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35章:你嫁给我(求票票,求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35章你嫁给我(求票票,求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宝宝,你听我说!”

他搂住她的肩,目光炯然的看着她:“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你一定要出去躲一阵子,听到了吗?”

她不要,“我没做过,我不需要躲!”

“宝宝!”公孙烨着急了,“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就听我这一次吧!”

他的焦急让她沉默。

片刻,她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他:“阿烨,我听你的。但是我想知道,这件事到底哪里不简单?”

下定决心不说的,一定不说的,还是说出了口,“宝宝,你如果不走,不躲也可以,这件事还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她一愣:“什么?”

“你跟牧思远结婚!”

几个字让她错愕,狠狠一呆。

为什么警察总是询问她跟牧思远的关系,原来…

她怎么没有想到,古信扬要送给她的大礼,居然是这个!

“这…”

她苍惶一笑,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真是开玩笑…”

然而说着,她的心却忍不住颤抖了。

她控制不住的要去猜测,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他会怎么做?

“宝宝!”公孙烨清楚的看到了她眼神的变化,心里阵阵担忧,“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嫁给他?”

她无言以对。

或许他说的,便是她心底真正所想。

但…沉默一刻,她还是摇摇头。

“阿烨,你真会说笑,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嫁给他。”

“那你走吗?船就要来了。”

见她皱眉,面色仍有些犹豫,他又道:“叔叔阿姨那边我会跟他们说,等我把这件事处理好了,你就回来!”

闻言,她一笑,他已经为了她想好了一切,她为什么还不走?

难道她真的就这样等着,等着那个人来为她解决这件事吗?

不,她不要等了。

等来等去,终究只有失望和伤心而已。

“阿烨,”她抬起头,下定了决心,“那这边的事,就拜托你了。”

话说间,不远处已传来发动机“突突”的声音,船来了!

公孙烨握了一下她的手,把随身准备的一个小包递给她拿好:“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这里的现金你拿着以备万一。”

虽然时间不会很长,这总是一场分别,他不舍的将她搂入怀中,嘱咐再嘱咐:“多保重,宝宝!”

见她点点头,他才放开了她。“船要来了,未免节外生枝,我先躲一躲。到了加拿大,我会给你电话。”

说完,他便转身,跟着律师一同离开了码头。

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码头忽然安静下来。

发动机的突突声越来越近,船身激荡起阵阵冷风,朝顾宝宝扑来。

她愣然的转身,看着船上的灯光渐渐停至码头。

“上船吧!”船上的人对她喊道:“等会误了上大船的时间。”

她点头,一步步朝前走去。

走到船边,那人便伸手来拖她。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感受到那人手里厚厚的茧子。

她一呆,一切和五年前一模一样。

深黑的夜,冷冽的风,这双有力的手,曾经帮她先抱过了乐乐,然后再将她也拉上了船。

但…像是有个声音在问着,真的是一模一样吗?

顾宝宝?

他对你的—-等我—-那两个字,是否在你心里,毫无意义?

不要去想,不要再想!

她在心里抵抗着,就这样走吧。

那个声音却不放过她,一直在说着:你真的要走吗?就算此次离开,你们从此注定陌路,你也依旧要走吗?

你真的可以忘情忘爱?忘记他?

在没有他的世界里,你真的能生活得很好吗?

真的可以吗?

那为什么当初你要回来?

仅仅是为了看欢欢吗?

你骗得了全世界,骗不了你自己!

骗不了你自己!

“停船,停船!”她几近崩溃的大喊,“停下来,停下来!”

那人疑惑的看着她:“是不是忘了拿什么东西?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今天赶不上大船,要在海上过夜是其次,下一次再想上大船,就需要再安排一次了。

顾宝宝摇头,泪水纷乱,“我不走了,不走了,求求你,让我回去,让我回去。”

那人一愣,公孙先生是吩咐他带走她的呀!

“不好意思,没有公孙先生的命令…”

话还没说完,只见这女人居然爬上了船杆,她想跳下去?!

“你别这样!”他赶紧劝阻,“我马上往回开,马上!”

船不过开出了300来米,不多时便回到了码头。

但对于顾宝宝来说,这却是一次艰难的选择。

选择留下来,她就必须自己去面对,这将要发生的一切,好的坏的,都要去面对。

她没有把握自己一定能撑住,她只知道,她不能就此离开。

快速走下船,她一个脚步不稳,不由地跌坐在码头上。

身后,船又突突的开走了。

她松了一口气,想要爬起来回家去,才发现自己的力气像是被掏空了,这一时间,她根本站不起来。

这是什么腿啊?

她懊恼的捏起拳头往自己的腿上捶打,不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是阿烨吗?她该怎么对他解释?

歉疚的抬起头,她借着码头的灯光看去,目光却呆住了。

直到这个人走到她身边,蹲下,四目相对,她还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也没有说话,而是伸臂,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熟悉的温暖浸润了她冰凉的呼吸,她的脸贴在他的颈窝,声音哽咽:“你...你怎么在这里?”

他不答,只问:“为什么不走?”

她摇摇头,好容易不再流泪的双眼再次湿润。

她想说些什么的,但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捧起她的脸,大拇指为她拭泪,“傻瓜,别哭。”

说着,他温暖的唇盖住了她的,一点点,细细的,轻柔的,吻着。

仿佛她是他手心里最宝贝的细瓷。

渐渐的,她的唇染上了他的温度,他才放开她,星目如漆,倒映着她美丽的脸。

“你想好了吗?这次不走,以后我都不会放你走了!”

她愣愣的看着他,喉头狠狠的一痛,忽地,她“哇”的一声哭出来,双臂紧紧的抱住他的腰。

“思远哥哥…我不…我不走,我…舍不得…”

“傻瓜,真是个傻瓜…”

他说着,将她的头紧紧按在了自己的心口。

刚才他都看到了,都看到了,他以为她真的要走,看着船离开了码头,他才明白自己的心有多痛。

“牧总,”秘书主任焦急的对他说,“你不去追吗?你去追吧,顾小姐看到了你,就不会离开了!”

好容易让人找到了公孙烨的行踪,他们也飞速赶过来了,难道就是看着顾小姐离开吗?

他却始终坐在车里没有动。

她总是要从他身边逃走,如果她真想走,他觉得自己应该—让她走。

也许,是他曾经让她受过太多的伤,现在轮到他了。

听着船声渐渐远去,他艰难的冲司机开口:“走!”

但是,当司机真的发动了车子,他又着急的叫着“停下”。

目光终究不舍的看着那空荡荡的码头,不否认,他心里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而奇迹,就真的发生了!

渐远的船声突然驶近,那离去的船,忽然又出现在了码头的灯光里。

“顾小姐回来了!”

秘书主任高兴的说道,他不禁屏住了呼吸。

直到清楚的看见她的身影跳下船来,他才找到了自己的呼吸。

她没有离开!

她不会离开他的!

他就知道!

他笑着起身,将她打横抱起来,“爱哭鬼,别哭了,我们回家去了。”

她不好意思的将小脸在他怀里蹭了蹭,双手不自禁的搂住了他的脖子。“思远哥哥,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他睨了她一眼,“我的女人要偷偷逃走,我能不来吗?”

闻言,她着急着分辨,“我不是要偷偷逃走,…”

—阿烨—两个字到了嘴边,她还是尽力咽下去了,阿烨都是为了她好,她不想把他牵扯进来。

“怎么不说了?”他看着她,一边往车子走去,“你怎么不说是公孙烨让你走的?”

什么?她讶异,他怎么知道这些?

“不是他让我走,”她慌忙摇头,“他都是为了我好,出了那样的事,他怕我再被抓起来受苦。”

牧思远从鼻子里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相信公孙烨的好心。

站在男人的角度考虑,公孙烨分明就是想借这次机会,让宝宝离开他!

见他们来,秘书主任早就打开车门恭候了。

待他们上车后,她又非常识相的坐到了前排的副驾驶位。

顾宝宝冲了她笑着,正要跟她打个招呼,他却一把将隔在中间的帘子给拉上了。

她一愣:“为什么拉帘…”

话音未落,她的唇已被他吻住。

唇瓣相触,他的舌立即不由分说的闯了进来,将她唇内的甜蜜攫获一空。

半晌,在她无法呼吸的时候,他才放开她,眼里还眨着坏笑:“现在知道为什么要拉帘子了吧?”

她的脸陡然绯红成一片。

他,好讨厌!

看着那辆车渐渐远去,律师皱眉问:“少爷,现在怎么办?”

公孙烨不语,只看着茫黑的大海发呆。

良久,他才轻轻吐出几个字:“没有怎么办。以后,这件事都跟我无关了。”

说着,他不自觉仰起了脸。

但冰冷的泪水还是从眼眶滑落,没关系的,因为冷风立即又将它吹散了。

********************************************

车子开到市区,既不往混沌店走,也不往牧思远的别墅开,她奇怪的问:“你送我去哪儿?”

牧思远往前排座位瞟了一下,“先送她回家。”

哦。她点头,将脸贴近车窗去看外面的街景。

现在是深夜,临街的商铺都已经关门了,偶尔有几个行人走过,都是神色匆匆。

但是转过一个街角,眼前忽然变得热闹起来,原来是一排的宵夜摊,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

看着那腾腾而冒的热气,她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也饿了。

是的哦,她今天还没有吃晚饭,就被那些便衣带走了。

“在看什么?”他凑过来,用脸贴着她的脸颊,将她的脸挤在玻璃上。

“你干嘛?”她连说话都有些困难了。

他笑着眨眨眼,转而用额头抵着她的,“在看什么?”

“没什么。”

不好意思说自己肚子饿了,反正送了秘书主任回家,就会送她回家去了。

然而,送了秘书之后,他还是不让司机把车开去馄饨店,而是来到了一个小餐厅。

这里她从来没来过,两层高的小楼都是木质,透过走廊上的萤光,往落地窗里看去,里面燃烧的,居然是五彩的蜡烛!

“这是什么地方?”她疑惑的问。

牧思远一笑:“我选了很久的地方。”

说着,他拉过她的手走进了小餐厅。里面没有人,没有客人,也没有服务生。

铺着紫色地毯的大厅里,只有一张长长的铺着蕾丝桌布的餐桌。

而餐桌上,摆放着巨大的心型玫瑰。

玫瑰花旁,有一排璀璨的水晶杯将烛光映射,两个心形的盘子便摆放在水晶杯的这一端,相互依偎。

这一切,犹如一个梦。

她轻轻的走近,唯恐将它惊散。

然后她看见,盘子里的居然是还冒着热气的牛排。

“思远哥哥...”

她疑惑的转头,这是请她吃饭吗?吃个饭还要这么大的排场?

然而,转过头,却见他单腿跪地,双手冲她举起了,一枚钻戒。

她不由地退了两步,不明所以,眼露茫然的看着他,“你...你干什么?”

她的小心翼翼让他有些心痛,还有谁看不出来,他这是想求婚?

她只是不敢相信罢了。

“宝宝!”他大声说着,想要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嫁给我吧。”

“你...别拿我开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相反,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宝宝,我请求你嫁给我,我要你做我的老婆。”

她狠狠的咬了一下唇瓣,痛。是真的!

他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可能的,他不可能会想要娶她。

难道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他也知道了?

“思远哥哥,你别这样,不需要这样的...”

她是在犹豫吗?还是依旧不信?

牧思远皱眉,他站起身来,一把拉过她,将戒指举到了她的眼前:“宝宝,你看清楚了,这是我给你的求婚戒指,不是我送你的礼物。戒圈里刻有我的名字,你要还是不要?”

说着,他将戒指转了一个角度呈现在她眼前,果然,戒圈里有一个“思”字。

“为...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他撇嘴,“我想要娶你,所以要跟你求婚了。”

说着,他的脸上出现一抹难得一见的羞赧,他看了一下餐厅,有些犹豫的问道:“宝宝,我也不知道该要怎么求婚。不过这餐厅的布置,都是他们按我的吩咐做的,你喜欢吗?”

她激动的点头。她喜欢,她怎么会不喜欢?

“傻瓜!”他宠溺的看着她,“伤心哭,开心也哭。”

“思远哥哥...”她看着他手上的戒指,“这个...真的是给我的吗?你确定吗?”

“傻瓜!”他笑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戒指,“给你看,这是属于我的。”

说着,他又换了一个角度再给她看这枚戒指。那戒圈里,真的有一个--宝--字!

心像是被什么攫住了,她呆呆的看着他,听他问:“现在相信了吗?”

然后他又瞪她,“这次不准哭,如果你哭,我就...吻你。”

这算是什么威胁?她顿时哭笑不得,只能捏拳捶了他一下,“都是你!坏蛋!”

讨厌的你!惹她哭,又惹她笑!

“我坏吗?”他抓住她的小拳头,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她:“我真的坏吗?宝宝,我敢保证你还没有见识到我真正坏到了什么程度。”

说着,他突地搂住了她的腰,力道往下,居然将她压在了餐桌上。

她被吓了一跳,“思远哥哥,你干什么?”

他的双臂撑在她的脸颊两侧,眼睛坏笑着:“宝宝,在吃宵夜之前,让我先吃点心吧!”

她被他眼底沉沉的欲.望给吓住了,哪有人这样的?

而且他刚才,不是在跟她求婚吗?

“思远哥哥,你别这样,没有这样的!”她忍不住说道。

“哦?”他挑眉,“那我该怎么样?”

她抿唇,略微思考了一下:“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跟我求婚?”

===亲们,今天还有两更,一更在下午,一更大概晚上发,希望亲们支持~~~===亲们的留言我都看了,宝宝的强势在后面哈~~~\(o)/~===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给你满汉全席(第二更,求荷包,票票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