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51章:你是我的老婆(求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51章你是我的老婆(求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必!”

牧思远大手一扬,阻断了牧初寒想要说的话。

“思远。”

这时,牧风铭走上前来说话了:“你知道你妹妹的性子,从来都是口无遮拦,有口无心,你何必跟她较真!”

牧思远冷冷一笑,“我不较真!”

他的目光落在牧初寒的身上,实则是另有所指:“大家都姓牧,最好是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都相安无事,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完,他一把抱起欢欢和乐乐,又叫道:“宝宝,我们走!”

他说走便走,大步朝门外走去。

“思远!”

牧风铭赶紧叫了一声,急得拐杖直点地。

顾宝宝看看他,又看看牧思远,立即追上前。

“思远。”

她在门口拉住他,小声劝道:“吃过饭再走吧。”

他看了她一眼,“脸都撕破了,还吃什么饭?”

顾宝宝一愣,只好转身冲牧风铭打了个招呼,然后又匆匆跟上了他的脚步。

小孩的心最敏感,何况还是欢欢乐乐这两个小人精儿!

他们都看出来了,爹地妈咪的心情不太好,所以坐在车上都没有说话。

突地,爹地的心情好像又恢复过来,还转头看了他们一眼,笑道:“今天佣人阿姨一定没有给我们做晚餐,我们到外面吃饭好不好?”

欢欢一愣,还不知道要说什么,乐乐已经举起小手:“好,爹地好!”

牧思远继续问:“那欢欢乐乐想吃什么?”

“披萨!”

这次,欢欢抢了个先。

乐乐随之点头。

好吧,披萨就披萨,他的要求不高哦!

车内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顾宝宝也冲他们一笑。

既然他转开话题,尽量不让孩子们的心里留下阴影,她为什么要苦着一张脸呢?

吃过晚餐,他们又去附近的游乐场玩了一会儿。

——————————————————————————————————————————————————————————

回到家洗过澡后,小人儿便累得睡着了。

顾宝宝放下故事书,看看时间,不过八点半。

他之前一直在书房处理公事,现在应该也还在吧!

她心中微叹,轻轻走到了窗前。

今晚的星星很漂亮,花园里,那静谧幽美的花丛中,摇椅上坐了一个人。

她定睛一看,奇怪的发现居然是他独自坐在那儿发呆。

他的身影看上去是那样的落寞,她的心不禁有些抽疼。

是不是她做得还不够好?

才让他选择一个人在这里愁思?!

她轻轻走上前,却不敢太靠近:“思远哥哥。”

他转过头来,冲她微微一笑:“他们睡了?”

说着,他伸出手臂:“过来!”

确定他真的需要她,她才笑着点头,坐进了他的怀中。

“思远哥哥。”

她抚着他的心口问:“你是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不开心?”

她非常自责的说道:“都怪我不好,没有能跟初寒处理好关系!”

他接过她的话:“你知道就好!”

她一愣,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她以为他是在责备她,不意间却发现他眼中的笑意。

“思远哥哥?”

她疑惑。

牧思远抬手捏着她的鼻子,“你呀,真是个傻瓜!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不知道还手吗?”

“我...”

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嗫嚅道:“她总归是你的妹妹,我...”

“她是我的妹妹。”

牧思远明白她的意思,接过她的话道:“所以你就是她的嫂子!人家不是说长嫂如母吗?你怎么不拿出点架子来好好教训她?”

教训她?!

她想也没想便摇头。

她只求自己跟初寒相安无事就好,她还能出言教训她吗?

“为什么摇头?”

他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

她为难的皱眉:“我不会教训人,而且...我哪里敢教训她?她要是能跟我和平相处,我就谢天谢地了!”

这算是她的真心话了。

她虽然比初寒大了二岁。

但自从懂事以来,她从来就是被初寒呵斥和欺负,两人没有一天友好相处的日子。

想想初寒跟郑心悠那就大不同了,两个人好得就像亲姐妹。

“思远哥哥。”

想到这里,她又有些歉疚:“对不起啊。我这么不讨你家人喜欢,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牧思远无奈的撇嘴。

他跟她说这些,难道就为她这么一句话吗?

“来,宝宝!你听我说!”

今天他必须把态度给她表明了,否则她以后还会傻傻的任人欺负还不出声!

“你不是不会教训人,而是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对不对?”

闻言,她微微一愣。

仔细想想,他的话里好像又有几分道理似的。

“我问你,如果今天被人欺负的是我,你会不会挺身而出?”

这么直接的问题呀!

她一笑,开玩笑似的反问道:“你说我会不会?”

他却认真的点头:“你一定会的。无论是我还是欢欢乐乐,你都会的!”

他伸手理顺她双鬓的乱发,柔声道:“这时候你就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帮我们挡住伤害。这时候你就知道自己是我的老婆,是欢欢和乐乐的妈咪,所以觉得理所当然。”

他分析得很对啊,她不由地点头,又问:“难道我不应该这么做吗?”

他微微一笑:“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只是在这时候才意识到你的身份,你应该时刻都记住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我的身份!”

她睁大双眼,思索着他的话。

她是什么身份?

她的身份跟他说的又有什么关系!

看她这迷惘的模样就知道她还没有想通。

“你呀——”

他只好说:“你现在最重要的身份,就是牧思远的未婚妻,牧家的少奶奶,未来牧家的女主人!”

哦!

原来他说的是这个?

她的小脸微微泛红,却还是疑惑。

这样的身份跟他之前说的问题,又有什么关系?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牧思远着急了,“你有这样的身份,在牧家就不能让人欺负你!如果有人不尊重你,你就要拿出你少奶奶的架子来,你明白了吗?”

拿出少奶奶的架子!

这句话听上去好像八点档古装剧里的台词哦!

她不由地噗嗤一笑:“思远哥哥,现在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这么说?”

说着,她双手环上他的脖子:“思远哥哥,我不要这些,我只要能和你,欢欢乐乐生活在一起就够了。”

她的话让人哭笑不得,又让人感觉贴心。

他无话可说了,只能道:“如果有女人来骚.扰我,你也不要拿出你的身份去赶走她们?”

闻言,她的眼神里划过一切怯畏。

“思远哥哥,”

她不确定的问:“你是说...从今以后,我可以...可以用这个身份来独占你吗?”

这是她从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她的小心翼翼让他心疼,“难道你要跟别的女人分享你的丈夫?”他反问。

她立即焦急的摇头,她不要,不要。

看着她眼里的焦急,他总算笑了。

“这就对了!以后你要时刻记住,你是我牧思远的老婆,不能让别人欺负你,也不能让别的女人来骚.扰我,明白了吗?”

她点头,她明白了。

“好,既然你明白了,”

他拍了一下她的脑袋:“那你现在就说一句--牧思远是我的,我是牧思远的老婆--!”

说一句?!

她张张嘴,还未出声已经满脸通红。

这样的话在心里想想就好了啦,为什么要说出来!

“思远哥哥...”

她跟他商量:“我已经明白了,不要说了好不好?”

“一定要说出来。”

他却非常坚持:“还要连说三遍。”

这样这个时而犯迷糊的小东西才能记住!

她吐了吐舌头,在他坚持的目光下,看来她是逃不掉了!

只好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思远哥哥...是...我的...”

好奇怪,说了后面这三个字,她的心跳居然瞬间加速,之后的话就更加结巴了:“我是...他的老婆!”

无奈,接下来的就只能偷工减料了。

他皱眉:“不行,太小声了,大声点!”

什么呀!

她抗议,却被他的眼神驳回。

她只好再说:“思远哥哥是我的,我是他的...老婆!”

这一次顺口多了。

牧思远的唇角撇出一丝笑意:“再说一遍,直到不结巴为止!”

看她满脸的不情愿,他又说:“除非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除非你不爱你,你就不要说。”

什么嘛!

威胁人家!

她豁出去了,深吸一口气:“思远哥哥是我的,我是他的老婆!”

这个声音够大吧!

寂静的星空下,花园里被她的这个声音塞得满满的,估计别墅里的佣人都听到了。

他这才露出满意的微笑:“这还差不多。以后知道怎么做了吗?”

她点点头,摇晃着通红的小脸。

他宠溺的笑着:“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就在心里默念这句话,然后一定要回击过去,不能忍气吞声,明白了吗?”

明白了!

可这不是鼓励她当泼妇吗?

还有这样的男人啊!

可是,为什么她却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思远哥哥!”

他要说的话说完了,该轮到她说了。

她坐在了他的腿上,抬眼看着他:“我们今天就那么回来了,牧叔叔一定很伤心。”

他从鼻子里闷哼了一声:“老头让我回去见那个女人,自然就料到会有这种结果!这样也好,以后他不会让我再回去,我也不会再碰到那个女人!”

不再回去吗?

她想了想,还是说:“可是牧叔叔说,那是牧家的祖宅,还是需要你去继承啊!”

想想也有道理,祖宅就必须由子孙一代代传下去,不能让它无缘无故的空着啊!

牧思远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一时间没再说什么,而是扭过头看着身后的别墅发呆。

“思远哥哥,你怎么了?”

她担心的问。

他摇头,转睛看着她:“宝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住在这个别墅里吗?”

这个别墅有二十多年了,远远不及现在那些别墅的设计,时尚又方便。

但他还是坚持住在这里,还让她和孩子们都住过来。

因为——

“这是我妈留给我的!”

他说。

她有些吃惊:“伯母?”

他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忧伤的笑意:“妈妈那时候料到老头会再娶,她怕我被后妈欺负,就用自己的私房钱给我买下了这个房子。她怕自己的儿子受委屈,有了这房子的话,至少不至于居无定所!”

“而且房子是升值的,如果我长大了需要用钱的话,也可以把它折现。”

顾宝宝点点头,“伯母想得真周到。”

顿了顿,她又说:“可是思远哥哥,牧叔叔没有让你受委屈对吗?”

不但没有让他受委屈,还将牧氏集团的大权交给了他。

牧思远神情复杂的一笑,反问:“我知道是妈妈在一直保佑着我,她让那个女人生下了女儿,如果她生下的是儿子,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谁又知道?”

这话听得顾宝宝心惊肉跳。

古信扬那其实只是件小事,真正豪门兄弟争权的事情她也只在电视里看到过。

想一想那些可怕的事情居然有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她的一颗心就悬了起来。

“思远哥哥,你别这么说了,事情已成定局,你的地位谁也撼动不了啊!”

她认真的说:“而且,说起当年的事,牧叔叔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他对欢欢乐乐那么好,也许有一半的原因是想补偿你。”

“补偿?”

他重复着这两个字,不禁问:“留下的伤口,补偿了之后,伤口就可以痊愈吗?”

她一呆。

他的语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她。

“思远哥哥。”

她想了想,“有些伤口是不能痊愈的,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忘记它。”

他的眼里漾起忧伤且愧疚的笑意。

双臂搂住她,他看着她的双眼问:“那我给你的那些伤口呢?你可以忘记吗?”

泪水就这样被温暖的春天吹落,带着幸福的温度。

她抚着自己的心口,郑重的告诉他:“它们不是被忘记的伤口,它们是可以痊愈的伤口,而且正慢慢的在愈合。”

“宝宝!”

他心口一热,将她紧紧的抱进了怀中。

她听到他说:“谢谢你!”

她摇摇头:“思远哥哥,你试试看,你也可以的。”

他也可以?!

闻言,他苦笑着摇头,又点头:“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但为了你,我愿意尝试一下。”

“真的?”

她从他怀里扬起小脸,高兴的看着他。

“真的!”

他保证。

然后俯头,轻轻的吻落在她的额头,印下了他的誓言。

——————————————————————————————————————————————————————————————

夜深了,牧家别墅内,三楼的主人房却依旧亮着灯。

在牧思远怒气冲冲的离开后,牧风铭也随之离开了别墅。

偌大的城堡里,只剩下一干佣人和牧初寒母女俩。

此刻,牧初寒还在妈妈面前发脾气:“妈,你就任由哥哥娶那个混沌女进来吗?”

初寒妈被她吵得头疼,“你别说了!”

她摆摆手,示意女儿快点回房去。

“妈!”

牧初寒哪能轻易罢休,只道:“你想想办法呀!”

“我能想什么办法?”

初寒妈扶着脑袋,无奈的说着:“你爸昨天就警告我,不要再去找那个馄饨女的麻烦,我敢违背你爸的意思吗?”

顿了顿,她又说:“我不想让那馄饨女进门,是因为我压根儿就瞧不起她。我就不明白你了,你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怎么就这么讨厌她?”

“因为她招人厌!”

牧初寒恨恨的说:“你看吧,本来哥跟心悠姐那么好的一对,就是她进来胡搅蛮缠给拆散了!”

“心悠?”

初寒妈摇头,“我倒从来没看出她跟你哥有什么可能!好了,好了,你快去睡觉吧,别吵我了!”

她知道她自己,说是瞧不起顾宝宝,心里更多的是嫉妒。

嫉妒她可以得到祖传的项链,又嫉妒她居然生下了两个儿子罢了。

至于女儿心里想什么,她隐约也能猜到几分,不过她才没有兴趣跟孩子一起幼稚。

“妈,我就知道你一点都不疼我!哼!”

牧初寒烦怒的一跺脚,转身出去了。

妈妈不帮她,她自然有办法!

她拿出电话,拨下了郑心悠的号码。

一个小时后,一辆敞篷跑车无比嚣张的开至露西酒吧门口。

可能是来的时间太晚,满大街都没有了停车位,只有这个位置还有一点点空档。

说是空挡,也不过是一辆轿车与摩托车之间的空隙罢了,根本不能再停车。

不过牧初寒眼里可从来没有不行。

一脚油门踩下,她将那辆蓝色的女式摩托撞飞了几米,然后将车勉强停好了!

===亲们,今天还有更哦~~~===

===给大家推荐好看的文文~~~天琴的《嗜血老公2:单挑神秘恶总裁》http://novel.hongxiu.com/a/265437/~~~===

推荐【宝宝系列文】

不打瞌睡的虫:《霸道总裁,不许和我抢妈咪》http://novel.hongxiu.com/a/257376/

玉馑:《邪魅宝宝:爹地,你老了》http://novel.hongxiu.com/a/253376/

卜影:《单身妈咪:1个宝宝2个爹》http://novel.hongxiu.com/a/253017/

落茶花:《契约:恶魔宝宝小妈咪(全本)》http://novel.hongxiu.com/a/244551/

芥末绿:《拉风宝宝:神秘爹地现身符》http://novel.hongxiu.com/a/257514/

……本章完结,下一章“加料咖啡(加更求荷包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