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42章:迟迟不回(求月票,求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42章迟迟不回(求月票,求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的怒气并没有震慑到郑心悠,反而让她愈发的肆无忌惮。

“顾宝宝。”

她冷笑着:“你不是很厉害吗?可以让男人都围着你转,难道你还猜不到,我想要做什么吗?”

看着这张熟悉的美丽的脸,看着这美丽的双眼里几近嗜血的冷光,顾宝宝难以置信的摇头:“郑小姐,我到底跟你有什么误会?”

“误会?”

她冰冷出声:“你认为我们之间存在的,只是误会吗?”

说着,她一步步逼近——

“顾宝宝,你这样说,真是让我越来越恨你!”

“恨...我?”

顾宝宝一呆,“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我最想要的东西,被你所拥有……

因为我最想要的东西,你反而最不屑拥有!

她恨恨的瞪着双眼,随即转身走下台阶。

这样看着她……

真恨不得伸手将她一把给掐死!

不行,可不能,让她痛苦的这么便宜!

————————————————————————————————————————————————————————

看着她发动车子开出了花园,顾宝宝倒抽了一口凉气!

刚才她看到的人,真的是以前的那个郑心悠吗?!

郑心悠将车子的敞篷打开,一路飞驰。

但这样并不能冷却她心中翻涌的恨意!

终于,狂风将她的脸部肌肉几乎吹硬,她才将车停在了海滨公路上。

--郑心悠,你该死--

--郑心悠,你该死--

看着不远处拍打在海岸的浪,那晚申文皓跳下海去之前说过的那几个字,不住的在她脑海里回响,回响...

抓着方向盘的手渐渐用力,她紧紧的咬着嘴唇。

片刻,鲜血顺着唇缘滴落,但她却已不知道了痛。

该死的人是谁?

是谁?

眼中冷光浮现,答案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

将车转到环城路的入口,这是牧思远回别墅的必经之地。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百米外的红灯处,她果然看到了他的车!

调转方向盘,她在他将要拐弯时拦住了他。

“心悠?”

牧思远一眼认出了她的车子,打开车窗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宝宝不是说你已经到了别墅?”

她露出为难的笑意:“我在别墅等了一会儿,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回来,所以先出来了。”

他皱眉:“是不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他从公司出来的时候接到了她的电话,说有事找他。

他赶着去别的地方,所以才让她去别墅等的。

但见她摇头,又点头,依旧是为难的表情:“思远,上次你不是帮我爸带了几盒心脏的药吗?我爸都吃完好几天了,我又不知道去哪儿买,所以只好来找你了。”

原来是这件事。

他看了一下时间,“这样吧,我在前面开车,你跟着我。那是进口药,我出面的话他才能拿出来。”

“算了吧,”

郑心悠接过他的话,“你别去了,帮我给那边的人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他淡淡一笑,表示没事。

开车去没多远,再者如果电话里说不清,岂不是让她白跑一趟吗?

“跟着我开!”

说完,他便摇下车窗,将车调头。

郑心悠也淡淡一笑,关上敞篷跟在了他的车后。

——————————————————————————————————————————————————————

“妈咪,爹地怎么还不回来?”

欢欢写完作业来到卧室,只见乐乐都已经在妈咪的怀里睡着了。

顾宝宝笑着:“爹地可能还有事在忙。”

她将乐乐放入被窝,一边道:“妈咪给你洗澡,好不好?”

欢欢高兴的点头,跟着她一起走进了浴室。

“妈咪,”

他让顾宝宝帮忙拿着毛巾,自己动手往小身子上抹着肥皂,嘴里还一边说着:“洗完澡,我们给爹地打个电话好不好?”

“还是不要了,”

顾宝宝轻轻摇头:“爹地不回来,肯定是有事在忙。我们不要打电话打扰他,好不好?”

“哦。”

欢欢乖巧的点头,却也敏锐的发现了妈咪眼底的不高兴。

他的小脑袋一转,“妈咪,我跟你说哦。今天我和乐乐穿一样的衣服去学校,老师把我们给认错了!”

他努力把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说得绘声绘色,想让妈咪高兴。

“是吗?”

听妈咪笑着问,他赶紧点头:“还有经常给我巧克力吃的那个女生,今天把巧克力塞在了乐乐手里。”

说着,他自己忍不住咯咯笑起来,“乐乐不认识她,一下就把巧克力扔地上了,还踩了两脚。有同学说,那个女生哭着跑开了。”

顾宝宝一呆,继而说道:“那欢欢,明天去跟那个女生说明原因,再替乐乐道歉好不好?”

“为什么?”

欢欢皱眉,“我根本不喜欢吃巧克力,她不送来最好了。”

她一笑,他还是个孩子,确实不能苛责太多。

“这样好不好,欢欢?”

她想了想,“你就跟她解释说你不喜欢吃巧克力,然后让她不再送了好不好?不仅如此,以后如果你不喜欢什么,你就明白的跟人家说好吗?”

欢欢点头,却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

“这样...”

她微微一笑,“我们就可以少了很多烦恼啦!”

也少了很多伤害!

话说间,她已给欢欢冲了水,拿来大浴巾将他卷起来抱到床上,他自己很快就换好了睡衣。

“妈咪,”

刚才那个话题说完,他又换了个新话题:“今天英语测验,我得了一百分,是全班第一名哦。”

“欢欢真棒!”

她给他擦着头发,突然想了起什么,便问:“欢欢,你的英语是不是心悠阿姨教的?”

但见欢欢点头,“三岁的时候,我每天晚上都去心悠阿姨那儿学习三个小时。”

每天三小时。

顾宝宝暗叹,她对思远什么也不图,却能这样关心欢欢。

或许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她的情绪不太稳定而已。

欢欢睡着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她走到门口,看着花园紧闭的大门。

路灯下,久久没有出现他的车影。

“少奶奶。”

这时,佣人走出来,问道:“今晚你住在这儿吗?我去给你准备睡衣。”

“谢谢你。”

她赶紧摇头,“我马上就要回去了。”

即使现在出发,到家也要近十一点,已经算很晚了。

“你要回去啊?”

佣人讶然,“现在吗?还是等少爷回来送你吧。”

她摇摇头。

今天见不到他,那就下次再来好了,她不想惹阿爸不开心。

“我现在就走了。”

她笑着说道,往台阶下走去。

走了两步,又听佣人叫住了她。

佣人是一片好心,想让她再等等,等到少爷回来。

但她既然现在要走,佣人便赶紧叫来了司机,把她送了回去。

有司机送也好,让她十点半不到就到了馄饨店外的短巷。

她匆匆往馄饨店走,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倚在馄饨店外的柱子旁等着她。

“文皓?”

她顿住脚步,微微讶异,“好长时间没看到你!”

申文皓走上前来,笑容浅浅的看着她:“我回法国去了,昨天才回来。”

其实他是今天下午才到。

法国那边有些事还没处理好,却听见了她跟牧思远将要订婚的消息。

他不知道自己过来能做什么。

他只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意愿赶来而已。

--昨天才回来--

顾宝宝有些不解,古信扬现在都没在这里了,他还回来做什么?

这时,顾妈在阳台上看到了她,叫道:“宝宝,你回来了?”

她赶紧答应了一声,又对他说:“上楼去坐坐吧。”

他来这里见过顾爸顾妈,加上和顾宝宝的同学关系,大家也都很随意。

于是他点点头,跟着顾宝宝走上楼。

走进客厅一看,出去时还空着的客厅,居然放了几个藤编的箱子,箱盖上贴了大大的喜字。

“阿妈,这是什么?”

她疑惑的问。

顾妈一笑,“订婚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晚上牧老爷派人送来的,这是旧礼。”

说着,她揭开其中一个箱盖。

只见里面是一筐瓜子和花生,还混着一些金光闪闪的东西。

顾宝宝还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顾妈已经抓了一把放在她手中:“来,这一把放到衣服口袋里。”

她低头一看,才看清那金光闪闪的,居然是金瓜子和金花生!

“来,来,文皓,”

顾妈热情的招呼着,也抓了一把给他:“你可是第一个吃喜瓜子的贵客,订婚宴那天,一定要来啊!”

申文皓看着掌中混着金子的瓜子花生,压下内心的苦涩,笑问道:“顾婶,日子定在哪一天?”

“下个星期二!”

下星期二!顾宝宝一愣,今天已经星期三了,这么快!

“宝宝啊,”

说着,顾妈一边站起身来,“你陪文皓坐坐,你阿爸腿疼又犯了,我去给他敲敲。”

顾宝宝点点头,转身拿了一瓶果汁,招呼他在沙发坐下了。

“文皓,”

她婉转的问:“古信扬去南非了,你有什么打算?”

他大概是知道她心里真正的疑问,抿唇一笑,摊开手中的金瓜子,“我来,正好可以参加你跟牧思远的订婚宴。”

他避而不答,她也没有再问,而是下意识的低头,“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

他将这代表幸运与祝福的金瓜子放入了自己的口袋,“宝宝,今天的一切都是应得的,你不要感谢任何人。”

她心中一暖,却依旧只能说三个字:“谢谢你。”

谢谢他的祝福,谢谢他没有再拿心中的感情来为难她。

只是,如果他能将她彻底忘掉,去寻求自己真正的幸福,她会更加高兴。

“文皓,”

她露出微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你婚宴上的宾客。”

闻言,他心里涩涩的,忍不住说:“当然可以,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

“文皓!”

她握住了他的手腕,眼里带着祈求:“不要这么说,请不要...”她真的背负不了。

他却突然笑了,“顾宝宝,你紧张个啥?”

他捏捏她的脸,像初中时那样玩闹着说:“你不会以为我会终身不娶吧,别逗了,我可是申家单传,要找个女人传宗接代的!”

他说得那样认真,她一时无语。

希望真的是她自己想多了。

开过玩笑,他总算敛起笑意,认真的说:“我在这边还有点事情,处理好之后,我就回法国去了。我听说你跟牧思远要订婚,所以来看看。”

顿了顿,他反握住她的手,真诚的说:“宝宝,恭喜你!”

“谢谢!谢谢你,文皓。”

她的脸上露出甜美的笑意。

可是,他为什么在她的眼底深处,看到了一丝落寞?

为什么?

跟牧思远在一起,不是她盼望已久的事情吗?

为什么她还会不快乐?

“宝宝,你怎么了?”

他心中为她着急,“是不是有什么事?”

顾宝宝微微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能看到她的不开心。

但她立即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他淡笑,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开心写在脸上,痛苦却深埋心底。

所以他没有再问。

两人再说了一会儿话,他便起身告辞了。

顾宝宝送他到楼下,一边问道:“大概什么时候回法国。”

“看看吧。”

模糊的灯光下,他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做了个手势让她回去,什么也没有再说。

不是他不愿意说,是他说不出口。

他要办的事,就是看着她幸福。

她真正得到幸福的那一天,就是他离去的时间。

车子开到红灯前停住,即便是深夜,依旧还有长长的车队。

他不经意的往窗外看去,却见路边不远处的落地窗内,一男一女正围炉而坐吃着火锅。

他一愣,再仔细看看,不正是牧思远和郑心悠吗?

只是,相比于牧思远暗中不断看着时间的焦急,郑心悠吃得是那般悠闲。

片刻,她又抬起手示意服务员过来。

看服务员一边听一边写,应该是她又点了什么。

牧思远看着,脸上的笑有些无奈,唇角动了一动,终究还是没说话。

郑心悠像没看到似的,点好东西以后,又接着吃起来。

她是真的没看到吗?

申文皓冷冷一笑。

他分明看到她将脸撇过来时,那一抹挂在唇角的得意笑容!

心头不由地一震,他想起了顾宝宝眼底的落寞…

————————————————————————————————————————————————————————

已经十二点。

他应该还没有到家吧,否则一定给她打电话来了。

“宝宝,”

忽听阿妈在卧室里叫她,她赶紧答应了一声,起身走入卧室。

阿爸阿妈都还没睡,阿妈手里拿着几张大钞,正往一个红包里装。

“宝宝,”

顾爸抬头看着她,“明天你去趟三叔家里。”

三叔家?

她皱眉,三叔家不是在乡下吗?

她还是好几年前去过一次,来去坐车要五六个小时呢!

“为什么去三叔家?”

她问。

顾妈将装好的红包放入她手里:“三叔的儿子结婚,我和你阿爸要顾着混沌店去不了,你就代表我们家去喝喜酒吧。”

她去?

可是她找不到。

顾爸看出她的疑问,已然道:“我跟你三叔说了,你只要坐车到村口,你三叔会去接你的。”

顾妈也跟着说:“眼下你也要订婚了,到时候也要请这些亲戚来捧场,我们可不能失礼在前。”

哦。她楞楞的点头,那她只好去喽。

回到客厅窝进阿妈给她铺的沙发床,电话便在这时震动。

看看时间,十二点十五分!

哼,这么晚。

她心中气闷,故意等电话震了好久,才接起来。

“宝宝,”

他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怎么才接电话?”

一贯霸道的语气,这一次她却生气了。

这么晚才打来,她睡着了可不可以?

“我睡了,”

她嘟起嘴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话虽这样说着,心里依旧是不舍,所以迟迟按不下挂断键。

他在那边一笑,“怎么,小东西生气了?”

她翻了个身,嘟着嘴不说话。

“别生气了,否则我就要用对欢欢乐乐的办法来对你了。”

“什么办法?”

依旧是极不情愿的开口。

“这个电话里说不清楚。”

他回答,“明天你来公司,我就告诉你。”

还要来公司啊,她才不要。

而且,明天她还得去三叔家里喝喜酒呢!

“不行啊,明天...”

她脱口就要说出来,阿妈的话却在此时浮现脑海。

--无论你有多么的喜欢他,以后你都只能表露一半出来,还有一半你一定要藏到心里--

她眼露狡黠的一笑:“明天再说吧,我现在真的想睡了。”

说着,她还打了个哈欠。

“那好吧。”

听她的口气像是困极了,牧思远便挂断了电话:“明天再给你打电话。”

放下电话,他在餐桌边坐下,手边还放着,他排队三小时买来的...正宗灌汤包。

“少爷,要不要热一下?”

佣人问道。

牧思远摇头:“你收好,明天她来了再热。”

说完,他起身上楼去了。

佣人拿着灌汤包走入厨房,心情大好。

看来少爷这次是真要结婚了。

等少奶奶过门后,也许他们就可以搬去牧家别墅了!

那里,才是少爷真正的家啊!

=====亲们,求评论~~~=====

……本章完结,下一章“忘带了电话(求票票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