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46章:你想怎么样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46章你想怎么样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闻言,郑心悠缓缓转头,傲然的看了她一眼,挑唇一笑。

那意思仿佛是在说,你尽管去告诉思远好了,她不怕!

这时,牧思远走过来,“宝宝,快来吧,设计师现在有时间见我们了。”

顾宝宝点头起身,郑心悠却也站起来,抢在她前面来到牧思远的身边。

“思远,”她的声音软软的那么好听,完全不似刚才那般泼辣。

顾宝宝一怔,却听她继续说:“明天晚上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牧思远抿唇,“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有什么事吗?”

她淡笑,余光冷冷的撇过顾宝宝,才道:“哦,就是每年你都会陪我去的同学聚会呀,今年的聚会就安排在明天晚上,我有好多同学都说想要见见你呢!”

这算什么?

顾宝宝脸色微变,当着她的面邀请她的未婚夫约会?

转过目光,她看着郑心悠,又看看牧思远,只希望他说一个“不”字。

然而,一秒、二秒、三秒…

他始终没有出声,或许他是想说些什么的,但一个声音将他的话给截断了。

“心悠!”

熟悉的男声。

牧思远和顾宝宝疑惑的转头,郑心悠却浑身一怔,呆呆看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文皓。”

顾宝宝露出一丝笑意:“你怎么在这里?”

申文皓也冲她一笑:“我来接心悠,没想到你们也在这里。”

他一边走上前,更近的站到了顾宝宝的面前,“宝宝,这两天是不是为了订婚的事情太忙,看你的脸色,好像没有休息好。”

顾宝宝还在为他前面一句话纳闷呢,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又说了些什么。

但牧思远已经上前一步,挡在了她的面前。

“申先生,既然你是来接心悠的。”

他说着,拉过顾宝宝的手,“我们还有点事,不奉陪了。”

连再见也没有说,便拉着她往楼上走去。

他的女人,还轮不到别的男人来关心。

何况,那个姓申的真的是来接心悠的?

看他刚才的目光,好像只看到了宝宝一个人!

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申文皓微笑的目光渐冷。

“文皓,”这时,他听见郑心悠叫了一声,余光里,她走上前来,在他身边站定。

他转头,目光变化莫测的看着她,问道:“明天有什么同学聚会?”

她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根本没有什么同学聚会!

她只是想让顾宝宝知道,她虽然和思远在一起了,却永远也得不到她想要的幸福和快乐!

她怔忪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申文皓冷冷一笑,转身走出了礼服店。

“文皓!”

她赶紧追出去,终于在红绿灯路口追上了他。

“文皓!”

此刻,她已经彻底回过神来,“刚才你是什么意思?”

替顾宝宝解围?

他转睛,用同样冰冷的目光回敬着她的怒气:“郑心悠,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你想做什么?别人的幸福碍着你了,还是你眼红了?”

“你是说我嫉妒顾宝宝?”

她冷笑着嘲讽,“像她那样的女人,也值得我嫉妒吗?”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他反问,目光冰冷却又了然的瞪着她。

她顿时语塞,感觉自己的像是被剥光了站在了他面前。

不是衣服被剥光,而是整副皮肉都无所遁形。

她心里的想法,就这样被一一摆放在他的面前。

换来的,是他一丝轻蔑的笑意。

然后,他不愿在多看她一眼,转身即走。

“文皓!”

她几乎是哭喊了一声,双手不自觉的去扯他,却被他狠狠推开。

“你想要做什么,我管不着,如果你敢伤害宝宝,就别怪我!”

丢下这句话的下一秒,他已经融入了过往马路的人群中,远远的离她而去。

顾宝宝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她站在落地窗正好对着这个红路灯路口,看到了这一切。

她就知道文皓怎么可能突然和郑心悠走得那么近?

他这么做,都是为她解围罢了。

解围。

这两个字让她心口刺痛,她的未婚夫被别的女人邀请去约会,她居然还要别人来帮她解围?!

是她太没用,还是牧思远的立场太不坚定?

“在想什么?”

牧思远走过来,已经换好了设计师为他准备的衣服。

乳白色的礼服很帅气,不过他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

她摇摇头,努力让自己绽放出一丝笑意:“没什么。你穿这个真好看。”

他也跟着笑,“真的吗?可我觉得好像肩膀这里太窄了。”

“牧先生,设计师把肩膀设计得窄一点,更显得您的身材高大。”

工作人员热情的解释着。

他挑眉,又对顾宝宝说:“你看,这个燕尾是不是太长了。”

顾宝宝还没说话,工作人员又热情的说着:“牧先生,您这么高,燕尾如果短了,就不能衬出您的气质了。”

他撇嘴,还是说道:“宝宝,你说这个颜色是不是太浅了?”

工作人员头大,这个牧先生怎么这么多问题?

却见顾宝宝一笑,“不会,挺好的。”

她的几个字抵过了工作人员的千言万语,牧思远不再挑毛病了,而是伸臂一把搂住她:“那老婆说好,就好了。”

“别这样。”

她脸上一红,赶紧伸手推他,还有工作人员在旁边呢。

他才不管这些,双臂搂得更紧:“宝宝,你也去试一下礼服吧,觉得哪里不好,设计师才好给你改动。”

她点头,跟着工作人员走进了试衣间。

工作人员先帮她脱了衣服,戴上硅胶,礼服才由二个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拿过来了。

之前她都没有见过礼服,只听工作人员介绍说是巴黎的最新款,很多名媛都争着抢购。

此刻,当防尘袋被揭开,她果然本能的震惊了一下。

这是一件什么衣服呀?

V领的边缘镶嵌了一大片的,难道是…钻石?

看着她眼里的讶异,工作人员笑道:“顾小姐,牧先生对您真好。这可是设计师经过三年潜心设计才做出来的,很多人有钱也订不到。”

“是啊,”另一个工作人员也道:“它还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幸福霓裳。”

说着,她们一边将这礼服小心翼翼的给她穿上。

“花了三年潜心设计?”

顾宝宝奇怪的喃喃自语,可是他刚才为什么跟她说,如果她有不喜欢的地方,设计师可以改动?

“那还能改吗?”

她不禁问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点头,“顾小姐,本来设计师是不愿意改动的,但不知道牧先生跟他说了什么,他居然同意了。”

“你傻啊?”

另一个工作人员接过话:“肯定是牧先生愿意出高价啊,设计师也是人,也需要吃饭的!”

说着,她羡慕的看着顾宝宝:“顾小姐,你真是好福气,能够找到这么一个好老公。”

顾宝宝微微一愣。

看着镜中的自己,在这件完美礼服下的映衬下闪闪发亮,连双目之中,仿佛都镀上了一层绝美的流光。

可是,她垂下目光,抬手轻抚着领口的钻石:“有钱的老公,就是好老公吗?”

“顾小姐,”工作人员回答着她的问题:“一个男人肯娶你,还愿意为你大把大把的花钱,还不是好老公吗?你以为男人是傻子?如果不爱你,会为你付出?”

顾宝宝无语,这话好像也有道理。

但是,刚才当郑心悠发出邀请,他脸上出现的犹豫不决,还是像一根刺梗在了她的心间。

他犹豫了,即便最后他是决定不去,但他还是犹豫了。

是不是,她得到了牧太太的位置,得到了这一件华贵的礼服,其实却难以得到他的心?

他的心,在收回对郑心悠的爱之后,是不是不打算再给别的女人?

————————————————————————————————————————————————————————

车子行驶在回别墅的路上,车内却出乎意料的安静。

阳光透过车窗,照射在后座的两个大纸袋上。

那就是他们将在订婚宴上穿的礼服。

试过礼服之后,顾宝宝表示没有任何意见,所以他便开支票,将礼服买回家了。

虽然知道那礼服很贵,她也没有兴趣看一看支票上的数字。

她总是觉得…总是害怕的感觉,那件礼服其实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呲…”

突地,他将车子在路边停住。

她诧异的转头,他的俊脸已经在她的眼前陡然放大。

她往后缩了缩,却已无路可退,只能任他伸手抬起了下颚。

“宝宝?”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你怎么了?怎么不高兴?”

“我没有啊。”

她赶紧摇头。

还想骗他?

刚才在礼服店里,他想要亲亲他漂亮的新娘,她就爱理不理的。

她这张小嘴儿,现在学会撒谎了!

“还说没有?”

他更加凑近,身影几乎将她全部笼罩。

“不说实话,我就要好好的惩罚你。”

说道惩罚二个字,她的脸就忍不住泛红。

“好啦,你别闹了。”

她只好暂时求饶,“快回去吧,我还要给欢欢乐乐做晚饭。”

“晚饭有佣人,要你操心什么?”

他不满的皱眉:“你嫁给我,我可不是让你来做饭的。”

闻言,她心里暖暖的,忍不住伸手捧住他的脸,“可是我想。我想给你们做早餐,午餐,晚餐,我想给你烫衣服,想给你床单和被套,想给你刮胡子。”

这样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能记得她,记得她独特的味道。

“傻瓜,”

他刮着她的鼻子,“那你做我的女佣好了。”

话虽这样说,他却低头在她额头吻过,然后重新发动了车子。

回到别墅,顾宝宝走下车,却见他也跟着下车往别墅里走。

她疑惑:“你不回公司吗?”

现在才下午三点多啊。

他跑上来提过她手中的袋子,一边道:“有人不是说想给我刮胡子吗?我总得给个机会不是?”

“那我还得谢谢你哦。”

她好气又好笑,“刮胡子什么时候都可以,你不必放下公司留在家里。”

他看着她:“宝宝,我如果经常在公司,你不会埋怨我不多陪你?”

她摇头,“我又不是不知道公司忙。”

话说间,两人已经走进了别墅。

佣人高兴的走上前,为他们拿过礼服,一边问道:“少爷,少奶奶,晚上想吃什么?”

顾宝宝一笑,“你别忙了,今晚上我来做饭。”

佣人微微一愣,连声说了几个“好”字,笑吟吟的整理礼服去了。

顾宝宝上楼去换衣服,牧思远也跟着上楼。

她问他想吃什么,他说随便,但当她下楼来厨房,他又跟着来。

拉开冰箱,他指着里面的食材说:“宝宝,我要吃燕窝粥和烤鱼排。还要一点甜甜圈。”

“你刚才不是说随便吗?”

她质问。

他耸肩,“我这已经很随便了,我要是认真起来,怕吓到你。”

吓到?

顾宝宝挑眉。

别的不敢说,有个厨师爸爸,一般的料理可是难不倒她的。

“你尽管说来听听!”

她双手叉腰,抬头瞪着他。

却见他的唇边抹出一丝坏笑。

他凑近她的耳畔:“宝宝,我最喜欢吃的…是你!”

讨厌!

她随手拿起一颗白菜,往他头上砸去。

还好他躲得快,否则一定变成一颗白菜头。

“喂,宝宝,你要谋杀亲夫?!”

他大步跨过,绕到她背后,将她的腰搂住了。

“谋杀的就是你这个亲夫!”

她不依不饶,继续用白菜反手去敲他。

被他抬手抓住了,“把白菜还给我。”

顾宝宝大叫,死死抓住白菜的一头:“不放!”

牧思远也大叫,手臂用力,猛地将白菜抢走扔到了一边。

顾宝宝转过身来,小脸儿气得通红。

他怎么可以凭自己的力气大就欺负她!

“你…!”

她要抗议,他没有给她机会,毫无预告的,就吻住了她的嘴。

晚饭刚刚做好,欢欢乐乐就回家了。

一回到家,两个小人儿就往楼上跑,见到卧室门是开着的,小脸儿才露出笑容。

“妈咪,妈咪!”

两人大叫着跑进卧室,却见妈咪不在卧室,正在里面换衣服的是爹地。

“小鬼,”

牧思远皱眉,“进来要敲门,忘记了吗?”

欢欢赶紧回答:“对不起,爹地。”

乐乐才不管他这一套,赶紧又跑到浴室和阳台看了看,里面也是空空的!

他撇着嘴儿走过来,仰头看着牧思远:“爹地,妈咪呢?”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牧思远伸臂抱起他,“怎么回来只找妈咪,不找爹地?”

乐乐嘻嘻一笑,伸出小手臂抱住了他的脖子:“爹地在,妈咪不在。”

他的意思是爹地和他们在一起,所以不要找啦。

牧思远心中发酸,俯头亲亲他。

又抱起欢欢也亲了亲,才道:“现在你们都亲一下爹地,爹地就带你们去找妈咪!”

真的吗?

那太好了!

两人二话不说,“啵”的一声给了他两个大大的亲亲。

牧思远这才满意的一笑,抱着他们走下了楼。

却见顾宝宝已经将饭菜摆上桌,一边说道:“欢欢乐乐,快点洗手吃饭了。”

欢欢乐乐都瞪大了双眼,看!

妈咪穿着围裙,原来妈咪刚才是在厨房做晚餐!

这一次,妈咪真的没有走哦!

两兄弟乖乖的洗了手,回到餐厅时,爹地和妈咪已经并排而坐了。

乐乐拉着欢欢跑上前,硬是挤开了牧思远,将他和顾宝宝之间的两个位置霸占。

牧思远皱眉:“乐乐,干嘛挤开爹地?”

乐乐得意的拍拍小手,回答:“现在吃饭!”

……本章完结,下一章“恋爱中的事(第二更,亲们撒荷包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