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31章:你只要给我留下(亲们撒票票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31章你只要给我留下(亲们撒票票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闻言,顾宝宝错愕的转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她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

什么叫...他什么都愿意去做?

“宝宝!”他的目光紧锁她的脸,“你是我的!你永远都只能属于我!”

语气这样霸道,又蛮横无礼,像是在宣布他对她的所有权。

顾宝宝淡淡撇嘴,“可能吗?你是牧氏的继承人,总有一天会结婚。而我的阿爸阿妈也不会让我一辈子单身,我也总是要跟别人...”

“我不准!”他粗蛮的打断她的话,“顾宝宝,你听见没有,我不准!”

一想到她会在别人的怀里,就像现在这样,被别的男人抱着、亲着,他感觉自己几乎发狂。

“那能怎么办?”

事情总会朝这个方向发展,就算她不嫁给阿烨,也会嫁给什么别的男人。

只是,她还是忍不住抬眼,盈盈美目看着他,带着一丝期待。

她想让他说什么呢?

她自己也不知道,但心底却又总是盼望着什么。

可她却不知道,此刻,他的心里也乱成一团麻。

一定有办法可以解决的,只是他现在还没有想到。

“你别管了,”他只好说,“反正你不要想离开我,这一辈子都别想。”

心底有些失落,只是淡淡的。

因为她从来没有对他期盼太多。

她没再说话,只是不以为然的微微一笑。

“你不洗的话,我先去洗澡了。”

她起身用毛毯裹住了自己,他也要跟着起来,却见她突地转头,眼波平静的看着他:“你别跟来,我不喜欢两个人一起洗。”

不带情绪的拒绝,让他无从反驳。

看着浴室门被拉上,他一阵错愕。她生气了?为什么又生气?!

懊恼的抓抓头发,面对情势更加复杂的局面,他都没有像这样素手无策过!

片刻,她洗完澡出来,已经换好了衣服。

他一愣,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把房间门给锁了,一边命令的说道:“不准去楼下睡。”

她看了他一眼,在床上坐下:“你去洗澡吧,等会我有事跟你说。”

他站着不动,“什么事?”

“你先去洗澡,反正我跑不掉。”说着,她有些气闷的看了看上锁的房门,在角落的沙发上坐下了。

她怎么觉得他有些怪怪的?

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个冷静自持、沉稳果断的牧思远,倒像个...小孩子!

你看,听了她的话,他的唇角居然泛起一丝满足的笑意:“我当然知道你跑不掉!”

说完,他手里拿着钥匙,放心的走进了浴室。

再出来,她果然还坐在沙发上,牧思远挤在她身边坐下,“要跟我说什么?”

他浑身上下只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精壮的身躯对顾宝宝来说,无异于一种压迫。

她暗暗往后缩了一点,他却也跟着挤过来,她再退,却被他伸臂抱住:“宝宝!”

他俯身,毫不客气的在她的唇边咬着,“你再不说话,我就不让你说了。”

她伸臂使劲推开他的脸,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乐乐必须看医生。”

他挑眉:“当然,明天就带他去。”

明天!她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说:“我要陪着他一起去!”

见牧思远没有说话,以为他不同意,她立即继续说道:“乐乐去医院,我必须陪他去!不然,他会害怕的。”

薄唇勾起一丝笑意,他俯视着她:“我有说不让你去吗?”

“你...?”

他起身放开她,“乐乐也是我的儿子,难道我会让他受苦?”

话虽这样说,心里还是有些失望的,他本来真的做好准备,跟她在这里一起度过三个月。

现在三天都没到,居然就要离开了。

但是抬头,却听她说:“那就好。”说完,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一怔。

真奇怪呵,看到她的笑容,心头的那一点失望,居然瞬间就消散得无影无踪!

***************************

第二天一早,司机就按照牧思远的吩咐来接他们了。

四人一起到了医院,给乐乐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

就像他们所估计的那样,乐乐已没有什么大毛病了,接下来,只要像婴儿那样慢慢的学着说话。

快则一年,慢则两年,他就会像正常的孩子一样了。

“妈咪,以后我来当乐乐的老师!”欢欢自告奋勇的拍着小xiōng部。

顾宝宝一笑,“当然了,有我们的小神童给乐乐做老师,妈咪有一百个放心呢!”

“妈咪...”只要被妈咪夸奖,欢欢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小脑袋使劲往她怀里钻。

乐乐见了,这等好事他怎能落后?立即也往妈咪怀里挤去。

顾宝宝被他们挤靠在了门上了,赶紧伸手去哈他们的痒痒,一时间三人在后座笑成一团。

牧思远挑眉一笑,偷偷让司机将方向盘转了个方向。

等顾宝宝坐起来一看,车子居然已经开到了他的别墅。

“你...”她讶异的看着他,“不是说送欢欢乐乐去上学吗?”

他推门下车,一边说道:“现在已经快中午,今天就不去上学了。”

闻言,顾宝宝还来不及下车,只听得乐乐已经欢呼起来,“爹地好,爹地好!”

说着,他拉着欢欢的小手跳下了车,快速往别墅里跑去。

不用上学,他就可以玩玩具了哦!

见状,牧思远皱眉,赶紧也追了上去。

这两个小调皮,他不让他们去上学,可不是让他们在家里玩儿的!

“欢欢,乐乐!”他在楼梯口将两人抱住,趁着顾宝宝没走进来,赶紧说道:“你们得帮我把妈咪留下来呀!”

欢欢看着他焦急的样子,忍不住咯咯一笑,“爹地,这个得要乐乐帮忙,乐乐一哭,妈咪就心软了。”

他一愣,欢欢这是在笑话他吗?

他居然落到被儿子笑话的田地!

心中不由有些气闷,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

“爹地!”乐乐凑上来亲亲他,然后抬起小手臂,做了一个奥特曼的样子:“看我的!”

说完,他一阵风似的又跑出去了。

顾宝宝正站在花园里,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进去。

她是不想进去的,好容易从那儿回来了,她只想快点回家去。

可是,她又担心乐乐。

“妈咪,妈咪!”正犹豫间,却见乐乐一边叫着,一边跑下了楼梯。

虽然两人是双胞胎,但乐乐的声音跟欢欢还是不同的,一个响亮,一个脆甜,很容易让人分辨出来。

“妈咪的小宝贝!”顾宝宝迎上前将他抱起来,“慢点跑,小心摔跤哦。”

他笑着点点头,抬起小手往别墅里指:“妈咪进去!进去!”

她淡淡一笑,试探着说:“乐乐,妈咪...不进去好不好?”

却见他立即摇头,使劲的摇头,小嘴里嚷着:“不,不...”

嚷着嚷着,眼泪真的就这样掉下来了。

他其实不想哭的啦,是哥哥说的,只要他掉眼泪,妈咪就会心软留下来哦!

所以他就让眼泪掉下来啦!

“乐乐别哭,别哭,”顾宝宝心疼的为他擦拭着泪水,“妈咪进去,进去就是了。”

说着,她只好抱着乐乐走进了别墅。

客厅里不见牧思远和欢欢,佣人正好从厨房走出来,看着她笑道:“顾小姐,你来了。”

顾宝宝笑着冲她点点头,“欢欢和乐乐也来了,又要麻烦你了。”

“哪儿的话!”佣人走上前,亲切的捏了捏乐乐的小手,顾宝宝便逗他:“乐乐,来叫--阿姨--。”

佣人一呆,眼里露出惊喜:“顾小姐,乐乐会说话了吗?”

话音未落,却听乐乐已开口叫道:“阿...姨!”

“哎!”她赶紧答应着,也不禁有些激动,“我说吧,孩子就是要跟妈咪在一起才好得快!顾小姐,你真应该多来这里。”

说着,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道:“那天晚上你来那么一会儿就走了,我忙着给牧总煎药,也没招呼你,真是对不住了。”

顾宝宝微微一愣,不明白她说的是哪天晚上。

佣人又说:“我看郑小姐也在这儿,以为你们可以先聊着,我真是疏忽了。”

原来是那个晚上!她摇摇头:“没事的...”

佣人叹了一口气,“顾小姐,我还从没见过牧总病得那么严重,郑小姐也很奇怪,以前经常来的,那天晚上你离开没多久,她也只是问了问牧总的病情就走了。这之后啊,就一直没来过。”

“她...”顾宝宝奇怪,想起那晚上郑心悠对她说的那些暧.昧话,怎么可能只是来探望生病的他?

“不说郑小姐了,”佣人看了看乐乐,转而一笑,“顾小姐,你以后真的要常来,别说我这做下人的多嘴,那天晚上你走后,牧总一直吵着要找你,可是他病了,偏偏连站都站不稳,那样子让人看了,真是心疼啊...”

“你...”顾宝宝的目光愣愣的顿在她脸上,“你说什么?”

除了不敢相信,她还是不敢相信。

这时,欢欢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妈咪,乐乐,你们快上楼来呀!”

佣人便没再说下去,只是一笑:“顾小姐,那我就先忙去了,你想吃什么?中午我给你做。”

“肉卷!”闻言,乐乐立即抢着说道。

除了番茄肉泥,他最喜欢的就是肉卷了,所以一下子就能说出来。

“好,好,”佣人笑起来,“就给我们的小少爷做肉卷!”

说完,佣人便走开了。

顾宝宝抱着乐乐来到二楼的玩具室,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脑海里回响着佣人刚才说的话,只是她怎么也无法拼凑起那样的画面。

郑心悠是故意那么做的吗?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而生病的他会想要去找她吗?

她真的不敢相信。

“宝宝!”忽地,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转头,脸颊立即着了他的一吻。

“在想什么?”然后他问。

她无措的低头,才发现自己已被他圈入怀中,不但他的双臂,他的双腿也盘上来,压住了她的腿。

“你别这样,”她赶紧推他,“孩子还在这里...”

然而抬头,却见玩具室里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他侧头,双眸带笑的看着她:“欢欢乐乐下楼去玩沙子了,他们出去的时候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没听到?”

他皱眉:“你到底在想什么?”

“没,没想什么。”她推开他起身,“那我...我也下楼去。”

说完,她逃也似的走出了玩具室。

逃?双眸里的笑意更深,他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她的身影走到了花园里的小沙滩边。小东西!我不会让你逃走的!

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逃出我的视线!

“妈咪,城堡!”乐乐又在图纸上学会一个词,赶紧冲妈咪炫耀。

顾宝宝笑着走过去,看着图纸上的城堡问:“你们要用沙子堆砌这个吗?”

“当然!”欢欢点头,“妈咪也来帮忙好不好?”顾宝宝摇头,拍拍他的小脸颊:“有欢欢这个小神童在,妈咪就不帮忙了哦。”

说着,她在沙滩旁坐下,“妈咪就在一旁看着,看欢欢要多长时间堆好!”

欢欢不好意思的一笑,又信心百倍的说:“那妈咪就瞧着吧!”

看着他们兴致勃勃的玩着沙子,她却忍不住朝台阶看去。

他没有跟出来。

她不敢往别墅看,怕他站在窗户边正看着他们。

不想让他知道她心中所想,虽然她不知道他在生病的时候为什么会那样,但让她心中梗刺的事情,却是那晚郑心悠对她说的那些话。

为什么那样说?为什么要让她误会他?

郑心悠心中的人不是文皓吗?她应该没有必要把她从他的身边赶走。

那天在游轮上,她掉进海里,可是当做是郑心悠一时失手。

但那些话,应该不是她在酒醉的情况下说出的胡话吧?

顾宝宝一叹,难道郑心悠的心思发生改变了吗?她不要文皓了,而是转而选择思远了?

可如果是这样,佣人为什么又说她不经常来这里了?

种种问题得不到答案,她不禁心烦意乱。

做什么都没有精神,好歹熬到了晚上,哄着欢欢乐乐睡着了。

她去洗漱间洗了一把脸,看着镜中面色憔悴,却眼角带笑的这张脸,不禁恨恨的用水泼了一把。

顾宝宝,你就这么点出息吗?一点点阳光,就以为是春天到了?!

不能再想了,现在你应该去阿烨。

去找阿烨...她心中一叹,为什么她总是要让阿烨伤心?

抹干脸,毅然走下楼,她准备回去了。

走到客厅,却见牧思远正站在门口。

他从吃晚饭就没见人影,这会儿不知又从哪儿冒了出来。

“去哪儿?”见她下楼,他转身来问道。

她在门边站定,看着他:“我要回家。”

“回家?”他走上前,“这里不是你的家吗?”

奇言怪语!上午不走是因为乐乐,现在乐乐睡着了不再缠她,她就没有理由再留下来。她不想跟他多费唇舌,只道:“我的家在馄饨店。”

说完,她便转身朝台阶走去。

这里不比那陌生的山里,她自己能找到路回去。

“你给我站住!”他追上来,大力将她的身子扯回,“你要回去做什么?昨晚的事你忘了?”

说着,他将她提起来,压在了门上,腿间的紧绷狠狠的抵在了她柔软,“要不要我再给你重温一次?”

“你疯了吗?”她挥手使劲的拍他,“你要干什么?”

“你别逼我,不然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他特意在这里等着,以为她不会再想着离开,没想到她还是要走!

“我逼你?牧思远,我就快要被你逼疯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我要你留在这里,不准走!”

“不可能!”

“不可能?这句话应该是我说!”他说着,还那样恶意的摩擦着她的柔软,“看来我还得让你好好记住,你是谁的女人,该待在谁的身边!”

说完,他拉过她的手往别墅里拖。

“牧思远,你住手。”她用手紧紧抠着门,“你打算让我躲在这里一辈子吗?一辈子都不去见我的爸妈?”

牧思远一愣,他确实不可以,但除了这样,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那你说,我要怎么做?”

她甩开他的手:“我不要你做什么。我自己去找阿烨,我这样的人,已经不配嫁给他了。但...我要自己去找他说清楚。”

她深吸一口气,转身往前走去。

“你给我回来!”他决不能让她走!他上前打横将她抱起来,一路跑进了他的房间。

“你在这里好好待着!”他按住她的肩头,心中有了决定,“等我回来!”

说完,他匆匆走出房间,“喀”的一声,还将门落了锁。

“牧思远!”她赶紧跑到窗户边,冲着已跑到花园的他大喊:“你要干什么?”

灯光下,却见他转头抬臂,冲她送了一记飞吻,然后快速跳上了车。

===亲们,用票票来砸某影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事情没那么简单(求票票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