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目录] > 第153章:爱神的使者(求荷包哟)

《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

第153章爱神的使者(求荷包哟)

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初寒和郑小姐怎么了?”

顾宝宝揉着眼睛问道,她刚才听得不是很清楚。

牧思远皱眉:“她们两个在酒吧喝醉了。”

初寒从来就没有给牧家人省过心,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并不意外。

让他奇怪的是,心悠从来都是稳重明理的,怎么也会在酒吧那种地方喝得烂醉?!

“那你快去…看看吧。”

语句中有个“快”字,她的语气却是慢吞吞的。

想到郑心悠之前对她的态度,她实在是热心不起来。

牧思远微微一笑:“怎么?不高兴了?”

她看看他,想跟他说说郑心悠的事吧,但现在好像并不是个好时机。

毕竟,初寒还醉倒在酒吧里呢!

她下意识的嘟起小嘴儿:“没有,你快去吧。”

说完,又加了一句:“快点回来!”

牧思远微笑着抱住她,“如果你不想我去,我打电话让助手去就可以了。”

闻言,她却立即摇头:“还是不要了。到时候初寒知道了,可能会觉得你这个哥哥一点都不关心她!”

当然,初寒不会怪他,只会把错都放在她头上。

所以,她推开他:“你还是快去吧!”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心悠既然打电话来了,他不去总是不好的。

“那好吧!”

他起身换好衣服,“我尽快回来。”

说完,他便走出了房间。

看着房门被关上,顾宝宝的心也一点点沉下来。

他根本就是想去的。

否则他不会问她的意见,就会直接吩咐助手过去看看了。

他的心里,还放不下郑心悠。

她沉沉一叹。

她并不怪他的,毕竟他喜欢过郑心悠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完全放手呢?

她只是,只是…

有一点点伤心和失落罢了。

————————————————————————————————————————————————————————————————————————————————————

夜很深了。

申文皓看看时间,十一点多了。

可是,别墅二楼卧室的灯还没有熄。

他们还没有睡吗?

真的像某些歌里唱的那样,情话绵绵到清晨?

想到这里,他的心有一些刺痛。

片刻,他又觉得自己好笑。

谁让他到这里来的找心痛的?

将自己藏在这树影里,只为靠她更近一点?

是他自己的心让他来的,他根本怪不了任何人。

所以,这些心痛也只能自己承担。

抽出烟盒里最后一支烟,点燃,他打算抽完这一根就走。

然而这时,却见别墅一楼的灯也亮起来。

接着,一个人走出了别墅的大门。

他一愣,立即听到车子的发动声。

似意识到了什么,他又朝二楼卧室的窗户看去。

果然,顾宝宝出现在窗户边,往花园里看着。

这么晚了,牧思远还要出去吗?

他立即将车灯熄了,不想被任何人发现。

不多时,花园的大门自动打开,牧思远的车子如一阵风般开过,渐渐消失在了顾宝宝的视线。

申文皓想了想,也把车子发动,跟在了他的车后。

别墅区车来车往十分常见,顾宝宝对申文皓的车也并不熟悉,所以虽然看到了一个车影,也没有在意。

申文皓一路远远的跟着牧思远,大概跟了半个多小时,发现他居然在露西酒吧前停了下来!

这么晚丢下宝宝一个人在家,就是来这里吗?

他心里陡然大怒。

不过,天性冷静的并没有冲动,而是选择先在门口等一等再说。

牧思远走入包厢,难闻的气味立即袭涌而来。

而牧初寒正趴睡在沙发上,看样子好像有些醒了,正抓着头发。

郑心悠则靠在沙发上,她还没有醉晕过去。

见他进来,还冲他一笑。

他往茶几边扫了一眼,不禁奇怪,只有二、三个空瓶子而已!

据他所知,初寒的酒量是非常好的!

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走上前,一把抓起牧初寒,问道:“你醒了吗?”

闻声,她艰难的睁开眼,看清眼前这个身影后,浑身不由害怕的一颤。“哥…哥哥…”

她想分辨说自己没有喝酒的,话到一半,那股眩晕感又涌来,她又趴下去了。

“懒得理你!”

牧思远厌烦的甩开她的手,又走到郑心悠身边:“心悠,我先带你出去,来。”

说着,他伸出手。

郑心悠非常配合的抬起手臂,让他扶起了自己,跟着他往外走去。

走廊暗角处,岁岁正瞧着这一切发笑

哼!

这么快就搬救兵来?

我还没让你吃够苦头呢!

等牧思远下楼去了,她便赶紧跑入了包厢。

“小姐,你还好吗?”

她朗声问着,一边走到了牧初寒面前。

牧初寒正发晕呢,骂道:“滚开!”

岁岁狡黠的一笑:“小姐,如果你觉得难受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让你好过些,你要不要我帮忙?”

她现在已经下班换了便装,不怕她认出来。

牧初寒一愣,随即点点头。

岁岁便上前扶起她:“跟我来。”

说着,她一边拿过了茶几上的一个杯子。

然后,她将牧初寒带到了包厢里的卫生间。

先让她靠墙站好,自己则一手打开了水龙头,将杯子里装满了冷水。

“小姐,”

她阴险的笑着,“这个办法很有效,不过你要忍着点哦。”

牧初寒晕得难受,不想跟她废话,只道:“快点!”

“啪…”

话音未落,一杯水尽数泼在了她的脸上,冰凉湿漉的感觉顿时浸延开来。

“喂…!”

她大叫。

“啪”的一声,又是一杯水泼来。

不但泼湿的她的头发,连她的视线也被模糊。

“住手,住手…”

她只能大声尖叫,熟料又是一杯水泼来,直接泼入了她大张的嘴中。

她被水一呛,顿时一阵猛烈的咳嗽。

这么一折腾,人却也清醒过来了。

她赶紧摸到洗手台边,拿过纸巾使劲的擦干了自己的脸。

再抬头,却见牧思远皱眉站在门边,喝问道:“你在干什么?”

她一愣,随即大怒:“哥,你干嘛用水泼我?!”

用水泼她?!

他刚刚才进来,进来时候就看见她满身狼狈的趴在洗手台边擦脸!

不过…

刚才他走进包厢的时候,的确有一个女孩飞一般的正从包厢跑出去。

经过他的时候,还抬起双眼冲他挑衅的一横!

难道泼水的是刚才那个女孩?

不知道她跟初寒有什么过节,不过能把牧家二小姐整成这样,应该也不是等闲之辈!

想到这里,他的唇角挑起一丝笑意。

“看样子你已经清醒了。”

目光转回初寒身上,他敛起笑意:“快跟我出来!”

————————————————————————————————————————————————————————————————————————————————————————————————————

看着牧思远折回走进了酒吧,本来半躺在车后座的郑心悠稍稍坐直了身子。

现在已经十二点了,顾宝宝肯定在家里苦苦等着他回家吧!

她冷冷一笑,等会还要想个什么办法让思远晚点回去呢?

“叩…叩…”

忽地,敲窗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转头一怔,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也看到他!

“文皓…”

她的心头掠过一丝惊喜,继而却陷入了恐惧。

他不会发现她是假装喝醉吧?

如果他知道她做的一切都是针对顾宝宝,一定会更恨她!

想了想,她只能继续装醉。

双眼迷茫的冲他笑了笑,却不按下车窗。

申文皓继续敲,怕她听不见,还提高了嗓音:“郑心悠,把车窗打开。”

郑心悠微闭着双眼,心思却纷乱无绪。

在她内心深处,她是多么渴望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这种渴望对她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

这黑洞如果无法被爱填充满溢,就会变成一种恨!

她的生活与思维,都会被这样的情绪主宰。

但现在,此刻,当她与他的距离相隔如此之近,她的心难免动摇了。

终于…

她还是伸手摸过门把,推开了车门。

一股酒气迎风扑来,申文皓不禁皱眉:“你喝醉了?”

她当然是继续装醉。

没有醉晕的时候,还是能认出眼前人的。

“文皓!”

她走下车,扶着车门。

借醉去缠抱住他不是最好的办法吗?

但在他面前,她已不敢造次。

“你和谁在一起?”

他又问。

她装模作样的想了想,乖乖回答:“和初寒。”

申文皓点点头,明白了牧思远为何又折回的原因。

那么他可不可以理解为,她用牧初寒做借口,把牧思远深夜从宝宝的身边叫了出来?

宝宝一定很伤心吧。

这个女人,为什么就是不过她?

他的心里陡然涌起阵阵厌恶,但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只道:“你在等牧思远送你回去?”

她一呆,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他却已知道了答案,不假思索的打开车门:“上车,我送你回去。”

她不相信自己听到和看到的。

呆呆的看着他,顿时没了任何反应。

不是喝醉了吗?

这会儿倒是很清醒!

申文皓不想再多说什么,伸手抓过她的肩头往车内推。

“文皓哥!”

突地,一个清脆的女声从酒吧门口传来。

两人转头,只见牧初寒正高兴的跑出来,跑到了申文皓的旁边。

“文皓哥!”

她甜声叫着,那模样儿让牧思远有些匪夷所思。

怎么看到申文皓之后,她居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初寒,”

申文皓淡淡一笑,疑惑的问道:“你不是喝醉了吗?”

牧初寒撇嘴,恨恨的又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说道:“都是哥哥啦,居然用冷水来泼我,把我给浇醒了。”

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牧思远有些看不下去了。

“初寒,”

他叫道:“快上车,我送你回去!”

却见她摇摇头,亲昵的挽起申文皓的手臂,“文皓哥我好久没见到你了,今天你送我回去好不好?”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但是,他的余光扫过身边的郑心悠,如果让牧思远送她回去的话,他实在不放心。

他只想牧思远快点回去,不让宝宝担心。

于是,他笑着拒绝:“初寒,我先送心悠回去,下次我们再出来玩好吗?”

牧初寒一呆,她有些搞不清状况了吔!

心悠不是应该让哥哥送回去,以便增加他们之间的感情吗?

现在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心悠...”

她心中一着急,便什么话都要说出来了。

郑心悠一看她那个样子就知道,她将会说出的话一定是

--心悠,你应该让哥哥送你回去,干嘛又跟文皓一起?--

她赶紧出声阻止:“初寒,我和文皓顺路,很晚了,你早点回去吧!”

说完,她不容牧初寒再说什么,便坐进了申文皓的车。

申文皓便也没再说什么,上车、关门、发动一气呵成,把牧初寒抛在了脑海。

牧初寒呆呆的看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赶紧着急的大叫:“等等,等等...!”

可是,车子已经开出了这条街,消失在了拐弯处。

这是什么意思?

郑心悠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一跺脚,恨恨的暗骂着,难道你跟顾宝宝抢不了哥哥,就要反过头来跟她抢文皓哥吗?

“初寒,你闹够了没有?”

这时,只听哥哥的责备声也传了过来,“看你像什么样子!要回去就快上车!”

她本来是很怕他的,但此刻在极度伤心和愤恨的情况下,她的情绪到了极点,一时间什么也不怕了。

“我闹什么了?”

她转头,冲着牧思远大喊,“就是你,连心悠的心都抓不到,现在好了!”

“你胡说什么!”

在这大街上吵闹,像什么样子!

他赶紧上前拖住她的手臂,想将她往车里拖。

酒吧街素来记者众多,如果他们兄妹俩上了头条,那可就真是啼笑皆非了。

“你放开我!”

她却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又挣开了他,“我不用你管,不用你管!”

说完,趁牧思远再次伸手抓她之前,她疯一样的跑开了。

然后快速拦下一辆的士,扬长而去。

“初寒!”

牧思远愤怒的叫了一声,正准备上车去追,却见一个少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车边。

灯光下,少女披肩的长发犹如上好的锦缎泛着柔美的光泽;

美丽的脸庞上,一双大眼秋意盈盈,波光流转,像是邀请着人靠近;

但当你越发走近,却又会觉得这少女恰似仙子落入凡尘,根本容不得你靠近。

尽管如此,她依旧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在距她三四步的地方停住,渐渐想起来,她就是刚才他走进包厢时擦肩而过的那一个!

“刚才是你泼我妹妹冷水?”

他冷笑着。

少女亦抿唇冷笑:“她不守交通规则撞坏了我的摩托车,难道我不该以牙还牙?”

闻言,牧思远看了她十几秒,脸上的冷意渐消,“你的胆子很大!”

少女笑着,走上前在他身边停住,美丽的脸从下至上仰视着他:

“你...的车是空的,不如送我回家吧!”

闻言,他的目光忽然变得悠长。

他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觉得她熟悉,是因为以前的宝宝就像她一样,胆大调皮。

“对不起,”

他收回目光,笑着拒绝:“我要回去了。如果你的摩托车坏了不能回去的话,我可以请你坐车。”

说着,他拿出钱夹,想从里面抽一张钞票出来,却被她快速将钱夹抢在了手中。

他一愣,只见她正看着他钱夹里的那张照片。

那是没有剪开的三张大头贴,就是那天晚上他在吻宝宝的时候抓拍的。

少女纤细的手指轻轻滑过顾宝宝的脸,轻笑道:“她有我漂亮吗?”

牧思远将钱包抢回来,语气变得生硬冷漠:“这跟你有关吗?”

下意识的,他不愿被的那人多看宝宝一眼,现在连女人看一眼,他不自觉的都要生气了。

说完,他将钱夹放回了口袋,原本想请她坐车的想法也打消。

“生气了?”

看着他拉开车门,少女咯咯一笑,“牧思远,恭喜你,第一关你过了!”

他为她的奇言怪语一愣,“什么意思?”

她笑而不答,转身走到不远处跨上了一辆摩托车,才冲他挥挥手:“牧思远,我们还会再见的!”

“你是谁?”

他疑惑。

她调皮一笑:“爱神派来的使者!”

说完,她快速发动了摩托车,转瞬就离开了他的视线。

——————————————————————————————————————————————————————————————————

推荐【宝宝系列文】

不打瞌睡的虫:《霸道总裁,不许和我抢妈咪》http://novel.hongxiu.com/a/257376/

玉馑:《邪魅宝宝:爹地,你老了》http://novel.hongxiu.com/a/253376/

卜影:《单身妈咪:1个宝宝2个爹》http://novel.hongxiu.com/a/253017/

落茶花:《契约:恶魔宝宝小妈咪(全本)》http://novel.hongxiu.com/a/244551/

……本章完结,下一章“订婚还是散伙(求荷包哟)”↓↓↓更精彩哦!