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52章:加料咖啡(加更求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52章加料咖啡(加更求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站在门口的一个保安看到这一切,不禁吐舌,赶紧跑了进去。

他跑过长长的走廊,终于在一间空包厢里找到了要找的人。

只见她还趴在地毯上四处搜寻,不知在找些什么!

“岁岁!”

他叫着:“你还不去看看你的摩托车,都被人撞飞了!”

“什么?”

随着一声清脆,被称做岁岁的女孩抬起头来。

她大概十八岁的年纪,却有着令所有人赞叹的美丽脸庞。

此刻虽然非常俗气的浓妆艳抹,也丝毫无法掩盖她原本的光彩。

“什么人?!”

她瞪大双眼,怒问道,一边跟着保安往外走。

走到走廊尽头,正好看到牧初寒往二楼走去。

“是她,就是她!”

保安赶紧说道。

看着她走进15号包厢,岁岁冷冷的眯起了双眼。

牧初寒走进包厢,只见郑心悠已经来了。

不但来了,而且已经两瓶酒下肚,面色泛红。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她在郑心悠身边坐下,一边问道。

郑心悠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昨天她刚回家,便听妈妈说公司撑不下去了,可能要进入破产程序。

她还来不及感到惊讶,爸爸却忽然从书房走出来,冲妈妈呵斥了一句:“你乱说什么,别胡言乱语!”

妈妈为难的看看她,又看看爸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入了房间。

她不相信妈妈是胡言乱语,所以晚上趁爸爸出去了,她便一直追问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妈才告诉她,舅舅的事情现在还没有暴露,所以爸爸想死撑下去,不想申请破产。

但如果舅舅的事情一旦暴露,公司便要被迫进入破产程序,保证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原来事情都到了这么危险的地步!

想想顾宝宝的幸福,想想她自己的境况,她的心情能好起来吗?

牧初寒哪里知道这么多,只道:“心悠,我来陪你喝。你别想顾宝宝那个该死的女人了,她真是卑鄙无耻,还没进我家门呢,就惹得我家鸡飞狗跳了!”

说着,她非常愤怒的将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到牧思远居然连晚饭都没吃就带着顾宝宝和孩子走了,郑心悠握着酒杯的手不禁一颤。

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对顾宝宝都那么好?

都见不得她受委屈?

--你想做什么我不管,如果你敢伤害宝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文皓的话再次浮现耳边,她痛苦又嫉妒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叩叩…”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穿着暴露,姿色一流的女人端着托盘走进来。

两人不禁奇怪的对视了一眼,这好像是酒吧的舞.女,怎么跑到她们这儿来了?!

但听这女人道:“这是二位点的咖啡!”

原来是服务员。

牧初寒挑唇讥笑:“怎么,现在连服务员都打扮成这样想赚外快了吗?”

郑心悠没说话,跟她无关的事情,她素来不多嘴。

那服务员也没说什么,放下东西就走了。

谁也没有看见,她转身时唇边抹出的那一丝绝美的冷笑。

她就是刚才那个岁岁。

她跑去外面看了,还好她的摩托车质量好,只是被撞烂了几个零件,否则...

哼!

她让牧初寒吃的苦头可不止这么一点!

她走下楼,将托盘还给服务员,却见那个保安走上来。

“岁岁,你把东西加进去了?”他焦急的问道。

岁岁挑眉:“当然!我加了两倍的分量,还怕她不倒!”

闻言,他更加着急:“这下糟了!我刚才打听清楚了…”

说着,他凑近附上她的耳朵,悄声道:“这个人是牧氏集团总裁的妹妹!”

如果她以后找麻烦,岁岁一个外地来的女孩怎么惹得起?

熟料,她听了他的话,美丽的双眼却是一亮:“你说牧氏集团的总裁?那就是牧思远喽?”

保安一愣:“你…你认识?”

岁岁笑起来:“你说别人,我还有点怕,如果是说他,我才不怕!”

说完,她踩着高跟鞋,像个没事人儿似的,往KTV包厢那边去了。

***************************************************

再大口喝下一杯酒,郑心悠心中有了决定,她放下了酒杯。

“初寒,你真的那么讨厌顾宝宝吗?”

虽然是问话,但她的目光并不落在牧初寒的身上。

她始终注视着包厢那暗色的墙壁,这样她似乎才能给自己一些勇气。

毕竟,她心中的那个计划,是非常需要勇气的!

“我当然讨厌!”牧初寒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大声说道。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顾宝宝了!她就像蟑螂、像臭虫!”

郑心悠冷冷一笑:“那我这里有个办法,可以让她颜面尽失,也许还能她和思远订不了婚,你愿意帮我吗?”

“什么办法?”

她问,一边用手扶住了脑袋。

好奇怪,她的头怎么这么晕?

像是喝了高度白酒之后的反应。

可是,她看看手中的杯子,这明明就是咖啡啊!

真的好奇怪!

她又低头去嗅,想看看这里面有没有酒精味,自然就没功夫听郑心悠在那边说什么了。

“初寒?!”

郑心悠说到一半没收到她的反应,不禁奇怪的扭头来看,正好看见她心不在焉的模样,顿时有些生气:“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闻声,牧初寒抬起头来,又眩晕着趴下。

“心悠,”她的声音里带了些许哀嚎,“我头好晕,好难受!”

说着,她的喉咙里禁不住干呕起来。

郑心悠奇怪的看着,明明喝酒的人是她啊,为什么初寒反而醉了?

“初寒,你是不是喝了酒才过来的?”

所以到了这里,正好酒劲发作?!

“你说什么?”她迷惘的摇摇头,她已经听不清了。

“哇…”

突地,她一阵大呕,几乎是将晚餐吃的所有东西都吐出来了。

难闻的气味顿时在包厢里弥散开来。

郑心悠嫌恶的皱眉,“初寒啊初寒,他们后天就要订婚了,你这样子,怎么帮我做事!”

牧初寒只趴在桌上,不停的干呕着,没有任何别的反应。

她越看越生气,只能拿出手机来,想找到牧家别墅的号码,让人把她接回去。

突地,她的手指在键盘上停住。

目光紧紧锁住—思远—两个字。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他休息了吗?是否正和顾宝宝相拥而睡?

她的眼角闪过一丝奸邪,拇指用力,她按下了拨打键。

牧思远倒还没睡,有几份文件需要处理。

但趴在他怀里的顾宝宝已经睡着了,突然听到电话响,睡得不太安稳的她立即被惊动了。

牧思远懊恼的皱眉,怎么就忘了关掉铃声!

看也没看马上接通,没想到那边传来是心悠的声音:“思远,你在哪儿呀?”

声音里透着焦急。

他一愣,却见顾宝宝已经醒来,揉着眼问:“什么事啊?”

显然地,女人特有的敏感神经已经让她听出了是谁的声音。

而那边,郑心悠也已经听到了她的声音。

“思远!”声音更加的焦急,刻意的还带了几分醉意。

“你在哪儿呀?我跟初寒在一起…”

总算之前喝了点酒,酒嗝打得比较逼真:“我们都喝酒了,没法开车,我…”

口中的话点到即止,要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他的语气一如她想象中的担心:“你们都喝醉了?就你们两个人?”

她忍住得意的笑,继续说道:“就我们两个…你来…我自己打的回去,你…你来接初寒…”

“你们现在哪里?”牧思远直接切入重点。

她顿了一下,才道:“露…露西酒吧…”

说完,她将电话往沙发上扔去,不再多说。

===加更3000字哈===亲们不要担心,岁岁是个美丽可爱的女孩,不是思远哥哥和宝宝的第三者~~~\(o)/~=====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神的使者(求荷包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