看到了柜门上有一个洞!

她不放心,还想上前探个究竟,却被他拉住。

“别去,子弹现在很热,碰它会被烫伤的!”

她甩开他的手臂,将身子扭在一边不理他。

他微微一笑,自顾拿过屋子里经常准备的药箱,想用纱布将伤口包扎一下,止住伤口的鲜血。

无奈他只有一只手能用力,扯了半天也不得要领。

他故意叹了一口气,却见顾宝宝还不理她。

他只好说:“宝宝,如果你还想要走,我就不会让子弹只从我皮肤上过了,你现在知道,我是真的会开枪了吧!”

说着,他一边悄悄将枪拿过来藏好。

虽然她不懂枪,但里面其实已没有子弹的事情,可千万不能让她知道。

闻言,顾宝宝抹了一把眼泪,“牧思远,你除了会欺负我,你还会什么?”

牧思远语塞,这样的问题,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这算是欺负她吗?

她也并不需要他的回答,说完便转过身来,开始帮他清理伤口。

这样的清理只是简单的,“还是要去医院!”

她给他包扎好,坚持的说道。

看这个口子很长很深,一定需要缝针。

牧思远却不愿意,“没事的,这点伤不算什么!”

说着,他皱起眉头,“可是我满身是血,必须要洗澡,伤口又不能沾水吔!”

顾宝宝瞪了他一眼,“那就不要洗了!”

说着,她起身:“我给你打热水,你自己擦一下吧!”

“宝宝!”

他也跟着站起来,扯着她的衣袖说道:“擦怎么能干净?你知道我的习惯,这样粘糊糊的,我根本睡不着!”

见她似有些犹豫,他立即趁热打铁,“休息不好我的伤口可能会恶化,本来只是点小伤,也可能变成致命伤,再说了,如果伤口碰了水,那就更加危险了...”

她终于知道乐乐的蛮不讲理是从哪儿得来的了。

她咬牙看着他:“好,我帮你!”

说着,她怒气冲冲的走进浴室,打开了浴缸的龙头。

他随后走进来,说道:“不能泡浴缸,只能洗淋浴!”

顾宝宝不理他,继续往浴缸里放水。

他只好又说:“浴缸里洗容易浸湿伤口的!”

她心里一股闷气无处可发,只能恨恨的关上了浴缸的龙头,转过身去不看他:“那你自己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抬着受伤的手臂。”

他点头,黑眸里含着满满的笑意。

片刻,他又出声了:“宝宝,这套头衫我脱不下来!”

她用余光瞟去,只见他双手举高,衣服已经脱到了一半,将脸都蒙住了,那只没受伤的手胡乱的往另一只手臂的袖子抓去。

他不可以先脱一只袖子,再脱另外一只吗?

他分明就是在戏弄她!

顾宝宝不理会,只道:“如果你的衣服脱不下来,那就不要洗澡好了!”

居然没能骗她过来?!

牧思远懊恼的暗叹,索性将衣服穿回来,“那不洗好了!”

说着,他居然坐在了浴缸上,一动不动。

顾宝宝气结:“你…!你爱洗不洗!”

说完,她也甩手出去了。

她气冲冲的走下楼,一口气跑到了屋外。

看着草地和湖面,她陡然发现自己自由了。

如果现在想走,可以立即离开!

但是,她的脚步为什么始终抬不起来?

她的心还在他身边没有带出来。

不,不行,顾宝宝,你必须走!

一个声音不断的催促着她,你已经答应了阿烨,要跟他去伦敦,要跟他结婚,你必须离开!

一个声音又不断的对她说,顾宝宝,你走了,他会拿枪打自己的,如果这次他是认真的,他受伤了该怎么办?

她连这里是哪儿都不知道,又怎么通知别人来找他?

她该怎么办?

怎么办?

她痛苦的摇摇头。

牧思远,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让我这么痛苦?

为什么?

她流着泪转身,回到了浴室,却见他依旧坐在浴缸边。

“牧思远,你混蛋,混蛋,混蛋...”

她哭着大骂,双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敲打,她恨死他,恨死他...

良久,牧思远才有了一点反应,抬头看着她。

他的手臂痛得厉害,刚才似有些昏厥了,这会儿才被她的一阵敲打惊醒。

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他摇摇头,“宝宝,别...哭,我...”

话还没说完,他便无力的前倾,撞在了她的怀中,因为剧痛而昏了过去。

“思远,思远...!”

她心里又恨又痛,却又无计可施,只能抱住他的肩膀将他往浴室外拖。

他的体重几乎是她的两倍,终于将他拖到床上,她的衣服已汗透,衣襟上也沾了他身上的血迹。

“还说睡不着吗?”

她恨恨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现在不是睡着了!”

他就是要折磨她,欺负她,他才能安心的睡着!

嘴上虽然这样说,却见他眉头渐渐皱起,一副无法安然入睡的模样,她只好又打来热水。

先把暖气打开,才给他脱衣服,那袖子确实要碰到伤口。

她只能到楼下厨房里找来剪刀,把袖子给剪开了。

然后她又给他把手上和胳膊上的血迹擦干净,睡梦中的他似有感知,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来,终于安稳的进入了梦想。

顾宝宝可累惨了,仅是把他高大的身躯翻动一下,就要用到她浑身的力气。

何况想要帮他把血迹擦干净,翻动一次怎么够?

本来她也想洗澡的,可是将毛巾和盆子放好后,她就倒在沙发上呼呼睡着了。

————————————————————————————————————————————————————————

月光渐褪,晨光缓缓洒落在床边。

牧思远睁开眼,立即感觉手臂传来一阵阵噬人的痛。

他皱眉,昨天开枪的时候太着急了,可能将位置打偏,震到了筋脉。

不得不请医生来了!

他撇嘴,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昨晚...他不是在浴室里就感觉到眩晕?

而且宝宝那时正跟她赌气出去了?

但是此刻,他却瞧见那个娇小的人儿正趴在沙发上熟睡。

把他从浴室弄到沙发上,一定累坏了她!

她还给他脱了衣服,把血迹擦干净了,他就知道她是个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脸上露出宠溺的笑,他就这样看着她,视线一刻也不舍得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阳光大片的透过窗帘照进来,开始有些刺眼。

他伸手拿过遥控器,想将外面那一层遮阳的窗帘关上,她却在这时转醒。

睁开眼,她有一时间的迷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慢慢想起来发生过的事情,她的目光下意识的往床上看去,想要看看他怎么样了。

不期然的,却对上他带笑的双眸。

那深邃的眸子犹若闪烁着一种魔力,将她深深吸引,瞬间忘却了一切!

直到他突然出声:“可不可以先把我的胃填满,我的脸可以给你看一整天!”

谁要看他!

她微窘的转回头,说道:“你好了没有?我要走了!”

他看着她:“走?你确定要让我的身上再多一个枪伤?”

“你!”

她愤然抬头,“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幼稚?”

他将那没受伤的肩膀耸了一下,“我现在想要吃饭,没有营养,我的伤口永远好不了!”

顾宝宝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起身,走出房间下楼去了。

她大步来到厨房,气恼着不知道要做什么东西给他吃。

然而拉开一旁的大冰箱一看,里面居然是满满的食物,从主食到点心,应有尽有!

而冰箱的一旁,是一个和它差不多大的冷冻箱。

打开来看,里面更是堆满了盒装食物,别说三个月,就是半年,两个人都够吃!

他真的是早有准备,准备把她一次耍个够!

“啪”的一声,她愤怒的甩上冰箱,他的声音却从门口传来:“冰箱摔坏了,不能保鲜食物,这三个月我们就要在这里饿成干尸了!”

“牧思远!”

她转头瞪着他,“你还能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吗?”

他挑眉一笑,没受伤的手一直在拉扯着刚换上的衬衫,“我要吃小羊排,烤至五分钟的时候拿出来刷三层辣椒酱和二层孜然粉,再放进去烤十分钟!另外,我还要吃开水烫熟的菠菜,不加盐。”

顾宝宝被噎了一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则带着淡淡的笑意转身走开了。

他来到客厅旁边的小餐厅,好半天才听到她大叫着:“牧思远,你不能吃辣的东西!”

他开心的笑出声来,从一旁的柜子抽屉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半个小时后,她将做好的饭菜重重的摆到了餐桌上,是一条蒸熟的鱼和蔬菜,外加米饭。

他皱眉:“我不喜欢吃鱼!”

“你爱吃不吃!”

她不理会,转身往外走。

“你不吃饭?”

他问。

她也没有回答,径直走到了屋外,来到湖边的栈道。

她在矮木桩坐下,只见几只不知名的红顶绿毛的鸟儿也飞来木桩,它们好像并不怕人,反而上前来啄她的衣服。

是了,她的衣服上沾着血迹,它们可能是闻到了。

血迹!

她低头呆呆了看了一会儿,心中沉沉一叹。

坐了一会儿,她起身走回屋内。

不想理他。

她径直走进了卧室,在衣柜里找了一件能穿的衣服,然后洗了个澡。

再下楼,他已经吃过饭,却躺在沙发上又睡着了。

她走过来,只见茶几上放了药瓶。

拿起来一看,是止痛片加安眠药。

他肯定是痛极了,又不想让自己难受,所以才连着安眠药一起吃了。

她该怎么办?

矛盾的抓着头发,她颓然的在沙发坐下。

他现在没有锁住她,她却不能走了!

可是他这样不看医生,只吃这些药也是不行的呀!

她逼自己冷静下来,想来想去,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让他去医院处理伤口!

于是,她没有再多想什么,就这样坐在他身边,等着他醒来。

等了一上午,他还没有醒来,屋外却突然传来车子的声音!

有人来了!

她一愣,赶紧起身往窗外看去,真的来了一辆车!

她又惊又喜,匆匆跑出去一看,却见来的人,居然是牧家的私人医生!

她一呆,只见那医生并不马上走来,而是伸手拉开了后座的门。

片刻,两个不可思议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她瞧着,惊诧的睁大了双眼!

====亲们,月底求票票~~~~~~====

~~~~\(o)/~===

推荐【宝宝系列文】

落茶花:《契约:恶魔宝宝小妈咪》http://novel.hongxiu.com/a/244551/

卜影:《单身妈咪:1个宝宝2个爹》http://novel.hongxiu.com/a/253017/

玉馑:《邪魅宝宝:爹地,你老了》http://novel.hongxiu.com/a/253376/

不打瞌睡的虫:《霸道总裁,不许和我抢妈咪》http://novel.hongxiu.com/a/257376/

……本章完结,下一章“给你戒指(求荷包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