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32章:事情没那么简单(求票票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32章事情没那么简单(求票票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是公孙烨的助手。

但见公孙烨呆坐在窗前,手里的烟虽然点燃,却已渐渐燃成了灰烬。

助手微微一叹,自从顾小姐前两天从机场消失,他就变成这样了。

“少爷!”

助手走上前,轻声叫道,叫了几声,公孙烨才有了反应,转过头来用通红的双眼看着他:“什么事?”

“牧思远来了!”

闻言,公孙烨一怔,“什么?”

助手提高了声音:“牧思远来了!”

“砰”的一声,随着双拳砸在了桌上,他嚯地起身,低吼道:“让他进来,进来!”

“是,是!”助手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失控的模样,赶紧退出去了。

片刻,门被重重推开,只见那个令人痛恨的身影快速走了进来,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无论他要说什么,他都不会让他说!

“牧思远,你还敢来!”

公孙烨怒吼一声,猛地冲上前,用尽浑身力气抡了他一拳!

奇怪的,牧思远并没有反抗,而是任由他的力道将自己推出了老远,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墙上。

血管顿破,从他的额头滚落了一道鲜血。

“牧思远,”公孙烨上前揪住他的衣领:“宝宝在哪里?在哪里?”

牧思远爬起来,任凭他揪着自己的衣领也不挣扎,只道:“我的女人你没必要知道!”

“砰!”

话音未落,又是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他的面颊,这一次公孙烨用的力道更狠,他的唇角立即被打破,渗出了血丝。

他一笑,依旧不以为意。

“公孙烨!”他叫着,指着自己的另一边尚未流血的唇角:“还没打够吧!再来,算是我欠你的!”

“你欠我的?”公孙烨怒极反笑,“牧思远,这两拳头可还不清!”

说完,又是一拳,他更加凶狠的打在了牧思远的脸上。

牧思远不禁吃痛的捂住嘴,可想而知,他的唇角应该是“体无完肤”了。

“牧思远,我再问你一次,”公孙烨怒道:“宝宝在哪里?”

他一笑,“废话!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你…”公孙烨再次扬起拳头,又克制住了自己,继续说道:“牧思远,你不怕我报警?宝宝现在是我的未婚妻,这消息如果让媒体知道,别说你牧氏集团的脸面挂不住!”

闻言,牧思远的淡笑转为大笑,“公孙烨,如果我记着牧氏集团的面子,你认为我还会这么做吗?”

“你…”公孙烨一怔,没想到他居然豁出去了连公司都不顾!

他对宝宝的紧张与在乎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公孙烨的心头涌荡着阵阵不安与愤恨,“牧思远,你真是可恶…!”

话说间,他又是猛地一拳,将牧思远几乎打趴在了地上。

他恨恨的上前抓起他的衣领,“牧思远,你还手啊!”

牧思远抬起头来,可能是牙齿磕到了舌头,鲜血从嘴里流出,看上去有些可怖。

但他只是伸手抹去了,又笑:“公孙烨,你还可以下手重一点!宝宝会答应你的求婚,都是我造成的。今天我让你解恨,以后你跟宝宝再无任何关系!”

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他收回了拳头:“牧思远,没那么简单!”

他冷冷的看着:“我告诉你,绝没有这么简单!”

说完,他甩下他,快步往办公室外走去。

“公孙烨,”他踉跄着爬起来叫住他:“你还想怎么样?”

公孙烨冷睨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继续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该死的!

他捏拳重重的捶在墙壁上,什么叫没那么简单?!

************************************

等了好久,好久,顾宝宝终于看到他的车来到了别墅门口。

随着车门被推开,她也赶紧推开窗户冲他叫道:“牧思远,你去干什么了?”

他一呆,赶紧低下头,没想到她还没睡!

他不想让她看到他脸上的伤,便没说话,只是快步走进了客厅。

佣人走上前来一看,讶然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牧思远赶紧冲她皱眉,“小声点,别让…”

话还没说完,只听上面传来“砰砰”的拍门声,夹带着她焦急的声音:“牧思远,你开门,开门…”

她这样不把欢欢乐乐吵醒才怪!

“去把门开了。”他只好吩咐佣人,自己则躲进书房里去了。

佣人暗中微微一笑,走上楼将房门打开。

“谢谢你。”顾宝宝对她说着,匆匆跑下楼,却不见牧思远的身影。

“顾小姐!”佣人在身后轻轻的叫着她,待她转身,便伸手往书房指了指。

她明白了,不由地感激一笑:“谢谢你。”

佣人也笑着摇头:“快去吧。不过少爷脸上有伤,不知道是怎么弄上去的。”

脸上有伤?她一呆,赶紧朝书房走去。

可能他没想到她会找来书房,所以没有锁门。

当她走进去时,他正在往自己脸上涂酒精,看他那笨手笨脚的模样,不但洗不了伤口,反而将伤口弄得更疼。

“你这是怎么了?”她跑上前拿过他手中的酒精,一边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牧思远撇嘴,忘记自己的唇角已伤口满布,这一动,疼得他不由地呲牙。

顾宝宝又好气又好笑,“你这是到跟人打架吗?为什么受伤了不去医院?”

看额头上的血迹都凝干了,仅用酒精怎么能洗干净!

“不要你管!”他伸手去抢酒精,他才不会承认,他这样着急赶回来,是因为想要…看到她。

不用她管,也不要佣人帮忙,就这样胡乱的处理一下伤口吗?

她气结,将酒精瓶拿在手里不放,一边往外走:“快点跟我来。”

见他站着不动,她有些生气了,不由地跺脚道:“你是小孩子吗?伤口需要及时处理,这点常识你不懂?”

他瞧着她,忽地,脸上抹出一丝笑意。

以前他怎么都没有发现,原来她生气的时候,也特别的…好看!

两人来到卧室的浴室,她先用温水给他洗去了凝干的血迹,才开始涂酒精。

但见他不只是额头,还有唇角、面颊都有伤口,她一边涂着酒精,一边疑惑的问,“你到底去干什么了?”

如果是跟人打架,那身上一定也会有伤,可是,他为什么要跟别人打架?

他依旧没有回答,而是伸臂抱住了她的腰,让她贴进了自己的怀中。

“你别这样,”她推他,“这样不好洗伤口。”

他反而将双腿也攀上,像只八爪鱼般缠住了她:“可是这样才不疼。”

说着,他才将脸仰得高高的,示意她继续给他处理伤口。

“你...”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看着他这样,她就好像看到了乐乐的影子!

原来男人也有孩子气的一面,就像女人像小女孩般撒娇一样。

“身上有没有受伤?”处理完脸上的伤口,她又问。

牧思远摇头,起身拉过她:“我要睡觉了,你也睡。”

她不肯跟着他走,坚持问道:“你告诉我,刚才你到底是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会受伤?”

“你别问了…”

“我就是要知道!”她打断他的话,目光坚定的看着他。

直觉他受伤的事,一定跟她有关。

她在他面前,从来那么柔顺,突然这样坚持,他倒没有办法应付了。

“没什么,”他无奈的撇嘴,伸手摸着她的黑发,“公孙烨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了,我会解决好的。”

说这样的话,还真是不习惯,他耸耸肩,转身出去了。

她呆呆一愣,忽然明白了什么,赶紧追出去。

“你刚才是去找阿烨了?”她跟着他在床边坐下来,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如果是去见了阿烨,他怎么会受伤?

看着她眼里的不可思议,牧思远有些生气,话便不自觉的说出来了:“我是去找他了,让他打了我几拳解恨,这样他总算也不吃亏了吧!”

什么?!

她转过头来看着他,看着他脸上的伤,“你…你让他打你?你是不是疯了?”

他是牧家的大少爷,牧叔叔知道了还了得?

再者,如果这件事被媒体曝光的话,会不会影响牧氏的生意?

这么简单的道理她都知道,他会不知道吗?

还这样冲动的去找阿烨?就算阿烨要打他,他也可以躲啊,为什么就这样让自己被打伤?

她的焦急、心痛看在他眼里,却以为她是在怪他。

“顾宝宝,你怎么回事?”

他烦怒的冲她扔枕头,“现在被打的人是我吔!我跑去乖乖的让他打了几拳,一点也没还手,难道我有错?”

她没有说话,抱着他扔过来的枕头,眼泪簌然而下。

他一呆,皱眉问:“又哭什么?”

她摇摇头,哽咽着问:“为什么…不还手?”

他哼哼两声,才道:“我不是说了吗?我去就是让他解恨的,他解恨了,也该不追究跟你的什么婚事了吧!”

原来真的是为了她!

顾宝宝垂下头,将泪水湿透在枕头里,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哭声来。

她知道他不喜欢看她流泪,可是她却忍不住。

“别哭了!”他伸手拉她,“有什么好哭的,嗯?我真的没有还手,一点也没有伤到他。”

“可是…”她抬起头,“你受伤了。”

他一愣,这才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是在心疼他,不是在跟他生气。

心中的怒气瞬间转为喜悦,他伸臂将她紧紧抱入怀中,“傻瓜,这点小伤没关系的。”

说着,他捧起她的脸:“现在你说,你告诉我,你还是那么在乎我,你的心没有变,你的心里只有我,只有我!”

他要求证。

这一刻,他需要求证!

泪水更加汹涌的从她的眼眶滑落,第一次,她如此真切的感受到他在乎她对他的爱;

第一次,她如此强烈的感受到了他眼里的焦急,而这焦急,只为了她一个人。

但是…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些还重要吗?”

“对我来说很…”

她打断他的话,“思远哥哥,你听我说完好吗?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说。”

听着她的叫声,他的面部表情渐渐柔和,粗糙的手指滑过她的小脸,为她擦拭着眼泪:“好,你慢慢说。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不着急。”

真的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吗?

她摇头,“思远哥哥,以前我不懂事,做了那么多让人厌烦的事情,但我绝不是像他们说的,我是因为喜欢你的钱和身世才那么做,你相信吗?”

闻言,他一笑,轻声骂道:“傻瓜!”

如果他相信,他早就毫不留情的把她赶走了。

她含泪一笑,她也知道他不相信。

但听到他亲自否认,她的心还是涌荡着阵阵暖意。

也许,有他这么一句话,她也不白白爱他这么久了。

“思远哥哥,那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永远都跟你在一起。”

“那时候?”他皱眉,“难道现在不这样想了吗?”

她苦涩一笑,“我现在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

“谁说不可能?”他又要生气了。

有时候他真的很像一个孩子。

顾宝宝伸手捏捏他的脸:“别这样,伤口会裂开的。”

她离开他的怀抱坐直了身子,“我已经答应阿烨了,阿烨一直对我那么好,我不能…不能就这样悔弃答应他的事,思远哥哥,你明白吗?”

“什么叫不能?”他知道她又会说这个,“难道我这些拳头都是白挨的吗?”

说完,他的嘴唇又动了动,总觉得自己还有些话没有说完。

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想要说的,应该要说的,是什么话?

她勉强的挤出笑容:“思远哥哥,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

又是这句话!该死的!

他忍不住又发怒,“那还有多复杂…”

他吼着,说太多话,嘴角的伤口又裂开了,渗出血水来。

他皱眉,还真是有点痛!

“不复杂,不复杂的!”

见状,顾宝宝赶紧顺着他的话说到,一边跑入浴室拿来棉签,将渗出的血水擦干。

“吃点消炎药吧,”她把酒精和棉签放好,一边问:“家里的药放在哪儿?”

“客厅酒柜上的小盒子里。”

他说着,又拉过她的手:“马上上来。”

怕她趁这个机会逃走吗?

她淡淡一笑,忽地上前。

他只觉眼前人影快速一闪,嘴唇似被异常柔软的什么触碰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跑出房间下楼去了。

他一呆,心像是被什么震荡了一下…

原来他吻她的时候是欲.望,被她亲吻的时候,才叫做爱恋。

顾宝宝带着绯红的脸来到酒柜前,心里有点甜,更多的却是...苦涩。

她打开盒子,找到了消炎药,但目光却落在了一旁小瓶子上。

她拿起一看,--镇静、安眠--四个字立即落入眼帘。

**************************************

片刻,她走进卧室,拿来了一颗消炎药和一杯水。

他快速的和着水把药片吞下,将杯子放到了一边,然后抬头看着她:“现在可以睡觉了吗?”

她微笑着点头,来不及说话,人已经整个人的被他抱上床,压在了身下。

“刚才你亲我!”他捏着她的小脸,“现在我要讨回来!”

他的吻随即落下,在她的面颊轻柔的触碰着,伤口不可避免的有点疼,但他却不舍得放开。

“思远哥哥,”她柔声叫着,用手捧起了他的脸,“今天晚上你抱着我睡好不好?”

只见她又摇摇头,“什么都不做,就抱着我,好不好?”

看着她晶亮的双眼,他心头阵阵柔软:“好!”

他说过的,她想要怎么样,他都答应。

他翻身下来,有力的臂膀将她搂入了怀中。

她的小脸正好贴在他手臂上的伤口边,“伤口还疼吗?”她问。

他在她耳边吹气:“不疼了。”

顿了顿,他又说:“只要有你在,就不疼了。”

这算是情话吗?她的心像被什么刺了一下,好疼,好疼。

还好他看不到她的脸,看不到她的泪。

“睡吧,”她说,“很晚了。”

他点点头,可能是伤口的原因,他真的觉得有点累了。

打了个哈欠,他很快就睡着了,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只有他的呼吸,和她梗咽着流泪的声音。

“思远哥哥,”她转过身来,眼神眷恋的看着他的面容,“对不起。”

她在水里放了一点安眠药的成分,只有这样,她才能离开。

“对不起。”她抬头,亲了亲他唇角的伤口,“事情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事情最复杂的部分在他的心里。

就算她没有嫁给阿烨,他们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不爱我。

你对我有占有,有疼惜,有关心,就是没有爱。

你的爱,终究会给别的某个女人。

到那时候,她还能继续留在他的身边吗?

请原谅她不能。

===亲们票票给力啊,到二十张某影就加更两节,\(o)/~=======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知道该怎么做(求月票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