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28章:给你戒指(求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28章给你戒指(求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欢欢!乐乐!

显然的,他们也看见了她,“妈咪!”欢欢高兴的叫了一声,两个小人儿一起朝她扑跑过来。

“宝贝儿!”

她怎么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他们,“你们怎么会来?”

欢欢看了一眼旁边的医生,咯咯笑着:“医生叔叔带我们来的!”

说着,他也问:“妈咪,你怎么也在这里?”

闻言,乐乐冲他吐了吐小舌头。

哥哥笨笨!

妈咪在这里,当然是因为爹地说话算话,把妈咪给带回来了!

顾宝宝冲他们微微一笑,却不知如何回答他们的问题。

这时,医生在一旁面色焦急的问:“顾小姐,牧总怎么样?”

她一愣,赶紧回答:“他吃了止痛药和安眠药,还睡着!”

“还在睡?”医生有些意外,“我只让他吃半片安眠药,他是不是多吃了?”

说着,他匆匆往屋内走去。

见状,她也赶紧拉过欢欢乐乐,跟着走进了屋子。

牧思远依旧沉睡着没有醒来,医生将药箱放在一边,开始为他处理伤口。

“妈咪,”欢欢瞧着,担心的问道:“爹地怎么了?”

医生代替她回答:“爹地没什么事,只是在睡觉还没醒过来。”

说着,他一边暗中冲顾宝宝使了个眼色。

顾宝宝会意,转头对他们说:“宝贝儿,爹地在这儿睡得不舒服,妈咪和叔叔要把他扶到房间里去,你们就在这儿玩好吗?”

欢欢听话的点头,她又道:“但是千万不能跑去湖边,你要好好看着乐乐!”

“妈咪,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得到欢欢的保证,她才起身帮医生拿过药箱,医生的身材和牧思远差不多,便将他背起来,往楼上走去。

拆开纱布,只见他胳膊上的伤口已经红肿起来,周围还泛起白色的炎点。

顾宝宝只看了一眼便下意识的将目光撇开,那伤口的模样,让人看了心里发渗。

“牧总给我打电话,我就知道情况,没想到居然这么严重!”

他说着,一边用酒精开始为他清洗伤口。

凝固的血痕被洗去,酒精渗透入伤口,牧思远被疼醒了。

“你来了。”他睁开眼,声音虚弱的问道,“欢欢乐乐带来了吗?”

“带来了!”医生点头,“牧总,你的伤口需要缝针,如果太痛的话,我给你局部麻醉吧。”

他摇摇头,目光落在了一旁的顾宝宝身上。

“宝宝,过来!”他说。

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走上前,却被他抓住了手:“宝宝,好疼,你抱抱我吧。”

还有旁人在这里呢,他居然说这种话!

她一愣,尴尬的看了看医生,还好医生只顾给他处理伤口,耳朵似已自动关闭。

他很无赖的拉拉她的手,示意她快点照做。

顾宝宝不愿意,他就说:“那我不缝针了,反正只要身体好,是可以捱过红肿和发炎的,伤口就自动好了。”

“你…!”

她气结,碍于旁人在这儿,她又不想跟他起争执,只能在他身边坐下,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牧思远的唇角抹出一丝笑,冲医生道:“可以缝针了!”

医生赶紧点头,趁着转身准备工具的空当,尽情的偷笑吧!

看着那银白色的细针刺穿他的皮肤,顾宝宝撇开了目光,不想去看。

饶是如此,她却依旧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微颤,很轻很细,如果不是正抱着他,她也无法感受到。

一定是很疼的吧,他不过是压制着不让自己表现出来而已。

他就是这样的人,很多事都会放在心里不说,他对牧叔叔的关心,有关古信扬儿子的下落...

还有那天晚上,当郑心悠告诉他,自己喜欢的人不是他的时候…

那么他把她抓到这儿来,让人把欢欢乐乐也带来,又是为了什么?

“好了!”

怔忪间,医生已经缝上最后一针,牧思远的脸上已是大汗涔涔。

松了一口气,他浑身疲累的将所有重量都靠在了她身上,还吩咐着:“宝宝,帮我擦汗。”

顾宝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扯过纸巾,想往他脸上粗鲁又胡乱的抹几下。

然而,纸巾刚触碰到脸上,他居然抬手将她的手抓住,“宝宝,我告诉你,擦汗要这样!”

说着,他像控制玩偶般,控制着她的手在自己脸上开始轻抹。

随着纸巾轻轻擦抹在他的脸,她的手指,也不可避免的触过了他的肌肤…

她一呆,惶然抬头,却撞进了他如磁石般深邃的双眸,就这样牢牢的吸住了…

她呆呆的看着,直到看到那深处里…簇动的火苗。

他这是在跟她调.情…?

当着医生的面…?!

她回过神来,有些恼怒的瞪他,却见他的像是瞬间变了个人,眉头又高高皱起,像是正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牧总,你忍着点。”医生将线剪断,一边说:“我再给你打消炎针,另外这里有消炎药,你记得每天吃三次。”

打完针,他又吩咐:“伤口绝对不能碰水,避免撞到,否则会影响愈合情况。”

牧思远点头,“我交代你的事情,你也要办好。”

“是的,牧总。”话说间,他已收拾好东西。

顾宝宝送他下楼来,又送他上了车,本来想要跟他借电话,但想到他也是牧思远的人,便没有开口。

“妈咪!”欢欢和乐乐跑过来,仰着小脸看她:“爹地是不是已经醒了?”

乐乐也抓着她的手摇晃,示意他也想知道!

顾宝宝摸着他们小脑袋,“爹地有点不舒服,让他再睡一会儿好吗?”

闻言,两人点点头,欢欢抱起身边的小足球,“那我和乐乐再踢一会儿球。”

说完,两人笑着跑开了。

看着他们活泼的小身影,她苦涩一笑,转身走入了屋子。

走进卧室,牧思远正艰难的想要穿上一件毛衣,见她进来便道:“宝宝,帮我穿衣服!”

她没有理会,只在门口站定,“为什么把欢欢乐乐带来?”她问。

他撇嘴,“我们一起度假,有什么不好吗?”

“度假?!”

亏他说得出口,她顿时有些生气:“谁说要来度假?我有说过吗?”

他不以为然的看了她一眼:“你没有说,但我知道你想。”

“我想?”她忍不住冷笑,“牧思远,我心里想的什么,你真的知道吗?”

他没有立即答话,而是丢下了尚未穿好的毛衣。

气氛陡然冷下来,她看着他走近,变幻莫测的眸子让人猜不出怒喜。

“如果…”他在她面前站定,目光与她相对:“你是想要离开这儿,去跟公孙烨结婚,我不可能让你走!”

“那阿烨怎么办?我爸妈怎么办?”

她问,“我跟他已经发出去的婚讯怎么办?牧思远,你高兴了,就这样把我扣在身边,不高兴了就把我远远的推开,我是一个人,不是由你操控的玩偶!”

“这些你都不要管,我想办法解决。”

她摇头,他会想出什么办法?

她也不要他想办法,“我只要你放我走!”

“不可能!”

他吐出三个字,双目炯然的看着她,“顾宝宝,我知道你要什么,我可以给你!”

说着,他快速冲到床头柜前,不顾手臂上的伤,他一手拉开抽屉,一手则快速的找出一个小盒子。

把盒子扔掉,他将里面的东西捏在手中,又快步回到她面前。

他的眼神忽然变得热烈且急促,像是要将她吞没。

她不由地退后,被他一把抓住了右手。

“给你!”他说。

然后托起她右手的无名指。

感觉冰凉的金属感滑过手指,她讶然、惊慌的低头,钻石的光芒立即将她的瞳孔刺痛。

一枚戒指!戒指?!

为什么是戒指?

怎么可能是戒指?

真的是戒指!

她呆呆的抬头,看着他:“你…?”

“这就是你想要的,对吗?对吗?”

他急切的想要肯定她是愿意的,他的急切让疑问变成了逼问。

难堪的逼问。

她是很想要,从懂事开始就想象着这一天,但此时此刻又算什么呢?

这是哪儿来的戒指?

随手拿的装饰品?

还是什么人不要了的,又被他拿来大方的恩赐、羞辱的给予?

“你回答我,快回答我呀!”他着急了。

却不知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打在她脸上的耳光。

一个人希冀某种东西太久,突然就得到了,反而显得如此的不真实!

“牧思远!”她含泪问道:“你还有什么办法来折磨我、羞辱我?你尽管来吧,我不怕!”

说完,她伸手去扯这无名指上的戒指。

好奇怪,无论她怎么用力,憋红了脸,戒指却拔不下来。

他生气了,使劲捏握着她的手:“顾宝宝,你敢拔下来,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

她用力推开他,往浴室里跑。

她要找肥皂,洗衣粉…无论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让她把这戒指给拔下来。

终于,她在角落的柜子里找到了肥皂,她赶紧抓起往胡乱的往手上抹,然后拧开水龙头。

“哗…”的水声响了一下,立即被跟进来的他关掉。

他大力的抓过她面对自己,狠狠的瞪着她,“顾宝宝,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我不要这个戒指。”

“为什么?”他几乎是咆哮着问道,感觉伤口似因为用力过猛而裂开,他痛得皱眉。

“不为什么。”

终究不忍看到他痛苦的模样,说完,她撇开了脸。

“你看着我!”

他将她的小脸扳过来,伤口的剧痛让他只想快点把话说完:“你刚才说的什么羞辱?折磨?难道我特意给你买戒指,就是为了折磨你?”

—特意给你买戒指—

她愣住,不敢相信她刚才听到的。

他却继续说着:“顾宝宝,你好好看清楚了,这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丢了不要的,不是赠品,不是假的,是你最喜欢的那个,是我让人按照你手指的大小做的,你看清楚了!”

闻言,她呆呆的低头,目光落在这戒指上。

钻石好大,戒圈是彩金,尺寸完全吻合。

她对他说过的,思远哥哥,你跟我求婚吧。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拿一枚漂亮的大钻石和彩金戒指来求婚,就嫁给你了。

原来他都记得。

泪水不住的滚落,她顺着洗手台蹲下来,将脸深深的没入了手掌之间。

“宝宝!”他伸手扶她,“起来,别坐在地上。”

她没有反应。

这戒指带给她的冲击太大,她一时间还根本反应不过来。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他都明白,不由地一笑,伸手去搂她的腰,薄唇凑在她的耳畔:“宝宝,是不是很感动,不如以身相许吧!”

话音刚落,楼梯上忽然传来欢欢的声音:“爹地,妈咪,你们在楼上吗?”

“宝宝,快起来!”他赶紧说:“欢欢乐乐来了。”

她呆呆的抬头,立即回过神来。

他的大掌已抚上了她的脸给她抹着眼泪,一边道:“看你,不知道有什么好哭的!乐乐跟着你这个妈咪,什么都没学到,哭起来倒是挺快!”

语气有些责怪,看着她的双眼却溢满了宠溺。

这样的眼神太陌生,太突然了,她不知所措的看了他一眼,赶紧爬起来往外走。

走到门口,她已抹干了泪水,便大声道:“妈咪在这里!”

闻声,两个小人儿立即跑了进来。

“妈咪!”欢欢跑在前面,赶紧告状:“你看乐乐,不好好踢球去玩泥巴,弄了一身的泥。”

她抬头一看,果然,跟着跑进来的小人儿不但衣服裤子都沾了泥,两只小手还抓着泥,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像是在寻找什么。

“乐乐!”她赶紧走上前拉过他,“你怎么跑去玩泥?”

闻声,他的目光顿在了她的脸上,大眼睛狡黠一笑,小手立即朝妈咪挥去。

“啪…”

她的面颊顿时被拍了一大块泥。

她一愣,乐乐却已经挣脱了她的手,欢快的扭着小身子去找下一个目标了。

他看到了爹地了!

大眼睛顿时笑起来,他举起了另一只小手。

“乐乐,放过爹地吧!”

看着乐乐朝自己跑来,牧思远赶紧往一边闪。

放过你?可没那么容易!

乐乐在心里哼哼两声,更快的跑起来,父子俩就在这卧室里你追我赶。

欢欢来劲了,还拍起了小手掌:“乐乐加油,乐乐加油!”

顾宝宝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喊道:“乐乐,别跑那么快,会摔跤的!”

说完,她又冲牧思叫道:“你别跑了,小心乐乐摔跤!”

可是这一大一小没人听她的,牧思远从床边跑过去,居然还拉过了椅子把过道给挡住了。

乐乐一愣,哼,他才不怕!二话不说就往床上爬。

“乐乐,别闹了!”顾宝宝赶紧起身上前想要阻止,不想牧思远见了,也转身要去拦住乐乐。

两人就这样抢中了一个步子,顾宝宝被身材高大的他一撞,毫无抵御能力的往一旁倒去。

他抬头,立即吃了一惊!

旁边是衣柜!

“宝宝!”他赶紧伸臂去抓她,却是有伤口的那一只。

哎!

虽然拉住了她,他也狠狠吃了一痛,一时间脚步也站不稳了,只能拉着她往床上扑。

而且是以他压住了她的姿势。

“吔!”欢欢跑过来大呼:“爹地妈咪玩亲亲!”

顾宝宝脸色通红,哪里有亲到!

她伸臂要推开他,却见乐乐已经爬到他们身边,“啪”的小手一挥,牧思远的脸上立即多了一块泥!

她瞧着,再也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他的目光被她的笑声吸引过来,只见她跟自己一样满脸的泥,但那一双美目含笑,是那样的明媚;

而那柔软娇美的唇,似从来都没有减弱对他的吸引力。

他受不了这种诱.惑,毫不犹豫的低头,在她的唇上撷取了一个吻。

“你疯了!”

她使劲推开他,孩子还在这儿呢!

他不以为然的一笑,还说:“宝宝,你就偷偷庆幸孩子们在这儿吧。不然...”

“你闭嘴!”她赶紧爬起来拉过欢欢乐乐,“来,妈咪带你们去洗澡。”免得被他这样的爹地教坏了。

欢欢不动,指着牧思远的手臂说:“爹地,你的手臂在流血吔!”

伤口真的裂开了吗?难怪感觉这么痛。

他低头一看,果然,血水已经透过绷带,浸了衬衫。

顾宝宝心里有些发麻,一定是刚才拉住她的时候把伤口裂开了。

他居然还能笑出声来,“没关系的!只是个小伤口,爹地是大人,不怕的。”

说完,他又安慰顾宝宝:“而且医生叔叔应该还没走远,我让他回来就是了,你带孩子们去洗澡吧,洗久一点。”

他不想让他们看到伤缝针的样子,那场景可能会让小孩子害怕。

顾宝宝低头不语,牵着欢欢乐乐走入了浴室。

===戒指虽然戴上了,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啊啊啊,要让思远怎么苦苦追求宝宝呢?期待亲们留言~~~===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必须走(新年求荷包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