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29章:我必须走(新年求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29章我必须走(新年求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多时,便听见医生走进卧室的声音。

欢欢一边抹着肥皂一边说:“妈咪,爹地好勇敢,流血了都不怕!”

说着,小脸上还露出无比自豪的表情。

有这样的爹地,他感觉非常骄傲呢!

顾宝宝哑然失笑,小孩子真的很好哄,很容易满足。

她小的时候,何尝不以为自己的思远哥哥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那么现在呢?她还是这样认为吗?

她的目光扫过手指上的戒指,为什么,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她的心里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她的脑海里,都是那天当她告诉阿烨自己的决定时,他脸上那欣喜若狂、难以置信的表情。

“宝宝,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他问了又问,还是难以相信。

她微微一笑,“阿烨,我没有喝酒,也没有在做梦,我说了什么,我很清楚!”

他点头,又摇头,心中澎湃的情绪让他的眼角湿润。

“宝宝,”他拿出上次收回的戒指,“那我这次是不是可以...真的给你戴上这个?”

她微笑着点头,冲他伸出了右手。

他却依旧不敢相信,“宝宝,我再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

那一刻,她完全体会,他对她,就像她对着牧思远,其实都爱得那么小心翼翼,都爱得那么痛。

“阿烨...”她走上前,将右手放入了他的大掌之中,“你相信我吗?如果相信,就不要再犹豫了。”

他一愣,怔怔的看了她一眼,终于点头...

“妈咪,妈咪!”

欢欢的叫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回过神来,迷惘的看着他。

“妈咪,你在想什么?”他问道。

乐乐也在推她的手,只见她往手里倒了洗发液,却迟迟没有往他头上抹。

“妈咪没有想什么。”她说着,赶紧继续给乐乐洗澡。

洗好之后再出来,医生已经走了,只见牧思远正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乐乐赶紧跳上床,往他身边亲昵的挤去。

他睁开眼来,伸出没受伤的手把儿子抱住,“乐乐身上香喷喷的!”

乐乐听了高兴极了,一连在他脸上啵了好几下。

欢欢有些小嫉妒的也爬上来,嘴里嚷道:“爹地,欢欢也是香喷喷的。”

不过他没有去挤爹地受伤的手臂,而是在乐乐身边趴下来。

牧思远疼爱的摸摸他的小脑袋,凑上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

他笑着点头,爬起来冲妈咪说:“妈咪,我们肚子饿了,有没有好吃的?”

知道是牧思远教他说话,她没理会,只道:“嗯,妈咪这就下楼去厨房。”

说完,她便走出了房间。

欢欢转头冲他吐了吐小舌头,“爹地,剩下的话都没说机会说完吔!”

刚才爹地还有跟他说,让他说完这个之后,还跟妈咪说吃过晚饭他们一起去湖里划船的!

他的大眼睛一转,“爹地,妈咪是不是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

牧思远皱眉,他都把戒指给她了,她的心情怎么还会不好?

再说了,心情不好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原本他还想找个浪漫的地点和时间,才把戒指给她,现在这么匆忙,他之前准备的一切都白费了!

想到这儿,他有些气闷的起身,“欢欢乐乐,你们就在这里玩儿,爹地下楼去了。”

说完,他也走出了房间。

欢欢拍拍小脑袋,“难道爹地妈咪又吵架了吗?”

乐乐在一旁推推他,小脸上写满疑惑。

他叹了一口气,“乐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妈咪还是会离开我们。”

什么?

乐乐着急的爬起来摇摇手,他不要妈咪离开!

欢欢拍拍他的小脑袋,“乐乐,大人的事情很复杂的,我们小孩子不会明白,他们也不会因为我们小孩子而改变想法。”

不会的,不会的!

乐乐急得直跺脚,妈咪最爱乐乐了,妈咪不会离开乐乐的!

他赶紧的爬下床,想要去找妈咪,欢欢扯住他:“乐乐,现在别去,爹地已经下楼找妈咪了,我们别打扰他们说话!”

乐乐皱眉,那好吧,先让爹地跟妈咪说,等会他再去找妈咪好了!

*******************************************

牧思远走到厨房门口,只见她正站在料理台边切着肉丝,一旁的电饭煲已经开始冒着热气,暖进了他的心。

五年前她怀孕的时候,也曾跟他住在别墅里。

只是那时候他回别墅的时间很少,所以从来不知道,家里有个女人的感觉,居然这么..好。

“你切肉丝做什么?”

他倚上门框,看着她的眼睛里带着笑意,“像我这样受伤的人,应该喝鸡汤。”

闻声,她头也不抬的说:“没有冻鸡。”

他挑眉,“你没看到这山里母鸡乱跑吗?”

她忽然放下了菜刀,转头看着他:“有人定期来这里吗?”

既然喂了活鸡,应该需要人照顾。

只见他耸肩:“没有,那些都是野山鸡,不需要人饲养。”

她一愣,才明白他是在戏弄她:“既然是野山鸡,我也没那个能耐抓到。”

说完,她继续切着肉丝,不再理他。

他却走上前来,不由分说的,伸臂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腰。

“你...”

“别动!”他打断她,“除非你想让我的伤口再裂一次。”

“放开我!”

“为什么?”他问,身子越贴越紧,薄唇也不安分的在她的脸颊亲吻着。

“你放开我,”她无奈,“你这样我怎么做饭?”

他的唇停在她的耳畔轻轻一笑,“宝宝,我最想吃的,是你!”

说完,他拿过她手中的菜刀丢到一旁,将她的身子拉过来,迅速而准确的攫住了她的唇。

这么柔软,甜美,带着她馨香的气息瞬间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

他的大掌扣住了她的后脑勺让她无从挣扎,他的手臂钳住了她的腰,让她逃无可逃。

啃咬、吮吸、吞噬,他粗重的呼吸在她的唇畔流连,越来越浓,越来越浓,侵占了她所有的呼吸。

却没有...侵占了她的心。

第一次,她觉得他的吻好苦,好苦,苦在嘴里,苦到心里,让她想要流泪。

终于,他尝到了她的泪,苦涩在口中蔓延,冷冻了他的渴望。

他微微松开她,目光逼视她的双眸:“为什么哭?为什么不高兴?”

“我该高兴吗?”

“我给最想要的,为什么你还不高兴?”

闻言,她抬起右手,“如果你说的是这个,我现在最想要的,其实并不是它!”

他的目光一滞,听她继续说:“牧思远,你让我走吧。我不该在这里!”

“那你应该在哪里?”他松开了她,退后一步,“在伦敦?”

她点头。

“很好,顾宝宝!”看着她的毫不犹豫,他阴沉的脸上陡然露出一丝笑意,“我最后问你一次,无论如何,你都已决定要走,是吗?”

她没有考虑,再次点头。

他抓过她的右手,将戒指横亘在两人面前:“它对你来说,真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对你来说,它又有什么意义?它是你送出的礼物,还是你给我的承诺?”

她伤心的一笑,“戒指代表什么,你真的明白吗?它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送给女人的东西。而我已经收到了一个,我不能再收下这一个了。”

“说得真好呀,顾宝宝。”

不明白心里涌荡的是什么感受,他应该生气的不是吗?

但他的心,为什么感觉这么痛?

痛到他无处发泄,又只能生气:“以前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要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吗?你的心就变得这么快吗?”

她淡淡摇头,“我的心不是变了,是已经死了。”

他一怔,心口像是被人猛击了一拳。

痛。

痛到他不知所措,“是的,你对我的心已经死了,对公孙烨的心却复活了,对吗?”

是像他说的这样吗?她不知道,无话可答。

“好!”他却接着说,“我会让你走的!”

说完,他真的转身走出了厨房。

她听着他的脚步声走去了餐厅,不由地跟上前几步,看着他从餐厅的柜子里拿出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

然后他说:“晚上十点,派车到我这儿来!”

晚上十点!

她一愣,却见他走出来,冷冷的看着她,“别让欢欢乐乐看着你离开,好好的做晚饭!”

说完,他转身,头也不回的朝楼上走去。

她呆呆的看了一眼,泪水就这样肆意滚落,为什么?他不让她走,她觉得难过;

现在他让她走了,她又这样的,心痛?

牧思远走进卧室,正在床上玩的小人儿立即转头来看他,都冲他露出甜甜的笑容。

“爹地,你看!”欢欢举着手中的纸鹤,“乐乐好聪明,一下就学会了。”

他挤出一丝笑,坐上床把纸鹤拿在手中,“折得很好啊!”

他说着,一边抱过乐乐,“来,爹地抱一下,作为奖励。”

“爹地,”欢欢立即说,“我是老师,我也有功劳哦,可不可以也抱我一下?”

“当然可以!”他将两人抱入怀中,紧紧的抱着,眼角突然有些湿润。

真是没用!

他狠狠的骂着自己,牧思远,你是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难过的?

她一定要走,就让她走好了,他只要...只要有欢欢乐乐就可以了!

*********************************************

“...王子和公主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故事说完,乐乐已经睡着了,欢欢撇嘴:“妈咪,下次不要听这种故事了。”

她一笑,心中弥漫苦涩,“好,妈咪下次不说了。”

下次再给他们讲故事,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睡吧,宝贝!”她俯身亲亲他。忍住了眼底的泪,她起身走出了房间。

“乐乐,乐乐,快醒醒!”欢欢赶紧小声的叫道。

乐乐睁开眼,迷糊的看着哥哥。

什么事呀?人家正做梦呢!

“乐乐,别睡了。”欢欢着急的说,“妈咪要走了。”

乐乐一愣,立即清醒过来,疑惑的看着他,哥哥为什么又这么说?

“你没发现吗?”欢欢解释道:“刚才吃晚饭的时候,爹地和妈咪一直没有说话,妈咪的眼睛还是红红的。”

闻言,他偏着小脑袋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这样哦!

“这就对了,”欢欢赶紧爬下床,“妈咪每次都是趁我们睡着了之后走,我觉得今天肯定也是这样,快起来,我们一定不能让妈咪走啊!”

乐乐点头,也赶紧爬下了床。

两人悄悄的走出房间,来到楼梯口,只见妈咪已经走到了客厅,而爹地则在沙发上坐着。

看着她下楼来,牧思远瞟了一下时间,“还有五分钟车就来了,你不用着急!”

她不语,走上前将一个东西放在了茶几上,“这个还给你。”

是那一枚戒指。

牧思远瞧了一眼,钻石那冰冷的光芒立即刺痛了他的心,他赶紧又将目光撇开了。

“你不要就扔了吧,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收回。”

说完他起身,朝楼上走去。

欢欢乐乐一见,赶紧先跑回房间躲起来了。

“你看吧!”欢欢皱紧眉头:“妈咪真的要走!”

乐乐点点头,眼泪吧嗒吧嗒的随着掉下来。

他好伤心,以为爹地把妈咪找回来,他就可以每天和妈咪生活在一起了。

“别哭,乐乐。”欢欢为他擦去眼泪,“我们要勇敢,要留住妈咪!”

这时,门外传来隔壁的房间门被关上的声音,“爹地回房间了,我们出去。”

他拉过乐乐的手又来到楼梯口,只见妈咪正蹲在茶几边,看着茶几上的那一枚戒指发呆。

好美的戒指!

当她在杂志上第一眼看到它,就幻想有一天思远哥哥会亲手给她戴上。

真的等待那一刻了,她却已不再是原来那个她。

不过她应该满足了不是吗?

那幻想过太多次的时刻,总算在她生命里出现过。

总算她曾经拥有过。

“谢谢你,思远哥哥。”

她拿起戒指放在唇边轻轻一吻,真的不敢流泪,怕泪水浸湿了她想象中的幸福。

“再见,思远哥哥。祝你...”

想说祝他找到一个女人,他爱的,也爱他的女人,才发现她根本说不出这样的话。

连想一下,她也觉得心痛如绞。

是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惟愿自己不知道,一辈子都不知道!

屋外,突然传来了车子的声音。

她放下戒指,走了出去。

************************************************

牧思远一直站在窗前,看着车子开来。

然后,她的身影也出现在了灯光里。

“宝宝!”他不由的捏紧了拳头。

其实在他说出“我让你走”那几个字后,他无时无刻都在后悔。

他恼恨自己的冲动,他恼恨自己为什么不使尽手段困住她,为什么不顾一切的留下她?!

这一走,她和公孙烨的婚事必办不可,从此以后,她就是别人的妻子,跟他不可能再有任何关系...

可是,他该要怎样才能把她留下?

他不惜伤了自己,也让人把欢欢乐乐带来了,他还要想什么办法才能留住她?

还有什么办法?

他还要怎么做,才能把她留下来?

视线里,她已经打开车门,眼看着她就要上车...

“妈咪,妈咪!”

忽地,两个小身影跑到车边,仅穿着睡衣和拖鞋!

“你们怎么下楼了?”顾宝宝大惊,赶紧脱下大衣将两人裹住,“快回去睡觉,外面很冷。”

说着,她带着他们往屋内走。

走到客厅,牧思远也跑下来了,“欢欢乐乐,快上楼去睡觉。”

春天的山里还是很冷的,只一会儿功夫,乐乐的小鼻子就冻红了。

但他们却不动,欢欢看着顾宝宝问:“妈咪,你是不是要走了?”顾宝宝语塞。

“妈咪先回家去,我们明天也回家。”牧思远回答着,上前来抱他们。

欢欢不相信的摇头:“妈咪跟我们回的,不是一个家对不对?对不对?”

他大声问着,只求一个准确答案。

顾宝宝心痛的蹲下来,“欢欢,乐乐,”她伸手摸着他们的小脑袋,“妈咪说过的,无论妈咪在哪里,妈咪都会跟现在一样爱你们,你们相信妈咪好不好?”

果然是这样!

他们留不住妈咪!

欢欢在心里伤心的一叹,不再问了。

“乐乐,我们上楼去吧。”他拉过乐乐的手,“我们不要让妈咪为难了。”

他明白事理,乐乐却不依。

他不明白,以前在美国的时候,妈咪每天都那么想念爹地,为什么现在反而要离开?

再说了,爹地和妈咪不是应该在一起的吗?

他不要妈咪离开他!一定不要!

===祝亲们新年快乐!===酝酿了这么久,下一节乐乐就开口说话了~~~~~~\(o)/~======

……本章完结,下一章“什么都愿意(求月票,求荷包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